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38章 名剑断蛇

我的书架

第38章 名剑断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怎么祛毒。

赵云逸知道这两人要看他笑话,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光靠嘴巴说是没有用的,得靠行动,得靠手上功夫。

他坐回了张虎的身边,拿出银针。

旋即,他让张虎靠在枕头上半坐起来,方便他施针。

杨王春捋着胡子,在一旁冷眼旁观。

只要赵云逸等会有一处错漏的地方,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指出来。

赵云逸没有让杨王春就等,他捻起银针,双手十分稳定的朝杨王春身上各个穴位扎了进去。

看到他熟练的手法,杨王春的脸色微微一滞,捋胡子的手也停了下来。

扎完针之后,赵云逸拉过张虎的两只手,用银针在动脉上轻轻的一扎。

“呲呲。”

深红的鲜血像是小喷泉一样从血管里面冒了出来,在赵云逸精巧的手法之下,落入了地上的水盆里。

说来也奇怪,这些血落入盆中之后,竟然自动分成两种,一种是淡红,一种是微黑,一左一右,互不相容。

血液留了一会儿之后,就自动停了下来,赵云逸让张虎把手收了回去,然后又扎了两下张虎的脚腕。

同样的过程,同样的结果。

杨王春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一双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胡子,不发一言。

接着,赵云逸把银针拔了出来,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重新扎针。

这一次,赵云逸足足扎了半个多小时,手法从慢至快,刚开始的时候其他人还能看清楚他的动作,到后面,众人就只能看见幻影了。

杨王春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一双浑浊的老眼里,有着难以置信之色。

“呼。”扎针完毕之后,赵云逸松了口气,然后,重复刚才的过程,用银针扎在了张虎的动脉上,深红的鲜血再度流出。

整个过程,虽然繁复,但极其的有条理,忙而不乱,稳中有进。

看到这里,杨王春阴沉着脸,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

“杨王老先生,你不看了吗?”赵龙皱起眉头。

“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留下来也是惹人笑话而已,告辞。”杨王春生硬的说道。

“既然这样,这张支票请一定要收下。”赵龙从怀里拿出一个支票本,在上面写了一个数字后,撕下一张,递给了杨王春。

杨王春的脸色和缓了不少,但还是不想说话,拱了拱手,直接离开了。

从他的表现来看,张虎知道,赵云逸的治疗手段应该是不错,要不然,杨王春绝对不会是这个反应。

看来,这一次,自己赌对了。

张虎心里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二次放血完毕之后,赵云逸把银针拔了出来,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低声道:

“张会长,你可以试着活动一下了。”

张虎脸色有些苍白,他慢慢的从床上站到了地板上,尝试性的在房间里面走动了一圈。

“感觉怎么样?”赵云逸问道。

“有些发软,就好像脱力了一样。”张虎实话实说道。

“这是正常的,放了血就是这个反应,等会儿我给你开个方子,固本培元用的,一天三次,你要按时服药。”

“这样一来,你的虚弱期会减少很多,身体恢复也更快一点,等过了几个月,就可以继续练武,身体也会和以前一样了。”赵云逸仔细叮嘱道。“实在太感谢你了,赵兄弟。”张虎感激的说道。

就在赵云逸治疗张虎的同时,张毅也开着车带着安雨君进了东海第二医院。

到了这里,早有医生在这里等候,车子一停,就有人上去接收患者。

张毅也准备穿上工作服去急救。

“喂,又不是你上班,你还真去急救啊。”安雨君不满的说道。

“唉,将错就错吧,总比去歌厅唱歌要好,我可不想被人嘲笑。”张毅无奈道。

“那好吧,我在这里等你。”安雨君皱了皱眉。

没办法,好不容易钓上一个凯子,也只能委屈一点了。

和安雨君沟通完毕之后,张毅换好了工作服,到了急救室里面。

这个时候,值班医生已经已经接好了相关的仪器,看清楚了病人的情况。

按道理来说,这样的伤势,基本上送到急救室的时候,已经可以准备电击心脏了。

但检査了一番之后,他们却发现,病人的情况很稳定。再往深里一査,发现是病人身上银针的原因。

神乎其神。

马渡由衷的发出赞叹的声音,赞许的看向张毅:“张主任,你真是深藏不露啊,这么严重的伤势,你居然用几根银针就能稳定住,简直是神医啊。”

“我看,就连钱三珍钱老,都未必有这样的手段呢。”

“哪里哪里,其实啊张毅发出一声苦笑,准备把实话说出来。

没有本事就装十三,是很容易被拆穿的。

“我爸呢,我爸呢,我爸在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神色焦急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跑了进来,四处张望。

“啊,你是马晓云先生。”有人认出了这个中年人,发出一声惊呼。

这是东海著名的互联网大鳄,经常在电视上和网络上露面,所以,一露面就被人认了出来。

他也是东海当之无愧的大佬级别人物,翻云覆雨,只手遮天。

“爸,你没事吧。”马晓云走到了病人的面前,身体一颤。

“马先生,你放心,虽然老先生伤势很重,但在我们张主任的中医疗法之下,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马渡笑着安慰道。

