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当年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场地离开,小火神-洪斌便跟在甄沐临身后唠叨个不停。

  甄沐临回头瞥了他一眼,“再跟着我,就以骚扰参赛选手为由,让龙虎山的道长把你驱逐下山。”

  “最后,想达到我那种程度,等你什么把一缕小火苗炼到诸葛青都不敢开黑琉璃硬接的时候,那才叫火神。”

  “你现在最多只是在玩火而已,能被人硬接住的火,那叫什么火?”

  甄沐临说完,再次瞥了他一眼,见小火神-洪斌愣在了原地,随即摇了摇头。

  走远一阵,只听诸葛青又问了起来,“甄负责人,你那种程度的火系法术,还能叫火吗?”

  “你是...”

  诸葛青刚要问“你是怎么做的”,却听甄沐临直接说道:“钻石与石头,都是石头。”

  “你能说钻石不是石头吗?”

  “像小火神那个人,则属于是被石头包裹着的钻石,他只是还没彻底打磨掉外面的那层石头。”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做的的?”

  “天赋问题,小火神或许要用几十年,但对我来说,我施展出来的火,本身就是钻石,无需打磨。”

  “就像青兄弟你一样,你能掌握你们家完整的奇门数术,但除你之外其他人却不能,你应该对天赋一说,深有体会。”

  正说着,前面忽然迎面走来了几个拿着麦克风西装革履的男人。

  正是耀星社的人,或者说,是曲彤派来的人。

  几人直奔甄沐临一行人走来,像是提前商量好了般,在走到甄沐临一行人跟前后,各自站到了一个人身前。

  甄沐临看着眼前胡子拉碴的男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即淡声道:“是要...采访?”

  眼前胡子拉碴的男人有些难以直视甄沐临的目光,不得不垂下了眼皮。

  甄沐临见此,轻轻笑了笑,“朋友,你这样可不太礼貌啊,尤其是现在你是请求采访我?”

  “你们是那一家组织?备案了吗?”

  听到甄沐临这一番话,胡子拉碴的男人强忍着眼睛的刺痛缓缓直视上了甄沐临眼睛,随即,语气略显痛苦的说道:

  “我们是耀星社的,希望甄负责人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

  “耀星社?”甄沐临喃喃了一声,“谁创立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老三你知道吗?”甄沐临说着,看向徐三。

  徐三闻言,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耀星社这个团体我倒是有点印象,一个很小的民间异人团体,最近几年才成立,而且还是个非营利性质的公益结构。”

  “他们主要从事与针对异人的救助和异人内部的信息咨询服务。”

  “至于谁创立的这个耀星社,这个倒真没一点印象。”

  “异人内部的信息咨询服务...”甄沐临看向眼前眼泪都快要溢出的胡子拉碴男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服务,看来还算是个小情报组织啊。”

  “老三,回去查一下耀星社的创始人是谁,明目张胆的创立情报组织,公司这边居然没有完全掌握具体情况。”

  说着,甄沐临朝眼前胡子拉碴的男人轻轻挥了挥手,“让一让吧,我个人做什么都习惯往坏处想,万一你们要是故意搜集情况的非法分子,岂不是很糟糕。”

  甄沐临话音还未彻底下来,只见胡子拉碴的男人早已退到了一旁。

  他怕自己再看一会儿,眼睛都要瞎了。

  与此同时,胡子拉碴的男人心中一直在口吐芬芳,明明表面上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采访,居然到这个甄沐临这里就变样了呢。

  还问他们耀星社的创始人是谁,明明是我们在向你们搜集情报好不好?

  采访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待走远了一些后,徐三跟在甄沐临身旁,有些疑惑问道:“那个耀星社的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要不要让人查一查?”

  “查一查吧。”甄沐临道:“刚才那几个人隔老远就把目光放在了宝宝身上,而且实力也是不一般。”

  “这样吧,找几个兄弟去试探试探,让他们小心点,摸出点底子就行。”

  甄沐临说完,微微摇了摇头。

  耀星社,曲彤...

  这次罗天大醮结束后,就要初次交锋了,既然如此,那便提前送份小心意好了,权当提前打声招呼。

  这么一想,甄沐临随即又摇了摇头,恐怕这一声招呼,老天师那边或许就已经帮他打过一声招呼了。

  毕竟,只有我们曲大美女的完整双全手,才让使田晋中田老爷子的身体恢复如此。

  回到可以实时观看场内情况的大幕所在地,此时四块大幕中,只有一场比试还在继续。

  正是萧霄对战全真龙门-黄明的那一场。

  甄沐临看向身旁众人,说道:“要不要现在过去看看,没想到打了居然这么长的时间,看样子快要动真格的了。”

