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56章 这柯尼塞格是谁的

我的书架

第56章 这柯尼塞格是谁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院长,这是怎么回事?”威严的中年人看向赵英兰。

“你好,市首,这是我们医院的新老板,他是过来探望石老病情的,而且,他也是一个医生。”赵英兰吓了一跳,赶紧解释。

原来,他就是石老的儿子,东海市市首,石卫国。

“他也是医生?”石卫国愣了一下,眼眸里出现了明显的不信任。

因为,赵云逸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到让人不敢相信。

众所周知,医生是一个越老越吃香的行业,年轻的医生,往往会被人认作不靠谱。

不过,石卫国并没有纠缠这一点,而是迅速追问道:“你们医院不是说,我父亲的病情出现了恶化嘛,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啊?”赵英兰愣住了,奇怪的说道:“没有啊,石老的病情一直都很稳定,并没有出现恶化啊。”

“什么?”石卫国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之前不是你们医院的人给我秘书打电话,说我的父亲情况一下子恶化的很严重,有可能马上就要去了嘛。”

“没有,石老的病情很稳定,我们也没有打过这个电话啊。”赵英兰诧异道。

“石先生,是不是你搞错了。”

石卫国的脸已经阴沉的跟锅底一样了,他明白了,这是有人故意设计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引到这里来。

而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呢?

就在石卫国的脸色阴沉着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不到十秒钟,病房门就被人毫不客气的踹开,一个面容高贵的女人冷笑着走了进来。

“柳!月!玲丨!!”石卫国一字一顿道,每说出一个字,他声音就大了一分,到了最后,他几乎是用吼得方式说出了玲这个字。

“谁让你擅闯我爸的病房的。”石卫国怒吼道。

“喊什么?”柳月玲毫不示弱的道:“石卫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擅闯石老的病房了,我分明是过来探望石老的。”

“石老为国奉献一生,谁不敬重,我不仅自己一个人过来看望石老,还带着很多东海著名人士过来一起探望。”

柳月玲确实是带了一大帮人过来探望,而且,这里面居然有几个是赵云逸的熟人。

比如说,靠柳月玲最近的龙虎商会会长赵龙,还有前几天才和他吃过饭的苏峰,以及每天都要在他家呆一个小时的钱小小和曾经有过恩怨的马晓光。

另外还有一些人,他们有的站在外面,有的离柳月玲不远不近,也有的,紧紧站在柳月玲旁边。

听了柳月玲那明显是强词夺理的话,石卫国怒极反笑:“有你这么探望的嘛,直接踹门进来,你就不怕惊扰到我父

亲嘛。”

“石卫国,你不要冤枉人。”柳月玲皮笑肉不笑道。

“我明明是太着急了,一不小心碰开了门,谁说我把门踹幵了。”

“而且我带了这么多人,还不足以显示我的诚意嘛。”

“另外,我反过来想要问问你。”

“石卫国,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石卫国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上班时间,确实是不能乱跑,尤其是他的位置还是那么的重要。

于是,他只能含糊的说道:

“我是听说我父亲情况恶化,所以才过来的。”

“恶化,有证据吗?”柳月玲笑了笑,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中。

“光凭你的一面之词,就说石老情况恶化,你这分明就是在咒石老。这是不孝。”

“上班时间,抛下官家事务,行私人之事,这是不忠。”

“你个不忠不孝之人,还好意思僭越市首之位。”

“我一定把你今天的表现向上禀告,向龙都禀告,把你从市首撤下来。”

“那你就去禀告吧。”石卫国冷笑起来。

“别以为就只有你在龙都有人。”

“我这个位置坐了好几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我倒要看看,谁能把我从这个位置撤下来。”

说到这里,石卫国的气势瞬间充足了许多。

“石卫国,你好大的威风啊。”柳月玲不屑的笑了笑。

“单凭这个,确实是告不倒你。”

“可是,如果东海市所有人联名上书,说你管理不力,你觉得你还能坐稳这个位置嘛?”

“谁,谁要和柳月玲联名上书?”石卫国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格外凌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病房中的空气都似乎变得沉重了起来。

在石卫国凌厉的眼神中,许多人都默默的把目光移开,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两步,拉幵了和柳月玲的距离,表达了两不想帮的态度。

也有人更加靠近了柳月玲几分。

比如,赵龙就朝柳月玲靠近了一步,紧紧的和柳月玲站在了一起。

有了赵龙的带领,许多摇摆不定的人也纷纷靠拢的柳月玲。

一下子,柳月玲身边的队伍壮大了不少。

石卫国眼眸中闪过一丝阴沉,他看向赵龙,低沉道:

“赵会长,我平日待你可是不薄啊。”

赵龙神情没有一丝动摇,低声道:“石先生的恩德,我一直都记得,记得当时我去龙都,您还送行了呢。”

