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218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的书架

第218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老,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财大气粗,一个人拥有九把顶级法器级别的飞剑,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看样子,你仅凭一己之力,就足以布置一个九转飞剑阵法了!”

齐天宝双眸放光,朗声大笑了起来。

“九转飞剑阵法是一个大型阵法,需要大量的灵石,到时候,我一个人的力量恐怕不够,需要两位拿出一些灵石来,你们觉得如何?”

墨一鸣话锋一转,开口提议。

“这……”

齐天宝和紫兰仙子相视一眼,全都有些犹豫了起来。

“事成之后,战利品和战功我们三家平分!”

墨一鸣一看齐天宝和紫兰仙子没有表态,直接补充了一句:“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诚意了。”

“墨老,你说的方案行倒是行,但是,怎么将虎鲨妖兽和巨型电鳗所统领的海怪给引过来,这是一个难点。毕竟,它们潜藏在汪洋大海中,我们根本无法锁定它们的踪迹,更别说将它们给引来了。”

齐天宝没有急着表态,反而是提出了质疑。

“对,我也有这个担忧。”

紫兰仙子螓首微点。

“你们不用担心。我会事先在海岛附近布置一些聚灵阵来引诱海怪,并且,我会在聚灵阵中放一些水元素巨灵石。”

墨一鸣微微笑着收起了背后的飞剑,紧接着,又是衣袖一挥,将六块水系巨灵石从乾坤布袋中掏了出来:“这些水元素巨灵石,对于水元素妖兽来说,是大补之物,也是最好的食物。不出意外的话,它们肯定会上钩的。”

闻言,齐天宝和紫兰仙子相视一眼,全都微微松了一口气。

“成!”

齐天宝略一沉吟后,便果断表态:“我全力支持你的提议。”

“我没什么好说的,只要墨老的方案可行,我会鼎力相助!”

紫兰仙子同样开口道。

“好。”

墨一鸣一听这话,朗声大笑了起来:“现在,你们便召集手下,聚集到海岛来,我先在海岛上布置一个防御阵法。然后便开始实施计划。对了,布置大型阵法需要大量的人手,人手越多,布阵就越快,大家都赶快行动起来吧。”

“我的手下都死光了。”

紫兰仙子叹息了一声,脸色颓然:“恐怕无能为力了。”

“我这就下达命令。”

齐天宝点了点头,打开腕表,找到了董浩的手机号码,飞快地发了一条短信。

……

……

另外一边。

赵云逸在施展五行遁术逃离海岛后,便一刻不停地朝着海岸方向遁去。

与此同时,218号战舰已经提前一步抵达了口岸。

海滩前。

周成、陈黎、辛巴、董浩、汪峰五大行走,全都在第一时间看向了停靠在岸边的218号战舰。

“你们快看,是218号战舰,应该是赵云逸所乘坐的战舰。”

“那赵云逸为何将战舰给开到岸边来了?莫非是要公然违抗齐前辈的命令?”

“赵云逸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几大行走在暗自斥骂之余,快步走向了海边,好奇地看了过去。

“下船,上岸!”

218号战舰上,孙连成一声令下。

顿时,所有的狱兵和和船员,全都跳下了船,飞快地朝着岸边游来。

由于战舰停靠的地方海水很浅,他们在游了一会儿后,便开始在水中飞奔。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人。

说起来,赵云逸和孙连成所率领的狱兵,有一千多人,在海上遇难后,死了几十名,如今仍然有上千名之多。

不一会儿,孙连成便带领着上千名狱兵和船员,浩浩荡荡地上了岸,选择了一片空地,坐下来开始休息。

“这是什么情况?此地好像发生了一场恶战,到处都是尸体和妖兽的残骸!”

“五大行走手下的精锐士兵,为什么只剩下不到一半了?而且,多了很多的伤员。”

“莫非,这帮家伙也出海了?应该不可能啊,这帮贪生怕死的家伙,怎么敢出海?”

“这五大行走真垃圾,在岸上都被妖兽打得死伤过半,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反观我们,出海一圈后,也就只有几十名人的伤亡。”

孙连成手下的狱兵,一个个好奇地看向了五大行走的部队,暗中窃窃私语了起来。

“孙行走,你怎么回来了?谁让你回来的?”

“孙行走,你抓住虎鲨妖兽和巨型电鳗了吗?就有脸回来?”

“我看你肯定是在偷奸耍滑,根本没有按照齐前辈的指令做事,否则的话,为什么手下一点儿伤亡都没有?莫不是带人在浅海晃荡了一圈就偷偷回来了?”

没等孙连成开口打招呼,周成、陈黎、辛巴、汪峰、董浩五大行走,便齐齐飞奔上前,一个个一张口,便语气凌厉地开始兴师问罪了。

“你们是什么意思?”

孙连成一看五大行走将自己围住,唾沫星子喷了他一脸,顿时恼火了:“你们凭什么指责我?我和赵城主此番出海,斩杀了好几头巨型八爪鱼和一头巨型海龟妖兽,战功赫赫。”

“比功绩,你们留在岸边驻守的五大行走,有谁能够与我的部队相提并论?”

