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念卿赵君策 > 第31章 蓄意捣乱

我的书架

第31章 蓄意捣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谁是林念卿!”

带头的官兵看着乌泱泱的一群人,声音里带着股冷意。

围在外围的官兵冷着脸,手里的兵刃在烛火下折射着寒光。

林念卿从人群中站出来,看着身边惶恐不安的小厮,以眼神示意他不用担心。

“我是林念卿,不知诸位官爷造访,所为何事?”

问话的官兵见林念卿的态度不错,语气稍稍缓和,却依旧冷硬。

“有人报官,声称你下毒害人,劳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下毒?

难不成还是因为侯府的那件事?赵君策不是已经当众替自己解释了?

更何况,这本就是大夫人有意嫁祸,侯府巴不得瞒着这桩丑事,又怎会在这个节骨眼生事?

总不会是自己那日的话惹了赵君策不快,所以今日才有这一遭。

林念卿心里乱糟糟的,面上倒是不露分毫。

倒是身处摘星楼的客人们,听到林念卿有下毒害人之嫌疑,都面露慌张,唯恐有性命之忧。

虽有官兵在此震慑,却还是阻挡不了他们的窃窃私语。

“早几日就听说摘星楼的老板下毒害人,没想到竟是真的。”

“我听说前几日有个人在摘星楼喝了茶水,中毒了!”

“那可怎么办?我刚刚可吃了不少茶水点心,不会中毒吧?”

这些人没有刻意避讳,声音自然传入了林念卿的耳朵里面。

人言可畏这四个,林念卿比谁都要清楚其中的危害。

如果她今天不能当众解除这个误会,那她这些日子的努力只怕都要付诸东流了。

林念卿心中略略思索一番,当今之计是先要问清楚是何人报案。

“这位官爷,我自问从未害过人,不知是何人报案污我清名?”

“我这儿客人都在,若是不说个清楚,日后只怕也开不下去了,还请您通融通融。”

官爷见她面色坦然,不似那种歹毒之人,便将实情说了出来。

“有人报官,声称前几日在你这里喝了一杯茶水,回去后腹痛不止,有中毒之兆。”

她还当是什么人?原来是王翊那个纨绔。

看来是那天在摘星楼失了颜面,所以特地在今天给自己找不痛快来了。

“官爷说的这件事,当日有不少人见证。下药之事纯属有人构陷,还是侯府世子赵君策将人送去了府衙。”

为了保住摘星楼的名誉,林念卿毫不犹豫的就把赵君策拉出来当了挡箭牌。

不少客人当日都是在场的,替林念卿解释了几句。

“下毒之事确实是个误会。”

“什么下毒,就是泻药而已。”

官爷依稀侯府的下人好像确实押了一个人进了府衙,看来就是林念卿口中所说的构陷之人。

既有侯府世子担保,那这下毒的罪名自然就不成立了。

“你虽未下毒,可摘星楼摘星楼没有在官府衙门备案,如何能开业?”

面对官兵的质疑,林念卿无奈一笑,“官爷您说笑了,若无文书,我岂敢开业。”

“烦请您等上一等,容我将文书取来。”

“动作快些!”

官爷出言,倒也没提要把人带回府衙的事情。

林念卿同身边的小厮耳语几句,让他快去快回。

这等大事,小厮哪里敢耽搁,忙不迭的跑了出去。

约莫过了两盏茶的功夫,小厮抱着装有文书的匣子,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小,小姐,文书。”

林念卿接过匣子,拿出里面的文书,双手递到官兵的眼前。

“官爷,您瞧瞧,这是不是官府的文书?”

官兵接过文书仔细的看了一遍,是官府刻了章的文书不错。

“确有文书,今日之事乃是一场误会。”

随着领头官兵的一声令下,乌泱泱的官兵退了出去。

林念卿收起文书,眼中泛着冷意。

还好摘星楼以前在官府备了案,一直未曾注销,否则她今天势必要去官府走一趟了。

王翊,她记下了!

原本热闹的气氛一扫而空,摘星楼里的客人惴惴不安,生怕刚才的事情重现。

有的客人失了兴致,已经有了离开的意思。

林念卿只能暂且压下心中的想法,笑意盈盈的说道:“今天让大家受惊了,为表歉意,免费提供茶水和果子,还望诸位海涵。”

摘星楼里的小厮还算机灵,听到林念卿的话,赶紧拿着果子出来分发。

虽是如此,可气氛到底不如先前了。

林念卿去了后台,苏棠儿三人连忙迎了上来。

“小姐,怎么样了?没事吧?”

她们方才离得远,实在是听不清楚林念卿与官兵说了些什么。

好在官兵已经离开,她们才稍稍放心。

林念卿摇了摇头,来不及解释,只说:“苏棠儿,还需你临时上台表演一首曲子安抚客人,否则只怕留不住那些客人了。”

苏棠儿点了点头,抱着琵琶就上去了。

“何必两三句,欲言已还休……”

这首曲子是苏棠儿的成名曲,是以她刚刚开口,台下的客人便活络起来了。

不知是谁第一个将扇子扔了上去,接下来便不断有东西扔在台上。

金银珠宝,玉器簪子,还有不知打哪儿来的帕子扔在了台上。

林念卿站在后台,看着渐渐热闹起来的前厅,放下心来。

唱完了曲子,苏棠儿抱着琵琶离开,可是却在二楼被人堵住了。

“不知棠儿姑娘还记不记得本公子?”

苏棠儿微微屈膝,“赵公子。”

赵明,人称赵公子。京都有名的纨绔子弟,素来爱附庸风雅。

他摇着手里的折扇,做出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本公子爱慕棠儿姑娘多时,不知姑娘可愿与本公子雅间一聚。”

说是一聚,可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苏棠儿面色微微泛白,握着琵琶的手险些扣出了木屑,“赵公子请自重。”

赵公子闻言,笑容僵在了脸上。

平日里,他踏入青楼,那些姑娘一个个上赶着往他怀里钻。偏她苏棠儿与众不同,竟敢拒了他。

这若是传出去,那群狐朋狗友还不知道怎么笑话他。

“你一介青楼女子,也配跟本公子谈自重。”

赵公子拽住了苏棠儿的手腕,强行拖着她进包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