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豪赘婿 > 第385章 变数

我的书架

第385章 变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云逸拉开会议桌上首的椅子,站着挑颌向龙少卿,说道:“龙少说说情况。”

龙少卿向后一推椅子,真皮旋转椅朝后滑去。

他整理着白色西服领结,像是要动手的样子,说道:“药王谷传来消息,尸门夜袭药王谷,药王蓝玉受伤,地下王下落不明。据药王猜测,这件事跟冥玄门有关。”

龙少卿说的简明扼要,赵云逸听的有些不大明白,说道:“再具体点。”

龙少卿继续说道:“冥玄门和药王谷是西疆跟内地接触最多的势力。从西疆出来的绝大部分药材都来自冥玄门和药王谷。而这锦江市钱氏集团药厂的绝大部分药材就来自冥玄门属下的药材集团公司。这些年,冥玄门为了占据西疆所有的药材市场,跟药王谷明暗争斗不断。这次尸门袭击药王谷,多半跟冥玄门有关

系。”

赵云逸眯着眼说道:“我听着,怎么感觉跟钱益那老杂毛也脱不开关系?”

龙少卿扬起嘴角,像匕首的末端一样芒光乍现,锐利无比。

大胡子拍桌子道:“现在我就去把那老杂毛给撕了!”

赵云逸朝下摆手,让他稍安勿躁,说道:“不管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现在他还不能动,要不然燕京那边又有理由把手插进锦江市。神秘调查科好请不好送。”

一向慵懒不喜欢插话的刀锋问道:“董事长,接下来怎么办?”

地下王下落不明,一刻没有他安全的消息,他们的心就一刻放不下。

赵云逸果决道:“去西疆,找地下王。”

郭太明的功夫虽然不怎么样,历经赵湖这么多年,早已成了成精的老狐狸。

他提醒道:“要是我们都去了,锦江市谁来看?”

赵云逸看向龙少卿。

龙少卿对郭太明道:“六哥李临差不多该到了。这段时间让六哥看着锦江市。”

此时,会议室门缓缓打开。

门头塔塔仰头看着一身白色长衫的温雅男子从眼前走过。

因为坡脚,李临走路微微左右晃动,指尖从塔塔的头顶划过。

他因为断了一条腿,用钢板固定,支撑着右腿走路。

走路的时候,钢板同地面响起清脆的铛铛撞击声,节奏均勻悦耳。

赵云逸看着寸头短发,面色温润如玉,有着教书先生文雅书香气的六哥走进来,唤了声六哥。

李临拱手,没有因为年岁比赵云逸大些而自居,回应道:“董事长,见面了。”

赵云逸伸手,请他坐下。

李临对龙少卿道:“阿九,锦江市还是由你留下来比较好,我随董事长前去西疆。”

龙少卿不同意,说道:“你去不大方便,还是我去比较好。”

龙少卿说李临行动不便,只是说辞。

‘铁腿断魂’这个名号的由来,不止是李临有一条钢腿那么简单。

他的速度快如鬼魅,重力之下的一腿,催筋断骨无可匹敌。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特别想去西疆看看,长时间不舒展筋骨,一颗杀戮心无处安放啊。

更何况这次去西疆危险重重,锦江市这个后方又至关重要,六哥在这看着比他更能保证万无一失。

李临笑了,看向赵云逸。

赵云逸明了,伸手请李临随意。

李临对龙少卿道:“阿九,接下就让你去。”

李临话音未落,他已经闪身上前,左手撑着白色大理石桌面,右腿朝龙少卿横扫而去。

坐在龙少卿左侧的大胡子面前刮来一股风,刹那间,他向后一仰,看着李临的脚从他眼前横扫而过。卧槽!

六哥这一鞭腿扫在头上,脑袋都要爆了!

大胡子一蹬脚,座椅后滑,抹了把胡子,咧嘴一笑,露出森巴的牙齿看热闹。

他右手在抓的同时,也在运力朝外推。

这一档一推,总算挡下李临的攻势。

龙少卿纹丝未动,李临的攻势嘎然而止,两人像铜像一样出现短暂的静止。

李临微微一笑,道:“可以,竟然接下了。”

龙少卿道:“六哥不留手,我就要飞出去了。”

龙少卿朝前一推,李临借势回旋,稳稳落下。

李临抖了下前襟,对赵云逸说道:“董事长,我还是建议让阿九留下看管锦江市和香江市。”

李临知道,这次去西疆很凶险,不是游山玩水,也没有阿九脸上表现出的轻松。

赵云逸低头略微思考下,旋即抬头道:“还是六哥看管锦江市,这样你还能兼顾香江市。”

李临想了想,权衡下局势,说道:“好!”

赵云逸问道:“六哥,要是钱氏集团联合赵氏集团对付义元集团,你打算怎么做?”

