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99章 不允许打扰医生

我的书架

第99章 不允许打扰医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如说,借款软件都有额度,正常人借不了这么多钱,除非是经常借钱的那种人,以贷养贷那种,才有这么高的额度。”

“或者,你让刘若曦拿一下给我两百万的证据,比如转账记录什么的,你看一下她拿的出来的嘛。”

“假使她是用现金交易的,也可以去査一下银行流水,这些都可是证据。”

刘若曦面如死灰,缩在角落里,根本就不敢说话了。

正如赵云逸说的那样,各项证据都太明显了。

谎言太容易拆穿了。

这么多明显的破绽,她压根就没有想到。

准确的说,当网贷的事情被发现以后,惊慌失措之下,刘若曦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单纯就想把责任推出去,顾忌不了那么多破绽。

“假的,真的是假的。”张启明喃喃自语,极为羞愧。

这么明显的破绽,他之前居然没有发现,结果就这样被刘若曦给骗了。

然后,她站起身,挥动右手,扇了张启明一个耳光。

“你打我干什么?”张启明懵了。

“我让你跪着,你居然敢站起来。”

一边说着,一边刘溪不停的扇张启明的耳光。

“够了。”赵云逸直接抓住了刘溪的手。

“犯错的明明是你女儿,你干嘛把火撒在你老公身上。”

“再说了,你现在发火有用嘛?”

“还是正经想想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吧。”

赵云逸善意的劝告,不仅没有让刘溪住手,反倒是把火引到了他的身上。“都怪你,都怪你。”刘溪疯狂道。

“要不是你过来,这件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你这个扫把星,给我们家带来灾祸的扫把星。”

“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无理取闹。”赵云逸一把把刘溪扔在了沙发上。

“我已经说了,发火没用。”

“现在你应该要做的,是问清楚,刘若曦到底借了多少钱。”

“被你们发现的是两百万,但应该不止只有这么一点。”

“另外,一些网贷软件不正规,是可以不还钱的。”

“有的网贷可以争取免除利息。”

“这方面,你们咨询一下正规人士,就可以少还很多钱。”

赵云逸说了几句,发现刘溪像是一条死鱼一样躺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唉,舅妈你自己琢磨吧,我走了。”

走出别墅,赵云逸仍然能够听到里面传出的尖叫声。

他叹了口气。

两百万网贷,加上欠周家的一百万,这加起来就是三百万了。

而且,这还是被发现的,没有发现的,谁又知道有多少呢。

只能说,现在的小孩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也太不懂事了,居然能够借这么多钱。

三百万,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一辈子都赚不到。

赵云逸都想不明白,刘若曦能把钱花在哪里,她还是个小孩子啊。

这么多钱,对舅舅家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还得起肯定是还得起的,但估计,要脱一层皮,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功夫就这么白费了。

唉,网贷害人啊。

小孩也不懂事,超前消费要人命啊。

就连坐在车上,赵云逸都在不停唏嘘,只觉得现在小孩真的是非常疯狂。

“总馆长,您不高兴嘛?”司机看出了赵云逸脸上的残留的郁闷。

“嗯。”赵云逸点了点头。

“那要不然,我带您去个好地方。”

司机脸上露出了男人都懂的表情。

“哈哈。”赵云逸笑了起来,这司机让他想起了东海的苏山。

苏山这家伙就经常露出这种表情,非常喜感。

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苏峰的事,不会让他受到牵连吧。

“行,你就带我过去吧。”赵云逸点点头。

武道,并非一味杀伐,偶尔,也需要红尘练心,这是剑神告诉他的诀窍。

而且,来了江宁,怎么不去享受一番温柔乡,要不然,不是白来这六朝古都了嘛?

“好嘞。”司机十分高兴的启动了车子。

讨好了总馆长,对他的事业可是大有好处啊。

他立刻打定主意,要想办法找个漂亮的妹子给赵云逸,把赵云逸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时间不长,司机就带着赵云逸到了一处烟花之地,他低笑道:

“总馆长,这里是一个国术馆教练开的,算是江宁比较高档的了,里面姑娘非常正点,经常有国术馆的学员在这里

跑。”

“您先进去,我让老板给您找个好姑娘。”

“别把我身份说出去,我喜欢低调。”赵云逸平静的说道。

“好好,您放心。”司机忙不迭点头。

赵云逸慢慢的走了进去。

正如司机所说,这个地方较为的高档,虽喧闹,但不杂乱,行走其间的姑娘,各个身材高挑,魅惑动人。

赵云逸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默默的,欣赏台上的舞蹈,体会着那种生命的律动。

这段时间,他遇到了武道上的瓶颈,单靠苦修,功力已经增加不了了。

所以,他才会答应司机的要求,目的就是到这里来找找灵感。

时间不长,司机就过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羞涩可爱的姑娘。

“总……”司机刚叫出声,就看到了赵云逸的眼神,于是他识趣的闭嘴,把身边的姑娘介绍给了赵云逸认识。

“这是我跟老板要来的,极品。”

