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94章 石卫国和柳月玲

我的书架

第94章 石卫国和柳月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别离冷笑起来,同样出拳回应。

既然是你先出手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别离早就看赵云逸不爽了,既然赵云逸先出手,他当然要还击。

他要把自己没有当上总馆长的郁闷,在这一刻发泄出去。

也好让这个新来的总馆长知道,这里,到底是谁做主。

‘哪。”

拳拳相交。

一股劲风从两拳相交处拂出,扩散四周。

苏别离的表情从不屑,到震惊,到痛苦,只用了一秒钟时间。

“咯吱。”

“咯吱。”

骨裂之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苏别离终究是抵不住赵云逸的力量,身形往后爆退。

“我说了,对付你,只需要一招。”

赵云逸缓缓将拳头收回来说道。

直到这时,苏沧海,陈玄霸才反应过来,均是露出讶异震惊之色。

他们知道赵云逸和他们一样是先天,毕竟,江宁这么重要的城市,国术馆馆长不是先天根本担任不了。

但他们一直都以为赵云逸只是那种刚突破的先天,实力肯定比他们要弱,所以,他们在赵云逸面前一直有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

这也是促使他们联合起来不给赵云逸面子的原因之一。

谁知道。

他们当中最强的苏别离,竟然不是赵云逸一招之敌。

这个事实,惊得他们骇然无比,原先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而徐世绩早就知道了赵云逸实力,倒也不是太震惊,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感慨。

“啊。”

苏别离则痛苦的捂住了右手,不敢置信的望着赵云逸,没想到自己居然不是赵云逸的对手。

这个结果,让他失魂落魄,更让他恼羞成怒。

“现在,你服了嘛?”赵云逸冷冷的对苏别离喝问道。

江宁四个分馆长里面,以苏别离的年纪最小,实力也是最强,四个人里面,也隐隐以苏别离为头。

赵云逸想要收服这些桀骜不驯的手下,第一个要压服的就是苏别离。

只要压服了他,那事情就好办了。

“我不服。”苏别离咬牙道。

“我就是不服,你能拿我怎么样?”

被赵云逸一招击败的事实,让他震惊,让他惶恐,更让他不敢置信。

在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下,他极为愤怒,情绪上头,开始有些不理智起来。

“不服?”赵云逸冷笑了声。

“那就打到你服。”

话音刚刚落下,赵云逸就鬼魅般的出现在苏别离的面前,再度挥出一拳。

苏别离无奈,只能拿出左手抵挡。

又是一次正面的碰撞,这次苏别离更为不堪,左手骨骼俱碎,不停踉跄后退。

还不等他后退几步,赵云逸又一次鬼魅一样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名剑断蛇瞬息间抵在了苏别离的脖颈上。

“现在呢?服不服。”赵云逸平静的问道。

苏别离的脸上,痛苦,愤怒,不甘,失落,恐惧等情绪混杂交加在一起,像是被打翻的五味瓶一样精彩。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连性命都掌握在赵云逸身上地步。

感受到脖颈间的凉意,苏别离豁出去了,大声吼道。

“我不服,我就是不服。”

“你别以为你答应了我,我就会乖乖听你的话。”

“你休想,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臣服你的。”

“我不仅不臣服你,我还要告你。”

“告你无故殴打下属,我要去武部告你。”

“让部长撤了你的位置。”

苏别离梗着脖子道。

他已经和赵云逸撕破脸了,就算是打不过赵云逸,他也不会服气的。

至于原因,没别的原因,就是不爽。

他年纪比赵云逸大,资历也要比赵云逸深,凭什么要在赵云逸之下。

他要是真的臣服了,以后面子还要往哪搁,他还在江宁混的下去嘛。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低头。

“唉。”赵云逸叹了口气,语气有些萧索。

“你真的不服?”

“没错,我就是不服,你能拿我怎样?”苏别离坚定的说道。

“虽然实力不如你,但好歹我也是先天,名字在武部挂上了号。”

“我在江宁国术馆呆了这么多年,上下下谁不认识我。”

“你别以为把兵器架在我脖子上我就会怕。”

“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怕。”

“有胆子你就杀了我,要不然,我就一直跟你斗下去。”

“来呀,杀我啊,你看我怕不怕……”

苏别离的话还没有说完,赵云逸的手腕就猛地一用力,断蛇就这样划过了他的喉咙。

“嗤。”

血如喷泉,苏别离张着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气管被断的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发出“荷荷”这种无意义的声音。

“啪嗒。”

苏别离无力的倒在地上,眼里只剩下后悔。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赵云逸居然真的敢杀了他。

他就不怕武部的责怪嘛?

