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129章 入定

我的书架

第129章 入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你怕了?”

赵云逸冷冷地斜睨了一眼周焕强。

“怕是有点怕,不过,你对我有过救命之恩,既然你要拼命,我便舍命陪君子!”

感受着赵云逸轻蔑鄙视的眼神,周焕强钢牙一咬,热血翻涌,平生一股冲天豪情。

“易无极,你怎么说?”

赵云逸微微转头,又看向易无极。

“我的重剑很久没有饮血了,今日正要用印州武士的血来开锋!”

易无极神色严肃,兀自吐气开声,丝毫没有怂的样子。

“好!”

赵云逸嘴角微掀,露出了一抹微笑,继而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陈骁:“你就是陈黎行走手下的心腹悍将陈骁?”

“不错。”

陈骁傲慢地昂着头,冷冷回应。

他面对赵云逸冰冷刺骨的眼神,心中有些发虚,但是作为陈黎行走的心腹悍将,他强撑着姿态,露出一副傲慢的神色,在气势上尽可能地不弱于赵云逸。

“你可有胆量随我一战?”

赵云逸淡漠开口。

“笑话,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来指挥我作战?你也配?”

陈骁嗤笑了一声,摇头冷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没想到你贵为陈黎行走的心腹悍将,居然是个无胆鼠辈,连普通的禁卫军士兵都能够做到的不怕死的牺牲精神都没有,真是个实打实的废物。”

赵云逸毫不留情地嘲讽了起来。

唰唰唰。

顿时,周焕强、易无极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陈骁身上,眼神中毫不掩饰地充斥着鄙夷之色。

“闭嘴!”

感受着众人投来的鄙夷目光,陈骁涨红了脸,仍是死鸭子嘴硬:“谁说我贪生怕死了?老子经历过的生死战斗,比你们吃过的米饭都多。”

“我只是不服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来当头领罢了!”

“要对付这帮犯罪分子,我自有自己的作战方式,用不着你来指挥!”

陈骁冷笑了一声。

“嗯?”

闻声,赵云逸眉头一挑,冷笑发问:“敢问你的作战方式是什么?”

“说出来你也不懂,懒得跟你讲!”

陈骁根本不敢再看赵云逸的眼睛,大手一挥,便招呼着新野城的四名宗师武者,大步流星而去:“走,我们寻找一个更好的地方,准备发动攻势!”

顿时,一行五人飞奔而去,转眼消失在眼前。

“呸,这陈骁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徒而已,装什么大尾巴狼!”

“他和陈黎行走一个德行,是极度自私自利的人,平时仗势欺人,养尊处优惯了,怎么会舍得冒着生命危险上战场打生打死?”

周焕强和易无极面露愠色,愤怒地朝着陈骁一行人离开的方向啐了一口,满脸的不屑之色。

赵云逸眼睁睁地看着陈骁一行人离开,神色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在这个抵抗外敌的关键时刻,如果三大城的武者,连基本的团结都做不到的话,又怎么能够成功剿灭外敌?

“赵堂主,你发话吧,要怎么打,我们全听你的!”

周焕强隐隐催动体内的磅礴罡气,看向赵云逸,只待赵云逸一声令下,便奔赴战场。

“对,赵堂主,赶快发话吧。”

易无极一脸严肃地看着赵云逸,催促了起来。

此时,除了周焕强和易无极两名大宗师强者之外,现场只剩下三名宗师武者。

这三名宗师武者,都是涟水城成名已久的高手。

他们一个个低垂着头,面露为难之色,似乎并不想跟随赵云逸奔赴战场,但是,又不敢当面拒绝赵云逸的提议。

大雨滂沱,下个不停。

泥罗湾的港口前,却是火光冲天,烟雾缭绕。

面对周焕强和易无极的催问,赵云逸有些无奈地摆了摆手,开口叹息了一声:“算了,算了。你们几人能够修炼到今天这个境界,也不容易,就不用你们参战了!”

“对付这帮印州武士,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赵云逸咬牙开口,面色凝重。

“赵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瞧不起我周焕强?”

周焕强眼珠子一瞪,气得吹胡子瞪眼。

“赵堂主,老夫虽然实力有限,但手中的这把重剑,在我踏入大宗师境界后,已经越发饥渴难耐了。”

“我正迫不及待想要手刃外敌!”

只听锵的一声,易无极脊背上的重剑,便稳稳落入了手中,发出锵锵锵的蜂鸣。

与此同时,一股摄人心魄的剑气弥漫了开来。

“喂,周堂主、易无极大师,你们两人现在说话方便吗?”

林峰火急火燎的声音从腕表中传了出来。

“方便。”

“都是我们涟水城的自己人。”

周焕强和易无极飞快回应。

“好,你们给我听好了。无论赵云逸给你们布置什么作战方案,你们只需要表面上答应就好,千万不要真的加入战斗,只管让赵云逸去死就好了!”

“如果说赵云逸让你们当炮灰冲锋在前,你们可以直接拒绝!”

“反正你们可不能白白牺牲!”

“我们涟水城以后还指望着你们进行夺宝的!”