  “反正也闲着无事,就去看看呗。”徐四百无聊赖的点点头。

  少顷,萧霄所在场地的观众席上。

  甄沐临一行人刚上来观众席,只见一个穿着全真教道袍的胖子忽然朝甄沐临看了过来,目光异常震惊到瞳孔放大不说,嘴巴更是无意识中张得老大。

  此时此刻,在白云观的经师-刘兴扬心中,不断重复着“乖乖”二字。

  此时此刻,在灵魂力量极为强大的刘兴扬的眼中,甄沐临仿佛一轮皓日一般。

  这时刘兴扬第二次见到如同一轮皓日般的灵魂,而第一次,是在刘兴扬他第一次见到老天师时。

  老天师活了一百多岁,修炼了将近近百年,才将灵魂修炼到了如此程度。

  现如今眼前之人,刘兴扬自然知道便是哪都通现对外总负责人-甄沐临。

  他可是早有耳闻,因为老赵便在前段时间找过他,想请他来公司详细看看甄沐临灵魂的情况。

  正是因为知道甄沐临的情况,所以刘兴扬才有如此夸张的反应。

  未经修炼便有如此强大的灵魂,根据他们全真教历史的记载,并非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

  但眼前之人-甄沐临这灵魂,能叫强大?!

  刘兴扬下意识抬脚朝甄沐临走去,刚走没几步,只见刘兴扬狠狠的眨了眼睛,随即不得不只用凡眼看向甄沐临。

  甄沐临自然注意到了刘兴扬的反应,并且徐三刚才已经和甄沐临简单介绍了一番。

  这时见刘兴扬走来,甄沐临随之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刘前辈。”

  “不敢当不敢当。”刘兴扬摆了摆手,“你就是沐临兄弟吧。”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白云观?”

  “你这灵魂不修习出阳神简直...简直太可惜了。”

  正说着,却见刘兴扬居然直接上手在甄沐临身上摸了起来。

  甄沐临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前辈前辈,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不过晚辈还是更喜欢平日里到处走走,不习惯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

  刘兴扬脸上遗憾的神色极为明显,甚至长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场下正在比试的萧霄和黄明此时终于也是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事。

  只见场下的黄明灵魂如同灵魂出窍般,从黄明身体中飘了出来。

  甄沐临身旁的刘兴扬见此,下意识轻斥了一声:“白痴!”

  “对手能力专克灵魂,居然还敢用纯灵魂与其交手,以为自己有点最后手段,对手难道就没有吗?”

  轻斥声落下,只见一道刘兴扬魂魄瞬间出窍,随之眨眼间消失。

  甄沐临微微点了点头,出阳神,倒是一门蛮不错的手段,尤其是在其它独立时空,更有妙用。

  之后看看能不能获得吧,或者说试试能不能不靠功法,便能做到灵魂出窍。

  思索间,暴揍了黄明灵魂一顿的刘兴扬灵魂已回归肉身。

  “沐临小兄弟,之后闲来无事的时候,欢迎到白云观做客,我和我那位傻师弟就先离开了。”

  “刘前辈慢走。”甄沐临微微点头。

  待刘兴扬走后,甄沐临一行人随之离开场地,刚出场地,便见陆玲珑朝甄沐临...一行人走了过来。

  “临先生。”陆玲珑甜甜的笑了笑,“还有各位...”

  “我太爷爷说吕老前辈和王老前辈找你们,肯定和你们说了一些事情,所以让我来请临先生和你们过去一趟,老天师也在。”

  “老天师说,灵玉道长的事情,也需要和临先生说一下。”

  闻言,张楚岚下意识看了宝宝一眼,然后又看向甄沐临。

  甄沐临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那副和煦的笑容,“没事,有我在。”

  ......

  数分钟后。

  “临先生,几位,请。”陆玲珑推开房门。

  甄沐临见到老天师,田老爷子和陆老爷子,脸上和煦的笑容微微收敛,随之带了些许敬意。

  入室,恭敬的一一作揖,不过宝宝仍在呆呆的吃着手里的干脆面。

  甄沐临注意到老天师他们的神色变幻,抬手帮宝宝戴着的帽子轻轻扶正,随即向老天师介绍道:“老天师,田老爷子,陆老爷子...”

  “她叫宝宝,全名叫冯宝宝。”

  提及“冯”字,陆瑾陆老爷子眼神顿时一凝,甚至下意识握紧了扶手。

  而就在这时,却听甄沐临继续说道:“老天师,田老爷子,陆老爷子,您们应该发现了宝宝的特殊吧。”

  “不过宝宝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说吧,张楚岚现在都快等不急了,好不容易有了点线索,却是那样,还好张楚岚足够相信他爷爷和老天师您。”

  陆瑾将目光从宝宝身上移开,然后站了起来,“我就知道那两个老家伙肯定不安好心。”

  “你们几个小东西先出去。”陆瑾看向一直在一旁的陆玲珑等人。

  甄沐临这时回头看了看陆玲珑,“陆老爷子,老三老四和玲珑没事。”

  闻言,陆玲珑白皙精致的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并抬手指了指自己,“我也可以听吗?”