李临微微一笑,说道:“道理要是他们听不懂,我只能让阎王去讲。”

赵云逸抖了抖眼皮,六哥这是趟了多少次血海,才洗涤出这一身文雅脱俗。

明明是个屠夫,却一副书匠气。

赵云逸对所有人说道:“这次为了保证行动秘密,义元集团除了龙少、刀锋、大胡子外,所有人跟往常一

夏琪紧张的站起身。

赵云逸看着她说道:“你也不例外。”

夏琪像是松了气的气球,缓缓坐下。

最终的决定,赵云逸和龙少卿、刀锋、大胡子四人秘密前往西疆。

锦江市义元集团的高手像往常一样,李临从香江市抽出高手提前秘密前往东南亚,然后从东南亚绕行提前潜入西疆。

远在东瀛的欧阳音子悄然进入锦江市,协助李临镇守锦江市。

欧阳音子同样派出高手,秘密奔向西疆。

赵云逸一行没带算乘坐飞机或其它交通便利的工具,而是选择驾车。

刀锋从义元集团地下停车场的豪车中选了四台高底盘重型越野车,他让人几乎把四台车的零件一样样拆下,确保没有跟踪定位器之后,又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的组装成完整的车。

这四台车确定没问题后,他让人把车开到锦江市之外通往西疆的路上隐藏起来。

大胡子准备了一路所需,分别放在四辆车上。

香江市派往西疆的高手和欧阳音子派出的高手由龙少卿调动指挥,所有人只有手腕上的一块表作为通讯,手机都留在锦江市。

这块表的特点是,除了通讯外,只有厉阳能追踪的到,由他随时告知每个人的位置。

完事具备,赵云逸还有一件不放心,那就是需要一个对西疆特别了解的人做向导。

赵云逸思虑再三,他把最佳的人选定为刘爷或佟爷。

刘爷和佟爷同出摸金倒斗一门,他们走南闯北,也曾在西疆那边留下无数盗洞,对那里的风土人情山势地理自然了如指掌。

刘爷和佟爷都重情重义,他信的过。

只是他们年迈已高,早已金盆洗手,赵云逸不忍心请他们两人再出山。

时间已经是黎明时分,赵云逸要回去告别,随便安排下雅士丽人集团后面的事。

一些事让宋凝雪知道就好,何雪还是不要跟她说了。

他不是不信何雪,相反,他信何雪。

但何雪如果知道义元集团有危险,她会动用自己的背景关系帮义元集团解围。

都是黑暗森林里的飞禽猛兽,风吹草动间就能捕捉到异样的气味儿,她的无心,会让别有用心的人察觉,暴露他们的目的。

这次去西疆,赵云逸直接的目的是找到地下王,并确认他的安全。

另外,他要在西疆那边下一局棋。

赵云逸回到家,已经是黎明时分。

爷爷屋里的灯还亮着,宋凝雪也没熄灯。

赵云逸敲门,宋凝雪打开门,抬眼看到赵云逸,就扑进他怀里。

赵云逸揉着她的头说道:“什么事啊,这么紧张。”

宋凝雪幽怨的抬眼看着他,说道:“爷爷给三爷打电话了,三爷说没事。

她像是在安慰赵云逸。

赵云逸淡然一笑,三爷见的死人多了,什么事在三爷那都不是事。

可在他眼中不是事的事,寻常人根本无力承受。

赵云逸有些诧异,但没感到意外。

他诧异的是三爷这么什么都知道,就像一个棋局的执棋人。

赵云逸从他那背着手躺在躺椅上,天天对事不闻不问,好像什么事都在他意料之中的神态得知,锦江市的定海神针不是辛敬刚,而是三爷。

只是三爷老了,不想再出面,而是让他二哥辛嵘道的儿子辛敬刚来掌控台面。

赵云逸挎着宋凝雪的肩膀正要回屋,宋一学咳咳两声,走近指着赵云逸说道:“小云逸跟我来一下。”

宋凝雪想跟着,爷爷咂嘴道:“回去,睡觉。”

宋凝雪嘟着嘴,白了眼爷爷。

赵云逸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先回房间。

赵云逸跟着爷爷来到他的房间,屋里圆桌旁坐着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头,手里握着一杆烟枪,朝他咧嘴一笑,露出一颗金牙。

赵云逸回身关上门,转身才对佟爷拱手见礼,老派赵湖人的规矩,“佟爷这是跟我爷爷聊医学还是聊倒斗摸金?”

宋一学笑着摇摇头,指了指赵云逸,年轻孩子跟谁都说。走到桌边坐下。

佟爷笑道:“聊医学我不懂,聊倒斗他不懂,聊地下的邪门事儿。”

赵云逸给两个老人倒了茶,坐下,伸头问道:“三爷请您老来的吧?”

两个老头对视,佟爷笑着指了指赵云逸,说道:“尹三爷不言语,我也要跟你们这些年轻娃走一趟。”

佟爷招手让赵云逸靠近,神神秘秘道:“当年我跟妃儿他爷在西疆发现一个古墓,据我哥俩估摸,里面有大宝贝,天天睡觉都不香,就是想进去看看。揣出一两件来。”

佟爷的指节敲了敲桌子,势在必得的样子。

赵云逸明白佟爷的意思,他是不想让自己欠他的情。

赵云逸道:“佟爷,您金盆洗手了,跟那些老头下棋多清闲,这趟买卖就算了。”

佟爷摆手道:“就那帮老头,我八卦龙门阵一摆,他们加一块都走不了两步,跟他们下棋没劲。”

佟爷手背拍了拍赵云逸,道:“不是我心气儿高,我年轻的时候,你们这些娃娃都不是个。就放现在,赵湖十六道的管事儿,见了我都要敬三碗酒。”

古时赵湖分明八门、暗八门,共计十六门。

盗门就是其中之一。

一门一道,把赵湖路统称为十六道。

只是一些门派随着时间推移,社会几经转变,一些门派渐渐消失,一些门派隐藏起来,不被公众所知。

佟爷一身赵湖气,还是习惯这么说。

刘爷前阵子遭邪祟入体,身体大不如以前,慢慢恢复也要些时间。

佟爷也是为了还赵云逸救他兄弟的恩情,经由尹三爷邀请,他自愿前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