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193章 一招灭杀

我的书架

第193章 一招灭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另外一个年纪较长,一头黑白相间的白发,看起来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他身穿一袭土黄色长袍,整个人气度不凡,俨然一副仙风道骨的出尘模样。

若是赵云逸在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年轻人的真实身份。

此人是罗刹门的内门弟子涂一一,一个仅有二十来岁,却已经有着凝煞前期修为的天才。

“赵云逸就在这栋内宅中。”

老者灵识传音,嘱咐道:“你在此望风,我去去便来。”

“是,六长老。”

涂一一灵识回应了一声。

嗖!

下一刻,老者便身形一晃,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原地。

内宅房间中。

赵云逸正在一刻不停地修炼着,倏然间,他猛地睁开了双眸,只觉脊背发凉,亡魂直冒,一股摄人心魄的危机感萦绕心头。

“不好!”

赵云逸心中暗惊。

然而下一刻,他便眼前一黑,灵台混沌,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呼吸之间,便昏睡了过去。

在他的身后,一个身穿土黄色长袍的老者,正平伸出一只手来,对准赵云逸的后脑勺。

掌心中央,有一个漆黑如墨的黑洞,疯狂旋转,一枚枚玄妙的符文萦绕其上,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嗯?这个赵云逸,居然已经达到了大宗师中期境界?”

“涂一一跟我汇报的时候,还说赵云逸只有大宗师前期境界,没想到短短十来天,他就突破了一个小境界。”

“此子能够在俗世之中,修炼到这个程度,绝非凡人。”

“我倒要看看他的丹田空间内部,是否有传说中的冰魄妖花的种子!”

一念及此,老者手掌一翻,紧贴赵云逸的后背,将一股灵力渗透入赵云逸的体内,开始仔细地查探起来。

而此时的赵云逸,完全陷入了昏迷状态,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

但是,他并没有完全失去知觉。

当外来的灵力渗入他体内后,他清晰地感受到了,一时间心急如焚,但是,却无力反抗,这让他近乎绝望。

很快,一股灵力包裹着的强大灵识,便将赵云逸的奇经八脉、五脏六腑、皮膜筋骨完全查探了一番,最终停留在了两枚灵核之上。

“是个冰火*的奇才!”

“此子的本命火核的品质,在大宗师境界的武者中,是世所罕见的。即便是在我们罗刹门中,很多修炼火元素的弟子,境界更高,但是单论本命火核的品质,也没有此子来得高!”

感受着赵云逸体内的状况,老者微微眯起眼来,他先是查探了一番赵云逸的本命火核,紧接着,便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赵云逸的本命冰种之上。

“这冰种的气息,好霸道!”

“根本不是俗世能够拥有的冰种!”

“但是从这冰种所散发而出的冰寒之气来看,又不像是万毒洞窟的冰魄寒气,这枚冰种属性霸道而狂暴,而冰魄妖花的冰种阴毒邪恶,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冰寒之气。”

“莫非,是涂一一看走眼了?”

老者脸色微凝,一条条皱纹挤在一起,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色。

赵云逸的本命冰种,只有花生米大小,如今外面包裹着一团冰晶,这冰晶,是由冰寒之气凝聚而成,足足有鹅蛋大小。

寻常人乍一看,根本不会发现其中的蹊跷。

“莫非,这冰种内部另有隐情?”

倏然间,老者眼珠子咕噜噜一转,紧接着便催动灵力,朝着赵云逸的冰种攻击而去:“不管了,我先尝试着攻击他的冰种。如果这枚冰种果真不是冰魄妖花的冰种,那么,我便将此子杀了。”

“如果是冰魄妖花的冰种,那么,他就会成为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人质。”

“有了这个人质,我们罗刹门便能够轻松地从万毒洞窟索取大量的法宝和灵丹!”

老者一念及此,登时催动着灵力,疯狂地涌向了赵云逸的本命冰种。

砰……

只听一声爆响,鹅蛋大小的冰种遭受重击,剧烈*了起来,冰种之上露出了一丝丝头发丝粗细的裂缝。

千钧一发之际,那鹅蛋大小的本名冰种,散发出一团耀眼的宝光。

紧接着,一枚枚玄妙的符印上下飞舞,破体而出。

哗哗哗……

只见漫天的符文旋转飞舞,顷刻间便凝聚成了一个小型的符文法阵。

“什么?!”

“这个俗世中的武者体内,居然有法印护体,并且凝聚出来一个传送阵?”

老者定睛一看,不由得神色大变。

传送阵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赵云逸是有高人保护的,下一刻,那传送阵内部,说不定就会传送过来一名法力无边的大能!

出现在他眼帘中的人,身穿一身粗布麻衣,浑身污垢,胡子拉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颓废。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衣衫褴褛的男人,腰间挂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

他一出现,一股刺鼻的酒气便扑面而来,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涌入口鼻。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赵云逸的便宜师父‘无名’。

“你是何人?”

老者神色严肃,第一时间灵识传音,目光凌厉地看向眼前的酒鬼。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无名微微抬起头来,从结成缕的脏发中露出了一张脸,眼神颇为锐利。

“你,你是……青州的巡察使‘无名’?”

