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念卿赵君策 > 第37章 业务计划

我的书架

第37章 业务计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惜的是,原文中没有提及两人的住处。

林念卿只能找来小厮,“你们想办法打听打听谢工和谢芝芝住在何处,打听到了,莫要惊动其他人,只管先回来告诉我。”

“是,小的记下了。”

楼里的小厮记下这件事,又同其他几个人说了说,让他们且留意着。

回府之后,林念卿又在福伯的跟前提了几句,让他得空的时候替自己打听打听。

而后几天,林念卿陪着苏棠儿她们三个人训练,直至三个人无需她陪练才放手。

趁着摘星楼里没什么客人,自己现在又闲着,林念卿打算针对摘星楼的业务做出一个计划书。

既然摘星楼不做皮肉生意,自然要从其他方面吸引客人。如果单单只有歌舞,只怕生意不会长久。

林念卿想了想,觉得可以效仿现代的会所,将摘星楼的二楼划分成几个板块。

休闲,办公,娱乐各不耽误。

用作休闲娱乐的包厢视野最好,正对着舞台的方向,可以完完全全看到舞台上表演。

包厢里也会放一些消遣的东西,例如飞行棋,叶子牌。

文人骚客往往喜欢附庸风雅,林念卿单独为他们辟出了一个版块。

像这样的包厢当中,林念卿打算在里面放一些诗集和笔墨纸砚,以供文人们吟诗作对。

剩下来的一部分包厢,就用来作为谈公务的包厢。

既然是谈一些私密的话题,最重要的自然就是隔音。

当然,糕点茶水,棋盘文玩这样的东西是必不可少了。

林念卿把自己脑海中的想法一点一滴的都记下来,汇总之后写下了完整的计划书。

就目前来看,这份计划书已经十分够用了。日后若是还有更好的想法,大可以再添进去。

她这个用来谈话的包厢在三楼,姑娘们训练用的房间也在三楼,就在她房间的隔壁。

如果二楼如她计划里的那样全用作商用,姑娘们在三楼蹦蹦跳跳势必会影响到楼下。

林念卿叫来楼里的小厮,“你们几个先去把后院收拾出来,其他的在等我吩咐。”

“是。”

小厮不知道林念卿又打算折腾些什么,只管好好听吩咐就是。

他去传了话,带着两个护卫打扫后院。

后院久未有人踏足,里头的草长得有半人高。好在几个护卫有一把子力气,小半天就把地里的杂草全部拔干净了。

两个小厮打了水,把后院擦的干干净净。

林念卿琢磨上了给二楼装修的事情,派人叫来了福伯。

福伯过来的时候,就见林念卿贴在墙上,好像是在偷听?

“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呢?”

福伯走到林念卿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还是能听见声音。”

林念卿在隔壁房间安排了两个人,让他们按照平时说话的声音在里面出声就行。

她贴在墙上,能把两个人的谈话听个七七八八。

福伯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就在一旁等着,也不催促。

林念卿直起身子,也不觉得尴尬,直接把放在桌子上的计划递到了福伯的面前。

福伯低头看着手里头的计划书,倒觉得有几分可行。

不是因为旁的,只是因为林念卿的名声。

林念卿还年轻,往后总还是要再嫁的。若是开青楼,难免被人轻看。换了这种类似酒楼的模式,说出去会好听一些。

“小姐有什么要吩咐老奴的吗?”

福伯在这一点上倒还算是通透,歌舞之事他帮不上忙,林念卿叫他过来肯定是有别的事让他做。

林念卿点头,不疾不徐的说道:“咱们二楼既然是要做成雅间,供人谈话取乐,自然是要隐秘一点,不能让里头的声音传出去。”

“我打算买一批石膏板回来,把二楼每个厢房的墙壁上都装上石膏板,以此来隔绝声音。”

“京斋阁素来与西域往来频繁,听说前两日刚运来了一批石膏板,隔音效果比以往那样旧样式好,不知道有没有被人预定。”

福伯想了想,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提了京斋阁的名字。

林念卿因着赵工匠以次充好一事对京斋阁的印象说不上好,不过京斋阁在京都倒是有口皆碑。

“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福伯应下,离开摘星楼以后,直奔京斋阁。

关于这三个版块该如何管理,林念卿心里又重新开始思量。

她平日里自然不可能将精力全放在这个上面,需得找靠谱的人看着。

思来想去,林念卿觉得还是楼里的三个姑娘最为靠谱。

“小叶子,你去三楼把几个姑娘叫过来。”

“欸”

小叶子脆生生的应了,迈着步子上了三楼。

三人正在练习室训练,累得满身大汗。小叶子敲门没甚反应,便推门而入。

“三位姑娘,老板让你们下去。”

小叶子极有分寸,从推门开始就一直低着脑袋,眼神往地上看。

不该看的,绝对不会多看一眼。

苏棠儿三人稍微整了一下仪容,便跟着小叶子去二楼的厢房见林念卿。

“小姐,您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林念卿不多话,直接把计划书放在三人的面前,“看看?”

三人看完计划书,不懂林念卿是个什么意思,三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念卿。

林念卿扶额,“二楼的厢房正好分为三个方面,你们三人一人负责一部分。”

“秋霜负责过来商谈公事的客人,秋露负责过来吟诗作对的文人,苏棠儿负责过来看歌舞表演的客人。”

“根据客人们花费的银钱,我会给你们提成,也就是赏钱。”

三个人自然是没有不同意的。

只是负责带着客人进雅间,吩咐小厮给客人上茶水点心,有什么难的?

这时,出去打探消息的几个人回来了,皆是垂头丧气。

小虎子晓得林念卿在二楼,寻了过去。

“小姐,我们出去打听了一圈,没人知道谢工和谢芝芝住在什么地方?”

林念卿皱眉,两人藏得这么隐蔽?

她没有为难小厮,只说:“你带人去京中各大商铺看看,有没有石膏板。”

“是。”

小厮因未能完成交代,神情颇为沮丧沮丧。其他几个人的神情也都恹恹的,提不起精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