说完这句,司机露出淫.荡的笑容,凑到了赵云逸耳边,偷偷摸摸的小声道:“还是雏。”

然后,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在外面等您,您放心,我会一直等下去的,多晚都等。”

说完,司机就识趣的离开了。

他很会做人,知道,一般在这个时候,男人都不太喜欢被打扰。

姑娘很羞涩,脸色有些红,她的相貌也颇为精致,出众,到哪都会在人群中放光。

赵云逸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让她坐下来,然后,静静的闭上眼睛,感受那种气氛。

他并不是什么古板君子,如果有必要,他也不介意潇洒一番,只是,享受必须要放在武道的后面。

赵云逸很清楚,任何时候,实力都是第一位的。

沉浸在这种气氛之中,赵云逸隐约有所领悟。

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剑神动手的画面:

寂静,掌控,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臣服在剑神的脚下。

他仿佛皇帝,主宰,至尊,所有的一切,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武者,或者是先天,在剑神面前都脆弱不堪。

那是何等的境界,又是何等的实力。

每每想到那个画面,赵云逸都忍不住战栗。

太强了,剑神比他强太多了,不管多少先天加起来,都不可能是剑神的对手,就像一群蚂蚁战胜不了一个人一样。剑神,他自称为剑,但其他人却在他后面加了个神的名字。

也许,古代传说中的神,就是剑神那样的人。

赵云逸的思绪很杂乱,他放空了自己的脑海,捕捉着那冥冥中的灵光。

坐在赵云逸旁边的姑娘慢慢的不羞涩了,而是好奇的看着赵云逸,怎么这个家伙,把她叫过来之后,却什么都不做,就像是一个木雕一样,动也不动一下。

他是睡着了嘛?

就在赵云逸旁边的姑娘因为好奇想要把头探过去看看赵云逸到底是不是真的睡着了的时候。

赵云逸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面上闪过一丝怒意。

“啊。”姑娘惊叫出声,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赵云逸没有管这个姑娘,事实上,他现在很生气。

他的顿悟,被人给打断了。

虽然说,继续顿悟下去,不一定能够突破新的境界,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这个机会,却被人给打断了。

赵云逸把头看向门口。

‘哪。”

重重一声响,有人从门外被踢了进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都把头转了过去,就连音乐也停了下来。

房间内一时陷入了寂静。

赵云逸冷笑起来,他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敢这么嚣张,竟然破坏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顿悟。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要不然,赵云逸气难平。

这还是第一次,赵云逸这么强烈的想找一个人的麻烦。

“都给我滚出去,这里被苏少包场了。”

一大群人走了进来,肆无忌惮的开始赶人,就好像,这里是他们家一样。

在他们后面,一个穿着精致服饰的少年被许多人众星捧月的簇拥进来,神情高傲之极。

“滚出去。”

“没听到嘛?”

“苏少要包场,你还敢留下。”

一群狗腿子肆无忌惮的赶人,但凡客人稍微慢了一点,都会被扇一耳光。

有人想要反抗的话,周围的人立刻就会围上去,肆无忌惮的当场殴打。

嚣张跋扈。

无法无天。

赵云逸身边的姑娘脸色有些发白,带着些恐惧。

她看到,有些姑娘被这个苏少的狗腿子揩油,到处乱摸。

好好的一个正规场所,就这样被这群人弄得乌烟瘴气,刚才那良好的夜色暖昧气氛,也破坏殆尽。

眼前这群狗腿子马上就要到赵云逸桌前,他不禁露出了冷笑之色。

“都给我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暴喝。

这群狗腿子都停下了动作。

一个中年人带着十几个壮汉从外面走了进来,面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切。

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客人不满意,这样以后客人就不会来了。

而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客人满不满意的问题了,这么多人被打,他这个开店的难辞其咎,恐怕还要吃上官司想到后果,中年人忍不住暴怒起来。

“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

“你们是想找死嘛,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方。”

“你们是没有听过我孙一帆的名字嘛?”

“你们,给我把这群捣乱的人打出去。”

孙一帆让身后的保镖准备动手制止。

“孙师兄?”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你好大的威风啊。”

听到这声音,孙一帆脸色一僵,慢慢的转过头,看到了被人群包围的身影。

他先是愕然,然后露出了苦笑。

“苏师弟,你这是干什么?”孙一帆强忍怒气说道。

“好歹我也教过你两天功夫,你怎么能来砸我的场子呢。”

“大家至少有个香火情分吧。”

“我呸。”苏元武轻蔑的吐了口吐沬。

“师弟也是你能叫的。”

“你以为我还跟以前一样呢?”

“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成了武者。”

“武者?”孙一帆露出愕然之色。

十六岁的武者?

这是什么概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