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109章 跪地求饶

我的书架

第109章 跪地求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焕强一看情况不妙,慌忙挡在了易无极身前,陪着笑脸道:“上官大长老,如今你成功斩杀了陆地龟兽,乃是天大的好事,这战利品也理当归你所有,我们都没有异议,请不要跟易无极一般见识了。”

“哼!”

上官志明冷哼了一声,不屑地瞪了一眼易无极,手腕一抖,便将西瓜大小的妖核给收入了空间戒指之中。

紧接着,他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催促道:“走,我们从龟甲中出去,别妨碍我将龟甲收起来。”

闻声,三大城的武者,全都脸色郁闷,纷纷垂头丧气地从龟甲中走了出来。

本来,他们还想分点油水的,但是看上官志明的架势,仿佛根本就不想将战利品拿出来与人分享。

虽然心有不忿,但是,他们又不敢与上官志明争辩,生怕惹来杀身之祸。

众人陆续从龟甲中走了出来。

这时,天空中飞来数架直升飞机,缓缓降落下来。

“快!”

其中一架直升飞机内部,安博涛和尧舜天没等飞机停稳,便打开舱门,身形暴掠,直奔火之海洋飞掠而去。

另外几架直升飞机内部,朱开浩和林峰两大城主,各自率领着心腹悍将,快步走向战场。

不一会儿,安博涛和尧舜天便抵达了龟甲前方。

“拜见城主大人,统领大人!”

“拜见城主大人,统领大人!”

高尚全、赵云峰、马如山、欧阳一鸣等长安城的宗师武者,一看到安博涛和尧舜天,纷纷行礼作揖。

顿时,新野城和涟水城的武者,也都闻声看了过来。

“上官志明,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居然公报私仇,公然用雷暴法符轰杀我们长安城的官员,罪该万死!”

“我会将此事原封不动地汇报给郡主大人,让他定你死罪!”

安博涛脸色铁青,一走近,便指着上官志明的鼻子谩骂了起来。

“安城主,你是在开玩笑吗?”

闻声,上官志明轻蔑地瞥了一眼安博涛,冷声道:“我什么时候公报私仇了?我不过是用雷暴法符轰杀陆地龟兽而已,那赵云逸自己没有躲开,进入了雷暴轰击的范围,被无情轰杀也是他自己的失误,跟我有什么关系?”

面对安博涛的指责,上官志明轻笑了一声,一副死不认账的姿态。

说起来,论境界论战斗力,安博涛和尧舜天两人联手,都不是上官志明的对手。

但是,安博涛好歹也是一城之主,是体制内的一方霸主,上官志明还是有所忌惮的。

“屁话,是个人都看到你故意锁定了赵兄的气息,所以赵云逸才会在雷暴轰击中无处遁逃!”

“上官志明,你这老狗敢做不敢当?”

尧舜天暴跳如雷,直接破口大骂起来。

“安城主,尧统领。你们别套我的话了,我估计你们是用设备暗中录音,想要搜集证据指控我暗杀朝廷官员,可惜,我不会上当的。”

“我说了,赵云逸的死,只是误伤,主要责任在他自己,是他自己作死,不提前离开雷暴轰击的范围。”

“你们若是再不依不饶,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上官志明轻蔑一笑,语气倏然间变得冷冽了起来。

“安城主,尧舜天!”

“赵云逸为了救灾,战死沙场,是我们三大城的英雄,你放心,我回头就安排花圈给你们长安城送去,对了,还有棺材,不过,那赵云逸死得太惨,还想连一把骨灰都没有留存下来,真是太惨了,哈哈哈……”

就在这时,朱开浩率领心腹悍将走入人群,一张口,便毫不留情地挖苦嘲讽了起来。

“没错,赵云逸为了救灾,壮烈牺牲,是我们涟水城的英雄,回头我就给赵云逸建造一座铜像来纪念他,以纪念他的丰功伟绩。”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大摆筵席,先庆祝三天三夜才行,哈哈哈……”

涟水城城主林峰,同样率领着部下,大步流星而来,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没错,要战便战,随时奉陪!不过,你最好跟孙连成行走告知一声,免得被惨遭屠城,将孙行走也给牵连了。”

朱开浩和林峰相视一笑,全都不屑地出声嘲讽了起来。

众所周知,长安城是临安郡六大行走之一孙连成的管辖城池。

而孙连成,是临安郡六大行走中,势力最弱,实力最弱的一个行走,在临安郡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话语权。

“你、你们……”

安博涛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哆嗦。但是,却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没办法,三大城一旦全面开战,肯定要牵连上面的行走。而孙连成行走的势力最弱,自然是讨不到什么便宜的。

“林城主、朱城主,你们就真的如此笃定能够将我们长安城屠城?”

尧舜天此时冷冷出声,嗓音中蕴含着磅礴怒火,眼神更是阴沉得可怕。

面对尧舜天的凌厉眼神,朱开浩和林峰全都冷哼了一声,不再多言。

要说长安城最让林峰和朱开浩忌惮的人,并不是安博涛,而是尧舜天这个二把手。

因为尧舜天背景深厚,家族势力极大,据说,背后更是有着修真背景。

他不是好对付的存在。

所以,面对尧舜天的发问,林峰和朱开浩并没有正面回应,给了尧舜天些许薄面。

“上官大长老,您此番立下大功,是首席功臣,我一定亲自手书一份请功帖,寄往临安郡郡主大人给您请功。”

“对了,如今陆地龟兽和火豹妖兽都已经死了,你可否有所收获?”

