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一章 乱世楚歌

我的书架

第一章 乱世楚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天,沙场。

  大风起,秦旗招扬。黑色的洪流无止境般从远方蜿蜒袭来,士气高昂,越过战场。

  他们的脚下是败者的国土,他们的前方再无阻挡的力量——

  蕲南之战,楚军溃败,大将军项燕战死,二十万大军覆亡。秦军乘胜南下,渡过淮河,兵临楚国都城。

  天下震恐!

  ……

  寿郢,王宫。

  呵斥声、爆裂声混杂着哭声环绕于耳际,意识逐渐清晰。

  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在浑噩中醒来,记忆混乱得诡异。

  “我是谁?”

  当视野内的朦胧褪去,那一瞬间,世界崩坏。

  “天呐!”

  天空布满阴霾,几道黑烟直上,其下火光颇为瞩目,映红了天边。疾驰的马车在燃烧的宫道上横冲直撞,周围尽是混乱。

  马车中,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透过帘幕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俊俏的脸庞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苍白,身体随着马车的震动而轻轻摇晃。

  他眉头微微蹙起,眼中闪溢着光彩,轻声念叨着:

  “不是梦,我是……熊翊?”

  视野有些模糊,头晕、恶心,腹中隐隐绞痛。身体的痛楚、脑海中泛出的大量记忆、以及所见所听所触,无不昭示着自己的存在以及世界的真实。

  熊翊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苦笑道:

  “突逢奇遇么……”

  熊翊记得,不久前,他还在一艘驶向印度洋的轮船上,眺望着赤道的风光,然后,突然一道亮光从天划下,迎面而来。

  “那道光给我的感觉像是流星。记忆最后是轰的一声。所以,我是当场被流星击中了?船估计也沉了耶,真是无妄之灾。”

  熊翊拨弄着手中的精致小瓶,心中充满惊奇感。

  “这世上真的会有穿越这种事?毕竟这身体似乎并不是原本的我。我现在是一种诡异的状态。”

  就像是,来自现代化社会的灵魂占据了这具和自己同名的少年的尸体,并在快速适应着,还附带些超凡之力。

  这从身体各处的痛楚都在减少便能体会到。

  不同的记忆也在噼里啪啦粗暴地交融着,熊翊不自觉地受到了原主情绪的影响。

  一股悲凉之情悄然涌上心头。

  熊翊掀开帘幕,更加直观地面对这个世界。

  各种嘈乱的声音,散落的火光,还有木料燃烧的味道充斥于四周。

  这情景,衬着隐隐的喊杀声,俨然在宣告着——

  泱泱楚国,大厦将倾。

  ……

  城北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声响,那是万余秦军的呼号,他们已然破城。

  城外历经野战,楚军溃散,四处突围,一部分退入城内,与守城军一起节节抵抗,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一位英武的秦军将领看着眼前的一幕,朗声道:

  “楚国号称强大,一样在大秦的铁骑下崩溃!”

  他的侧方,败退的楚军中,有位身穿七海蛟龙甲的少年回望着楚国国都,咬牙道:

  “可恶,真是不甘心啊!”

  然而终究是无奈地跟随左右的骑士撤出战场。

  战斗还在继续,秦军攻破城门,又四处出击,意图瓦解楚国所有的抵抗。

  腾龙军团从楚军中脱离,直插秦军军阵,为大部队争取撤离的时间。

  秦军一时混乱,攻势顿挫。

  但楚军也难以为继,北门塌陷,国都失守。

  城内尽是火光,尤以王宫为胜。

  “秦军入城了么……”

  熊翊听着渐而渐进的厮杀声,喃喃道。

  他看了眼了手中的小药瓶,随手丢掉,逐渐认清了自己的处境。

  “这样的开局,真是难以接受啊了!”

  眼角瞥见了路边的宫女,熊翊的脑中瞬间闪过多种片段。他抬手捂住脑袋,克制着眩晕与痛苦,同时扬声道:

  “停车!”

  伴随着一阵骏马的嘶鸣,马车刹于道上。

  感受着内心强烈的情感波动,熊翊无奈的发现自己还在受着这具身体原主的影响。

  这很合理,毕竟穿越而来的只是魂灵,既然融合了原主的记忆,那么也自然接受了它所承载的情感。

  “救救姐姐……”

  熊翊倾听着内心的声音,忍不住腹议起原主:明明还有珍视的人,为何要自杀呢?这样只会让她难过。

  他审视起记忆中那位女子的音容笑貌,心中不由一软。

  于是按紧了揣在怀中的帛书,敛裾站起,撩开门帘。

  熊翊跳下马车,然后便见宫女惊喜地喊着:

  “王孙,公主她——”

  点头示意后,熊翊与她赶向宫室。

  绕过几处转角,熊翊踏上阁楼,在窗边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倩影。

  新晋楚王之女,也是与自己关系极好的堂姐——芈涟。

  “姐姐!”

