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陈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九龙子”的诸般能力,甄沐临还是略有惊讶的,片刻后,他又问道:“系统,九龙子的品质是否还有再提升的空间?效果是固定无法改变的吗?可以改变九龙子的大小和外表吗?”

  【九龙子仍可继续继续提升,效果并非固定,但只可基于九龙子的最初能力进行延伸、变化,可消耗时空本源改变九龙子的大小与外表】

  甄沐临微微点头,这样的话,他就准备将九龙子作为今后的主用法器之一了。

  甄沐临继续道:“系统,将九龙子每颗珠子外表上刻画上对应的龙子图文,外表颜色改变为纯黑色,大小缩小到可以将九颗珠子制作为一个手环。”

  【本次改变共需消耗3个月先天一炁修炼效果剧情奖励,是否确认改变】

  “确认改变。”甄沐临道。

  将“九龙子品质晋升”这一剧情改动最终奖励略过,甄沐临随即看向“擤气”这份剧情改动最终奖励。

  “擤气”这一能力好归好,但施展方式多少有些奇葩。

  甄沐临问道:“系统,是否可以消耗时空本源改变擤气的施展方式?”

  【若宿主想要改变“擤气”施展方式,需将“擤气”先进阶为准顶级异术,进阶为准顶级异术后,宿主可以继续消耗时空本源进而以“擤气”原本的能力核心为基础自行改变“擤气”的施展方式】

  “比如?”甄沐临问道。

  【比如宿主可以以轻哼的方式呼出气息进而施展出“擤气”,对周围之人造成一定灵魂震荡效果,亦可以轻咳的方式呼出气息进而施展出“擤气”,对周围之人造成一定灵魂震荡效果】

  【呼出气息越多,对周围之人造成的灵魂震荡效果越强烈】

  见此,甄沐临不假思索的问道:“‘擤气’进阶需要消耗多少时空本源?”

  【宿主尚未掌握“擤气”,彻底掌握“擤气”需消耗2年先天一炁修炼效果剧情改动奖励,“擤气”进一步进阶为准顶级异术需要消耗7年先天一炁剧情改动奖励】

  看到“尚未掌握擤气”,甄沐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属实是心急了些,也实在是进阶后的“擤气”施展起来的效果太符合甄沐临心意。

  轻哼一声、轻咳一声就能对人造成灵魂震荡效果越强烈,这要是到其它独立时空...

  甄沐临不由笑了起来,他对于能否把对手打趴下,能否打服、打死对手这种事情并没有多么在意,反而是对如何将能力施展的更加绚丽、如何更加的花里胡哨、如何给人带来更加震撼的效果这一类的事情甚是情有独钟。

  甄沐临对自己的实力认知很清楚,任何他能遇到的对手基本上都是不堪一击,而且甄沐临向来一招击败对手不浪费那么多事情,就像晚上击败苑陶和憨蛋儿那次,一个简简单单的符箓小连招直接拿下,既省时又省力。

  如果一招解决不了,甄沐临也不会多费那些事,直接消耗时空本源借助系统的力量解决对方就行。

  他并不是什么武痴,也不是什么崇武、尚武之人,他对于战斗的兴趣说实话微乎其微,和朋友潇洒快活,和爱的人甜蜜温馨度日,不比什么打打杀杀舒坦多了。

  甄沐临向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主角,他更多的觉得自己是一个旅客,主角需要不断经历磨难成长,他这个旅客更注重的是体验,体验每个独立时空的故事,体验每个独立时空的精彩,顺便在体验到过程重,在每个独立时空重,留下他那一份的故事乃至是传说。

  甄沐临微微摇了摇头,道:“系统,先消耗七年先天一炁修炼效果剧情改动奖励转化为一次‘擤气进阶机会’将其暂为保存。”

  【已消耗...】

  甄沐临继续看下去,略过数个相关炼器的剧情改动奖励,在看到“净心神咒”,不由下意识点了点头。

  “净心神咒”的获得,无异于弥补了甄沐临仅有的一个缺陷,今后他已可以彻底无视任何针对心灵方面的能力。

  而“第13项”剧情改动奖励,所起到的效果应该和夏禾的能力类似,如果再搭配“第14项剧情改动奖励中的‘惑其心灵之术’”,甄沐临完全可以说是一个男版夏禾了,而且还是进阶版的男版夏禾,因为他可以自由控制对异性的吸引。

  第14项剧情改动奖励中的其它三术,则是来源于高宁、窦梅、沈冲这三人。

  至于为什么是“丧其心智之术”而不是沈冲的“高利贷”能力,其实两者相差无几,因为“高利贷”一旦施展,被施展者最终定然会丧失心智。

  甄沐临看向第15项剧情改动奖励,问道:“系统,明魂术进阶之后,难道会会直接进阶为双全手的蓝手吧?”

