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五章 前途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前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晦暗。

  稀落的星辰照耀下,万物皆显得朦胧。偶尔能听见鸟儿的孤啼,以及人的低语。

  洛涧西侧一处隐秘之地,停歇着熊翊一行。

  和四散的骑士一样,熊翊和芈涟并肩坐着,吃着仅有的烧烤。

  把最后一点烤酥的鱼肉剔完,熊翊拿起金色的铜盒,继续把玩起来。

  “唉!”熊翊无奈叹息道,“毫无头绪。”

  他已经尝试了好几下,虽然每次注入内力后都会看到些不同的光影,可一直无法解读出具体的奥秘。

  “就是一个好看的、有些神奇的物件罢了。”熊翊悻悻道。

  “它并不是,它蕴藏着久远了力量。”

  熊翊抬眼看向说话的人,是跟随堂姐的侍女。

  只见她行了一礼:

  “农家毛苹,有幸听闻过苍龙七宿的奥秘。”

  熊翊挑了挑眉,对她的身份倒是蛮意外的。倒是一旁的芈涟似乎早已知晓,面色平静。

  “《秦时明月》十几年都没有讲明白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你难道清楚?”熊翊心道。

  不过他还真有些好奇,便问道:

  “具体是什么呢?”

  毛苹突然脸红,低声道:

  “我只是听侠魁和大王讨论过此物,它的力量来自远古。就……这些了。”

  “这等于没说。”熊翊撇了撇嘴。

  “我也有听闻。”芈涟在一边补充道,“王室长期将它束之高阁,是因为它就像一个危险的兵器。一旦落入凶煞、恶毒之人的手中,便会酿成大祸患。”

  熊翊涨了知识,忍不住道:

  “这样么……可千百年来并没有听闻它所造成的恶果。”

  芈涟点了点头,柔声道:

  “嗯。它的开启可能有着诸多的限制。所以渐渐的,它就变得和王玺一样,成了一种地位的象征。翊儿,你拿了它,算是接过了王室的传承。但是我担心,你会因此遭受危险。”

  熊翊把盒子放下,安慰道:

  “我们现在本来就处于危险中嘛。放心吧,姐姐,我会谨慎的。”

  同时他心道:“我现在自保还是可以的!”

  熊翊可不是吹牛,而是经过验证后发现,自己使用鱼肠剑,比使用普通的长剑要能发挥出数倍的威力。

  只能说,不愧是宝剑,不仅锋利无比,而且能很自然将熊翊并不多的内力转换成最方便的攻击状态。这一点其他的长剑就能难做到。

  而且剑身精致小巧,又参与过传奇的故事,当初芈涟在守藏室里一眼相中了它,不是没有道理的。

  通过半天的磨合,熊翊已经彻底熟悉了原主的身法。现在他最喜欢的攻击方式就是用鱼肠剑刷刷刷地挥出几道剑气。这样又方便又有威力。

  正当熊翊回味着剑术时,毛苹悄然问道:

  “王孙,殿下,你们以后打算去何方?”

  “嗯?”

  她言辞恳切道:

  “若是无处蔽身,农家,会收留二位的。”

  熊翊摸摸下巴,问道:

  “谢谢农家的好意。但我想,即使你们有派高手来,也很难正好与我们接洽吧?”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熊翊继续道:

  “如果我们摆脱了追杀,一时又无处可去,我们会跟随你前往农家的。但是现在,我必须把一切精力放在冲破眼前的困局上。”

  他悠然道:

  “有道是,国之将亡,必有妖异。说的是那些在国家破乱之时不去努力改变局势,反而是占卜祭神,乞求虚妄的庇佑的行为。

  “那样只会加速灭亡,并徒增笑谈罢了。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不知有什么用的盒子上,同样也不会寄托在诸子百家似有似无的援助上。

  人不自救,天亦不救之,我要靠自己的力量来拯救楚国。”

  他最后最后一句话咬得极重,引得周围的骑士一阵喝彩。

  喝彩声慢慢变得稀落,忽然又重现密集高昂起来。

  “咦——”

  熊翊转头望去,看到季布正带领布置疑阵的士卒归来。

  待到他们走近,熊翊起身拱手道:

  “辛苦了!”

  季布笑道:

  “幸不辱使命,追兵现在还在绕着舜耕山打转。”

  熊翊点点头,转身朝已经命令士卒布置好营地的那位将领喊到:

  “英布将军,快来议事!”