可惜的是,这个问题,苏别离已经问不出来了,他只能带着无尽的疑惑,上天堂去问了。

苏别离死了,苏沧海,陈玄霸,徐世绩都惊骇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和苏别离一样,他们三个人都不敢相信,赵云逸居然真的敢杀人。

‘哪。”

苏沧海赶紧跪在了地上,大声求饶道:

“总馆长饶命,我服了。”

赵云逸面色稍缓,又看向陈玄霸。

陈玄霸露出难看的笑容,恭敬的弯腰道:

“陈玄霸,拜见总馆长。”

苏别离之死,起到了最直观的效果,原来还对赵云逸不服气的几个人,心里都怕了。

别看他们是先天高手,但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一样也会有畏惧。

有个成语叫做杀鸡儆猴,现在赵云逸不是杀鸡儆猴,完全就是杀猴儆鸡。

他们可不敢继续跟赵云逸犟了,万一赵云逸一时兴起杀了他们,他们又该怎么办。

“很好。”赵云逸点点头。

这几个桀骜的手下,总是对他服气了。

以后,自己这个江宁国术馆馆长的位置,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虽然说废了一番功夫,但结果还算是不错。

“起来吧。”赵云逸对苏沧海说道。

得了赵云逸的允许,苏沧海这才敢慢慢的站起来,抖抖索索的站在一旁,再也不敢有任何不敬之色。

对于他的举动,陈玄霸,和徐世绩,都没有嘲笑的意思。

因为他们心里和苏沧海一样,也是怕的要死。

赵云逸杀了苏别离,固然是会给他后续带来一些麻烦,但同样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比如苏沧海,陈玄霸,徐世绩三个人,再也不敢对赵云逸阳奉阴违的,对赵云逸也再也不敢有什么不恭敬的举动了。

“我知道,你们心里还对我有些不太服气。”赵云逸慢悠悠的说道。

“不敢不敢。”

苏沧海,陈玄霸,徐世缋三个人慌忙摇头,这个表现,和刚开始时他们见到赵云逸的表现有着天地之差。

苏别离的尸体现在就躺在办公室里面的,那死不瞑目的眼神张的那么大,让他们不敢有任何不敬。

杀人也有杀人的好处,那就是让手下对他彻底的服气了,对赵云逸的畏惧在苏别离死的那一刻已经浸入了他们的骨子里。

看到他们的表现,赵云逸嘴角微翘。

“其实我这个人,要求很低。”

“我只需要你们听话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我不管。”

“以前你们是怎么做的,现在跟以前一样做就行了,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

苏沧海,陈玄霸,徐世绩三个人同时点头。

“很好。”赵云逸点点头。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可以下去了。”

“那馆长,苏别离怎么办?”徐世绩小心翼翼的问道。

“先天和普通武者有很大区别,而且他还是江宁国术馆的分馆长。”

“死了,我们需要向武部报告的。”

“这个报告,我们该怎么写?”

“就说苏别离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就行了。”赵云逸随意的说道。

“是。”徐世绩心里一寒,忙不迭的点头。

“另外,他死了之后,肯定会有一定的混乱,他的事情,就由你们三个一起分管好了。”赵云逸状似随意的说道。苏沧海,陈玄霸,徐世绩三人同时一喜。

赵云逸这句话,给了他们吞并苏别离势力的一个良好借口,以往归属于苏别离的那些灰色收入,现如今自然也会归属于他们了。

不过,该分给赵云逸那一份,他们也不会忘,也不敢忘。

“去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我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赵云逸随意的摆摆手。

几个人很快就出去了,几分钟之后,就有人过来处理苏别离的尸体,顺带把办公室效率极高的打扫了一遍。

这样一来,苏别离的死就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办公室像是原来一样干净。

“总馆长,徐馆长,苏馆长,还有陈馆长送来了一些文件和别的东西。”办公桌上的电话机传出了洛梦梦的声音。“好,我知道了,你把这些东西送进来吧。”赵云逸通过电话对洛梦梦说道。

时间不长,洛梦梦就把大量的文件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杂物都送到了赵云逸的办公室。

这些文件,当然是需要赵云逸处理的,关于国术馆的重要事项。

而这些杂物,都是些古董,珠宝字画之类的珍贵东西,

同时,洛梦梦还给了赵云逸三张银行卡,她恭敬的说道:

“这是三位馆长送上来的,说是没有密码。”

“好,我知道了。”赵云逸点点头。

“银行卡给我,至于这些东西,你送到卧室去。”

“是,馆长。”洛梦梦那那些珍贵的杂物都送到了赵云逸办公室里面的卧室。

这些东西,都是三位馆长送来的,算是上供。

至于三张银行卡,里面当然是钱,这属于规矩。

以前他们抵制赵云逸,拖着不想给,但现在,他们不敢不给了。

对此,赵云逸也算欣慰。

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想要站稳脚跟,都需要展现出自己的锋芒来才行。

银行卡赵云逸收了起来,他相信,这三个馆长绝对不敢在这方面欺瞒他。

至于文件,赵云逸认真看了起来。

这些都是他当总馆长需要处理的重要事务。

当然,江宁国术馆是一个已经成型的部门,大量的事务其实并不需要他来处理,有的时候两三天都未必有事情来烦之所以积攒了这么多,主要是总馆长的位置空缺太久了。

当然这些事情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赵云逸只需要看一遍做个批示就差不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