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373章 毫无痕迹

我的书架

第373章 毫无痕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仗着神秘调查科的背景就牛逼啊,真要认真起来,还不一定撂得过大胡子或刀锋任何一个人,更别说龙少卿了。

走进废旧的工厂大门,灯光亮起。

没有尘埃扑鼻的气息,破旧是破旧了些,废铜烂铁四处堆积,也没显得那么凌乱不堪。

赵云逸带他们走到废弃工厂的中心,悬挂在半空的巨大锁链缓缓降下,铁链上的钩子勾着地面上凸起的钢铁环,又哗啦啦往上升。

随着钩子往上提,一块钢板超一侧翘起,一个通道通往地下。

赵云逸随意往前伸了下手,率先进入向下走的楼梯通道。

唐影不怕他耍什么花样,没有犹豫跟上,黑衣人也紧随其后。

沿着通道往下,灯火通明。

走完通道,一个圆形的地下全场出现在眼前。

最下方是圆形的钢铁牢笼,周围布满了阶梯位置,有点像篮球场上的设置。

沿着座位间的通道往下,来到搏杀的钢铁牢笼外。

龙少卿站在小铁门门口,大胡子在牢笼内看着被他打的半死的年轻男子。

刀锋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通道口,那里是唯一的进出通道,有人进有人出,都逃不过他的视线。

赵云逸随手一扬,龙少卿把门打开,哗啦啦的锁链声在地下拳场内回响。

门打开,赵云逸一撇头,大胡子从里面出来,站在外面。

赵云逸对唐影说道:“呢,就他。小子张狂的很,被我一顿收拾,现在老实了,你带他也省点力气。”唐影斜眼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赵云逸做了什么手脚。

唐影抬步进去,跟随她的黑衣人留在了外面,像是怕自己也进去了变成了困兽。

赵云逸没理他,也抬步走了进去。

龙少卿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黑衣人一支,黑衣人一动不动的站着,没有回应。

龙少卿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也就是客气客气,把烟甩手给了大胡子。

两人点着烟吞吐。

唐影在趴着的人身边蹲下,赵云逸抱着胳膊站在一侧看着,像是这件事跟自己没毛的关系,一切都交给唐影了。

唐影双指贴在那人的脖颈处,转头看向赵云逸,眼中带着质问。

“你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唐影认为赵云逸这是给自己过不去,才把人揍成剰下几口气。

赵云逸无奈摊手,转身看向大胡子,刚才自己出去还没这么严重,肯定是大胡子又收拾这货了。

大胡子看赵云逸看向自己,咧起一排白牙,装作什么不知道,转过身去。

刚才这年轻人还有些气力,说什么如果还活着,这仇一定报。

也许是他脾气这般,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放句狠话。

也许是脑子糊涂了,胡言乱语。

龙少卿没听清这货说什么,问大胡子,大胡子把话复述了遍。

龙少卿又让大胡子揍了他一顿,让他知道自己是多白痴。

大胡子也不含糊,力道把握得当,打不死他也让他先在地狱门口转悠下。

赵云逸无奈,对唐影说道:“我不这样,他要自杀了。他要死了,也没法给你交代不是?”

赵云逸只能这样解释,也没有更好的解答,爱信不信吧。

唐影似乎被赵云逸的话蒙到了,收回愤怒的眼光。

唐影问道:“你是谁?”

年轻男子半天才孱弱的说出话,“晋云,从香江市来,龙蛇帮的人。”

唐影又侧过头问赵云逸:“你都教好了?”

赵云逸不屑笑道:“我有必要?做这么幼稚的事?”

唐影虽然不大瞧得起赵云逸,但也相信赵云逸没必要做出这么骗小孩儿的把戏。

唐影问道:“是谁派你来杀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

年轻男子道:“目的很简单,就是把罪责转嫁到赵云逸和义元集团。至于谁派我来的,你不需要问了,我

说了是死,不说也是死。”

唐影咬牙道:“现在的的死活,我说了算。”

年轻男子沉默,比起神秘调查科,现在他更怕义元集团。

赵云逸惊讶,这货怎么不按照刀锋跟他讲的剧本来啊。

赵云逸道:“说吧,别特么让我跳进黄河洗不清,我可没让你不说。”

唐影转头警告赵云逸不让他插嘴。

唐影问道:“你想不想活?”

年轻男子微微抬起头,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到了亮光,只是看到猩红一片的混沌世界。

他点点头。

唐影问道:“你确定不是义元集团的替罪羔羊?”

赵云逸不明白唐影怎么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更像是两个幼稚小孩之间的对话。

年轻男子咳咳两声,吐出一口血来,说道:“我要是义元集团的人,对我这般,我也该反水了。”他言语中,带有对义元集团的浓重杀意和对生死间放手一搏的决心。

有神秘调查科在,他也不必害怕什么。

赵云逸透过困兽牢笼,看向远处站在通道口的刀锋,你这剧本怎么编的啊,人也没调教好。

但愿钱景的人把握住时机,要是他的人不赶快出现,赵云逸不介意用手段把这人先灭口了。

他之所以现在不敢说,还是怕死。

要是被唐影带走后,所有事情都说个遍,义元集团又要被这神秘调查科摁在地上摩擦。

此时,赵云逸还有点担心钱景还派出个实力半桶水的杀手,别特么人没杀掉,又把义元集团给陷进去。唐影站起身,冷冷的看着赵云逸。

赵云逸退后,走出钢铁牢笼。

唐影走了出去,对黑衣人道:“带他走。”

“是,小姐。”

这人第一次出声,声音冰冷。

黑衣人走进去,抓着年轻男子的腰带,提着他离开。

赵云逸展开双臂,示意龙少卿、大胡子退后,朝刀锋撇了下头,让他闪开。

几人远离,如果这个人死了,跟义元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唐影和提着年轻男子的黑衣人走在前面,赵云逸、龙少卿、大胡子、刀锋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刀锋轻声问道:“怎么了?”

