首页 > 林念卿赵君策 > 第52章 应付

我的书架

第52章 应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枫阁自效仿摘星楼反被嘲后,生意每况愈下,客人皆流入摘星楼。

然,凡入摘星楼者,皆需手牌。

客者为能购入手牌,日日请早。周而复始,愈发早也。

而今,已有人前夜便在门口候着,确保次日能购入手牌。

贵族子弟自是受不住这个苦楚,常常差了仆人前来。

因此,倒是兴起了一个新的行业——代买。

某些人费尽心思买入手牌,而后高价卖出去,以此赚入差价。

因是私底下交易,所知者不多。

某些花了大价钱进入摘星楼的,便越发的轻狂,表演时总会起哄说些污言秽语。

每每此时,总是林念卿前去安抚。

“酒呢?摘星楼姑娘不能碰,连好酒都没有吗?”

台上换场的间隙,气氛稍稍冷却,半醉的客人趁机发难,大声嚷嚷起来。

阮野瞧着说话的客人油头粉面,眼睛色咪咪的,便晓得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忙拿了壶好酒迎上去,弓着身子摆着笑脸给客人满上一杯酒,“新上的琼花露,您尝尝。”

客人见是小厮,表情越发不悦。

他轻蔑的扫了一眼阮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呸,什么玩意儿?”

“你们摘星楼莫不是拿假酒糊弄本公子?”

阮野握着酒壶的手捏紧了,恨不得将手中的酒,兜头浇在此人的脸上。

他死死地咬牙,忍住了这份冲动。

“公子,摘星楼的东西都是经过再三查验的,不会有假。”

此人摆明了找茬,偏揪着这件事不放。

他重重的搁下酒杯,拎起阮野胸前的衣服,“那你的意思是,本公子在找事?”

阮野心中如此想,却是不敢说出来的。

他微微垂着眼,不答。

林念卿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赶紧应付了面前的客人,朝此处而来。

“这是怎么了?我这伙计哪里惹了周公子的不快?”

她声音带笑,暗暗的给阮野使了个眼神,让他赶紧离开。

阮野平时多机灵的一个人,今儿偏成了死脑筋,犟着不肯走。

周公子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当然是不会自降身份,与个伙计为难。

他松开阮野,嫌弃的用帕子擦了擦手,“摘星楼什么都好,就是这伙计大不行。”

林念卿走过去不动声色的推了推阮野的手臂,而后三言两语将此事揭过,“周公子又不是来我这摘星楼看伙计的。”

“我记得你最爱喝满江红?这就让人送一壶来。”

周公子满意的笑了笑,倒了两杯酒,一杯递到林念卿的面前。

阮野盯着那杯酒,似是想要替林念卿接下。

林念卿察觉了他的意图,及时按住了他的手后,笑着接过周公子手中的酒。

“今日让周公子不快,我自罚一杯。”

周公子本欲递酒的同时占点小便宜,没成想被林念卿躲过去了。

他心中有些不快,不过没做的太明显就是。

毕竟,摘星楼的规矩明明白白的写着了。

“有林老板这样的美人作陪,周某人何谈不快?”

“周公子真会说话,摘星楼里哪个姑娘不美?”

三杯酒下肚,林念卿才堪堪甩开了这么个烦人精。

拽着阮野离开,至无人处才显露几分情绪。

“方才为何不离开?你难道不知,你越是如此,客人越是有理由发难?”

阮野低头沉默,此时也有些后悔。

他只是听见此人先前说的那些淫辞秽语,又见他故意发难,心中实在不忿。

本意为了保护林念卿,未曾想,还是连累了她。

“我错了,以后不会了。”

林念卿见他眼中不忿,知他看不惯这样的事情,便说,“风月场所,这样的客人比比皆是,只要保护好自己就是。”

“我们总归是看了做生意的,若非踏及底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阮野不知有没有听进去,只说,“我知道了。”

林念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未曾多说,转身便出去了。

台上秋露正欲离开舞台,底下却有客人大喊,“秋露姑娘,你这样的好身段,不给我们跳上一段吗?”

秋露捏紧了手上的琵琶,指尖泛白。

鼓足了勇气说道:“你们想看什么舞?”

“绿珠舞!”

说完,底下一片哄笑。

绿珠舞是胡姬和扬州瘦马惯常用来勾引人的,最是暴露不过。

秋露自然也是听过的。

她抿着嘴站在台上,分明是不肯的。

“白花花的腿都露出来了,跳个绿珠舞矫情什么?”

“又不是让你陪客?”

底下起哄的客人越来越多,林念卿只好上去救场。

她轻轻拍了拍秋露的手背,示意她下去。

秋露眼眶微红,低着头下去了。

“楼里的姑娘日日训练,也得让她们歇歇。想看跳舞,那又何难?”

她手起,示意乐师起奏。

跳的是后世某男团最热的舞蹈,力量感与美感兼具。

底下气氛瞬间火热,再无人提及艳舞一事。

舞毕,林念卿轻喘,“今日的表演到此结束。”

台下赞叹声连连。

“没想到摘星楼的老板竟是深藏不露。”

“听闻摘星楼的歌舞词曲皆是出自她之手,如今看来,倒并非传言。”

“怪不得晚枫阁比不上摘星楼。”

这头底下客人说着,那头林念卿从舞台上下来。

几个公子哥端着酒杯迎了上去。

“林老板风姿卓越,无人能比。”

“楼里的姑娘,不及你半分。”

林念卿听到这些恭维话,面上虽笑,眼中却无半点笑意,“生计所迫,倒是让几位公子谬赞了。”

她正同几位客人虚与委蛇,冷不丁却瞧见赵君策。

摆脱了客人上前,却不想得来赵君策一张冷脸。

“林老板真是贵人事忙啊!”

一句话说的嘲讽意味甚浓。

林念卿闻言,脸色倏地冷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好端端的,又发什么疯?

赵君策想起方才看见的那一幕,心中郁气难平。

亏他想着过来告辞,怕是某些人根本巴不得他早点走,免得留下来碍事。

“摘星楼的姑娘是卖艺不卖身,但是架不上老板愿意卖啊!”

“赵君策,你侮辱谁呢?”

“我说错了,你方才的模样与青楼接客的女子有何不同?”

“我做什么了?同客人说上几句话便是不检点了?”

“你不是在陪酒吗?”

“那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