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375章 唐影又来了

我的书架

第375章 唐影又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云逸掐着小拇指节,对鬼见愁很不屑说道。

赵云逸调整下坐姿,说道:“说起这个,那要说西疆的原始秘术了。尸门和蛊医门原本就是一家,后来分家了而已。尸门的人,僵尸,没什么神志。蛊医门继承下来的巫术中的神秘幻术对尸门起不到太大作用,甚至反被尸门克制。这也是蛊医门经常被尸门压着打原因。你们之所以没事,是因为练了尸门的炼体术,这种炼体术除了锻造身体之后,对神智也起到淬炼效果,所以没事。”

赵云逸一摊手,一切就这么明了。

刀锋问道:“那,尸门和蛊医门是一家分开的,蛊医门就那么经不起尸门揍?”

赵云逸摆手道:“也不是。巫族巫术中,同样融合了道法。蛊医门自然有专科尸门的术法,比如符箓、法咒、阵法。之所以压不过尸门...”

赵云逸揉着头,一时也摸不清,除非去西疆那看看。

赵云逸一头雾水的举动,惹得三人哈哈笑,终于有这神秘高手搞不懂的事了。

刀锋问道:“这鬼见愁难道是蛊医门的人?”

赵云逸不确定摇头,说道:“就是道人也有邪道,人性本有善恶,学了蛊医门的术法,不一定是蛊医门的

人。”

大胡子问道:“那,唐影跟他的护卫怎么没事?”

赵云逸笑道:“屁,我暗中结了两个印帮他们化解了,要不然那鬼见愁起手便是杀招,看他也不是磨磨唧唧的人。”

大胡子哈哈笑道:“他也看你没有帮神秘调查科的意思,所以来个障眼法把晋云给收割了。”

赵云逸点点头,赞同大胡子的说法,以鬼见愁的眼力劲,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整个过程,也只有唐影被蒙在鼓里。

龙少卿吸了口凉气,问道:“这样的话...神秘调查科内的高手不可能猜测不到,那样岂不是你暴露了?”

赵云逸笑道:“我没动手,也等于救了他们的人,不请我吃饭就算了,还想恩将仇报啊?再说,他们给我带了这个,他们想让我动手,除非给摘了。”

赵云逸抬起手,晃了晃精致的手环。

三人看着,同时啧了一声,这神秘调查科的也太不是玩意儿了。

大胡子拍桌子道:“我用激光切割机帮你切了!”

赵云逸摇头,说道:“这玩意儿不是一个环那么简单,没有那人的法咒,切了会伤到我,暂时还没办

法。”

三人惊讶探头向前,“有这么牛逼的人?”

赵云逸食指往上指,敬畏道:“天外有天。”

三人同样保持敬畏的点点头,心里暗骂,尼玛的!

赵云逸来回拂了拂面前的办公桌面,像是把之前的事一扫而过不再提,说道:“现在钱景的脖子被我们掐了

三人哈哈笑了,有道理!

赵云逸道:“所以,要加大雅士丽人的影响力,让美人堂借坡下驴,被雅士丽人集团兼并。其实,钱益那孙子也不见得想要美人堂,看他一声不吭的样子,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龙少卿问道:“这样的话,赵家公子的走狗程立不见得同意啊?”

赵云逸道:“要么他自己回燕京,要么消失。”

龙少卿一排桌子站起身,整理着西装领带说道:“就等你这一句话。我早就看这孙子活的不耐烦了。”他朝大胡子和刀锋一抬手,让他们起来,“走,干活。”

大胡子和刀锋站起身,跟这龙少卿走了出去。

三人刚出去,门又打开,龙少卿走了进来。

“董事长,佟爷来了。”

赵云逸愣了愣。

拍卖行和收尸行以及佟爷手下摸金倒斗的业务都交给了刘妃儿,他最多是空余时间充当下摸金倒斗的业务顾问,每天闲着没事儿蹲在路边跟一群老头下棋,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还不提前打声招呼?

赵云逸站起身,说道:“请佟爷进来。”

此时,佟爷已经来。

龙少卿开玩笑道:“老爷子,您这一身比那西装大墨镜后背头酷多了。”

佟爷上身还是那件不知道洗了多少年早已松垮的白背心,像是一层纱,能看看到胸前的褐色圆圈。下身黑大裤衩,老式黑布鞋。

佟爷一咧嘴,露出烟熏黑黄牙,摸金倒斗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达官显贵口里雜下的大金牙格外显眼。佟爷背着手,笑道:“场面上梳个大背头,挣的头皮疼,还是毛草着舒坦。”

龙少卿伸手请佟爷里面进,此时赵云逸已经走向门口迎接佟爷,龙少卿走出门口守着。

这佟爷轻易不出马,一出马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

赵云逸伸手请佟爷入座,“佟爷,不会是担心我把小翼和妃儿给卖了吧?还亲自跑一趟?”

佟爷觉得这义元集团的会议室很是豪华,背着手往会客沙发走,说道:“这事儿你们义元集团又不是干不出来,我就俩宝贝疙瘩,再被你们勾搭走了。”

他不请自坐,从不把自己当外人,粗植的手掌搓着白色真皮沙发道:“这坐着舒坦,比我那舒坦。”佟爷敲着二郎腿,抖着脚,背靠这松软沙发,很是享受。看样子不想再走了。

赵云逸倒了茶水,在他对面坐下,笑道:“回头我给你抬过去。”

佟爷拿起杯子,吸了一口,太烫,吐出茶叶。

掏出烟丢给赵云逸一支,赵云逸正要站起身给他点烟,他摆手拒绝自己点上。

他抽了一口,说道:“你咋又跟燕京赵家杠上了?”

