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赋异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甄沐临的话,徐三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天赋异禀?”

  “那你知不知道即使是当今异人界被承为绝顶的老天师,最初的时候也做不到你说的。”

  “更何况,对于炁的控制和运用,哪怕你再天赋异禀,也需要最基础的练习。”

  “只有经过一定的练习过后,才能最基础的使用你体内的炁。”

  “而像刚才宝宝那样,轻而易举的将炁化为一个炁团,更是需要长时间的努力。”

  “你一个长达二十多年的普通人,虽然体内的炁是特殊点儿,但想到还没正式入门就做到宝宝那样,说是异想天开都不为过。”

  “你现在只是最基础的感受到了体内炁的存在,甚至都不了解到底什么是炁...”

  徐三此时真的是被他以为的甄沐临的无知给“逗笑”了。

  但殊不知的是...

  徐三所说的这些,也皆是他自己的以为而已。

  甄沐临没有去反驳些什么,亦没有去解释些什么。

  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问道:“你们所说的那位被称为绝顶的老天师...”

  “应该不是在感受到体内的炁之后,就能即刻使用炁了吧?”

  (注:这里说的是“即刻”。)

  “当然...”徐三开着车,此时已不再通过后视镜看向甄沐临。

  因为此时的甄沐临在徐三心中,印象虽不至于差到了极致,但也绝对好不到哪去了。

  “任何人都能感受到炁的存在,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而时间,往往决定着一个人(后天异人)的天赋。”

  (注:以下说的都是后天异人,不包括先天异人)

  “在感受到体内炁的存在后,再通过习得一些心法或者功法,来引导、使用自身体内的炁。”

  甄沐临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那你们有什么最基础的心法或者功法吗?”

  “就是那种任何异人都会的那种。”

  “徐三兄弟你不是不信吗?”

  “反正那种什么最基础的心法或者功法加入公司后,公司应该会给。”

  “不如现在给我,然后我让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做到。”

  两人说话的时候,副驾驶位上的冯宝宝早已露出了一副吃瓜的模样。

  并且,在冯宝宝心中,她其实是下意识相信甄沐临能做到的。

  因为在她之前的感受中,她就感觉甄沐临的炁非常特殊。

  那种她无法言表的特殊,比她自己体内的炁都要特殊。

  主驾驶位上的徐三闻言,再次轻笑了一声。

  “哪怕是最基础的周天运转法,也不是你说学就能学会的。”

  “更何况,你现在知道何为周天吗?”

  “你现在知道何为奇经八脉,何为任督二脉,何为十二经络吗?”

  “你连这些最简单的经脉位置都不知道,怎么引导体内的炁?”

  “就更不用说是使用了。”

  闻言,甄沐临不由重重点了点头。

  徐三所说的,他的确一点都不懂。

  他之所以重重点头,是因为他忽然意味到在主时空看的一些穿越小说有多么好笑。

  就像徐三说的那样,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基础下...

  就如现如今的甄沐临,即使有系统的存在,他不照样无法使用体内的炁。

  当然,主时空的那些小说中,所谓的灵气或者说能量也可能根本不需要经过体内经脉与脉络。

  甄沐临想着徐三所说的那些各种经脉,真是不禁有些发愁。

  他要是能把这些知识学会,在主时空也不至于荒废度日了。

  即使现在的他在系统的帮助智力上已远非昔日能比,但说实话,他并不想系统的去学习那些东西。

  徐三见甄沐临陷入沉默,下意识刚要轻笑一声,却见甄沐临忽然看向宝宝。

  “宝姑娘...”甄沐临刚开口。

  冯宝宝便说道:“你可以叫我...宝宝或者宝儿...”

  “他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冯宝宝或许是由于那一声“宝妹”和甄沐临体内特殊的炁的缘故,所以才有了这么一说。

  而主驾驶位上的徐三此时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与宝宝在一起如此之久,长达数十年,说没点感情、没点情愫就连他们自己都不信。

  此时见宝宝与一个刚认识的男人这样,男人的劣根性不禁有些无法控制。

  但甄沐临可并未在意徐三的反应。

  即使他之后要加入公司,对于徐三徐四他们...甄沐临却并不在意。

  他现在之所以想要表露天赋,就是为了在加入公司之后,直接进入公司高层乃至董事会的眼中。

  甄沐临为何要如此?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接触后续真正的核心剧情。

  而像徐三、徐四他们,虽然他们在剧情的占比较重,但对于核心的剧情,却是接触发少之又少。

  简单来说,徐三、徐四他们接触的只是表面,真正的隐秘及一些深层、核心的事情和秘密...

  他们是极难甚至是无法轻易接触的。

  就例如耀星社的社长-曲彤,徐三、徐四他们哪里知道什么曲彤?

  知道曲彤的,知道曲彤真实身份的,都是公司的高层与董事。

  而曲彤,则是当前“一人之下”独立时空的最大幕后黑手之一!

  甄沐临看着冯宝宝,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温和笑容。

  “宝宝,你可不可以教我一下你是如何引导、使用炁的?”

  “这个我晓得,很简单的。”宝宝闻言,精致白皙的脸上露出了熟悉的单纯笑容。

  话落,就见冯宝宝抬手直接贴在了甄沐临的丹田位置。

  这一突然的动作别说徐三瞬间愣住了,就连甄沐临自己都瞬间愣住了。

  还未等甄沐临反应过来,就听冯宝宝说道:“你让你的炁听话一点,不要让它抵抗我。”

  甄沐临闻言,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微微闭上眼睛,就在心里想着让自己体内的炁像宝宝说的那样听话点。

  不然,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样让自己体内的炁听话了。

  甄沐临也只能靠想,试着能不能做到冯宝宝让自己做到的那样。

  好在空想还是有用的。

  体内的炁现在只是无法使用,但在体内,却是可以随着甄沐临心意被甄沐临轻而易举的控制。

  ......

  (求推荐票,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