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105章 兄弟决裂

我的书架

第105章 兄弟决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且他说了,这次来转账,有好几个亿呢。”

“这可是我们银行少有的大单。”

“切。”刘溪不屑的撇撇嘴,翻了个白眼。

“差点送价值几百万的灵芝王?”

“还转账好几个亿?”

“你就听他吹牛吧,吹不死他。”

“他就是个没钱的穷小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姐姐,你没有开玩笑?”刘流惊呆了。

“我是你姐姐,我能骗你嘛?”刘溪慢条斯理的说道。

“上次那根价值几百万的灵芝王,根本就是假的。”

“我们家若曦都上网査过了。”

“这根灵芝王,全世界只有一根,现在已经被四海集团给拍走了。”

“他那根,其实就是伪造出来的假货。”

“那是他专门拿来到我们家装逼用的,就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假玩意。”

“要不是我们家若曦聪明上网査了一下,我还真的被他给骗了呢?”

“哼,要是真的灵芝王,当时他为什么不把这东西留下呢。”

“就是因为那是个假东西,经不住细瞧。”

“那……转账好几个亿呢?”刘流无语的说道。

“你就听他吹吧。”刘溪的白眼几乎要翻到天上去。

“还转账好几个亿。”

“你看看他穿的衣服,他的那身行头,有没有超过一千块。”

“要真是那么有钱,至于穿这一身嘛?”

“妹妹,你好歹在银行工作了这么久,不至于连这点眼力也没有吧。”

“就算没有眼力,你好歹也应该懂点常识吧。”

“有好几个亿流动资金的人,身家起码在百亿以上,这种人,还至于亲自来银行?

“一个电话,你们行长就屁颠屁颠过去啦?”

“你呀,就是被这个家伙给骗了。”

刘溪的话,好似天雷一样劈在刘流身上。她仔细一想,确实觉得自己姐姐说的很有道理。

真要是那么有钱,还至于亲自来银行吗?

还至于穿这样的衣服吗?

想到这,刘流的心里顿时被怒火给填满了,他立刻转头看向赵云逸,大声道:“姓赵的,你居然敢骗我。“骗?”赵云逸看了刘流一眼,冷漠道:

“你确定我骗了你?”

“你确定我真的没有钱?”

“废话。”刘流大声说道。

“我姐姐的话你刚刚是没有听清楚嘛?”

“你露出的破绽这么多,还好意思继续在这里装?”

“要不是我姐姐提醒我,我说不定还真被你这个家伙给骗了。”

“还说自己是大老板,还说自己要转账几个亿。”

“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奥特曼,要回M78星云呢。”

“我们好歹也是亲戚,你居然还来浪费我的时间。”

“你是何居心?”

“呵呵。”赵云逸摇头而笑。

“还真是前恭后倨啊。”

“一听说我没钱,你就翻脸了。”

“领教了,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只是,你翻脸之前,你就不能好好想想嘛?”

“想想,你姐姐说的话就一定是对的?”

“装,你继续给我装。”刘流不屑的说道。

“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有钱人怎么可能会是你这种货色。”

“还说自己有几个亿。”

“我呸,你有几块钱还差不多。”

“亏得我当时说了那么多好话。”

“原来全都是白瞎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

“你给我滚出去。”

“我为什么要滚出去。”赵云逸十分平静,一点都不因为刘流的愤怒而生气。

要是天天为这种没脑子的人生气的话,那他一天天的也就没有必要办事了,干脆整天生气好了。

“我是来这里办业务的,你凭什么赶我走。”

“你没有这个资格。”

“本来,我还想看在亲戚的份上,把这个业务给你。”

“毕竟是亲戚,举手之劳,当然是能帮就帮。”

“可惜啊,你让我实在是太失望了。”

“看来,我没有必要帮你了。”

“什么?”刘流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个穷鬼,还说要帮我。”

“你怎么不去上天呢。”

“我告诉你,快点滚出去,要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直接叫保安就行了。”旁边的刘溪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个家伙脸皮厚的很。”

“上次拿根假灵芝,装的就跟真的一样,气势十足,我还真被他骗过去了,以为这家伙是真的有钱。”

“要不是我家若曝聪明,多长了个心眼,还真被他骗过去了。”

“这回也是一样的,明明兜里一分钱没有,还硬是能装出有钱的样子。”

“被拆穿了,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这个脸皮啊,我是自愧不如。”

“说真的,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他神经方面有什么问题。”

“脸皮比城墙还厚,就算是装逼的事情被拆穿了,依然什么表情没有,搞得就跟真的一样。”

“对这种人,常规办法没用,直接叫保安就行了。”

“呵呵。”赵云逸笑了笑。

“舅妈,若曦确实聪明,欠了三百多万,还能能骗到你们。”

“这都是你培养的好啊。”

赵云逸的话好似利剑一样直插刘溪的伤痛处,她脸色一下子变得扭曲起来,大声反驳道:

“胡说,明明只欠了两百万。”

