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念卿赵君策 > 第9章 你这是怨我休了你?

我的书架

第9章 你这是怨我休了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闲暇时学了两招防身,今个儿正好派上用场了。”

林念卿活动了一下手腕,这往后还是要多练练,不然这副娇弱的身子可受不住。

闲暇时学了两招?

府上可没人教她武功。

赵君策的眼神落在林念卿的脸上,试图从她脸上看出些不同。

自挨了板子后,林念卿就与他印象中的样子大相径庭,难不成那几板子让她正常了?

“好,好!”

福伯叫好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小姐你有了防身的功夫,以后就不敢有人轻易欺负你了。”

福伯满脸欣慰,看来小姐真的跟从前大不一样了。

小二适时出现,微微弓着身子,引着二人往雅间走,“二位来得巧,还有一间空着的雅间。”

短短一会儿功夫,菜便上齐了。

食物的香味飘满了整个雅间,热气腾腾而上。

“咕噜”

林念卿的肚子响了一声。

方才不觉,闻到这饭菜的香味她才觉得饥肠辘辘。

“福伯,来尝尝这道椒盐八宝鸡,听小二说是醉仙楼的拿手好菜。”

福伯用碗接过,尝了一口。

“好吃!”

“老奴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林念卿见福伯拇指大动,忍不住尝了尝。

果真是好吃,怪不得楼下人满为患。

饭至一半,福伯放下筷子,旧话重提,“小姐,您再考虑考虑,女子开青楼,从未有之啊!”

“您若是实在想做买卖,开间酒楼也是好的。”

福伯苦口婆心,林念卿却是不为所动。

她咽下口中的食物,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

“福伯,你觉得醉仙楼怎么样?”

福伯一愣,不知道林念卿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他下意识答道:“自然是极好。”

多少达官贵人扎堆的来醉仙楼,足以说明。

“那你觉得,有醉仙楼在,我开酒楼可会有人来?”

“这……”

福伯倒是没想过这个,只顾着林念卿的名声了。

“可您开了青楼,往后再嫁就难了。”

“我往后不会再嫁了。”

林念卿的声音顺着风传到了隔间。

让面容冷漠的男子神情一怔。

福伯见林念卿神色坚定,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怎么劝是好了。

“福伯,你就不要再劝我了,青楼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开的。”

有前世当经纪人的经验,区区一个青楼难不倒她。

福伯晓得劝不动她,便歇了这个心思。

“既然小姐要做,那老奴自然是尽力帮衬。”

“等回去,老奴就去联系工匠。”

林念卿应了一声,细细的与福伯说起自己的计划。

“我计划用一个月的时间重新整顿摘星楼。在摘星楼整顿期间,物色合适的姑娘先入府调教。”

“等会儿用完饭,先去买两个仆人回去,先将西边的院子收拾出来备用。”

……

隔间,赵君策听完了全程,放下手中把玩的酒杯,眸子微沉,神情莫测。

开青楼?

他这前夫人性子倒是变了不少。

不知道她还能给自己多少“惊喜”?

主仆两个从雅间出来正好碰上了站在门外的赵君策。

赵君策不偏不倚,正好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林念卿微微皱眉,赵君策怎会在此?

福伯下意识的看向林念卿,估摸着两人有没有重归旧好的可能。

“听说你要开青楼?”

赵君策背着光,神情隐匿于暗处,叫人捉摸不透。

林念卿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想着书里对他的描写,猜测他是对自己开青楼的事情有所不满。

“赵君策,你既已经休了我,那我的事情便与你再无关系。”

赵君策眯了眯眼睛,把玩着大拇指上的扳手,没料到林念卿敢这么同他说话。

“你这是怨我休了你?”

他皱了皱眉,“我说过,你若是后悔……”

“你多想了!”林念卿立刻开口打断。

“我从未后悔,只是想告诉赵公子,莫要多管旁人的闲事。”

赵君策突然嗤笑一声,倒是叫人生出了几分寒意。

有意思,真是有点意思。

他身后的白林绷紧了身子。

公子动怒了。

“林念卿。”

林念卿不答,拉着福伯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