泥人尚且有三分血性,孙连成一向是个老好人,但此时也有些愤怒了。

汪峰、辛巴、周成三大行走,同样杀气凛然地开口了。

说起来,他们是两个派系的行走,但是此时此刻,却团结起来针对孙连成。

没办法,谁让孙连成是两大派系之外的唯一一个‘自由人’,也是唯一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家寡人。

“你,你们……”

孙连成脸色铁青,气得浑身直哆嗦。但是,却说不出话来反驳。

“岂有此理,这帮废物行走,杀敌没什么本事,内斗却是一把好手!就喜欢欺负自己人!”

“见鬼,似乎在他们眼中,我们不死干净就对不起他们一样!”

“要是赵城主在就好了,看他们还敢如此咄咄逼人吗?”

上千名狱兵,全都横眉冷对,怒火冲天。

嗖!

就在这时,一条挺拔的人影,忽然凭空出现。

与此同时,一股磅礴杀气席卷开来,径自朝着五大行走的方向压迫而去。

唰唰唰。

顿时,包括孙连成在内的六大行走,全都齐齐转过头来,看向了凭空出现的人影。

出现在他们眼中的是,不是旁人,正是身穿一袭神龟宝甲的赵云逸!

此时的赵云逸,脸色阴沉,杀气冲霄。

“嗖!”

倏然间,赵云逸纵步上前,伸手一挥,一股磅礴巨力,便将周成、辛巴、陈黎、汪峰、董浩五大行走给推得后撤了十几步,踉跄着差点跌倒。

“怎么着,想动手?”

赵云逸一脸阴沉地舔了舔嘴唇,冷笑起来:“老子刚好窝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你们想找死,我不介意送你们上西天!”

“赵云逸,你敢对我们动手?你这是反了天了!”

“赵云逸,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城主而已,居然敢宣战我们五大行走?你这是重罪!”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齐天宝前辈,判处你死罪?”

周成、陈黎、董浩等五大行走,一个个破口大骂,眼神愤怒地瞪着赵云逸。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真的跟赵云逸争锋相对。

“一群废物。”

赵云逸不屑地扫视了一眼五大行走,又看了一眼岸边伤兵满营的部队,嗤笑了一声:“你们的手上功夫,要是有你们的嘴上功夫一半厉害,也不至于驻扎在岸边,都被灭了一半的部队。”

顿了一顿,赵云逸话锋一转,笑道:“再说了,如今的齐天宝前辈身受重伤,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生死未卜。你们就算是想要告状,恐怕齐前辈也听不到了。”

“什么?齐天宝前辈身受重伤,生死未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赵云逸,你赶快把我给我说清楚!要是你敢谎报军情,信不信我现在就通知郡主大人?”

“莫非齐前辈碰到了虎鲨妖兽和巨型电鳗?”

五大行走一个个神色大惊,慌忙神色惶急地催问了起来。其中,董浩、周成、汪峰三大行走,更是心急如焚,急得直跳脚。

齐天宝是他们的倚仗,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以后在临安郡可就不好混了。

“齐前辈被虎鲨妖兽重伤,生死不明,好消息是凉州的墨老和青州福安郡的紫兰仙子将齐前辈救了起来。”

“如今,他们正在一座海岛上休养,商议作战计划。”

赵云逸微微一笑,不屑地扫视着在场的五大行走:“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现在便可乘坐战舰,带人过去探望齐前辈。”

“哦?”

陈黎和辛巴两大行走相视一眼,眸中放光。

他们作为同知大人涂耀山派系的行走,巴不得齐天宝死,一听赵云逸的话,顿时心中暗喜。

反观董浩、周成、汪峰三大行走,却是慌了神了。

“来,我现在就将海岛的坐标发给你们,你们即刻带人上船。”

赵云逸假模假样地开口催促了起来。

然而,五大行走却是一个个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嗯?你们在犹豫什么?齐前辈如今情况危急,你们难道带人去海岛给他护法的想法都没有吗?”

“还是说,你们贪生怕死,担心如今肆虐红海、随处可见的妖兽,会让你们在半途中丧命?”

赵云逸冷笑了一声。

“赵云逸,你给我闭嘴!”

“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城主来指手画脚!”

董浩阴着脸斥骂了起来。

“没错,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发号施令?”

陈黎冷着脸呵斥了一声。

“我没有资格?”

闻言,赵云逸朗声大笑了起来,手腕一抖,便将一块令牌掏了出来,在五大行走的眼前晃了晃:“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令牌?”

唰唰唰。

顿时,陈黎、周成、汪峰、辛巴、董浩五大行走全都一脸惊愕地看向赵云逸手中的令牌,神色大变。

这是齐天宝的贴身令牌,质地坚硬,是用千年黑铁铸就而成,令牌上赫然镌刻着一个‘统’字。

这是郡主大人在此番红海战役出征前,给齐天宝的一枚令牌。

“什么情况?这不是齐前辈的统帅令牌吗?怎么会出现在赵云逸的手中?”

“奇了怪了,这赵云逸在搞什么把戏?”

陈黎、董浩等人,全都神色困惑而复杂。

“你们这帮贪生怕死之徒,我好心带人回来通报消息,邀请你们一同随我前往海岛救援齐前辈,可你们倒好,一个个畏首畏尾,自私自利,根本没有将齐前辈的性命放在心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