  他朝一处篝火比出“请”的手势,对季布说:

  “将军快吃些东西,然后,我们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规划。”

  季布翻身下马,点头道:

  “好。”

  芈涟抬头,目光与季布相触,又倏地移开。

  熊翊与侍女一起护着她回到马车上歇息。

  自有人引领与季布一起归来的兵士们分散就食,他们彼此欢笑低语,颇有斗志。

  季布看了眼芈涟的背影,走向了熊翊所指的篝火处。

  那儿留着几串烤鱼。

  熊翊也跑了过来,不客气地拿起一串,笑道:

  “刚刚我把吃的分了一些给姐姐,她又分给了那个侍女。结果就是谁都没吃饱。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根本没带粮食。我和英布将军商量着,以后得想办法截个秦人的辎重队才好。”

  “这事可行。”季布嚼了口烤鱼,赞同道。

  英布走了过来,挨着他们坐下,并报告他的发现。

  “南边有少数秦骑游弋的迹象,不过他们的大部队应该还在休整。”

  熊翊闻言点点头,用鱼肠剑在地上画了张简易的地图。

  “这是淮水,这是芍陂大湖,中间是寿郢。”

  他又在淮河上画了些枝杈,分别代表颍水、涡水、南北淝水以及洛涧。淮河往东较远处还分出了一道泗水。

  淮河南边,又歪斜着画了一笔代表长江,顺带着勾出巢湖。最后再添上一些山,一幅简易的淮南地图便形成了。

  熊翊盯着完工的地图,沉声道:

  “现在秦人完全占优,所幸他们的水师还只徘徊在淮河一线,尚未运送秦军深入江淮之间,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

  季布也探身比划道:

  “秦国大军展开,四处围追堵截。目前,西、北皆是秦军,南边的秦军也在加紧包围,我们没有多少出路可选。”

  “不仅是我们,之前突围而去的各支部队都一样,都面对着秦军的追击与堵截。”熊翊也适时补充道。

  “都有哪些人?”英布和季布一样,都不了解王都的具体状况。

  熊翊回想着原主在寿郢的王宫里送走的一位位少年,叹了口气。

  “现在,楚国的贵族已在战争中折损过半。也因此,王上将再兴的希望交给了年轻人。

  “屈成、昭完、景驹分别领取了王诏,带领自家的军队各自突围。其中景驹带走了仅存的淮河水师,可能会试图走施水入长江,但是现在运河已断,他们过不去的。

  “项氏一族的军队由少羽统领,参加了寿郢城外的野战,失利后撤走了,现在不知在哪。

  “王室的代表则是我,压在最后出城,并肩负迁都的任务。

  “此外还有一些贵族和溃军散落在淮南,生死未卜。”

  “目前我方的情况就是这样。”熊翊总结道。

  英布捻着下巴,沉吟道:

  “这么看,现在所有的楚军加一块,大概只有不到三千人。而且我们彼此之间缺乏联系,难以互相照应。”

  熊翊和季布点点头。

  他继续说道:

  “这样一直分散在淮南,只会在秦人的围剿下逐一覆灭,楚国就彻底丧失复兴的希望了,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可我们自己都没有脱险。”

  季布比较悲观,不过他仍有信心拯救现在这六百人的队伍。

  “我们应该明日天一亮便向东撤退,全程靠南疾走。这样,应该有很大的希望能在秦人攻克阴陵前跳出包围圈。至于其他的楚军,我们帮不上忙,只能希望路上可以收拢一部分溃军了。”

  “有二位将军协助,撤出淮南应该不成问题。”熊翊敲击着鱼肠剑的剑身,“但之后呢?秦军大都挺近到了南方,淮北出现真空,我们要不要去那里?”

  “不行!”

  两人异口同声道。

  熊翊耸耸肩,无奈道:

  “那还能去哪?”

  “保守的话,去江东最好。但还是之前那问题,路况不佳,一旦秦军察觉了我们的动向,很容易就能追上我们。所以,”季布斟酌道,“我们最好离开一淮南便化整为零,大家或潜伏于市镇、或投奔诸子百家……”

  “又来这套!”英布打断他,“能不能有点出息。”

  季布轻啧一声,没好气道:

  “那你说怎么办?”

  英布轻哼一声,双臂抱胸,直言道:

  “路要一步步走。目前我军缺少粮食、箭矢,干脆找准机会截掉攻打阴陵的秦军的辎重。之后如何再视情况而定。”

  “不错的提议。”熊翊赞同道。

  季布也没反驳这一点,但他依旧说:

  “可秦军绝不会放过一支成建制的楚军游窜。我们的首要目的是保存实力,因此最后一定要分散开,蛰伏下去。”

  “你那是求死之道!”

  熊翊听着听着,表情变得复杂。

  他没再听两人的争论,而是不由得想起了原主离开大殿前,楚王那孤傲的身形与冰冷的叹息。

  这该死的任务……熊翊抬手捂额,故意问道:

  “所谓的保存实力,是保存我们这六百人,还是现在正在逃难的全体楚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