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358章 纸牌对飞刀

我的书架

第358章 纸牌对飞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雪把资料递给赵云逸,说道:“这是集团的报表,让小敏整理得简约,方便你参考。”

赵云逸接过资料,翻看了两页,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和数字,就放到茶几上,端起茶喝了口。

他看到这些就头大,看跟不看都一样。

何雪不解问道:“是不是不够详细,我让她正整理下。”

何雪要站起身,赵云逸摆手道:“不不,不是,给我也看不懂,基本情况我都知道。”

何雪惊讶赵云逸的诚实,他不懂就说不懂,更惊讶他怎么清楚集团的财务和运营情况?

赵云逸如实笑道:“刀锋已经让人秘密查过了,恐怕有些漏洞你们还没有他知道的清楚。”

何雪更惊讶了,眨眨眼,渐渐露出笑容。

如果是竞争对手,她会感到恐惧。

而赵云逸现在股东,对集团熟悉了解,甚至知晓集团的软肋漏洞,说明他有办法挽回这一切。

“赵云逸你说说看。”,何雪好奇又期待问道。

赵云逸放下杯子,嚼着茶叶,沉思下,说道:“呃...入不敷出,一天亏600万,一个月就..三六一十八,1亿8。这还是刀锋用嘴保守估算的,准确点应该在2亿多,一年就24亿亏损。现在账目上差不多剩9千多万,估摸也就是够半个来月花销吧。”

赵云逸笑了。

她点点头,认同赵云逸说的。

赵云逸继续道:“公司运营这块,差不多是程立一手遮天,他如果一走,等于给你留下一个瘫痪的集团,所以...”

赵云逸嘿嘿一笑,就不戳何雪的伤痛了。

何雪飒然笑道:“没事儿,反正就剩这么多钱了,如果真倒了,这些东西都送给义元集团,我拎着行李箱回燕京。”

她叹了口气,十指交叉往外一撑,算是释然了。

赵云逸笑道:“那你还真不能走,你走了三爷还不揍死我。”

赵云逸想起三爷那虎眉金刚眼,他发起飙来肯定恐怖。

三爷肯定会说,一个小小的集团都弄不好,还搞什么玩意儿。

何雪点点头,很感动,说道:“谢谢。”

赵云逸靠着沙发背,仰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说道:“这事吧,也不算什么难事儿,人走了可以招,钱没了,义元集团有的是钱,我也在想让义元集团的产业多元化,遇到小姨也是荣幸。”

何雪抿嘴笑了,赵云逸太会宽慰人了。

赵云逸继续说道:“就是吧...”

何雪听出他有所顾虑,问道:“没事,你只管说,以后由你在负责集团的运营。”

赵云逸说道:“集团还是由你来,义元集团不适合出面。我吧,在想,钱氏集团肯定要出手压制雅士丽人,义元集团肯定不会惯着他,到时候怕把你牵扯进来。”

义元集团跟钱氏集团少不了一战,无论是商战还是短兵相接,肯定少不了。

他怕何雪牵扯进来,怕有人说义元集团利用何雪及何雪背后的影响力。

对义元集团名声不好,对何雪名声也不好。

何雪笑了,说道:“我从来锦江市第一天起,钱氏集团不少送花篮也不少使绊子,商业竞争是难免的,没什么牵扯不牵扯的。”

何雪自然自己在义元集团和钱氏集团之间意味这什么,钱氏集团既然帮着赵家逼迫自己回燕京,她不把钱氏集团当成仇雠,也没必要对钱氏集团示好。

如果义元集团和钱氏集团间发起摩擦,她还是会偏向于义元集团。

不为什么,义元集团的人看着顺眼,说话好听。

何雪虽然这么说,赵云逸还是感觉没必要把何雪当成义元集团面对锦江豪门势力和燕京大家族的筹码。三爷只是说帮下何雪,那么就帮下她。

赵云逸站起身,何雪也跟着站起身。

赵云逸这么一说,何雪唏嘘,替赵云逸不值,说道:“价格太高了。”

不过,赵云逸做出这样的举动,让她还是很开心。

赵云逸故作神秘,说道:“等等你就知道了,程立会后悔的。”

后悔?

何雪开心笑了,她很期待赵云逸说的后悔是指什么。

赵云逸往外走,何雪跟上,“我送你们。”

“小姨客气了,不用。”

赵云逸打开门,让何雪留步。

刀锋站在门口,左右两侧是猎兽者战队的两个美女成员,她们可是杀伐果断的杀手。

何雪好奇的看了看两个女孩,看向刀锋,问道:“刀爷,这两位是?”

刀锋伸手介绍道:“义元集团的美女,给你当保镖。”

何雪疑惑看向赵云逸,没必要吧?