“哼。”赵云逸笑了笑,一双眼睛扫过刘若曦。

刘若曦把头转过去,不自觉的避过了赵云逸的目光。

赵云逸笑了笑,很显然,刘若曦面对舅妈刘溪的时候,并没有说真话,至少没有说全部的真话。

周家的一百万,估计被她瞒下来了。

老实说,这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既然网贷已经被发现了,那就应该给家人说清楚,不要有任何隐瞒,毕竟两百万和三百万的区别并不大。

只是可惜啊,刘若曦终究只是一个小孩子,能瞒就瞒,不敢说出全部的实话。

只是可惜啊,刘若曦终究只是一个小孩子,能瞒就瞒,不敢说出全部的实话。

对于刘若曦的行为,赵云逸也没说什么。

既然她想瞒下去,那就瞒吧。

反正,这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而且,就算是他说出来,也没什么用。

舅妈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对他有很深的偏见,就算他说实话,没有铁证的情况下,她也不会信。既然这样,那他又何必热脸去贴冷屁股呢?

反正死的又不是他。

舅妈想死要面子活受罪,那就让她去吧,都是成年人,自己造的孽,自己承受。

“两百万就两百万吧,只要舅妈你不像上次那样冤枉是我骗的钱就行。”赵云逸无所谓的说道。

“你。”刘溪站了起来,怒火冲天。

“你给我滚出去。”

赵云逸两次说话,都说到了她的痛处,让她失去了冷静。

“这又不是你家,你凭什么让我滚出去。”赵云逸冷笑了一声。

“你你你……”刘溪被赵云逸这种不屑的态度气的身体发抖,然后看向了旁边的刘流。

“小妹,快把这个家伙赶出去,快点。”

不用她说,刘流也已经准备这么做了,她恨恨的看向赵云逸,斥声道:

“赵云逸,赶紧出去。”

“要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你现在的态度,和之前可不一样了啊。”赵云逸看了一眼刘流。

“之前和现在,能一样嘛。”刘流不满的说道。

“之前是因为我被你骗了,以为你是大老板。”

“大老板大客户当然要好好对待。”

“现在,你不过是个穷小子,我凭什么对你笑脸相迎。”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啊。”

“赶紧给我滚出去。”

“否则,保安过来,可就没有我这个客气了。”

“呵呵。”赵云逸笑了笑。

“你有什么权利,赶走客户。”

“而且你真的确定,你姐姐说的是实话。”

“别忘了,她只是一个连女儿欠了多少网贷都搞不清楚的糊涂蛋?,你确定她说的是真的?”

“你说谁是糊涂蛋?”刘溪指着赵云逸鼻子喝道。

“当然是搞不清楚自己女儿欠了多少网贷的人喽。”赵云逸淡笑道。

“你你你你。”刘溪气的身体发抖,偏偏又不能拿赵云逸怎么样?

忽然,她转变了对象,转身面对张启明,唰的一下,扇了张启明一耳光。

一声轻响,张启明的脸庞红了,留下了鲜明的五指印。

刘溪对着张启明大喝道:

“看看你侄子做的好事?”

张启明的眼暗瞬间瞪大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啊。

又是一巴掌,刘溪大声道:

“你还不服气是吧。”

张启明蔫了,刘溪在他心里积威很深,他根本就不敢反抗。

赵云逸气的深吸一口气,一双眼睛瞪向了刘溪。

“看我干什么,我打我老公,关你什么事。”刘溪大喝道。

赵云逸皱了皱眉,看了看舅舅张启明的表情。

他的表情十分木然,好似已经习惯了这种殴打与羞辱。

赵云逸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么多年来,舅舅一直都生活在这种环境下,心里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早已变得逆来顺受。想要改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看着赵云逸转过头,刘溪不屑的撇撇嘴,牙尖嘴利的小子,还不是被他给治的服服帖帖。

“赵云逸,你别想拖延时间,快给我滚出去。”刘流继续催促赵云逸道。

“谁让你这么跟我说话的。”赵云逸冷冷的看了刘流一眼。

“这就是你面对大客户的态度。”

“你信不信,等会儿我让你们行长把你给开了?”

赵云逸忽然发威,还真就吓了刘流一跳,让她后退两步。

不过很快,旁边的刘溪就在一边阴阳怪气道:

“妹妹,你可千万不要被这个家伙给骗到了。”

“我早就说了,这个家伙脸皮厚的很,比城墙还厚。”

“脑子还有问题,就算是被拆穿了,搞得还跟真的一样。”

“你可别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啊。”

刘溪的话,点醒了刘流,她再度愤怒起来。

居然,居然差点就被这个穷小子给骗了两次,简直是太丢脸了。

她双手插在腰间,尽显彪焊本色。

“你个穷小子,被拆穿居然还在这里装逼。”

“你是不是找死啊。”

“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叫保安过来。”

“我告诉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要不然,等会儿保安过来了,可不会像我一样温柔。”

“你温柔嘛?”赵云逸不屑的看了刘流一眼。

“赵云逸,赶紧滚吧,保安过来了,场面就难看了。”刘溪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