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356章 威廉教授和杰克

我的书架

第356章 威廉教授和杰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义元集团跟燕京赵家交恶,这是钱氏集团最想看到的。

借刀杀人,从来都是赵湖客最喜欢使的手段。

李铭蹭完中午饭离开。

三爷交代的事,要尽快办。

听周易讲,要不是三爷,他和周蔺也没有今天,周家在当年就彻底覆灭了。

赵云逸和刀锋两人驱车前往雅士丽人集团找何雪小姨。

大雨磅礴,雨刮开到最大,挡风玻璃上覆盖着雨水,还是模糊不清。

路上的车流打着双闪缓缓前行,刀锋开着车,不急不缓的跟随车流前行。

雅士丽人集团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周围金融圈,繁华的商业街纵横交错。

车子驶进了世纪广场的地下停车场,下车后,刀锋引领着赵云逸前往雅士丽人集团总部。

出了地下停车场,广场上大雨磅礴,两人撑着雨伞穿过行人稀少的大广场来到一座大厦前。

刀锋指着大厦说道:“这里就是。”

雅士丽人集团几个大字很显眼,华丽的大门敞开着,几十米的广告牌上是一个穿着红色修身连衣裙的美女,她侧身站着,像一支雨中绽放的玫瑰。

赵云逸环视一圈,“这个地段可以啊。”

刀锋抹了下精致的胡子,笑道:“谁能相信这么大的集团,账目上的资金也就够维持一个月。”

他让人秘密查了雅士丽人集团的账,如果没有什么改观,一个月后,这个集团就要关门大吉。

也就是说,何雪就要回燕京,面对她那不喜欢的赵家公子。

赵云逸朝前挑颌道:“走。”

刚才他已经跟何雪打了电话,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何雪的声音和温柔,跟风吹书页似的,似乎还能闻到淡淡的墨香味儿。

大门两侧站着两排身穿青花瓷色旗袍的迎宾,一个个身材窃窕,跟人间打造的精美艺术品似的。

只是门可罗雀,生意不是一般的清冷。

两人走近,一个迎宾上前,礼貌问好。

“请问两位先生有什么事,这里不允许男士进入,不好意思。”

迎宾笑容礼貌,赵云逸如沐春风,天天呆在这里能多活几年。

“先生贵姓?”

她要验证赵云逸的身份。

“赵云逸。”

“好的,二位先生这边稍坐。”

迎宾引领着赵云逸和刀锋两人来到一侧豪华的休息大厅,两人坐下后,女孩礼貌道:“两位稍等。”

她离开后,有人上前询问他们喝些什么。

赵云逸和刀锋各点了一杯咖啡。

金碧辉临的休息大厅,松软的真皮沙发,茶几上精美的艺术摆件,这样的环境下很适合喝咖啡。

两人正喝着咖啡,迎宾快步走回,礼貌说道:“对不起二位先生,我不知道你们是董事长的贵客,请跟我来。”

赵云逸和刀锋跟着迎宾走进大厅,金璧辉临的大厅里摆放着女神维纳斯雕像,在灯光的照耀下,处处透露着欧式的典雅和奢华。

此时,赵云逸的电话响了,是何雪打来的。

“喂,小姨,我是赵云逸。”

按照辈分来说,还是叫小姨礼貌些。

“赵云逸啊,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们来这么快。你们到大厅先坐着休息下,我下来接你们。”

何雪跟赵云逸还是第一次见面,来到这里也是客人,出来迎接还是需要的。

赵云逸说道:“不用,我们自己上去就行。”

这小姨还真客气,非要下来迎接。

何雪问道:“跟你一起来的还有谁?”

赵云逸说道:“噢,刀锋,都不是外人,你就不用客气了。”

何雪开玩笑道:“刀爷啊,义元集团的大侠们我可要迎接下。”

挂了电话,赵云逸指着电话对刀锋说道:“听听,就是书香名门家的大小姐,说话听着就是舒服。”

刀锋笑着摇头。

前面的迎宾小姐姐突然身体一绷紧,停了下来。

赵云逸和刀锋也停住。

迎面走来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左右跟着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

这男人脸色阴柔,身材修长,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刀锋对赵云逸说道:“这个人就是程立。”

同样是一身白西服,要论帅气,赵云逸认为他比起龙少那带有痞气的霸道差了十八条街。

程立停下脚步,不和善的看着赵云逸和刀锋,又把阴冷的视线落在迎宾女孩身上。

程立道:“懂不懂规矩?

女孩紧张回道:“这,这两位是董事长的贵客。”

程立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手朝一旁小幅度的摆了摆,让她让一边去。

迎宾女孩赶紧躬下身,不知道是在道歉,还是在以低下的方式回应,低着头悄然离开。

赵云逸心里很是不爽,赵家养的一条狗就这么嚣张,赵家能嚣张到什么程度?

程立认识刀锋,从他脸色的笑容看,没有把刀锋怎么放在眼里。

他伸手向赵云逸,问道:“刀锋,这位是?”

