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二章 苍龙七宿

我的书架

第二章 苍龙七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持戈甲士形象的石像在伫立,后方旗帜飘摇,大火弥漫。宫道上满是无助逃散的人,宫墙下,侍卫彼此传递,将金色的盒子递上马车。

  马蹄声渐渐响起。

  “秦军追来了,快点离开!”

  有人甩鞭,抽动马匹。

  “走!”

  剩余的楚军迎向秦军,顷刻便丧生在秦人铁骑的冲杀之下。

  马车渐行渐远,在宫道上迂回,从停在路边的另一辆车旁疾速穿过。

  而这驾车前,熊翊牵着芈涟的手,正欲踏上去。

  他们看着出现在视野内的秦兵,有些无措。

  芈涟怃然叹道:

  “是我耽搁了。”

  熊翊没有回应。而是护在芈涟身前,摸向袖中的鱼肠剑,感触着冰凉的剑柄,思索对策。

  突然一道身影闪到熊翊前面,他身体前倾,缓缓拔出佩剑。

  正是熊翊的车夫!

  “王孙,快走,我来殿后。”

  熊翊看着他的背影,想说些什么,可他已经冲了上去,速度快得不像常人。

  熊翊微微诧异,但他很快便清醒,转身拉着芈涟上马车,随后自己坐在御者的位置,并向一直跟随的那位侍女招手。

  “你也来。”

  君子六艺,承周礼,列国贵族皆有学习,驾车更是重中之重,熊翊自然也不例外。

  熊翊拿好缰绳,轻闭双眼,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并快速回忆着驾驶这种古老车子的知识。

  二女进入车舆,厮杀声在后方响起,熊翊睁开眼睛,抖动缰绳,驱动马车。

  骏马嘶鸣,拉动车体向前奔去,在路口转了个弯,直奔宫门。

  熊翊看向战斗的地方,看到那位担任车夫的剑客身上满是鲜血,看到他挥出了一道剑气将一个秦兵劈开。

  剑气?

  这……一时的错愕感让熊翊原本就沉重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

  熊翊只觉得记忆在翻滚,思维在恍惚,之前没来得及思索的对于不和谐之处的疑惑都在泛滥。

  比如语言,比如建筑。

  此时,随着马车的驶动,一幢幢宫室向后消失在视野,其奢华以及精巧构造,华美更甚于现代化社会中最精美的古风建筑。

  这个世界,令人陌生又熟悉。

  熊翊眼神微凝,心道:

  “果然是——《秦时明月》么?”

  一个拥有超凡之力的世界。在这里,诸子百家以及一些江湖势力的实力都被放大。

  “说起来,我也是兵家传人。”

  这源于原主的父亲昌文君。不同于四位兄长,昌文君不修王事只学兵事,在秦为卫尉,在楚为司马。

  耳濡目染下熊翊也深谙兵家之道。而熊翊的剑法、射术以及驾车技巧都是由昌文君麾下身怀绝技的门客所教导的。

  回过神,熊翊已经看不见那位车夫,他喃喃道:

  “你别死啊……”

  毕竟他熟悉的那些门客,已经几乎没人还活着了。

  这就是国战失败的下场。

  看到宫门渐进,熊翊咬咬牙,加速驶出。

  前方,是那辆貌似之前把秦军引到熊翊身边来的马车。

  目前这种混乱的局势下,熊翊没有心生怨怼,只是保持着距离,并小心的提防着随时可能从别的路口杀出来的秦军。

  他注意到,在不远处一栋较高的楼阁顶部,有几位穿黑衣、戴斗笠的人在上下奔走。

  “这装扮,怎么看都像是……罗网。还知道抢占制高点,麻烦了。”

  熊翊摇摇头。

  这些特务应该潜伏了很久,此时发难更是会加强秦军的优势。

  果不其然,斜刺里突出一队秦军。他们显然刚经历过战斗,兵器与盔甲上都染着血,似乎正是受了高处罗网之人的指引而来。

  虽然只有十人,却各个兴奋异常,目标直指前面的马车。

  正当熊翊捏了把汗时,前车突然秀了一手,让他不由震惊。

  只见打头的秦骑突入到前车的侧方时,前车忽然右转向并刹车。

  拉车的马匹不堪重负倒了下去,车厢也在漂移中剧烈摆动并倾覆,并直接砸翻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位秦骑。

  后方数骑躲闪不及,撞了上去,人仰马翻。

  马车还能这样开?但前路已堵,熊翊惊讶之余只得停车。

  一位秦兵原本高高扬起了手中的长戈,本就有些失衡,此刻骤然倒地,直接折断了脖子。

  其他秦兵也在栽倒在地,忍痛起身。相反的,早有准备并且择机跳下马车的两位宫中侍卫则乘机持剑上前,收割了两位秦兵的生命。

  只有一个秦骑没受影响。他原本打算绕到另一侧夹击马车,但此刻也在紧急之下勒住马匹,失去了骑兵最大的优势——速度。

  “机会!”

