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七章 接战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接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

  计划很完美,第一步就——

  收获了双倍的快乐。

  站在淮河中央的船上,望着岸上干瞪眼的秦军,熊翊简直开心死了……

  半个时辰前,季布带队找到了攻打阴陵的秦军的后勤部队,感觉不好下手,便逆向前进,一直寻到了河边。

  一队秦军护送走了一批物资,紧接着又有几条满载物资的船靠岸。此时,渡口处只有百来人守卫,他们大多还上船搬东西去了。

  等到守卫和船工搬着粮食等筐筐上上下下陷入混乱时,熊翊果断命令展开攻击。

  英布一马当先,横冲直撞,后队跟进掩杀,很快便结束了战斗。

  粗略清点,收货丰厚。不仅有粮有兵器,还俘虏了几条大船。自有水性好、擅长驾驶的兵士将船只一一接管。

  这下子,两个艰难的目标——截取秦人辎重、设法渡过淮河,一下子就完成了。

  等秦军意识到疏漏,派兵过来补救时,为时已晚。他们只能看见满地的疮痍,以及嚣张离开的楚人。

  熊翊一行奚落着秦人,满载收获,顺流而下,在北岸找到了一处合适的登陆点。

  “就这里吧!”

  熊翊决定在此登岸。

  他手中拿着一张缴获的地图,此刻正颇为嫌弃地和季布讨论着。

  “不能把船就这么放弃了,我们也许会回来呢,船队就留在这附近吧!”

  季布也觉得这张地图没有昨晚熊翊画的好。他勉强指向一处道:

  “这里是睢陵,泗水与淮河在此交汇,由此沿着泗水北上,可以到下邳、彭城,又可转入睢水,直至睢阳。我们为何不让船队进入泗水呢?”

  熊翊感觉很有可行性,但他又对此有些疑虑,便迟疑道:

  “可是我担心我们南下时反而找不到船队,那时等也不是,走也不是,便难办了。”

  “我留下吧,只要王孙到时往泗水撤退,我保证能够率领船队适时出现。”

  熊翊低头考虑了一会,最终决定道:

  “好,不过范围得小一点,就这里,十天后,我们在这附近汇合。”

  他指向睢水与泗水的交汇处。

  两人又讨论了一些细节,于是就此定下了分兵方案。

  熊翊和英布带领着五百多人的骑兵上岸,并带下来了几辆秦人放在船上的战车,上面满载粮食、铠甲箭矢,以及各种旗帜。

  芈涟和一些伤员则留在船上,由季布带领部分影虎军团的人守护着向下游而去。

  望着船只远去,熊翊打马道:

  “走吧!”

  西北方,就是蕲县,十数万楚军殒命于此,几十万秦军由此南下。熊翊既不能靠得太近,免遭包围,又不能离得太远,失去勾引的效果。

  劫船一战给了熊翊启发,他率队时而向西,时而向北,专挑秦人的薄弱处和后勤部队来攻击,一时间收效尚佳。

  同时,熊翊收编了一些被打散了的楚兵,给他们发了兵器,队伍渐渐又增加了百人。

  他们中有人对附近一带颇为熟悉,在又瘫痪了秦军的一处辎重后,熊翊在他们的指引下找了处有山有水的地方休整了一会。

  山是小坡,水是小泽。

  时至下午,秦人的后勤部队越来越扎手。

  “该说,不愧是横扫天下的秦军,这么快便调整了部署,做出了正确应对。”熊翊有些无奈地感叹。

  秦人对他们的围剿也加紧了。

  有支千人的部队,已经咬住了熊翊一行。

  “来就来,小打小闹翻不起什么风浪,该来一场大的来打疼他们了。你们想抓我,我也想吃掉你们呢!”

  熊翊看着手中经过探查后改进的新地图。一条计策渐渐涌上心头。

  他舔了舔唇,转身和英布安排起具体的布置。

  视角转到秦军。

  这支部队沿着发现的踪迹寻觅,渐渐跟到了一处湿地。

  “这……”

  秦军的二五百主,也即是这一千人的主将,看着眼前长满青苔和灌木,间杂小溪的沼泽,表情郑重。

  “将军,看这痕迹,楚人就是朝这跑了。”他的一位亲兵说道。

  “不行啊,将军!听我一句劝,不能往前了。这里的水很深,敌人又不知虚实,贸然追击,怕是把握不住的。”

  副官根据己方小队的损失情况,推断出眼前的楚军是劲旅,便不想冒进。

  奈何,他与主将因为之前的一些矛盾闹得很不愉快。此刻主将斜乜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

  “你在教我做事?”

  更何况,此战虽胜,但他们这支部队参战较晚,没有捞到太大的军功,眼见前方似乎有大鱼,岂能放过?

  “楚人,已溃不成军。”秦军主将分析着,“眼下他们逃入水泽,这是慌不择路,必然会窘困不堪。此时不战,更待何时?追!”

  大军浩浩荡荡,趟水前行。偶尔有士卒陷入沼泽,也很快就被袍泽拉出来,没受到什么损失。

  直到一支箭矢打破了平静。

  一位秦兵被正中面门,应声而倒。

  周围的人立刻警戒。

  只是这种沼泽湿地里展开阵势并不容易,盾阵许久也没搭好,追击又怕陷入沼泽里。

  也有弓兵反击,但对面似乎一击之后就立刻遁走。

  然后,其他方向又射来箭矢,让人防不胜防。

  “不要慌,全军靠拢,徐徐前进!”

  秦军将弓弩聚在一起,做覆盖式射击,登时一团黑云从秦军中腾起,落入前方的灌木,使其再无动静。

  秦军将领松了一口气,指引部队小心前进。

  但是没走多远,又遭到楚人的阻击。

  于是同样的情况反复上演……

  好不容易,秦军才走出了沼泽,看到就在不远处的可恶的楚人,秦兵个个激愤异常,都想上去砍他们。

  “真嚣张啊!”

  副官望向对面的楚人,他们皆是骑兵,占据了高地。明明目测只有三四百人,且不久前突逢大败,此时气势却无比旺盛。

  “将军,眼前的楚军貌似是一支精锐,我们得小心。”

  主将听了此话,谨慎地点了点头。

  他命令大军结阵,原地待命,等着对方行动,好占据优势。

  但是相持许久,对面也并无举动。

  “该不该进攻?”主将皱眉问道。

  副官答道:

  “最好不要,情报有误,敌人竟有如此多的骑兵,且他们已有防备,我们很难歼灭。不如向后传出消息,等援军一到,就可将他们围杀。”

  “那样功劳就不全属于我们了。”主将暗想道。

  时间一分一刻地流逝,主将不想再等了。

  “哼,至少得把他们赶下高地!”他盯着眼前的山坡,命令道,“前进!”

  这边保持阵型,渐渐向山坡逼近。眼见如此,对面的楚骑也排成几波长列,冲了下来。

  战斗一触即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