林峰有些语无伦次,但是意思却表达得一清二楚。

闻声,周焕强和易无极两人相视一眼,面色全都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他们万万没有料到,林峰居然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上佯装要配合赵云逸,但实际上却想要陷害赵云逸,将赵云逸置于死地!

“林城主,您多虑了,赵云逸说了,不需要我们辅佐他,他准备一个人对战印州国的武士!”

易无极无奈开口。

“好,如此甚好!”

“你们赶快离开港口,返回城主府,让赵云逸去死!”

林峰闻声爽朗大笑,直接挂断了电话。

大雨滂沱,狂风呼啸。

泥罗湾的港口,潮起潮落,寒气逼人。

然而再冷的天气,对于武者来说,都感觉不到半点寒冷。

唯有心冷,才让人感到绝望,感到无助。

几乎是同一时间,陈骁也接到了朱开浩的电话:“陈堂主,你可千万别上了赵云逸的当。这赵云逸搞不好是想让我们新野城的武者给他当炮灰,从而让你们白白牺牲!”

“朱城主你放心吧,我是老江湖了,又怎么会上赵云逸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的当?”

“他要是真的想逞英雄,有英雄情结,就让他去死好了,我可不会为了什么虚无的狗屁国家荣誉感而白白送命!”

陈骁爽朗大笑,直接开口回应。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朱开浩安心地挂断了电话。

港口前,十二个印州国的鬼和尚,在发出警告后,又开始旁若无人地抽烟、嚼槟榔,有说有笑,根本没有将三大城的武者给放在眼里。

他们没有发现的是,在他们的脚下,赵云逸再度施展五行遁术,潜藏到了地底空间,时刻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忽然,远处有一辆卡车疾驰而来。

在卡车的后面,还跟着一辆大奔,两辆车一前一后,陆续开到了港口前,停了下来。

“头领大人,我这一次收获不错,我潜入了一家贵族中学,抓来了二十个模样俏丽,身材火辣,年纪在十六七岁的黄花闺女。”

“她们的鲜血,那可都是极其的甘甜可口。”

从卡车内部,跳下来一个戴着鬼面具,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他快步走到了婆罗娑的身前,躬身行礼。

“好!”

婆娑罗用印语夸赞了一声,忽然,他目光一凝,看向了卡车后面的一辆奔驰,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做事的,怎么有跟屁虫?”

“头领大人息怒,跟在我后面的武者,已经被我杀光了,只剩下一个模样绝美的女人,身材极其妖娆,虽然说,他年纪已经过了十八岁,无法成为我们的食材。但是,用来享用蹂躏一番,应该是不错的。”

鬼和尚慌忙开口解释了一句。

就在这时,奔驰的车门打开,从车内跳下来一个身穿OL职业套裙的年轻女人。

女人身材窈窕,模样青春俏丽,看起来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你们……你们快放了我的妹妹!”

“你们要多少钱,我都愿意给,只求你们能够放了我的妹妹!”

身穿职业套裙的女人,从车内下来后,看到港口前遍地的废墟与飞机残骸,吓了一跳,但是,她仍是坚定地紧咬着嘴唇,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十三个鬼和尚。

“这是……夏翎菡的声音?”

“她怎么会来泥罗湾港口?”

此时,正遁入地底空间中的赵云逸,在听到女人的声音后,不由得吓了一跳,惊愕地瞪大了眼珠子。

夏翎菡!

基石未来科技公司的美女总裁夏翎菡,也是赵云逸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同学!

如今,居然来到了港口,与十三个实力超群的鬼和尚对峙!

简直不知死活!

“啧啧,都说华夏的姑娘皮肤白嫩,身材妖娆诱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这个女人,是个极品,我要了!抓回去给我当玩物,我要日夜玩弄,直至将其蹂躏致死!”

头领婆娑罗一看到夏翎菡,那龌龊的眼神便上下打量了起来,片刻后,贪婪地舔舐了一下嘴唇,奸笑出声。

“头领大人好眼光!”

“我们这就将她抓起来!”

两个鬼和尚答应了一声,快步走向了夏翎菡,脸上挂着一抹令人作呕的猥琐笑容。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别过来,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妹妹!”

夏翎菡吓得直往后退,咔嚓一声,高跟鞋扭了一下,香软滑.嫩的娇躯直接瘫倒在地,疼得尖叫了一声。

“小妖精,你能够被我们头领看上,是你的福气!”

“别挣扎了,你就算是叫破喉咙都没有人能够救你!”

“华夏的男人,都是懦弱的病夫,根本不敢与我们斗!”

两个宗师境界的鬼和尚,朗声大笑,三步并作两步,便走到了夏翎菡的身前,伸手就要将夏翎菡从地上拖起来。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嗖!

只听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下一刻,赵云逸的身影便凭空出现在夏翎菡的身前。

紧接着,两条人影便瞬间消失无踪。

头领婆罗娑嗓音阴沉地开口了。

一张口,便让在场的一众鬼和尚,全都瞪大了眼珠子。

“遁术?”

“传说中华夏修真者才能够掌握的遁术?”

“莫非,刚才那个人是华夏的修真者?”

顿时,十来个鬼和尚全都为之一惊。

“喝!”

只听一声爆喝,婆罗娑身上的衣服无风而动,猎猎作响,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灵识散发了开来,寻找着赵云逸的踪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