刀锋挑眉,扬起嘴角,伸手向赵云逸,恭敬介绍道:“义元集团董事长,赵先生。”

程立自然知道他是赵云逸,只是让赵云逸知道,有些事,他不管不,也不要把自己当回事。

他低头看了下皮鞋,带着抱歉的口气摊手说道:“不好意思,这里不允许男士进入,请离开。”

赵云逸回以礼貌的笑,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跟何董事长约好了。”

程立强调道:“这里不允许男士进入,请离开。”

他伸出手,下逐客令。

赵云逸笑道:“不允许男士进入,你们怎么出现在这?”

他言外之意是在嘲讽程立不是男人。

程立的笑容更加阴森,说道:“最近喜欢玩牌,要不要玩一把?”

赵云逸伸手有请,看程立有什么小把戏花招。

程立一番手腕,指间夹着一张扑克牌,问道:“请赵董事长猜这是一张什么牌,猜错了,就不送了。”赵云逸想都没想,说道:“红桃A。”

程立道:“赵董事长自己看吧。”

他一兜手腕,扑克牌像一柄飞刃,朝着赵云逸的眉心飞来,极如闪电。

赵云逸眼睛都没眨一下。

刀锋一甩手,嗖的一声,一道寒光飞出。

旋转的飞刀把飞来的扑克牌切成两片,扑克牌飘落在地,旋转的飞刀完成n型回旋,飞入刀锋手中。刀锋双手插进下口袋,挑着眉,扬起精致的胡子,嘲讽这无趣的小把戏。

赵云逸低头看着地上两半没有任何花色的纸牌,说道:“再跟你说一遍,我是来找何小姐的,跟你没关

如果他真给脸不要脸,赵云逸不介意让他莫名其妙的消失。

赵云逸就不信,一个小小的程立,赵家老头会跟三爷闹雜起来。

程立惊讶于刀锋的飞刀手法,他不得不承认,刀锋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如果要把他们两人的实力做恰当的对比,就像炫酷的飞刀和被飞刀截成两端的脆弱的扑克牌。

他对赵云逸对他的强硬态度更惊讶,没想到一个义元集团竟敢藐视自己,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代表燕京

赵家公子。

程立说道:“义元集团,没错,整合了锦江市的所有地下势力,可以媲美西欧、东南亚、东瀛、南非这些老牌地下势力,想必赵董事长心里也是春风得意吧?”

赵云逸淡淡笑道:“盛和集团的王阙就是周爷手下的叛徒,义元集团清理门户,收回义元集团本来该有的东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程立不知道赵云逸有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直接说道:“义元集团终归是地下势力,上不了台面。在锦江市是,到燕京那边,只能算是站在门外的人。懂吗?”

赵云逸摇头,说道:“不懂。义元集团的人做出这么掉价的事儿。”

程立摇摇头,认为赵云逸就是一个坐井观天的青蛙,自认为自己看到的那一片天就是自己认为的世界,认为义元集团能称霸锦江市地下势力就可以无所畏惧。

着实可笑。

“说吧,今天来什么目的。”

赵云逸道:“跟你没关系。”

程立紧逼问道:“我要是说跟我有关系呢?”

赵云逸道:“可能你是想找不舒服。”

赵云逸觉得,要是那赵家公子在,他还能把话说的委婉些。不是他对畏惧赵家公子的背景,是怕三爷没反应过来就要跟赵家老头杠上。

至于这程立,这样的小角色还入不了他的眼。

程立的眼睛微微眯起,笑容渐渐消失,变得阴柔很厉。

他指着赵云逸道:“相信我,你会后悔你说过的话。”

此时,何雪匆忙走来,让赵云逸久等了,带着招待不周的歉意。

她穿着高跟鞋,一身青色连衣裙,像是碧波之中亭亭玉立的荷叶。

“赵云逸,不好意思,手上有点事,上去坐吧。”

她看到程立跟赵云逸和刀锋之间剑拔弩张,想必他们之间发生了不愉快。

赵云逸看看向何雪,眼前猛的一亮。

这...

叫小姨是不是太不合适了?

看着跟灵儿年龄差不多,要说比灵儿大上几岁,也只能从端庄的气质里看得出来。

赵云逸也不想再搭理这个阴柔怪气的程立,看到他全身不舒服。

他回应道:“小姨客气了,刚好遇到程总经理,聊了几句。”

赵云逸跟着何雪要走,刀锋余光扫过程立和他的两个保镖,提防他们下黑手。

程立说道:“何小姐,请问是公事还是私事?”

何雪停住,良好的修养掩饰住心里的愤怒,转过身,淡然笑问道:“程立,我需要跟你汇报?”

赵良派他过来,时刻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她早就厌烦了。

程立客气说道:“不敢。不过,何小姐,要是公事的话,我有必要听听赵董事长有什么高见,也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嘛。”

程立这种态度让赵云逸很不爽,像是何雪的所有事都要经过他一样。

刀锋说的没错,他的存在的意义就是赵家公子拴在何雪边上的狗,防止任何男人靠近。

赵云逸说道:“我认为你没必要?”

面对赵云逸的公然挑衅,程立回应道:“喔?我不是集团总经理兼运营总监,是不是很有必要?”

赵云逸对于程立和40%的股份做了构想。

要么收了0%的股份,让程立滚蛋。

要么让程立消失,把这40%的股份变成可有可无的一部分。

如果赵家公子再派一人来,也不过是多了个摆设而已。要想再插手雅士丽人的经营运作,绝不可能。赵云逸问道:“你一人兼两职,是不是辛苦了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