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330章 原来是嫌远

我的书架

第330章 原来是嫌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对方用了多大的音量才有这样的效果。

但是外面是警察的话,就不能置之不理了。

真是好笑,打上门来的人,自己打不过别人还报警,这世界到底是不是黑白被颠倒了?

“我来。”

赵蕊放下碗正要去开门,警察叔叔当然不能被忽视。但是赵云逸的声音已经从门口传来了。

谁都没注意到他的速度什么时候变这么快了。

大门一开。

那个女人就像是加特林般说个没完,直到警察都皱眉摆了摆手,转身盯着她,“如果你自己能解决的话,就不要报警,浪费警备资源,但是你解决不了,就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时间。”

意思就是说,不要一直瞎BB,他有眼睛会看,有耳朵会听。

女人立即噤声,可是脸还是得意的高高昂起,活像只披着紫纱的母鸡。

“你就是刚刚打伤这几个人的人?”警察的语气倒是客气,也没有说要偏袒谁。

”就是他!”女人很激动的指了过来,被警察冷眼一撇,又缩了缩身子。站在警察身后,倒像是找了保护靠山。

赵云逸看了看门口两个高个子警察和那挑事的女人,以及三个废物。他浅浅一笑。“是。”

也不辩解,也不多说,一个字足矣。

沉着冷静。

这种小事,对于见惯大场面的他而言,他完全就不打算花费什么精力来处理。

法律自有公断,不急。

相对于自己身后的三个小不点,他们就按捺不住了,“你怎么不说,是你先挑事的,你带了三个金刚过来要打人,多威风,打不过就报警,你全家是不是姓怂的。”

赵云逸拧了拧眉头,不知道赵蕊几时也变得这么呱噪了。

“你们别闹,警察知道怎么处理。”他头也没转,冷淡的看着眼前。

通过读心术,他知道眼前这两个警察还是很负责,很有正义感的。所以自己是良民当然要配合。

至于其他人怎么叫怎么闹,他都不放在心上的。

“打伤人呢是不好的,但是看起来这几个人也只是皮外伤。”这话越听越不对,女人感觉警察根本就是在帮那边的人,她不依了。

”哦,你们的意思是说,没打死人,都不算事了?”她板着脸质问警察。

警察也没有不耐烦,“那你说说你们的人在哪里受伤的,为什么会受伤?”

除了听两边人说的话,通过现在勘察,这事件很简单嘛,就是电梯里发生了争执,然后这个报警的女人带了三个男人打上门来,结果打不过人家,她恶人先告状。

这么浅显的经过都不需要判断什么,就知道谁是谁非了。

“我我——”一问这句,女人就结巴起来,她当然不能照实说,一口咬定赵云逸打伤了她的朋友,她要验伤。

摆明要把事情闹打。

但是赵云逸知道自己刚刚用了几道力,而且外伤不会很明显,最多伤了筋,会疼上几天。

“好,你口口声声说你朋友被我打伤了,那就去验伤。”他相信医院也照不出个什么名堂来。

一点不怕事的样子。

“行了,邻里之间的小事,闹这么大做什么!”

最后一行人来到物业的监控室,调取录像看事件全过程,警察除了对赵云逸干脆利落的功夫表示瞠目结舌之外,对于事情的处理已经有了决断。

“好了,这就是处理结果,如果女士你还是不满意,可以去派出所报警。”本来就是她们找事,技不如人还想把事情闹大。

他们是人民的护卫,不是个别人的打手,这个问题要搞清楚。

最烦就是这种小事闹大的人了,仗着自己认识几个人,有几个钱,眼里谁都没有了。

“我不满意,我当然不满意,我不仅要报警,我还要记下你们的警员号,去投诉。太不负责了你们!”女人还在撒泼,拿着手机把警员号照下来。

另一边四个人也一直跟着,看这场闹剧,“出来走走肚子也不涨了,真舒服,还可以看泼妇骂街,真是安逸。”赵蕊这次的表现很反常。

在赵云逸眼里,妹妹为人很低调的,素来性格也冷淡。这次到底是被什么刺激到了,非要这么出挑的站出来。

“你骂谁是泼妇?”女人突然横着走过来。

他们一大波人都站在小区的院子里呢,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这个时候正是人们晚饭后散步的时间,吃瓜群众愈来愈多。

“谁答应就是谁喽。”这话好耳离,似乎冯峥之前就说过,这两个人?

赵云逸回头瞅了一眼冯峥和自己妹妹刚好站在一起,难道……

警察走了。

闹剧也该散了,可是女人并不服气,她恶狠狠的冲到赵云逸面前,“你们别得意,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的!”

他赵云逸可不想跟这个女人一直牵扯不停,于是上前一步,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退后时,他低声说了一句,“女士,你的胸开裂了,该去医院补补胶了。”

哈!就是这么流氓,没办法,谁叫他能透视,不过至于看多少是他的兴致了。

不然满街都是光着身子行走的人,也太难看了。

女人先是征愣,再是脸红,脸白,脸青,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时,大叫一声,双手抱胸,“你这个流氓!”

