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蚺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甄沐临从场地出来,见王也与宝宝正站在不远处等着他,还未等他开口,只听王也语气稍微有些凝重问道:“老临,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那气势不会是王老爷子爆发出来的吧。”

  甄沐临语气毫不在意道:“没发生什么情况,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个罪孽,然后有位老爷子以为那个罪孽被我打死了而已。”

  “人啊,无论年龄多大,一旦上头,说话做事就不过脑子了,这可是罗天大醮,我又是公司现对外总负责人,怎么可能会把人打死。”

  “罪孽?”宝宝往场内看了一眼,“啥子罪孽,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好多人在生气,生气之后不知道怎个又哭起来了。”

  王也道:“不管了,反正也没有老临解决不了的事情了,能被你称上一句‘罪孽’,祸缘不浅呐!”

  甄沐临笑着摇了摇头,“走了走了,赶紧去看老张比赛吧,老张这场比赛,可是至关重要。”

  很快来到张楚岚所在场地观战席,甄沐临三人在看到老天师和田晋中老爷子后,随之走了过去。

  老天师在甄沐临过来后,神色多少有些无奈的看了甄沐临一眼,但并未言语。

  刚才王蔼气势爆发老天师自然不会感知不到,他原以为帮甄沐临震慑一些心怀不轨之人是件比较轻松之事,但现在看来,老天师心中不由苦笑。

  场下,张楚岚和张灵玉还处于金光附体对抗的阶段。

  如果按原故事中张楚岚的实力,其实早该对拼雷法了,但现如今张楚岚的金光,虽然在凝聚程度上比之张灵玉还差了些,但耐不住张楚岚玩的花啊,而且还不是那种华而不实的花里胡哨。

  一旁的田晋中老爷子见状,都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也是看向了甄沐临。

  与此同时,不仅是田晋中老爷子,还有老天师,还有王也,甚至是全场的观众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了甄沐临身上。

  在看到张楚岚花里胡哨且丝毫没有半分华而不实的金光咒招式,众人真的很难不下意识直接想到甄沐临。

  甄沐临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都这么看着我干嘛,老张短时间内的金光强度肯定追不上灵玉道长,倒不如用一些巧招、妙招,而且这些妙招有时候起到的作用可是非同小可,对手看到这样巧妙的招式,心性不坚的花,分神是肯定的。”

  “不过想要对付灵玉道长,张楚岚现在这种水平的妙招肯定是很难起作用,不过我想张楚岚现在应该是利用这段与灵玉道长近身交手的时间,用来洞悉、习惯灵玉道长的出手习惯。”

  说话时,场下的张楚岚忽然与张灵玉拉开了距离。

  张楚岚道:“灵玉道长,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

  张灵玉此时已下意识微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短短一月时间张楚岚居然进步如此之快,而且听张楚岚这语气,似乎很是游刃有余。

  张灵玉道:“张楚岚,你的实力进步之快的确让我很惊讶,接下来,让我看看你的雷法有多大提升吧。”

  话音落下,只见张楚岚与张灵玉两人同时抬手,下一刻,一抹刺眼的亮白色雷光与一抹略显暗沉的阴黑色雷光同时在众人眼前乍现。

  伴随着场内观众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与道道弯曲复杂的雷电霹雳作响声,张楚岚与张灵玉正是拉开了阴雷与阳雷较量的序幕。

  相比于张灵玉的面不改色,张楚岚则是大喝了一声:“去!”

  话音初起,剧烈交锋的阴雷雨阳雷瞬间同时炸开消散,两人各自再次后退一段距离,阵阵尘烟阻挡了两人的视线。

  待尘烟将要消散,一滩滩看上去厚重浑浊且发出“咕咕咕”声的奇诡多变黑色液体却率先映入了张楚岚与在场众人的眼中。

  厚重浑浊的黑色液体蔓延面积越来越大,尘烟此时终于消散,随之露出了被黑色液体包裹、覆盖着的张灵玉身影。

  张灵玉身上那套纯白色的道袍与周身那奇怪的黑色液体在这一刻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

