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仙人既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间内。

  甄沐临吃着美人庄可口的佳肴,听着无禅与萧瑟讲述着关于忘忧大师与无心的故事。

  听完后,甄沐临并未说些什么,因为他对于忘忧大师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感触,他亦很少关心与自己无关的绝大多事情。

  甄沐临拎起放于桌上的砂壶,极为随意的倒了一杯茶,环着杯壁一口饮下杯中茶,手背骨相清晰纤长,他语气仍是那般随和又温和:“接下来要去哪里?大概还有多久能到雪月城?”

  无心嘴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施主,接下来我们将要前往西域三十二佛国,不知施主可愿一同前往?”

  “去寺庙啊...”甄沐临拎起砂壶又倒了一杯茶:“准备去做什么?无趣的话便不去了。”

  无心望向窗外,微微一笑:“去了结一些上一辈的陈年旧事,并办一场法事。”

  “是否有趣,贫僧想来定然是有趣之极。”

  甄沐临微微点头,看向唐莲和司空千落道:“你们两人要回雪月城吗?要回的话我们即刻启程。”

  司空千落率先说道:“不回,好不容易偷跑出来了一次,还遇到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和有趣的人,定然尽兴之后才回。”

  唐莲也是摇了摇头:“我的任务尚未完成,若前辈...若沐临兄想前往雪月城的话,我这里有地图一份,可交予前辈,可交予沐临兄。”

  司空千落看了唐莲一眼,略有不解道:“大师兄,他明明看上去比你还要年轻,你怎么一会喊他前辈,一会喊他沐临兄的?”

  一旁的萧瑟替唐莲答道:“沐临兄曾说,我和雷无桀的年纪加起来都还没他大。”

  司空千落吃了一惊,猛然看向甄沐临。

  甄沐临摇头微笑道:“小了,你们所有人的年纪,加起来都还没有大。”

  甄沐临在这里说的原本的先天一炁修炼效果,他现在体内若干年的真气修炼效果,的确萧瑟等人加起来的年纪都没有他体内真气的修炼年份长。

  甄沐临此言一出,屋内所有人皆是瞬间看向了甄沐临,皆是不由的呢喃了起来。

  “所有人,岂不是最少有两百多岁...”

  “长生不老吗?”

  “怎会如此?世上居然真的有这样的人?”

  萧瑟看着甄沐临,低语道:“我看过一本书,上面说世上有神人,脚踏云雾,饮露吸风,能御风千里而行,与日月同老,说的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司空千落这时小心翼翼的走到甄沐临身前,语气难掩震惊之意:“你居然活了两百多年?”

  甄沐临温笑道:“谁和你说的我只活了两百多年?或许这美人庄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我活得老。”

  反正此前所说的年纪已经彻底刷新了萧瑟等人的三观,这时再说的夸张也无妨,而且年纪越大,之后若是遇到什么涉及伦理道德的事情,他一个少说活了两百多年的事情,便根本无需在意这些世俗之见。

  司空千落又指了指甄沐临怀中的小白灵:“那小狐狸现在活了多久了?”

  “不知。”甄沐临微微摇头:“前段日子在雪落山庄前才遇到的小白灵。”

  司空千落欲要下手抚摸一下小白灵光泽亮丽却看上去极为柔顺的毛发,但看到小白灵正窝在甄沐临臂弯之中,难免会碰到甄沐临的胸膛,司空千落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

  “那小白灵能活得和你一样久吗?”

  司空千落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看向了甄沐临。

  甄沐临未有丝毫在意他们的目光,微微低头看着小白灵,轻轻抬手,小白灵立马拱着小脑袋蹭了蹭它的手心。

  “这要看小白灵的意愿,它若想与日月同老,未尝不可。”

  说完此番话,未等萧瑟等人再开口说些什么,甄沐临随之起身走向屋门。

  “时候也不早了,该启程了,别让昨晚的那个无双和白发文士等久了,你们早做准备。”

  雷无桀高声问道:“沐临兄,你难道不准备帮我们吗?”

