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念卿赵君策 > 第33章 贞节牌坊

我的书架

第33章 贞节牌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那日摘星楼不做皮肉生意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便鲜少有客人上门。

周边青楼人满为患,客人与姑娘们调笑的声音间或传入摘星楼中,扰了里头的清净。

“棠儿姐姐,楼里都好几日没有客人了,摘星楼会不会开不下去?”

秋露透过厢房的窗户看着楼底下酒醉金迷的场面,语气里隐隐透出担忧。

“呸呸呸,快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苏棠儿连忙呸了几声,好似这样便能把晦气带走。

秋霜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放着楼里的账本。

虽说楼里这几日没有客人,可因着第一日的火爆,收了不少赏钱。早前装修花出去的银钱都挣回来了。

福伯请来的护院看着冷冷清清的摘星楼,不明白东家花这个钱把他们请回来干什么?

一晃又过去了两天,楼里还是一个客人都没有。就连苏棠儿的情绪都有几分焦灼。

“我那天是不是做错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摘星楼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冷清。”

秋霜平日里素来喜欢跟苏棠儿吵嘴,今个难得安慰了她一回。

她厌恶的看了一眼楼底下那些袒胸露乳勾引客人的青楼女子,声音冷淡。

“就算没有赵公子强迫你这件事,楼里终究还是会有这一遭。”

“小姐从来就没想过让我们伺候客人,与其日后闹起来,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楚。”

“再说了,你看小姐那样子,哪有半点着急?”

听了秋霜宽慰的话,苏棠儿的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不少。

秋露乖乖巧巧的在一旁识字,偶尔会好奇的看一看对面的姑娘讨好客人。

每每这时,秋霜总会盖住她的眼睛,把她的身子转过去。

与楼里一众人的焦急相比,林念卿倒显得没那么在意,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她这样的态度倒是在无形中让摘星楼的人放下心来。

当天晚上,楼里罕见的来了几个喝酒听曲的客人。

他们点了一堆的酒,时不时凑在一块儿对台上表演的苏棠儿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绕是苏棠儿从前习惯了这样露骨的眼神,也差点忍不住离去。

“那小腰可真细啊!怕是一只手就能握住。”

“啧啧啧,那小嘴可真是漂亮,不知道亲上去是什么感觉。”

“我看,还是那鼓鼓囊囊的胸脯……”

后来上去唱曲儿的秋露听不了这些污言秽语,气得红了眼。

苏棠儿在后面看得着急,忍不住骂道。

“一群臭不要脸的东西,老娘还当真以为他们是来看歌舞的,真是瞎了眼了!”

本以为这几个客人嘴上说说也就罢了,没想到几杯温酒下肚,他们竟借着酒劲调戏:“听说台上唱曲的姑娘还是个雏,不知道愿意不愿意……”

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念卿给截住了。

“不愿意。”

“摘星楼只有歌舞,没有其他。几位若是想行那事,出门左转,慢走不送。”

原来是摘星楼里的小厮看着几个客人的状态不对,担心三个姑娘受了欺负,赶紧让人找了林念卿过来。

“你张狂什么?有本事别开青楼啊,开了青楼还装什么贞洁烈女?”

几个客人被下了面子,心中不痛快,忍不住骂骂咧咧。

“爷几个看得上你们是给你们脸,别给脸不要脸。”

“私下里还不知道多放荡……”

这些人的话越说越难听,林念卿差点忍不住上去抽烂这些人的嘴。

“摘星楼的规矩早就说的清清楚楚,你们接受不了,大可以不进来。”

“楼里的姑娘都是清白人家的姑娘,还轮不到你来满嘴喷粪。”

不用林念卿吩咐,一个眼神过去,楼里的护卫便直接上前架住几个人往外拖。

“干什么?还不放开老子!”

“你信不信小爷让你青楼开不下去……”

几个人渣直接被护卫扔在摘星楼的门口,林念卿掏了掏耳朵,说了句,“聒噪。”

秋露眼眶红红的从上面走下来,小模样看着可怜极了。

“小姐……”

林念卿赶紧抱了抱小姑娘,一个劲儿的安慰。

“乖,别哭别哭。”

“以后若是碰上这样的,直接让护卫扔出去。”

摘星楼的附近本来就藏着其他几个青楼派来打听消息的人,见到他们乐见其成的场面自然是不愿放过。

他们稍微用点手段,就能从几个醉鬼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次日,外面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无一不是针对摘星楼。

都是些陈腔滥调。

无非是什么,“摘星楼的姑娘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都是青楼女子,偏摘星楼的高人一等”

诸如此类的话,数不胜数。

摘星楼开业当天的盛况有目共睹,谁也不愿意留下这个劲敌。

倘若不趁着这个机会把摘星楼给弄垮了,等它盘活了,其他的青楼可就没法竞争了。

这点小把戏还没传到林念卿的耳朵里面,她先是因另外一件事情而大动肝火。

她高高兴兴的去酒楼里吃饭,路过隔壁茶馆的时候,听到了摘星楼的名字。

林念卿停住了脚步,走进茶馆想听听摘星楼在旁人口中是个什么样子。

“各位看官,咱们今天要说的,就是城中的摘星楼。”

“这摘星楼不同于其他的青楼,里头的姑娘皆卖艺不卖身,而老板竟是昔日的世子夫人。”

林念卿撇了撇嘴,真是不管到哪儿,总有人把她跟赵君策扯在一起。

许是这样更是吸引听众。

林念卿闷不做声的接着听下去,“本以为摘星楼是京中的一股清流,却原来也是哗众取宠。”

“听闻摘星楼几日没有生意,林念卿着急了。昨夜有客人上门,便把苏棠儿推了出去。”

“苏棠儿诸位应当晓得,那可是位妙人,没想到还是……”

林念卿在门口听得是怒火高涨,恨不得上前揪下那个胡言乱语的说书先生。

亏他还以为说书先生能说出什么不同出来,却原来只会编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吸引注意。

底下的看客不明真相,个个拍手叫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