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半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去你大爷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想干什么,有什么委屈,有什么困难,你把阵纹先接好,出来后,黄哥哥满足你!”
黄长河怒叫一声。
陈冠现在这个表现,明显是想搞事情。
仙人板板哦,这傻逼!
“果然是他!”
楚青天眯下眼睛,他就发现陈冠不太对劲,现在露出狐狸尾巴了。
“还真是你!”
疯子丰气得跳脚,他本来还对陈冠抱有一丝希望。
现在,不用了,明了了!
“是我!”
“我为你鞍前马后,唯命是从半辈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是我做得不够好吗?还是你从来没有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
“还是因为那件事,你对我依旧抱着偏见!”
陈冠看着疯子丰,那样子,委屈极了。
“你确实如此!”
疯子丰沉声道。
“呵呵!”
陈冠摇头,果不其然,无论自己怎样做,疯子丰对他始终抱着偏见。
“出来,把阵纹接好,别逼我对你下手!”
去你大姨哦!
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先安抚陈冠吗?
你丫这样,确定不中火上浇油?
“你还是这样,我做什么,你都不满意,也怪不得我会叛你!”
陈冠摇头,很是痛心疾首的样子。
“阵界的师兄弟们,是你勾结魔族杀害的吧?”
“给我死出来!”
疯子丰很怒,双眼都要喷出火来了,恨不得宰了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几十年,养了一个白眼狼。
“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你的弟子,我受够了。”
“我好不了,你们也别想好!”
陈冠面色狰狞,手上的阵纹一扯,直接把其扯掉,想要修复,几乎不可能。
轰!
雷霆掠过,倒海翻江,一涌而过,陈冠在雷霆之中灰飞烟灭,连渣都没有留下。
“对于这种人,说多了就是废话,杀了就行!”
楚青天甩了甩手,不以为然,他早就想动手了,只是看在疯子丰的面子上面已。
现在陈冠把阵纹扯掉,他忍无可忍。
疯子丰叹了一口气,陈冠的选择,他无法阻止,这个下场,是注定的!
“现在怎么办?”
太绝阵无法修复,事情陷入僵局,魔指破阵而出,是迟早的事情。
嗡!
突然!
毫无征兆的,各种声音响起,如同滚滚天雷。
有琴声,笛声,筝声,罗声,鼓声……
各种声音交织,虚无震动,众人双耳仿佛要炸开,剧痛难熬。
“六指心魔!”
“守住心神,不要让他们的乐声乱了阵脚,乱了心智!”
疯子丰大吼一声。
一些人在这杂乱的乐声下,直接脑袋爆开,有的元神被侵蚀,变成一个疯子。
轰!
一声浩大的琴鸣响起,大地震动,龟裂起来。
太绝阵支离破碎,直接崩掉,魔指冲天而上,冲出一个缺口。
犹如神灵之指!
砰!
浩瀚的威压降临,如同泄漏的山洪,压向所有人。
“大帝!”
楚青天脚下一跺,大帝神相破土而出,拔地而起,同样浩瀚的帝威弥漫开来,与魔威碰撞在一起。
无形间,虚无扭曲,崩裂,整个世界都要塌陷了。
两股威势,让世界变了形!
达到半神层次的大帝神相完全变了样,不再是一个黑不溜秋的模糊身影,而是一个人。
玉帘高帽,宽大龙袍,金发飞舞,龙袍猎动,上面的龙图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发出振聋发聩的龙吟声!
势气冲天,帝威辗压十方,仿如神明在世!
在大帝的身后悬着三把剑影,除了三把剑与脸部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显露出来。
半神层次!
李不败与黄长河羡慕至极,他们的神相离半神层次还有很大的距离。
大师兄就是大师兄,永远走在他们的面前。
轰!
两股威势碰撞,天翻地覆,其他人被压迫得一退再退,身背大山一样的艰难。
咦!
一个错愕的声音响起,惊讶不已。
九道身影落了出来,魔气缠绕,他们的右手,比常人要多一指。
这多出来的一指很是诡异,闪闪发光,传出不一的乐声。
“一开始我还不信,原来真的有一位狠人!”
九人之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出来,目光凌厉,魔气沸腾。
他多出来的魔指迸发出更为可怕的光芒,伴着轰隆隆的鼓声。
“我们走,不要与他硬碰!”
“东西到手了,任务完成,没必要停留,以免节外生枝!”
有人担心事情有变,想立刻走人。
“呵呵,魔指在手,我们还怕什么,玩玩先!”
白发老人一点也不担心,眼勾勾的盯着楚青天,好奇,期待,还有丝丝的忐忑与忌惮。
魔圣指骨的威势,居然让楚青天给挡下来了。
此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玩玩?”