  此时此刻,微低着头且面无表情的张灵玉不由给人一种极度压抑的阴冷感。

  这一刻,众人心中原本随和的灵玉道长形象仿佛瞬间溃散,而这,或许就是张灵玉此前一直有些抗拒使用真正阴五雷的原因之一吧。

  厚重浑浊的黑色液体逐渐布满了整个场地,张楚岚瞬间回神,随之一道惊雷声炸响,张楚岚周身的奇诡多变的黑色液体近乎瞬间溃散。

  右手举着一滩黑色液体、气质无比压抑的张灵玉看着眼前的张楚岚,语气复杂:“张楚岚,这就是阴雷水脏,吸骨榨髓,浊心削志,若不是用远高于我的修为硬抗,一般的防御只会被这黑雷渗透,而能抵消它的,只有你的阳雷-绛宫。”

  张楚岚回道:“灵玉道长,我现在终于是彻底明白了,你并不是像之前极云道长所说的那般是因为嫉妒我,而是因为你似乎有些看不起自己。”

  “灵玉道长,说实话我真的蛮意外的,也是觉得蛮可笑的,我真的很不理解灵玉道长你怎么会看不起自己呢?”

  “你天资聪颖,更是被老天师收为了关门弟子,而品性与心性在年轻一辈更是绝佳,如果连这样的灵玉道长你都有些看不起自己的话,还让我这种人怎么活?”

  “灵玉道长应该知道我的过去吧,也知道我有那么一个守宫砂,我其实打心底里羡慕灵玉道长,打心底里不喜欢过去被人排挤的生活,但我从来不会看不起自己。”

  “别人的评价与我何关,别人如何如何又与我何关,我只会与自己比较,只会努力的不断的突破自己的极限。”

  “人无完人,别说你我了,甚至是老天师,甚至是观战席上正在看我们比试的甄沐临,尤其是老临,他那张破嘴,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我和老三老四早就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几百遍了。”

  “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我有一招,现如今最强的一招,还请灵玉道长赐教!”

  话音落下,只见张楚岚身上瞬间爆发出比之前远强数倍的气势。

  与此同时,只听观战席上的甄沐临低声呢喃道:“小白长虫进阶版-蚺杀!”

  场下,一条远比原故事中由阳五雷化成的小白长虫气势更加凶猛、体型更加粗大且速度更快的蚺在张楚岚的控制下瞬间袭向张灵玉。

  但由于“蚺杀”这一招施展起来要比小白长虫慢上一些,所以张灵玉在“蚺”成型时,便已做好的防范。

  虽成功躲避第一次“蚺杀”,但却是险而又险,甚至上身的道袍都被第一次“蚺杀”划破了大半。

  虽然张灵玉险而又险的躲过,但张灵玉却并未没有丝毫放松警惕,甚至远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警惕数倍。

  张楚岚既已说这是他的最强一招,施展出来又那么费力,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么简单。

  施展费力,难不成...

  背后!

  张灵玉虽然及时意识、察觉到危险,但对付蚺杀只是及时却远远不够,必须提前预判,提前躲避“蚺杀”的袭击。

  既是“及时”,而非“提前”,那么结果已然注定!

  “噗!”

  仅是第二次的“蚺杀”从后背袭中张灵玉,张灵玉瞬间被击倒在地,并猛地吐了口鲜血,甚至后背都留下了焦黑的痕迹。

  就在这时,观战席上的甄沐临刚察觉到老天师于自己身旁消失,然而还未等他彻底反应过来,只见老天师竟已站在了场下张灵玉身旁。

  下一瞬,只见老天师右手瞬间涌现一层朴实无华的金光,随之向下拍出一道金色掌印,落在了被击倒在地的张灵玉身上,张灵玉顿时闷哼一声,然后昏迷了过去。

  神色略显的张楚岚此时赶忙小跑了过来,然后朝老天师深深弯下了腰,“对不起,师爷,如果我能力...”

  “楚岚,说对什么做什么?”老天师笑着将张楚岚扶起,“受伤再正常不过,你又不是存心的。”

  “而且看你这样子,应该只有这还没完全掌握的一招能击败灵玉吧。”

  张楚岚点了点头,然后弯身将张灵玉小心翼翼的背了起来,“师爷,我们先找个地方给小师叔疗伤。”

  老天师看到明明已经有些脱力的张楚岚费劲且小心翼翼背起张灵玉,心中不由甚感欣慰。

  ......

  (求推荐票,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