他说着,吐着烟,本来笑意满满堆砌一脸褶子,现在褶子里夹着的都是替赵云逸的担忧。

赵云逸摊手道:“人在赵湖。”

佟爷连抽几口,半天才慢悠悠说道:“有人来了,估摸是针对你的。”

赵云逸一头雾水,问道:“什么人,针对我?”

佟爷戳灭烟头,又点了一支,夹着烟的手比划成枪状,指着赵云逸,说道:“前两天没少瞄你,估摸是找不到机会。”

“狙击枪?”,赵云逸问道。

被人用枪口瞄着,自己的身体在别人瞄准镜里晃悠,冷不防来一枪的话,不敢保证能躲得过。

佟爷用手比划,看他手型比划的很粗,“还是大家伙,那种枪我见过,子弹都有小拇指粗。”

赵云逸不知道佟爷说的真假,如果真有,义元集团不可能发现不了,而被佟爷先发现。

赵云逸问道:“佟爷,你不是吓唬我来了吧?”

佟爷咯咯笑了,摆手道:“还真不是,有人告诉我,我派人打算把他秘密的处理掉,也省你点事儿。”

他烟叼在嘴里,一拍手,露出原有的凶神恶煞,道:“我那帮手下太笨,那人溜了,跟鱼一样扎水底下不露头了。”

他吧吧抽两口,说道:“这才来给你说说。注意点。”

佟爷这么说,赵云逸信。

但佟爷怎么提前发现,又是听谁说的?

赵云逸问道:“佟爷,哪位高人发现了那个人偷瞄我?”

佟爷瞅瞅周围,知道是义元集团像是还不放心,探头说道:“鬼见愁晓得吧?”

佟爷点点头,赵云逸相信佟爷的话。

赵云逸问道:“您怎么认识鬼见愁,他不是跑了吗?”

“跑?”

佟爷咧嘴露出让赵云逸看不明白的笑,像是自己说了句白痴的话。

佟爷道:“他那一身本事,别说神秘调查科的小妮来,就是再来俩高手,他想走也不好留他。他是看你给他留手,对你也好奇,那两天偷偷观察你两天。在大厦顶上,发现那个用枪瞄你的了。”

赵云逸挠挠头,这鬼见愁杀人不眨眼的人物,也是有恩必还眦睚必报的人啊。

真是让人意外。

赵云逸问道:“那鬼见愁为啥不把那人抹了?”

佟爷一脸嫌弃道:“管他毛事儿,他才不会嫌的蛋疼暴露自己。”

赵云逸点点头,看来用枪瞄自己的人趴着的时候,还不知道一个黑影在他身后浮现晃悠。

赵云逸问道:“佟爷,您跟鬼见愁又怎么认识的?”

茶不太烫了,佟爷呼噜一口茶,放下杯子,说道:“这话说来长,我跟妃儿他爷当年去西疆那边探宝,那时候年岁也就比你们大点,长的比你们俊多了。”

赵云逸摆手,这个他真不信。

佟爷这一脸褶子再捋平,也看不出几分钱的帅。

他孙女小翼长的好看,多半也是小翼母亲的功劳。

佟爷哈哈大笑,大金牙晃眼。

佟爷继续道:“西疆那边墓穴多,古墓也多,不过大多都凶险,要想弄点宝贝,起码要花上半年几个月。妃儿他爷现在看着脾气顺,以前犟的很。有个墓我不让摸,他非要下去,那次我哥俩差点歇菜。还第一次空手出来。”

赵云逸听的津津有味,虽然佟爷把话题跑偏了。

赵云逸啧了一声,像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佟爷嫌弃看他一眼,不知道伸出三个手指还是四个手指,说道:“几十年前他就是个人物了,能撂的过他?”,看笑话不嫌事儿大。

行行行,赵云逸也不再认为佟爷怂,审时度势行了吧,让他继续说。

佟爷道:“他找我们俩,是让我哥俩帮他摸一个墓,里面有个幻灵珠,就一个蓝绿色儿的,有红枣大。据说是西疆巫族的一个巫师的丹晶。”

佟爷指了指自己的腹部,是巫族巫师结丹去世后的身体遗留下的。

赵云逸摇头道:“不太可能,不可能有金丹期的人。”

佟爷摇摇手指,说道:“我研究过,这是西疆巫族的一种修炼方式,也可以在体内结丹,不过太邪乎,听说这个巫师是被雷劈死的。”

赵云逸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问道:“渡劫?”

佟爷道:“这球谁知道,又没见过。”

赵云逸问道:“那这幻灵珠盗出来了吗?”

佟爷慎重点头,给他了,算是欠我哥俩一个情。

赵云逸恍然大悟,原来鬼见愁的神秘幻境术法是通过这个幻灵珠来的。

自学成才,也是个邪恶鬼才。

赵云逸问道:“那鬼见愁现在在哪?”

佟爷朝西向指了指,说道:“走了,他给我说,也无非是不想欠你的情。”

赵云逸笑道:“唐影还说抓他,抓个屁。”

既然有人用枪瞄自己,还是先把他揪出来再说。

赵云逸亲自把佟爷送到地下停车场。

他的保镖拉开车门,佟爷上了有点年份漆面老旧的轿车。

赵云逸目送佟爷的车离去,这车牌不多扫几眼都记不得。

出行低调,也是保证隐秘和安全最简单有效的手段。

赵云逸收到消息,上午的时候跟何雪她们告别,说要回燕京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