赵云逸道:“以后就当你的两个秘书了。”

何雪想了想,点点头。

何雪送赵云逸和刀锋到大门外,赵云逸和刀锋撑开伞,走进磅礴的雨中。

何雪跟着走进雨中。

两人转过身,看到何雪眯着眼,扬起头,任由大雨冲刷。

雨水打湿了她的长发,长发贴在皮肤上,雨水顺着头发低落。

青色的连衣裙被打湿,贴在身上,勾勒出曼妙的身材。

她像一朵荷叶静立在雨中,左右站着两位猎兽者战队的美女战士。

赵云逸扬起嘴角,对刀锋道:“走吧,她总于释然了。”

这一刻,他们才懂得何雪之前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心里积郁着多少愤怒,她以这种无声的方式宣泄。赵云逸和刀锋撑着伞,转身离去。

赵云逸问刀锋:“60亿,你感觉怎么样。”

刀锋笑道:“高,兵不血刃。”

赵云逸侧过身,给目送他们远去的何雪摆摆手。

经过昨日镑礎大雨的洗礼,何雪心里的压抑被冲刷的干干净净。

上午进入办公室,背靠着白色的真皮座椅椅背,侧着身望着窗外。

雨水淅淅沥沥,仿佛是亮晶晶的线条,从天幕垂落。

现在,她才明白过来。

昨天赵云逸把程立那40%的股份买过来,是斩断了赵家跟她的所有关联,自己再也不必在意跟她纠缠不清的赵家。

自己想回去便回去,不想回去,谁能拿她怎么样。

雅士丽人集团一天亏损六百万,一年能亏损多少?20亿?30亿?

这些钱在义元集团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九牛一毛。

赵云逸以60亿的价格高价买下这些股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义元集团入股雅士丽人后的麻烦,这些钱,还真算不得了什么。

而且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何雪想起昨天赵云逸给她示意的眼色,不自觉扬起嘴角,真是狡猾又有趣。

何雪扫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八点钟。

她之所以这么早来,是想给赵云逸安排一个豪华的办公室。

赵云逸帮自己这么大的帮,自己等他,总比他等自己好。

何雪看了几次手机,没有信息来,也没电话,她想拨出赵云逸的电话,但不知道说些什么。

虽然昨天有见过,还是感觉有几分陌生。

就像一个青色泛红的苹果,两人的彼此间的了解还没到成熟的季节。

也许,他只是帮自己赶走程立,斩断赵家对自己的变相控制。

想让雅士丽人活下去也很简单,每个月对入不敷出的雅士丽人拨款就好了。

可,何雪不想这样。

她想到这里,眉眼垂落,淡然一笑。

咚咚咚..

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何雪柔声说道。

她的声音一向很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她的秘书小敏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蓝色文件夹,走到桌前双手呈递给何雪。

何雪看她这么庄重,而且脸色像天外的阴云,愁眉紧蹙。

何雪打开文件夹看,小敏轻轻叹气,听得出她心里充满担忧,说道:“董事长,这些都是辞职报告。十几家分店的总经理、总监、人事经理大半都是程总经理的手下,他们带头辞职,”,小敏小声嘟囔了句,补充道:“落井下石。”

这些人中高层管理层辞职,会给整个集团带来恐慌,对本来经营惨淡的雅士丽人是致命一击。

雅士丽人这个商业摩天大厦虽然框架还在,内部将会出现轰然坍塌。

何雪翻看了两页,没有露出小敏想象中的愁容,她反而淡然一笑。

小敏微愣,不明白董事长怎么还能这么淡若轻风。

何雪合上文件夹,推给小敏,说道:“你帮我签了吧。”

小敏惊讶,问道:“董事长,您要不要再仔细看看?”

如果这些人真辞职了,等于雅士丽人集团名存实亡。

“不用。”

何雪轻声回答道,她有侧身转动座椅,侧头看向窗外。

“都签了?”

小敏再次确认。

何雪点点头,“都签了”,她声音不大,仿佛对这件事一点没放心上。

小敏得到董事长的确认,慢慢的伸出双手拿文件夹,似乎在等董事长在这短暂时间内考虑后再做决定。

她拿起文件夹,何雪也没有改变她的决定,小敏悄然退出办公室。

何雪听到关门声,淡然笑了。

她在等,想看义元集团又会做出什么让她出乎意料的事情。

很快,电话响了,是姐姐何晴打来的。

“姐。”

何雪笑的很甜,在这里,姐姐是自己最亲最近的人,也是自己的家人。

何晴稍显着急,说道:“小雪,怎么高层集体辞职,雅士丽人集团即将破产,什么情况啊?”

何雪愣了,问道:“姐,这是刚才的事,你怎么这么快都知道了,小敏这个时候还没把辞职报告签完吧?也不是集体辞职,还有几个没辞职。”

“还有几个,你看看新闻,都快爆炸了”,何晴气笑了,说道:“这些人都辞职了,等于整个集团没法运营,他们做事太不讲究了。小雪,要不把集团卖了,来你姐夫军工集团上班,我还不信这赵家那些人还能把军工集团弄倒闭了。二叔也是,他就你伯伯的,我这两天就回去跟你伯伯说,你以后就留在锦江市不回燕京了,我也不回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想着封建的豪门联姻。”

何雪和何晴是堂姐妹,何雪的爸爸是何晴爸爸的弟弟,何雪在家族里年龄最小。

何雪开玩笑道:“姐,你嫁给我姐夫就不是豪门联姻啦?燕京辛家可是至尊望族,姐夫当年追你还不是把我们家门前排了一队人马,谁敢靠近,我可没你那好命。”

两人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何晴很厌恶赵家,对自己的爸爸和二叔的做法不解。

妹妹受了委屈,她比谁都清楚。

也只有自己能宽慰这个表面不悲不怒,心里却愁肠百结的妹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