  两世为人,明明都是不喜争斗的,此时却不得不为性命劳神。

  蓄势待发的熊翊手持鱼肠剑,跃下车冲上前。

  感受着丹田里内力的涌动,循着记忆中的熟悉感,将之传导到手中的鱼肠剑,熊翊挥动宝剑,一道剑气便袭向那骑在马上的骑兵。

  剑气穿破铠甲,击伤了那位秦兵,他径直倒下。

  熊翊赶上,补了一刀。此刻那两位侍卫又干掉了两人。

  但己方的优势也到此为止了。

  剩余的秦兵已经起身拿好了武器,一个侍卫被秦兵的长戟扫中了大腿,但他仍踉跄着上前,用剑刺穿了那位秦兵的胸膛。另一人被两个秦兵夹攻,岌岌可危。

  熊翊接近了一位秦兵,躲开挥来的长戈,近身上前,刺出鱼肠剑。并迅速转身,闪到此人背面,迎上另一个用剑攻来的秦兵。

  熊翊低身避开剑锋,鱼肠上挑,刺穿了他握剑的胳膊,并用肩膀猛地撞向他的腹部。

  没有撞倒他,熊翊索性拔出鱼肠剑,在他的惨叫中,斜跃起来划破了他的咽喉。

  这位秦兵不再聒噪,一头栽倒。

  熊翊倒地翻了个身,赶去支援被夹攻的那位侍卫。

  两位秦兵拔剑近战,已经刺伤了他。但此人并未退缩,眼见熊翊赶来,奋勇向前,被双剑捅死。

  这也给了熊翊机会,他直扑上去,刺翻了一人。

  同时迅速拔出剑,向另一位已经后退拉开距离的秦兵掷去。

  鱼肠剑刺穿了他的铠甲,钉在他的心口。

  最后一位秦兵倒下了,视野内再无站立的敌人。

  “呼。”熊翊按着胸口,这才为刚刚的战斗感到后怕。

  但这已经发生了……熊翊忍住因血腥而泛起的恶心感,起身上前,收回宝剑。

  他在死去的那个王宫侍卫前停顿了下,为他合拢了双眼。

  熊翊转身对还活着的那人问道:

  “你还好吧?”

  “殿下,我没事,只是伤了腿而已。”

  他支撑着站起。

  看着他暂无大碍,熊翊转而去给每个秦兵都补了一刀,同时问道:

  “我那驾马车,由你来驾驶如何?”

  “可以,在下最擅长驾车。”

  “嗯。”熊翊甩动鱼肠剑,在地上拉出一道血线。剑身滴血不沾,光洁依旧,剑锋也毫无卷折之处。

  “不愧是专诸刺吴王之剑。”熊翊内心赞道,并将其塞回袖中。

  熊翊扶着受伤的侍卫返回马车,抬头看向制高点处那些罗网杀手,不禁担忧道:

  “这片区域已经被秦人掌控,很快,更多的秦兵就会赶来,我们得赶紧走。你的伤要只怕等到了城南军营才能包扎了。”

  侍卫坐正,道:

  “没事,但前面那辆车里,有东西还望殿下取回。”

  “是王玺吗?”

  芈涟挑开帘子问道。

  “不是。”侍卫龇了龇牙,“总之要赶紧收回,王孙说的对,此地危急。”

  说罢,他轻抖缰绳,马车缓缓前进,来到前车边。

  熊翊跟在后面,顺手牵了一匹秦人的战马。

  前车停下后,熊翊将战马交给驾车的侍卫拴住,自己走向倒地的马车。

  挪开秦兵的尸体后,熊翊不是很费力便找到了两个金色的盒子。

  一个已经开了条缝,里面是满满的金子。

  熊翊将它取出并压紧了盒盖,随后又抬手去取另一个。

  当指尖触碰到那个盒子时,熊翊突然一阵恍惚。

  如梦境般虚幻缥缈的画面在熊翊眼前闪动,同时,他感到有小部分内力正在被吸取。

  熊翊回过神来,松开手。

  在次触碰它,没了奇异的画面。但熊翊有种感觉,如果自己调整好心态,让内力与它产生共鸣,就能再次触发刚才的状态。

  不过现在可没时间研究。熊翊将两个盒子递上车,由侍女接过。

  “翊儿……”

  芈涟心疼地看着衣服上染着些许血迹的弟弟,欲言又止。

  熊翊勉强微笑道:

  “我没事。”

  继而指着让自己有奇异感的盒子对芈涟说:

  “对了,姐姐你看一下这个。”

  芈涟将其拿起来放在膝上,疑惑道:

  “怎么了?”

  看样子没影响……熊翊侧身接过战马的缰绳,道:

  “没什么,我只是猜测,这可能是传说中的苍龙七宿。”

  芈涟惊奇道:“

  这就是苍龙七宿吗?我曾听父亲提起过,这是楚国的至宝。”

  她低下头,抚摸着盒子的外壳,想象着它发挥出传说中那强大威能的时模样。

  昏黄的日光透光车窗洒落在芈涟手中的宝盒上,映在她的眼眸中,显得熠熠闪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