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念卿赵君策 > 第42章 西洋乐器

我的书架

第42章 西洋乐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日之后,谢氏叔侄应约带着已经做好的乐器来到摘星楼。

一日不多,一日不少。

不得不说,谢家叔侄在音乐上的造诣非常人能及,单单只是看了纸上的草图和林念卿口中的描述,他们便一丝不差的做出了吉他等西洋乐器。

“林小姐,这是答应你的西洋乐器。”

谢工小心翼翼地将盒子里的几把乐器放在桌子上,像是对待易碎的稀世珍宝一样。

林念卿忍不住伸手轻抚乐器表面,还真是一模一样。

她本以为,谢工未曾见过真正的西洋乐器,仅凭她画出来的潦草构图和三言两语定然会有些误差。

没想到谢工给了她这么大的惊喜。

“噌噌”

林念卿拨动琴弦,听着吉他传来的熟悉声音,道了一句,“就是这样的声音。”

谢工的眼睛像是黏在了她的手上,仔细的看着林念卿拨动琴弦的动作。

虽与琵琶弹奏的手法不同,可仅凭这两下,谢工大抵是看不出什么多大的区别的。

他本就不是拘泥于礼数的人,又整整压抑了七日,此时直接问道:“林小姐,可否用西洋乐器弹奏那日的曲谱?”

在隔壁训练的三个姑娘听到声音,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一个个都溜了过来。

她们趴在门边儿,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偷偷看着厢房里的情况。

“那就是西洋乐器吗?看着确实与传统乐器不同。”

苏棠儿压低了声音,眼睛盯着林念卿怀里抱着的吉他,心痒难耐。

秋霜目光则是看向大提琴,伸手搭在秋露的脑袋上,开口说道:“小姐旁边的那个乐器得有秋露这么高吧?”

秋露抬头看向秋霜,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脑袋上拿了下来。

“姐姐,我的脑袋不是乐器。”

秋霜脸色一红,默默把手背到了身后。

刚刚不留神,把秋露的脑袋当成了大提琴摸了两下。

秋露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继续往厢房里看。

“都进来吧!”

三人闹的动静不小,林念卿想不发现都不行。

她们听到林念卿的话,齐齐站直了身子,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了进去。

不等谢工阻止,三人的手就已经摸上了西洋乐器。

若非不懂得这些乐器的弹奏方法,他还真想将这些乐器私藏。

他忍了又忍,终究还是忍不住说道:“乐器是用来演奏的,而非是像你们这样摸来摸去。”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林念卿主动打破僵局,“那就以《青鸟》为例,我来给你们演示这几种乐器的弹奏方式。”

她翘腿坐在椅子上,将吉他放在身子的一侧,左手大拇指用指腹抵住琴颈中线附近支撑和受力,右手拨动琴弦。

《青鸟》的旋律响起,虽是一样的曲调,却有着和琵琶完全不一样的乐感。

谢工脸上流露出震撼的神情,脚下随着曲调有节奏的打着拍子。

他目光火热的看着林念卿手上的动作,恨不得现在用吉他弹奏的是自己。

一曲结束,众人久久不能回神。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乐器可能弹奏出这样的声音。”

苏棠儿不禁感叹了一句。

谢工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从前自负什么乐器都有所涉猎。而今一看,方才觉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时,秋露拿着手里的琴弓,好奇地拉响了小提琴。

刺耳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难听的像是用锯子锯着烂木头。

苏棠儿和秋霜立刻捂住耳朵,离她离得远远。

林念卿皱了皱眉头,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见谢工大步走过去,夺下了秋露手里的琴弓。

谢工说话向来不怎么好听,林念卿担心秋露这小丫头听了心里头难过,赶紧阻止。

“我下一个要展示的就是小提琴的弹奏方法。”

她拿起秋露手里的小提琴,将小提琴放在锁骨上,琴身的末端靠拢颈部,右手握住琴弓拉出优美动听的音乐。

小提琴优雅低沉的声音有着它独特的魅力,叫人听着就不知不觉的沉浸在音乐中。

之后,林念卿依次演奏中提琴和大提琴。

谢氏叔侄和苏棠儿三人都喜欢的不得了,眼中流露出的忻羡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

谢工不自在的轻咳一声,脸上泛着些许红晕。

“我听闻摘星楼缺个琴师,不知林小姐觉得我是否能胜任?”

闻言,林念卿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她料到谢工会答应自己出任摘星楼的琴师,却未曾想到他这样自傲的人也会自降身份同自己说这件事。

谢工没听到林念卿的回答,又是头一次在别人面前低头,有些恼羞成怒。

“若是林老板觉得我不够格……”

“谢工误会了。”林念卿赶紧开口解释,“我本以为谢工不会屈尊降贵来我这小地方,惊喜过望,没回过神来。”

“你愿意出任摘星楼的琴师,我当然求之不得。”

谢工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既然我已经是摘星楼的琴师,这几首曲子又是参赛所用,我该早早教习才是。”

林念卿差点笑出声来。

谢工这样人,有朝一日也会这样拐弯抹角的让人传授他弹奏乐器的法子。

林念卿努力压下唇角,“这是当然的。”

“不知谢工想先学哪种乐器?”

谢工脸上的笑容绷都绷不住,手上却不由自主拿起吉他。

他早就想学吉他了,这会儿机会来了,他可不得抓住。

林念卿让他调整好坐姿,帮他放好吉他的位置。

“左手的大拇指要放在这个位置,其余的四个手指垂直按压在琴弦上。”

“对,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放齐,手掌不要太靠近琴弦,小拇指自然落下做支撑。”

谢工在林念卿的指导下,磕磕绊绊的弹起了吉他。

第一遍有些差强人意,但谢工造诣深厚,仅仅三遍之后便让人听不出生疏感了。

林念卿依次将其他几种乐器的弹奏方式都交给他了,并无藏私。

有了谢工的配合,苏棠儿三人的表演总算是有了些模样。

谢芝芝在一旁看着,心里头也有些意动。

“林小姐先前的邀请可还作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