大胡子道:“他嘴巴不严。”

在神秘调查科眼皮子底下干活,一不留神,火还是烧到自己身上。富贵险中求啊,赵湖,就是在刀刃上游走。

唐影和那提着晋云的黑衣人快走到空旷的大门口时,跟在后面的四人脑海中快速转动着,想一个办法怎么留下晋云的命。

要是晋云被他们带上车,更不好下手了。

龙少卿朝大胡子和刀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离开,提前在他们前往的道路上设伏。

大胡子和刀锋正要离开,赵云逸又抬手,小声说道:“不必了,有人来了。小心点。”

龙少卿、大胡子和刀锋对视诧异,外面埋伏着义元集团的高手,除了唐影带来的那些人外,他们没有收到任何人出现的消息。

看来,来的是个高手。

唐影和黑衣人走出厂门,赵云逸四人也跟了出来。

夜色暗淡,来的时候还有漫天星光,现在变的漆黑一片。

难道突然变阴天要下雨了?

唐影仰头望了眼,虽然是夜晚,天气还算温和,此时变得有点凉,似乎出身在朦胧烟雨中。

唐影转过身,赵云逸四人拍成一排站着,不再往前走。

她的眉头渐渐皱起,刚出来的时候,工厂大门内还有灯光,现在是能看到朦胧的影子。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眼花了。

放下手,睁开眼,摇了摇头,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此时,黑夜犹如破晓的黎明,眼前能清晰的辨识出事务来。

赵云逸四人依旧拍成一排站着,黑衣护卫提着叫晋云的人站在一侧,周围是残桓断壁荒草遍地。

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给人一种....诡异。

唐影发觉有些不对,赶紧对着手腕上的表呼叫带来的高手。

她呼了几次,没有任何回应。

唐影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她的手伸到腰间,一拉,噌的一声,一把像银蛇的软剑出现在手中,嗡嗡颤抖着。

她在提防赵云逸四人,她怀疑是四人在搞鬼。

黑衣人提醒道:“小姐,这是幻境,是西疆幻术。”

黑衣人不确定是什么幻术,猜测多半来自西疆巫族。

西疆巫术?

唐影眯起眼,看着赵云逸四人。

据她调查,龙少卿、大胡子、刀锋三人没有一人会这种术法。

赵云逸?

她轻轻摇头,不相信也不排除。

赵云逸看出她的意思,摊开手,别特么的乱咬人。

要动手,在里面就动手了,还会等到现在?

再说,要动手也不是在这里动手。

唐影侧头对黑衣人说道:“怎么破解?”,她对这种幻境一无所知,更无力应对,只能寄希望于家族内的护卫。

黑衣人看向赵云逸,“据我了解,他能。”

赵云逸扬起嘴角,右手食指指了指左手上的手环,爱莫能助。

自己的修为被你们限制,还想要我帮你们,除非先把手环摘了。

这种不入流的幻境术法在赵云逸眼中就是小把戏,就是有手环限制,想破解也是轻而易举。

不过,这是借刀杀人的时候,他更乐意看戏。

唐影眼一横,瞥向一边。

她不清楚赵云逸能不能破解目前的危机,但是,要想让她帮他摘掉手环,想都不要想。

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摘除。

此时,不远处传来有人趟过荒草的飒飒声,像是把周围包围了起来。

听趟过荒草的步伐很缓慢,切步调很一致。

赵云逸小声提醒三人,“是幻术操控了那些人,用指尖点眉心,不要下杀手。”

三人不明白什么意思,当他们看清低着头、垂着胳膊、有气无力迈着步子往前的人,他们还惊呼明白过

来。

这些被操控的人,一些是唐影的手下,一些是义元集团的高手。

义元集团的兄弟他们怎么忍心下狠手,神秘调查科的人,他们更没法下手。

要是把义元集团的人斩杀了,就算是帮了唐影,也少不了被她秋后算账。

他们有种全身有力无处使的无奈。

唐影和黑衣人更是震惊,要是他们朝自己发起攻击,是下杀手还是不下杀手?

义元集团的脾气他们最清楚,要是杀了义元集团的人,这四个混不吝还不跟自己拼命,哪怕自己背后有神秘调查科的背景。

况且,杀无辜的人,本身就是有罪。

像是失了魂被人控制的义元集团和神秘调查科的高手们垂着胳膊低着头继续往前,包围圈渐渐缩小。

唐影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她一撇头,黑衣人提着晋云随着缓缓挪向赵云逸四人。

赵云逸挑眉,不嚣张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