林峰转头看向上官志明,话锋一转,皮笑肉不笑地打听了起来。

“城主大人,上官大长老得到了一枚陆地龟兽的妖核,足有西瓜大小,内部蕴藏着精纯而磅礴的火元素,而且,更夸张的是,内部封印着一枚异火火种!”

易无极抢先回答了一声。

“什么!?封印着异火火种的妖核?”

“啧啧,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珍稀宝贝!”

林峰听得双眸放光,啧啧惊叹了起来。

一旁的朱开浩也是微微动容,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

“林城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要抢夺我的战利品?”

上官志明双手环胸,冷冷发问,一点儿面子都没有给林峰。

“上官大长老说笑了,我只是好奇询问一句而已,你是此次战役的主力,那陆地龟兽的妖核,理应归你所有。”

“不过……这龟甲嘛,是否可以拿出来分配一番?”

林峰干笑了一声,将目光投向了足有五六十米高的龟甲。

“嗯?”

上官志明眉头一拧,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要是论功行赏,赵云逸的战功,是最大的。他不仅斩杀了火豹妖兽,更将陆地龟兽的烈火罡罩给轰碎了。”

“我们长安城必须要分一杯羹!”

安博涛此时开口了,据理力争。

“没错。赵兄的战功是最大的。虽然他如今生死不明,但是你们不能过河拆桥,该分配的战利品,一分都不能少!”

尧舜天朗声附和。

唰唰唰。

顿时,上官志明、林峰、朱开浩等人,全都面色不悦地看向了安博涛、尧舜天,冷冷发笑。

“安城主、尧统领,那赵云逸确实斩杀了火豹妖兽,但火豹妖兽的妖核已经被他所占有。”

“至于这陆地龟兽的龟甲和妖核,他就没有份了。”

“没错,上官大长老为了轰杀陆地龟兽,不惜耗费了一张雷暴法符,而我们周焕强堂主,也舍命相助,应该拿小头,赵云逸就没有份了。”

朱开浩和林峰相继开口反驳,完全不准备给安博涛和尧舜天面子。

“废话,火豹妖兽是赵云逸一人所杀,妖核自然应该归属于他。而这陆地龟兽的烈火罡罩,是赵云逸轰碎的,功劳很大,虽然上官志明动用了雷暴法符,功劳也不小,但我们长安城至少也应该平分陆地龟兽的战利品。”

“依我看,上官志明拿了陆地龟兽的妖核,这剩下的龟甲就应该归我们长安城所有。”

安博涛据理力争,寸步不让。

“别吵了!”

就在三大城的城主争吵不休的时候,上官志明忽然爆喝了一声,脸色阴冷道:“这龟甲,我根本就不准备与任何人分享。所以,你们就别自作多情了!”

说着,上官志明衣袖一挥,一股磅礴罡气席卷而出,直接包裹着足有五六十米高的龟甲,收入了空间戒指中。

幸亏空间戒指内部的空间足够大,否则的话,这么大的龟甲,根本储存不下。

哗!

一时间,在场的三大城的武者,全都为之哗然,看向上官志明的眼神全都快要喷出火来。

这上官志明未免也太狂傲了,居然要独吞战利品!

“上官大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我们涟水城的周堂主舍命相助,到头来,一点儿战利品都分不到?你未免也太自私自利了吧?”

林峰一直以来都和上官志明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如今,却是直接被上官志明的话语给激怒了,直接厉声呵斥了起来。

“上官志明,你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就不怕引发众怒?”

安博涛额头青筋暴起,眼珠子瞪得滚圆。

“我为了三大城的百姓,耗费了一张价值连城的雷暴法符,你们怎么不说?”

“没有我,你们三大城的灾难将无休无止!麻烦你们这帮酒囊饭袋认清现实!”

“这陆地龟兽的龟甲和妖核,我不会拿出一分一毫来跟你们分享,你们就死了心罢!”

上官志明双手环胸,目光轻蔑地扫视着在场的长安城和新野城的众多武者,颇有种睥睨全场的架势。

一旁的林峰、周焕强、易无极等人,也都跃跃欲试,愤怒地看着上官志明。

但是,他们相对来说,没有那么躁动,仍然在观察着局势。

尤其是林峰,不停地用目光投向长安城的阵营,似乎迫切地想要看到长安城和涟水城两方人马进行厮杀战斗。

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列阵!”

“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与我们涟水城一战!”

朱开浩大喝一声,率领涟水城的武者守护在上官志明的身后,冷眼扫视全场。

至于上官志明更是狂妄地微扬着下巴,傲视全场,脸上始终挂着轻蔑不屑的神色,似乎根本没有将在场众人放在眼里。

就在战火一触即发的当口,一道浑厚清亮的嗓音响彻全场,好似晴空霹雳一般,让在场的三大城武者,全都为之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