后面的人还以为她又要发功大骂了,没想到她突然灰溜溜的跑掉了。

这就是奇了怪了。

“云逸哥,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啊,把她吓成这样?”

有点匪疑所思啊,冯峥不解,当然要问了,“就说她胸小不要讲话。”

果然很流氓!

“哈哈哈!”众人笑起来。

手机突兀的响了,是赵云逸的,拿起来看了看,“宋凝雪,是你老爸打来的地,会不会是找你?”

他本不会问这个问题,可是直觉就这就么开口了,这灵玉会不会太擅自作主了,不要能力强大到把自己控制了,这是个问题,他要好好注意一下。

“宋总有事么?”他一手插兜,此时空气中有微风吹动,把额前的头发轻轻拂动,看起来莫名的清爽帅气。

宋凝雪站在一旁看得内心小鹿乱撞,没发现好友此时正和冯峥在小声的说着什么。

“好啊,嗯,那我明天过来。今晚?不会这么急吧?”赵云逸脸色微变,挂了手机。

转过身,“你们早点回家,我有事,今晚不会在家,如果那女人再来找麻烦,不要开门,给我打电话。”

”云逸哥,你这是要去哪里,我送你,反正我也要走了。”总不能人家两个女孩在家里,他一个男人杵在这里。

“那就一起走。”没什么好说的,四个人分为两路,两人上楼,两人离开。

刚走到小区门口,冯峥就知道出事了。

他车不见了,确切的说是俱乐部老总的车不见了。明明就是这个位置,他还刻意记过,怎么会不翼而云逸?

“车不见了?钥匙呢?”看着脸色大变的冯峥,赵云逸皱起眉头,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没个闲时了。

凝眉定神的看着原来放车的位置,不知道他的灵玉有没有一点灵感。

紫衣服的女人,拿钥匙按下来了开关,拉开了车门,上车迅速离开。

再睁眼时,看到一脸焦急的冯峥。“云逸哥,你闭眼想什么呢,算了,送不了你了,你打车吧,我报警。”

又要报警,今天这警察得忙死了,不过像掉了的车很难找回来了,这样一来,冯峥可就是得罪了俱乐部的老总,他以后的日子不见得会好过。

毕竟一辆豪车,价值几百万。

赔钱都是小事,关键是失去了人家对他的信任。

“这车应该不止一把钥匙吧?”他突然开口,正愁眉苦脸的赵云逸不解的看过来,“这个应该是吧,你是说老总把车开走了?”

这显然不可能啊,老总人又不在这边,出国了,不知道回没有回来,而且就算是回来的,但哪会这么巧,会走到这里把车开走。

“你认识一个穿紫衣长裙三十几岁的女人吗?”他只能这样描述,因为那个女人长得实在是没什么特点。

不解云逸哥为什么会这么问,冯峥摸着头,歪看着赵云逸,“哥,你什么意思啊?”

紫衣裙,三十多岁,倒是有这么一个人,毕竟现在穿紫色的人比较少,这颜色动不动就会把人穿出丑来。

“你别问我,你好好想想,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当然有哇,老总的干妹妹就喜欢穿各种紫色。你是怀疑她?”突然回过神来的赵云逸,竟然没有意识赵云逸怎么可能知道这样一个女人。

“那就对了,这车是她开走的。”他总不能说是自己的灵玉看到的吧,就盯在原地,灵玉居然能复原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他不知道灵玉还有什么是它不能做到的。

“你怎么知道的?”冯峥的眼睛简直要瞪出天际了,这不得了了,他认识的小哥哥也太厉害了,这大腿要是不抱住,简直天理难容。

“我猜的。”一句轻描淡写,把真相掩过去。

不止冯峥意外,他也意外的很,是不是说自己以后不用做很多事,直接可以看到结果了。

结果不好可以选择放弃,那这样一来,也太顺心了。

车子知道下落,但是不代表事情就算完了,至少开走车子的女人没安好心,不知道人家找不车会急吗。

“你直接告诉你家老总这件事,马上就打电话,省得夜长梦多。”想不到冯峥不知道几时得罪了这个人。

来者不善。

“好,我听云逸哥的,对了,就算那个女人不认,我也可以调监控。”

这时赵云逸并没有直接告诉冯峥,那个监控器已经坏了,他刚刚一眼就看到对过来的监控里断了一根线,也不知道坏了多久。

偏偏这个位置就还只对着那一个。

不过先把冯峥的心安定下来再说,看着冯峥打完电话,表情依然没有放松下来。

“你老总怎么说?”

冯峥摇摇头,“他说回来再说,现在他输了一大笔钱,在等别人的电话。让我别打扰他。”

原来是在外面堵钱。

拍拍冯峥的肩膀,“没事,赶紧回去了,我这边有事。先走一步。”

两个人挥手告别,因为方向不同,各自打车离开。

按宋悭的话,他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外面挂着横幅,珍石宴。

吃石头?

这显然不可能,但是宋悭为什么要让自己来这种地方,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培养他的女儿拿到证书,得到遗产这么一个过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