老者在看清无名的长相后,不由得瞪大了眼珠子,倒吸了一口凉气,神色也变得颇为严峻起来。

“涂清风,你贵为罗刹门的六长老,不应该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罢?”

“你为何私自来俗世,残杀俗世武者?”

无名冷哼了一声,一张口,便开始问责起来。

“无名,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没有残杀任何人。这赵云逸,我只不过将他打昏了而已。”

“并没有伤及他的性命。”

名叫涂清风的老者,眉头一皱,冷声道:“再说了,我就算是真的要杀三五个俗世武者,你这个不问世事的青州巡察使,莫非要将我捉拿归案?”

“无名,你不入江湖这么多年了,为何突然转性,要掺和七十二洞天的纷争?”

涂清风阴沉沉地开口道。

“我对你们七十二洞天的帮派争斗没有任何的兴趣。”

无名掏出酒葫芦,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酒水,一副藐视的姿态:“只是这个赵云逸,我不准你打他的主意。”

“无名,你可知道,这个赵云逸身怀冰魄妖花的冰种,很有可能是万毒洞窟未来的洞主继承人?”

“我此番来到俗世,就是要将确认此子的身份,继而将这个魔教中人斩杀。”

“你为何要偏袒一个魔教中人,莫非,你跟万毒洞窟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涂清风冷冷出声。

“胡说八道。”

无名放下手中的酒葫芦,上前两步,冲着涂清风打了一个酒嗝,腥臭的气味惹得涂清风直皱眉头,本能地后撤了两步。

“这赵云逸的体内,根本没有什么冰魄妖花的冰种,他的本命冰种是我所传承的寒魔雪妖种,跟万毒洞窟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无名冷喝一声,脸色瞬间变得严厉了起来。

“什么!?此子体内的冰种,是你传承下来的寒魔雪妖种?”

“难怪这个赵云逸只是一个俗世武者,却拥有着如此高品质的冰种,原来是得到了你的传承!”

涂清风闻言啧啧惊叹,一时间感慨万千。

他万万没有料到,一向淡泊名利,厌恶江湖纷争的无名,居然会在俗世中收徒。

“涂清风,我不多说废话了。这是我的徒弟,你要是想动手,我不介意与你一战。”

无名神色冷漠地开口了。

“嗯?”

闻言,涂清风神色一僵,脸色变得非常不好看。

说起来,无名如今虽然是一介散修,但是曾经却是修真界威名赫赫的天才。

而且,无名早在五百年前,就步入了结丹境界,而涂清风,只有结丹中期境界。

真要打起来,涂清风并没有什么胜算。

“既然赵云逸是你的徒弟,而且,我刚才已经确认过他体内的本名冰种并非是冰魄妖花的冰种,那么,我也就不逗留了。”

“告辞!”

涂清风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便颓丧地叹息了一声,双手抱拳,冲着赵云逸拱了拱手。

说着,就要催动法力,准备离开。

“慢着!”

谁想,无名却是冷笑了一声,摇头晃脑道:“你将我徒儿打昏,拍拍手就想走?”

闻言,涂清风脸色一僵,微微抬起头来,看向无名:“那你要怎么样?”

“无名,我警告你,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背后是罗刹门。而你,如今不过是一个孤家寡人而已。你要是太过分的话,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涂清风钢牙紧咬,心中有些发虚,开始将背后的靠山搬出来吓唬无名。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无名嘴角微掀,淡漠出声:“第一个选择,你跪下来,给我的徒儿磕三个头,这件事情,便算是过去了。”

“第二个选择,把你乾坤布袋中的灵丹拿出来,作为赔礼。”

“你自己选择罢。”

无名淡漠出声,不紧不慢地灌了一口酒,神色淡漠地看着涂清风。

“什么?你让我给你徒弟磕三个响头?”

闻言,涂清风气得鼻子都歪了。

他是什么人?

七十二洞天之一罗刹门的六长老,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就算是在修真界,也是有头有脸的存在。

如今,他居然要跪下来给赵云逸一个俗世武者磕头赔罪?

开什么玩笑?

“这个名叫无名的酒鬼好大的口气,居然叫六长老磕头谢罪,真是不知死活!”

“听六长老说,他只是一介散修而已,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跟我们罗刹门作对。”

房顶上,涂一一时刻关注着下方的情况,在听到无名的话后,不由得冷笑着嘟囔了两声。

轰……

谁想,涂一一的话音刚落,一股狂暴的威压席卷冲天,瞬间禁锢住了涂一一。

顿时,涂一一的整个人感觉像是被人给五花大绑,全身僵硬,呼吸停滞,仿佛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糟了,被发现了!”

涂一一悚然一惊,一时间亡魂直冒,心中追悔莫及。

涂清风吓了一跳,慌忙开口呵斥了一声。

“我这个人除了喝酒,对其他事情都没有什么耐心,现在,该你做选择了。”

无名淡漠地看着涂清风,眼神永远是一副黯淡无神的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