  陆玲珑声音响起,老天师,田老爷子,陆老爷子齐齐将视线落在了甄沐临身上。

  下一刻,便见老天师笑着微微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理解不了了。”

  “哈哈哈。”陆老爷子开怀的笑了笑,“老天师,别的我是比不上你,但偏偏我有一个招人喜欢的宝贝曾孙女。”

  “玲珑,既然沐临都说了,那就留下来听听吧,我们陆家之后也总是要面对一些事情的。”

  陆玲珑闻言,虽然不明白自己太爷爷在说些什么,但并不影响她满心欢喜。

  将房门关闭,陆瑾开始缓声讲述起了当年“36贼”的事情。

  足足讲了近十分钟,当陆瑾陆老爷子讲完轻叹了口气后,只见张楚岚缓缓跪在了田晋中田老爷子身前。

  “师爷,对不起!”

  “都是因为我爷爷,您才...”

  田晋中田老爷子却是豁达的笑了小,“别误会,楚岚,我说这些不是为你向你诉苦。”

  “不然师爷我昨天晚上怎么会和你聊起你爷爷的时候,聊的那么尽兴。”

  “受伤以后那些打拳踢腿的功法却是是练不了了,不过这反而让我心无旁骛的从静功入手。”

  “这几年清静的功法大有长进啊。”

  “我也听说了。”陆瑾陆老爷子看向田晋中老爷子,“一定(坐定)下去数个月不曾出关。”

  “传说你在山上这几十年更是一觉也没睡过。”

  田晋中田老爷子闻言,摇头笑了笑,“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现在的我神完气足,确实是无需再靠睡觉养神了。”

  几十年未睡过一觉...

  听到这句话,张楚岚心中难受到了极点,此时的张楚岚有些不敢去看田晋中田老爷子。

  张楚岚狠狠的磕了下头,久久未抬起,直到老天师推着田晋中田老爷子来到张楚岚身前。

  “楚岚,当年我们师兄弟三个情同手足,师爷我现在这样,有家更是不能回,你爷爷心里肯定也非常的不好受。”

  “而且你爷爷身上背负的事情更是要比师爷沉重的多。”

  “这么些年了,我和之维师兄从来没有记恨过怀义。”

  “师爷!”张楚岚眼泪落了一地。

  “起来吧,楚岚。”田晋中老爷子语气此时也是难免伤怀。

  “怀义的孙子就是我二人的孙子,楚岚,不管这次大会结果如何,天师府以后永远都是你的家。”

  “今后我师哥若是待你不好,尽管跟爷爷说,我天天在他入境的时候拿凤凰传奇轰他。”

  田晋中老爷子说完,老天师还没无奈开口,陆瑾陆老爷子沙哑的声音却先响了起来。

  “知道我眼窝子浅还当我的面来千里认亲这一套,老田老张,恭喜啦,认了个大孙子。”

  陆玲珑看着自家太爷爷,站在甄沐临身旁歪了歪脑袋。

  又来,我这一百多岁还“爱哭”的太爷爷啊,一年下来哭的次数比她这个姑娘家都多。

  陆玲珑身边,甄沐临低头看着陆玲珑歪着脑袋的可爱模样,下意识想要抬手轻抚下她的秀发。

  念头初起,甚至手已经微微抬起,甄沐临随即笑着摇了摇头。

  可可爱爱的姑娘,可可爱爱的歪头杀,真是难以抵挡!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了打斗的动静,甄沐临随之缓缓朝屋外退去。

  身旁的陆玲珑见状,很快跟着甄沐临一起退出了屋外。

  见黄毛小子-希持刀袭向宝宝,甄沐临随之抬手轻轻向前一挥,一张闪烁着淡淡白金色光华的巨手瞬间出现,同样向前轻轻一挥,直接将黄毛小子-希轻拍到了院子墙边。

  藏龙等人下意识就要冲过去查看黄毛小子-希的情况,却见黄毛小子-希微微摇了摇头。

  “我没事,他力道控制的很好,我根本就没感受到半点疼痛。”

  甄沐临没去在意黄毛小子-希,而是第一时间走到了宝宝身旁,轻声喊了一句:“宝宝。”

  宝宝双目涣散的神采随之甄沐临这一声“宝宝”逐渐变回往日里的波澜不惊。

  甄沐临笑着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轻拍了下宝宝帽檐。

  “拍我做啥子?”宝宝抬手扶了扶帽子,随之将白皙的小脸露了出来。

  甄沐临只是笑了笑,并未言语。

  一旁,陆玲珑见到刚才甄沐临的举措,刚要下意识嘟起小嘴,却见甄沐临忽然侧头看向了她,紧接着便听甄沐临对她温声说道:“宝宝,我们小队的队宠。”

  “说不定将来你也是,不过并不需要他们宠。”

  闻言,陆玲珑原本还有些小不开心的鹅蛋小脸瞬间涨起了一层红晕。

  “咳咳!”陆瑾陆老爷子这时候从屋内走出,笑着咳嗽了两声。

  “老天师,你说得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理解不了了。”

  “老陆啊老陆啊。”老天师笑着看了陆瑾陆老爷子一眼,“你就在心里偷着乐吧。”

  “我看你哪有半点不理解的样子,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

  ......

  (求推荐票,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