同时,心情有些激动。

这可是马晓云啊。

“太好了,谢谢你,医生。”马晓云松了口气。

“你千万不要谢我,因为这跟我没有关系,你要谢,就谢谢我们的张主任吧,是他用中医的方法稳定了老先生的病情。”说完,马渡一指旁边的张毅。

这一刻,张毅心中百转千回。

“马先生,你不用感谢我,救死扶伤是一个医生应尽的职责,就算当时在场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他也一样会出手的。”张毅故作淡定的摆摆手。

“医生,你实在是太谦虚了,不管怎么样,你救了我父亲,那我就一定要好好感谢你。”

说完,马晓云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张毅。

“这是一千万,是我的私人感谢,还望你千万不要推辞。”

“一千万!”张毅心里一颤,脑袋瞬间就懵了,整个人犹如身处云雾之中。

他知道承认会对他产生巨大影响,也会有数之不尽的好处,但没有想到,好处居然来的这么快,这么重。

“一千万?”刚刚走到急救室外面的安雨君听到这个数字,迅速的跑过来,一把把支票抢走,放进了自己的兜里。“这支票,我替张医生收了?”

“你又是谁?”马晓云皱起眉头,心想这个女生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我是张医生的女朋友,这支票,我替他保管了。”安雨君赶紧说道。

“原来是张医生的女朋友啊,那就没事了。”马晓云的脸色和缓下来。

“对了,张医生,我父亲不会有事吧?”马晓云迅速询问道。

“当然不会有事,张医生已经施展了银针之术,你老爸肯定不会有事。”安雨君赶紧说道。

“啊……对。”张毅只好点了点头。

“那就好,谢谢你了张医生,我父亲伤势就拜托你了,不管是什么药,也不管有多贵,只要有效,你们尽管用,等我父亲好了,我还会用一千万做酬谢。”马晓云认真的说道。

“放心,都包在我们的身上。”安雨君听到还有一千万的酬谢,脑袋一晕,什么都管不了了,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

“对,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张毅无奈的点了点头。

等事情过去,张毅把安雨君拉到角落里,不满的说道:

“谁让你收支票的,又是谁让你保证的,你难道不知道人根本不是我救的嘛?”

“有钱不收,是傻子吧,反正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按部就班治疗就行了。”安雨君撇撇嘴。

“靠,那也轮不到你收钱,快,把支票还给我。”张毅愤怒的说道。

“我不给。”安雨君把支票死死的捂在怀里。

钱已经到了她手里,再要回去,不是要她的命嘛。

再说了,她和张毅在一起,就是为了钱,现在让她把钱还回去,怎么可能。

“这可是马先生给我,你凭什么不给。”张毅愤怒之极。

“靠,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救人的是我的前男友赵云逸,你不过是个坐享其成的。”安雨君不屑道。

“就算这样,这钱,也是马晓云给我的,如果你不给,别怪我不客气。”张毅愤怒道。

“你怎么不客气。”安雨君大声道。

“我要报警抓你,说你抢了我的钱,这医院很多人都看到了,马晓云先生是把支票给我的。”张毅恐吓道。

“好啊,你报警啊。”

“正好,我也可以告诉警察,真正救人的不是你,而是别人。”

“我也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同事,还有马先生。”

“到时候,看看是你更惨还是我更惨。”安雨君毫不示弱的说道。

“你……”张毅气的咬牙,但偏偏没有好的办法。

“行,算你狠,我们平分行了吧。”

最终张毅还是妥协了,因为他承受不了所有事情都被揭穿的后果。

“不行。”安雨君死活不肯。

把她手里的钱分出去,这简直比要她的命还要难。

“那,陆思。”

“行,三七也行。”

“什么,这都不肯,那我宁愿事情被曝光,反正我一分好处都没有捞到。”张毅大怒道。

“你怕什么,马先生不是说了吗,等治好了他爸,他还会给你一千万,到时候,那一千万我一分不要。”安雨君眼

珠子转了转说道。

“嘿,你打的算盘可真精啊,谁知道治好他爸要多久,就算治好了,万一到时候马先生是随口一说怎么办?”张毅

连连摇头。

“不会的,马先生他爸情况已经稳定了,只要按部就班的治疗,一定能好转,而且,马晓云是著名企业家,他说话

算话,肯定会信守诺言的。”安雨君赶紧说道。

“不行,这还是不靠谱,你必须先分我五百万,要不然我就把事情说出去,大家一拍两散。”张毅毫不妥协道。

“不给,坚决不给。”安雨君咬着牙说道。

两人又拉锯了一会儿了,安雨君就是不松口,无奈,张毅只好妥协。

毕竟,这事曝光出去,安雨君顶多没有一千万,可是他呢,就连工作都会受到影响,以后在医院就抬不起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