  甄沐临背向着他们微微摇了摇头:“那是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出手的理由,也不想出手。”

  从美人庄离去,前往于阗国大梵音寺的途中。

  除了一群“长弓追翼,百鬼夜行”的马贼,白发仙与无双城等人居然都未现身拦路,而那上百马贼,遇到萧瑟等人,真不够塞牙缝的,不过倒是让雷无桀好好享受了一番大侠风范。

  临近于阗国,一辆马车之中。

  除了天女蕊未曾跟来,早上房间内中的众人此时都在车内,不过除了甄沐临与打心脏的司空千落和雷无桀外,车内的气氛倒是显得有些沉重。

  唐莲低语道:“这一路虽然还算风平浪静,只是遇到了一群略有名气的马贼,但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萧瑟轻叹了口气:“暴风雨来临前,总是那么平静,天外天的白发仙与无双城虽然未曾拦路,但他们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现在的这一段路还算好走,但最后一段路,难料。”

  “那又如何?”雷无桀满是自信道:“若敢做拦路虎,我雷无桀定然将其打的屁滚尿流!”

  无禅“阿弥陀佛”了一声:“没想到师弟的事情居然会牵扯如此之大,是贫僧将各位牵扯其中,阿弥陀佛。”

  连道两声佛号,听的甄沐临不由微微摇了摇头,他看向无心道:“听萧瑟说,和尚你是那什么天外天的少宗主,你有想过回那什么天外天吗?”

  “不知...”无心沉默须臾,缓缓摇了摇头。

  甄沐临轻笑道:“根据萧瑟此前所说,照我看,可轮不得你不知,堂堂天外天的少宗主,如今12年期已满,这12年那天外天群龙无首,肯定是四分五裂,那白发文士,定然是需要你回去主持大局,重掌天外天。”

  “天外天首先是你父亲的基业不说,你若再不回去,定然动乱不止,无数人也会因你这个迟迟不归的少宗主而死去。”

  “这种情况下,你回还是不回,你若不是个和尚,倒还有选择,可偏偏你是个和尚,心怀慈悲,慈悲为怀,所以你不得不回去。”

  “还有那无双城,作为江湖四大名城的无双城都来光明正大的逮捕你了,那便不再是仅仅代表他无双城,更是代表着整个江湖对你这位天外天少宗主的态度。”

  “即使是雪月城,我想也容不得下你这位天外天少宗主留在中原,只不过雪月城并不会像无双城那般极端试图将你彻底铲除在中原。”

  “所以啊,早做准备,珍惜剩下的这段时间吧,既然结果已然注定,那边无需再多虑其它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即可。”

  无心双手合十,轻声道:“施主看的真是透彻,施主这么一说,倒真是让贫僧...”

  “倒真是让我有些伤怀啊。”

  已不是自称贫僧,而是自称我。

  甄沐临笑了笑:“其实你自己早已明白,不然也不会主动躺进之前那黄金棺中。”

  甄沐临看向车内一众人:“你们一个个,年纪不大,一个比一个心事重重,牵扯的事情更是一个比一个复杂。”

  “好好练功吧,待实力成为这天下至强,何事都无足挂齿。”

  对于甄沐临的这句话,雷无桀自然是最为认同:“沐临兄说的对,我若是像沐临兄这般,先帮师傅帮心愿完成,再重振我江南霹雳堂雷家,事了之后,逍遥快活一辈子,像沐临兄一样走遍这天下,看遍这天下事,岂不快活?!”

  坐于甄沐临身边的司空千落忽然问道:“对了,那黄金棺你们可知哪去了?”

  众人这才想起这么一回事,随即皆是摇了摇头,很快便将这事忘却。

  甄沐临在心中轻笑了一声,由纯金打造的转轮棺,早在昨晚他们休息的时候,便被甄沐临收进了【饕餮珠】之中。

  甄沐临倒不是贪图这点黄金的金钱价值,而是他需要这么多的黄金炼造诸多法器,现阶段虽然是用不着,但总归是要有备无患。

  萧瑟掀开马车窗布朝外看了一眼已经能隐约看到的于阗国,又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无心,内心极其复杂,

  无心是如此,他又能好到哪去呢?

  萧瑟向甄沐临问道:“既然沐临兄知道我们一个个牵扯之事极为复杂,为何还要与我们一同?”

  甄沐临并未即可答复,而是先问道:“你们这片大陆可有望气术?”