听了这话,石卫国顿时死了拉拢赵龙的心。

不过,他看了看柳月玲身边的队伍,又暗自松了一口气。

因为,那些关键的大佬都没有摆明态度。

苏峰,钱小小,马晓光等人都默默的站在角落里,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们行为,已经很好的把他们身后大佬的态度给表现了出来。

柳月玲也看出来了,她用阴冷的目光扫过这几人,但他们都保持着木然之色,并没有在她的压力下动摇。

柳月玲在心中默默冷哼了一声。

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强迫这些人,只好把目光转回石卫国。

“石卫国,别转移话题,我还没有问你呢,上班时间,谁允许你私自跑过来的,谁允许你这么做,谁给你的胆子,

“您难道不知道自己位置有多重要,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重。”

“往轻了说,你这是以私事为重,往重了说,你就是不顾大局。”

“我看望我的父亲,需要什么理由。”石卫国不甘示弱道“而且,我听说我的父亲情况恶化,过来也是合情合理。”

“我父亲为国奉献一生,还和大长老在一起过,就算上禀龙都,我相信大部分人也能够理解。”

“谁说石老情况恶化了,谁说的。”柳月玲死抓一点不放。

“石老情况要是真的恶化了,你过来却是情有可原。”

“可现在石老好端端的呆在这里,情况依然稳定。”

“所以我说……”

“我可以证明,石老的情况刚才确实出现了恶化。”赵云逸忽然出声。

他的声音不大,但富有穿透力,响彻在了病房之内,也打断了柳月玲的话。

赵英兰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不着痕迹的扯了一下他的衣服,意思是让他谨言慎行,别多管闲事。

这种时候,是不能随便站队的。

“谁,谁说的话。”柳月玲的话语被打断,一下子就怒了,开始寻找说话的人。

“我在说话。”赵云逸忽然站了起来,显现出他的存在。

赵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格外精彩。

马晓光默默的抖了下身体。

苏峰皱了皱眉。

钱小小不停的用眼神示意他。

对于这些,赵云逸都装作看不见,平静的看着柳月玲。

“你又是什么东西,我和石卫国讲话,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柳月玲怒喝道。

“我是这家医院的老板,这家医院就是我的地盘,我为什么不能说话。”赵云逸平静的说道。

“对,以前确实是我苏家的产业,不过前几天,叔叔已经把他转让给赵云逸了,所以,赵云逸还真是这里的老板。”苏峰苦笑了下,不得不开口说话。

“所以,这个人跟你们苏家有关系?”柳月玲阴沉着脸说道。

“这我要回去问一下我叔叔。”苏峰圆滑道。

接着他咳嗽了一声,看向了赵云逸。

“那个,赵云逸,你是来査看医院的吧,看完了吧,满意嘛?”

“对了,这家医院有几个关键点,我记得叔叔没有告诉你,不如你过来,跟我去院长室说一下。

苏峰用言语和眼神示意赵云逸赶紧脱离这个漩涡。

别人看到这场面,躲还来不及呢,你上赶着往里上干什么。

苏峰的好意,赵云逸心里接受了,但在语言上,没有半点动摇的意思。

“苏峰,医院的事情,等会儿再说,还是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了吧。”赵云逸轻描淡写的说道。“看在苏天龙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机会。”柳月玲忽然插言。

“把话重新说清楚。”

“石老的病情到底有没有恶化。”

柳月玲的目光如刀剑一样直视赵云逸。

面对柳月玲那锋利的目光,赵云逸淡然已对。

“我刚刚已经把话说了一遍,你是耳朵有问题嘛。”赵云逸毫不客气的道。

“石老的病情之前恶化了。”

“石老的病情之前恶化了。”

“石老的病情之前恶化了。”

“听明白了吧。”

“好。”石卫国笑了起来,直视柳月玲。

“柳月玲,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苏氏医院的老板都说了,我爸的病情出现恶化了。”

“我作为人子,过来探望一下怎么了?”

“很好。”柳月玲的目光先是扫过赵云逸,然后又扫过石卫国。

“法理不外乎人情,石老病情恶化,你这个儿子探望也情有可原。”

“但你毕竟是市首,肩上担了很大的责任,听到消息,直接放下工作过来,也是一件错事。”“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我都会向上面,向龙都禀告。”

柳月玲迅速的转换了说法,但态度依然强硬。

“你要禀告,就去禀告吧,上面怎么惩罚我我都认了。”石卫国冷哼一声道。

对方就是来找麻烦的,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把柄,当然会往上捅。

对此,他已经习惯了,无非就是就是被骂几句的事情而已,市首这个位置,还是稳当的。

只是,到底还能稳当多久,就不知道了,自从父亲昏迷之后,很多事情就变得艰难了许多。“至于你。”柳月玲的目光冷冷打开看向赵云逸。

如果眼睛能够杀人的话,相信,赵云逸已经被粉身碎骨了。

“你很好,真的很好。”柳月玲带着丝杀气说道。

“柳月玲,你干什么?”石卫国当即站在赵云逸的面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