“也不怕玩死?”
楚青天勾唇一笑,雷电游走全身,大帝神相威武霸气,帝威把魔指的威压给全部顶了回去。
“我活了这么久,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真是有意思!”
白发老头笑了,很是狰狞。
“巧了,你今天就见到了,让你大开眼界了吧?”
楚青天往前一步,雷电窜跳,百丈之地生生被爆开,狂暴至极。
白发老人顿了一下,旋即狞笑起来,魔指之中,激荡出浩大的鼓声。
鼓声之下,虚无动荡,让人灵魂颤抖,全身受压!
“你们青魔与人族为伍吗?”
白发老人发现了黑青青,有些疑惑。
“原来,你们青魔落幕到这个地步了?找了一个人族?也太穷图末路了吧,你们……”
白发老头的说没完,楚青天的拳头已经轰了出去。
轰隆隆!
雷电交加,犹如一条雷河,奔腾而过。
所过之处,虚无硬生生被炸裂,皮开肉绽,好不可怕。
白发老头被淹没,发出惨烈的叫声。
当雷电消失,白发老人已经是惨不忍睹,浑身焦黑,一条条血痕遍布全身,触目惊心。
嘶!
其他的六指心魔大吃一惊。
“快走,不要与他硬碰!”
然而,一切都晚了!
楚青天已到白发老人的面前,雷珠闪烁,拳头轰然落下。
噗!
一拳下去!
白发老人如同一个西瓜一样,轰然爆裂开来,血肉横飞,一命呜呼!
剩下的八个六指心魔倒也果断,一刻也不停留,转身就跳,果决至极。
嗡!
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个阵法。
“六品阵法,该死!”
有人怒叫。
一个中年六指心魔把第六指伸到自己的嘴前,用力一吹。
刹那间!
天地间响起笛声。
穿透力之强,笛声像极了一把把无形的刀,穿过众人的身体,让人元神发痛,仿佛要裂开一样。
与此同时!
楚青天脚下一踏,怒喝一声:“天罚!”
轰隆隆!
天穹之上,万里晴空,却是一道巨雷轰了下来了,撕裂天空,倒海翻江!
这是大帝神相的第二门法术!
天罚!
天之怒,帝之罚!
要你死,你就得死!
这是来自“天”的怒火!
轰!
没有任何的奇迹,中年六指心魔,被天雷轰碎,连渣都没有留下来。
另一边!
李不败与黄长河三人也开始出击,杀向剩下的七头六指心魔!
七人,被陷入了绝境之中,无路可走。
“魔音入耳!”
有六指心魔吼叫,乐声接二连三,荡动虚无,化成虚无涟漪。
李不败几人顿了一下,元神仿佛要被扯入一个虚无的空间之中。
很可怕,六指心魔的音攻,几乎防不胜防。
“天罚!”
又是一道天雷轰落,两个六指心魔被轰成飞渣。
“不行,这样下去会全灭!”
“妈的,说了走人,还玩,这下好了吧,玩出事来了吧!”
“死老头,害人不浅!”
“不管了,催动魔指!”
剩下五人,孤注一掷,魔气沸腾,宛若流水一样,涌入魔指之中。
铮!
刺耳的琴声响起,犹如一把无形的大刀,扫斩开来,留下一条让人毛骨悚然的刀痕。
铮!
天穹之上,魔指颤动,魔音阵阵,化成一把把无形的的大刀,狂飞乱舞。
楚青天把剑仙袍盖在黑青青的身上,踏雷而上,迎向魔指。
轰!
又是一拳轰出,无穷无尽的雷电炸裂开来,仿如一朵朵雷花。
剩下的五人,又被轰灭三人。
九人,至此,就剩下了两个人了。
两人把先前白发老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草了个遍,害死人了!
“拼了!”
剩下的两人慌得一匹,不顾一切,离开这里再说。
两人把全身的魔气都灌入魔指之中,魔指迸发出更加剧烈的琴音,威压似水,碾压所有。
铮!
一声惊天动地的琴声响声,如刀划行,连虚无都被斩出一个缺口,直指楚青天面来。
轰!
纵然敌人千千万,纵使攻势猛如水。
楚青天还是一拳,他肉身无敌,无所畏惧!
铮铮铮!
魔指颤抖,迸发出更多的琴音,满天都是无形的琴刀,如雨一样的落下。
轰!
楚青天奋力一拳,虚无扭曲,崩裂,天地要四分五裂!
天罚!
又是一道天雷落下,把其中的一个六指心魔轰灭。
也是这个时候。
魔指带着最后的一头六指心魔,消失在远方天际。
逃了一个,魔指也不见了。
楚青天幽幽的叹上一口气,有些挫败感,不过一下子又把这些抛之脑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