  萧瑟点头:“道家术法之一。”

  甄沐临温笑道:“那你们不妨找位得到高人看看自身的气运,之所以与你们同行,正是因为你们所牵扯之事。”

  “看尽天下事,阅尽人间仙,与你们同行,于我而言,省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我这人,向来最不喜欢不必要的麻烦。”

  于阗国内,大梵音寺门前。

  大梵音寺,这寺名虽然起得霸气,并且身为于阗国的国寺,光论大小,的确能与云林、白马等天下名寺相差无比,可是论气派就差了许多。

  如今天子信奉佛教,中原大寺的香客可谓是络绎不绝,然而西域佛教却讲究苦行,饭不能吃饱,衣服不能穿暖,唯有苦行,才能获大功德。

  这大梵音便担得起一个“苦”字,莫说如中原大寺般的金碧辉煌,简直就像是蒙了一层土,破败的像是随时就要倒一般。

  甄沐临与萧瑟等人站在寺门前,甄沐临看向无心问道:“地方到了。”

  “但我所想找人的却并未在这寺中。”无心摇头道。

  甄沐临看向眼前的寺庙,道:“那你们去找吧,我好久都未进过寺庙了。”

  司空千落此时亦是说道:“我就不陪你们去找人了,找人好无趣的。”

  唐莲疑惑看向司空千落,找人无趣,难道与高僧相谈就有趣了?师妹这是怎么了?

  几人正说着,寺庙中忽然走出了三位和尚。

  中间的那个须发皆白,面目苍老,一身僧袍虽然依然寒酸,但至少没打补丁,而边上那两个和尚却出奇的壮硕,一个挂着一串一百零八颗的念珠,一个握着一柄巨大的戒刀,均是面目坚毅,带着一股凛然正气。

  无心隐去似笑非笑的神色,双手合十,语气恭敬道:“寒山寺忘忧禅师门下弟子-无心见过法兰尊者。”

  一旁无禅也是紧接着恭敬说道:“无禅见过法兰尊者。”

  法兰尊者双手合十,随后轻轻挥了挥手,随着他的轻挥之下,地上竟慢慢显现出一行字来。

  萧瑟呢喃道:“心意气混元功!”

  甄沐临朝地面看去,内容居然和他有关。

  甄沐临看了一眼,下一瞬随着甄沐临轻呼了口气,无心等人还未看去,地面上的字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甄沐临大有深意的看了这位法兰尊者一眼,怪不得无法言语,若是言语,怕是一出口就圆寂了,居然真的能窥探出一丝天机。

  当然,地面内容与系统无关,与他非本独立时空之内亦是无关。

  法兰尊者抬手又是一挥:施主稍等片刻,师弟稍后便归

  法兰尊者刚收回右手,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忽然传来,萧瑟等人下意识望去,却见眼前人影一闪,那人却已经晃到了众人前面

  “师...师兄...兄,今天这大梵音寺,怎么来了这么...这么多人。”

  众人看着眼前晃晃悠悠、手中还拎着一个酒坛的长胡子、僧服破烂不堪的僧人,除甄沐临与无心外,其余之人皆是下意识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是和尚?不仅是在这盛行苦行的西域佛国,即便是在中原各地,和尚也不会被允许吃肉喝酒,很少一些地方还有“三净肉可食”的说法。

  这就是无心要找的人?

  和尚这时候拿起手中酒坛,仰头就喝了一大口,直接把萧瑟等人看得目瞪口呆,这不仅是个喝酒的和尚,而且还是海量啊!

  甄沐临却并未在意这和尚,而是左右看了看,怎么都这时候,那个掌香大监-瑾仙公公怎么还没来。

  正当他疑惑着,视线中忽然出现了一人,凭空出现,就像是从虚空中走出来的一个人。

  那人一身白色道袍,须发皆白,手执一个白色拂尘,长长的胡须垂在腰间,可面容上却看不出半点老态,面目依然俊朗,瞳孔明亮,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仙气。

  这老道一出现,原本还醉醺醺的和尚瞬间清醒,目光炯炯有神的瞬间看向了这位突然出现的老道。

  不仅是和尚,无心等人,尤其是萧瑟,早已冷冷开口道:“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抓我回去的?”

  “放心,我不是为了你来的。”老道笑道,“即使我真想将你抓回来,也是无能为力。”

  老道目光略过萧瑟,看向怀中抱着小狐狸的甄沐临,忽然微微弯腰,恭敬作了一揖。

  甄沐临微微一笑:“这么客气?”

  老道摇了摇头:“仙人既来,不敢无礼。”

  “路过而已,听闻风景奇佳,佳人更是倾国倾城,方才此地转转。”甄沐临轻笑道:“无需在意我的到来,弹丸之地而已,还是好好修你的道吧,近百之龄实力仍如此微弱。”

  老道佝偻的身体僵了僵,手中拂尘轻颤了下:“便不打扰仙人雅兴了。”

  话落,老道就忽然消失了,就像是融化在了那一抹夕阳中一般。

  雷无桀用力擦了擦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花了眼,他惊叹道:“这,这是哪路的道士啊,成仙了吧!”