  【明魂术可进阶为“控魂术”,除可完整查看人的记忆外,亦可直接操纵人的灵魂,可随时随地泯灭被控魂者的灵魂,但无法对人的记忆、认知造成任何改变】

  “那如果再一次进阶呢?”甄沐临继续问道:“可否达到双全手的蓝手效果?”

  【控魂术进阶为八奇技级别,可达到双全手-蓝手效果,效果更加强悍且会附有其它效果】

  甄沐临点头,然后看向最后一项剧情改动奖励,随之问道:“欺骗之术,龚庆连老天师都能欺骗过去,我施展欺骗之术,能具有什么样的效果?”

  甄沐临并未问自己能否像过去那样欺骗过老天师那种的级别的人物,因为不用问就知道不可能。

  龚庆之所以能欺骗过老天师,是因为他在过去的三年中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小羽子,他是投入了真正的感情,甚至连自己都给欺骗了过去,这才是龚庆能够欺骗过老天师的真正核心原因。

  【宿主若施展欺骗之术,当前一人之下独立时空除曲彤、老天师、赵方旭等极少数人外,对其余之人皆可造成不同程度的欺骗效果,简言之,胜比奥斯卡演技】

  看完这次的全部收获,甄沐临心中不由越发想要现在便进入另一独立时空了,但想到神机百炼,尤其是想到接下来要遇到的倒霉姑娘-陈朵,心中迫切之情近乎顿时消散,甄沐临情不自禁的深叹了口气。

  陈朵...

  甄沐临靠在床头微微闭眼,查看了脑海中一人之下独立时空全部信息中相关陈朵的剧情记忆。

  少顷。

  甄沐临睁开双眼,再度深深叹了口气,在他看来,其实在原故事中,陈朵最终的结局其实已然圆满,但既然他来到了一人之下独立时空,自然要尝试给陈朵一个更加美满的人生。

  至于如何做,甄沐临只打算尝试让陈朵心中诞生牵绊和挂念,尝试让陈朵觉得自己有存在的价值,有存在的意义。

  无需改变自己,无需去适应、融入大众的世界,无需做那些不习惯的事情。

  异类,这是陈朵给自己的定义,但世上哪个人又不是异类呢?

  人生下来就是独一无二的,过去更无需改变,正是因为不同的过去,所以才造就不同的每个人。

  更何况这还是在一人之下独立时空,异人的存在,异人中比陈朵还要异类的比比皆是,比如甄沐临这些人。

  无法适应,这是陈朵最强烈的感受,但谁能人一开始便能适应呢?

  婴儿刚诞生时也完全无法习惯母胎外的外界世界,需要人来一点一点的引导,需要时间来一点一点的熟悉。

  即使长大成人,也依旧有让自己感到难以接受乃至无法接受的事情和存在,每个人始终都有自己的一个舒适圈。

  至于陈朵身上的问题,陈朵体内的原始蛊,解决起来对于甄沐临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原始蛊实际上是依存于炁而存活的一种微生物,以蛊童的炁为养分和动力,失去炁的话蛊毒就会瞬间失效,原始蛊也会瞬间消亡。

  既然以炁为食,一个最简单也最粗暴的解决办法,直接拿经时空本源凝聚、转化而来的先天一炁撑爆它就可以了。

  蛇鼠两仙这种有灵智的千年老怪都无法抵挡时空本源的诱惑,更何况是一些以炁为食作为本能的微生物。

  原始蛊这些微生物撑爆、消亡后,原本所吸收的先天一炁还能弥补陈朵身体内的伤势,可谓是一举两得。

  除此之外,自然还有其它方法,即使陈朵不想除掉体内的原始蛊,甄沐临也可以利用时空本源通过一定时间彻底改变原始蛊的习性,让原始蛊吸收一段时间时空本源,再之后即使陈朵主动让原始蛊以她的炁为食,原始蛊也不会再以她炁为食。

  无它,嫌弃的要死!

  甄沐临经时空本源凝聚、转化而来的先天一炁好比美味佳肴,陈朵的炁比shi都难吃。

  除了陈朵本身的问题外,于外还有陈朵杀害公司大区负责人-廖忠的问题还要解决。

  而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就更容易了,让吕良将廖忠的记忆提取出来,进而让公司董事知道整个事情的全部经过,再加上廖忠至死都不想让陈朵因他而死,这样虽不能直接免除陈朵的问题,但事情最起码会有一定余地。

  事情只要有余地,那就有操作空间,只要有操作空间,那么万事皆有可能。

  当然,这只是甄沐临的想法,甄沐临并不像廖忠那样将自己的意愿施加在陈朵身上,他只会有意无意的给陈朵一个更好的选择。

  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甄沐临打开手机微信,和陆玲珑道了声“晚安”后,随即躺在床上闭眼休息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