  芈涟转过身来,秀丽的脸庞犹含泪痕。

  她的手中握着一把短剑,剑锋指向她自己的喉咙。

  看到熊翊朝自己跑来,并夺下了短剑,芈涟再难以抑制情绪,泪水奔涌而出。

  “翊儿。”

  这是,鱼肠剑?熊翊顺手把短剑收于袖中,温声回应堂姐的呼唤:

  “嗯,我在。”

  芈涟揽起熊翊,紧紧抱住,双肩不住地颤抖。

  馥郁的幽香涌入鼻息,悲怆的啜泣环绕在耳际。熊翊眼眸微动,继而温柔地轻抚堂姐,安慰道:

  “没事,都没事了,现在我来了。”

  在熊翊的安抚下,她渐渐平静下来,松开双臂,拭去眼泪,低头看着熊翊,沙哑着说:

  “嗯,翊儿,让你担心了。”

  “没事的。”

  视线相触,熊翊浅浅一笑,移开了目光。

  他简单而快速地浏览起家族往事:

  “伯父,昌平君芈启,曾经的秦相,当今楚王。家父昌文君,亦是秦臣。姐姐与我,自幼在咸阳长大,血脉为楚,生地为秦。

  “之后又发生了许多变故,彼此不离不弃,才回到了楚国。而现在,又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

  昔日的时光历历在目,熊翊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会带你平安出城的。

  想到怀中还有一份诏书,他谨慎地说:

  “我奉了王命,诏令迁都。姐姐你看……”

  芈涟嘴唇颤了颤,叹息一声。

  她侧头看向窗外燃烧的大殿,似是询问又似是自语道:

  “父亲他,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熊翊沿着芈涟的视线望去,只见秦军已逼近宫墙,大殿正在熊熊燃烧。他记得自己穿越前,原主正是在王宫大殿领取了那份绝望的命令,之后乘车驶出,而楚王却拒绝离开。

  芈涟神色复杂,眼眸中倒映着火光。她似悲痛、似埋怨说:

  “他尽了所有的努力最终也挽救不了楚国,现在又还要让你做什么啊?”

  “这……其实迁都不是主要目的,重要的是能够领军出城。景驹已经提前领走一份,由景氏族兵护送走了。”

  熊翊突然想到了更多,便继续道:

  “对了,少羽之前不是也通过王诏来统领项氏各军团吗?现在我也一样。王上说,有部分直属于我父亲的部队在城南待命。”

  有点奇怪……熊翊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好像给自己一种熟悉感,到底怎么一回事呢?

  芈涟的目光扫过进入了城内撒野的秦兵,颓然道:

  “太晚了,我们出不去了。”

  听了此话,熊翊停下胡思乱想的思绪。他摇了摇头,认真道:

  “只要我们没放弃,就总还有希望。”

  “都一样的,终究要被杀死。不过至少,最后,我们还在一起。”

  都一样的……原主就是这么想,哼。熊翊咬咬牙,说道:

  “曾经的楚国是什么模样?封君强势,权臣专权,朝政败坏,国力日衰。而我们回来的这一年来,楚国却不再萎靡,从上到下,人人都充满了斗志。”

  熊翊目光炯炯,继续道:

  “楚人心中已被点燃的火焰是熄不灭的。这火将持续的燃烧,俞燃俞旺,终将燃尽九州大秦。那时,废墟之上,将是崭新的楚国。”

  芈涟静静地听完,轻声问道:

  “这就是父亲所勾勒的未来吗?”

  不,这是我刚刚想的,毕竟符合历史……熊翊眼珠微转,点点头。

  “是这样,而且我坚信,只要我们还活着,楚国总有复兴的希望。”

  芈涟凝视着熊翊的眼睛,从他眼中读出了关切,以及……希冀。

  只听熊翊认真地说:

  “姐姐,前方的路途将危机四伏、异常艰辛。但我会保护你,一定用尽我的全力保护你。我们一起走,好吗。”

  他牵住芈涟的手。

  芈涟的手心逐渐攥紧。她柔声道:

  “好。”

  渺远的歌声传来,在众多楚人的传唱中,愈来愈响。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这是一场殊死恶战,这是一曲大楚国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