  众人一阵无语看向他,此时是感叹那位老道的时候,你身边明明由更不可置信的存在。

  甄沐临散去系统亿万分之一的威势,不由微微摇了摇头,心中轻叹道:还好一开始便没打算遮掩实力,不然真等遇到这位法兰尊者和老道的时候,不得尴尬死!

  这独立时空中的人,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如果不凭借系统,以甄沐临现如今自身的实力,虽然能打得过那位老道,但这于阗国,估计就要毁在两人交手的余威之下了。

  唐莲此时走到萧瑟,问道:“此人是谁?”

  “天启钦天监,监正齐天尘。”萧瑟答道。

  天启城钦天监的监正-齐天尘,和大监瑾宣公公,并称为天子驾边的两大高手。

  这么多年,齐天尘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站在钦天监的摘星阁上,看着日月星辰日复一日的流转,从未踏出天启城一步。

  “啊?”雷无桀惊呼道,“齐...齐天尘,那不是...国师吗?他,他来这里做什么?”

  萧瑟看向甄沐临:“不是很明显吗,来拜见我们这位沐临兄的。”

  “哦,原来如此!”雷无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萧瑟意外问道:“你不惊讶吗?”

  雷无桀疑惑看向萧瑟:“为什么要惊讶,沐临兄不是一开始就说他很厉害吗?”

  萧瑟无言,看向周边众人,见所有人都毫无太多惊讶之色,他眉头微颦。

  甄沐临笑看了萧瑟一眼:“觉得意外?只不过是你心思太过复杂而已,明明很简单的事情非要想的那么复杂,何必呢?”

  “心中所思、所虑之事太多,若仅论武道上的成就,将来他们定将远超于你。”

  雷无桀闻言,可是毫不谦虚:“那必然,我可是雷无桀,我师傅都说我可是年轻一辈最为杰出的天才。”

  在萧瑟几人当中,甄沐临最有好感的便是一身少年气的雷无桀,而于萧瑟,少有兴趣。

  因为雷无桀映照着这令人着迷的江湖,萧瑟则体现着那无趣的庙堂之争。

  齐天尘的意外到来,意味着掌香大监-瑾仙公公将不会再来,原本在大梵音寺的一番交手争执,自然也不会再发生。

  那名刚刚醉酒、现在彻底清醒的长须和尚缓缓走向无心,无心亦迎面朝那和尚走去,两个在相隔三步之时才停下了脚步。

  “你长大了。”长须和尚轻叹一声。

  “废话,都十二年过去了。”无心笑骂道,“难道还是当年那个五岁小童?”

  长须和尚也笑笑:“五岁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记得很多啊,记得当时总骑在你的肩膀上,拔你的长胡子,还记得那时候你还没有出家,一手碎空刀耍得出神入化,我吵着要与你学。”

  无心目光忽然一冷,“还记得你背叛了我爹?”

  对于这些陈年旧事,甄沐临并无兴趣,他抱着小白灵走进大梵音寺之中,司空千落随之紧跟了过去。

  甄沐临侧目看向司空千落,“你跟着我干嘛?”

  司空千落沉默须臾,开口问道:“人真的可以长生不死,长生不老吗?”

  甄沐临有些意外,司空千落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他点头道:“自然可以,当体内真气修炼到一定程度,自然可以长生不老。”

  “当自身境界达到一定程度,自然可以长生不死。”

  “练武也好,修行、修道也罢,本就是夺天地造化之事,天地既然可以永存,人为何不可长生不死?”

  “当你超越这天地,何止长生不死,届时这天地皆在你掌控之中。”

  司空千落忽然走到甄沐临身前,她微微仰着脑袋,目光希冀的望向甄沐临:“那...”

  “那既然长生不死你都能做到,可否让人起死回生?”

  甄沐临沉默须臾,实则是在心中问系统道:“系统,若我彻底掌控此独立时空,可否做到起死回生?”

  【待宿主彻底掌控少年歌行独立时空后,不仅可轻易做到起死回生,亦可重启当前时空】

  甄沐临越过司空千落,司空千落紧跟上去,仍追问道:“可不可以做到起死回生?”

  甄沐临回道:“想要做到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他并未直言可以,因为这样可能会让司空千落陷入其中。

  司空千落神色难掩激动:“什么样的代价?”

  甄沐临侧目看向她:“待你超越你父亲之时,再来问我也不迟。”

  “一言为定!”司空千落双拳紧握,兴奋的原地跳了一下。

  “母亲,我一定会让我们一家重新相聚的!”

  母亲...

  甄沐临下意识回眸看向司空千落,真是个可怜又可爱的小丫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