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八章 歼敌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歼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骑游离于射击区的边缘,抛射出箭矢,给予了秦军一定的杀伤。秦军也仗着强弩所拥有的更广的射程,覆盖式射出几波箭雨,击杀了十数位逃不开箭雨范围的楚骑。吃此教训,他们离得更远了。

  几轮交锋,双方互有损伤。

  但是渐渐地,楚军占了上风。

  他们犹如追击猎物的狼群,时不时扑上来咬一口,具体就是数十骑突然挺入射程,专挑薄弱处,连射一阵,再倏地退回。

  这样的奔动袭扰,着实让秦军不厌其烦。他们箭矢并不多,无法长期保持有效杀伤。

  眼看着楚人越来越嚣张,秦军将领命令大军继续前进,去占领之前楚军栖息的高地。想以此为依托,加固防御,抵挡楚骑的进攻。

  毕竟,友军应该离得并不远。

  只要他们能发动进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终于,秦军顶着楚军游骑的袭扰,行进到了山坡的半腰处。虽然箭矢几乎耗尽,但是啊,目标就在眼前了……

  “将军,快看!”有卫兵突然惊恐地说。

  秦军将领猛地回头,惊讶地发现在后方的沼泽,正有楚军步卒源源不断地涌出,在平地上列好阵势,向己方攻来。

  源源不……不对,好像也就一二百人。

  “切。”主将在高地和来军之间短暂一权衡,便令大军原地固守,准备与对方接阵。

  前阵变后阵。且前中后都减少机动部队,转而调上专门近战的部队到新的前阵。

  其他人往两翼加强,预防骑兵骚扰,并随时准备和前阵一起夹包这一二百赶攻上来的楚军步卒。

  布置完成。楚军一共加起来才五百人,这边却有一千人,优势在我!

  近了,近了,不怕死的楚军步卒离得越来越近了。两百步,一百步,五十步……

  马蹄声变得激烈,游离在两翼的楚骑开始奔腾过来,他们终于没耐心了,想和步卒一起垂死挣扎。但——

  不会吧,不会吧,楚人不会真以为凭借这种轻骑兵就可以撼动大秦军阵吧?

  “赢了。”原本还打算一直防守,等友军来了再合围楚骑的秦军主将,此时已经感觉胜券在握。

  过去几天里,每一次秦楚的战阵相接,胜者都是秦军。

  副官看着眼前的一幕,思忖一番,也未发现什么不妥。

  “大概是我多虑了。楚人竟然令骑兵冲阵,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愚蠢。”

  此刻,两军肃然,唯有马蹄声由远而近,仿佛是楚人的送葬曲。

  马蹄声?

  “糟了!”

  这声响不止左右两道,还有后方!

  在这山的另一面,楚人还留了伏兵?

  秦军中有些人意识到了这一点,急忙回头望去。

  只见高地平顶处,重甲楚骑间见层出,恍若从天而降,迅猛扑来。

  他们打着的旗号是:昌平君、项燕!

  “怎么可能?”

  秦军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楚军领头一人头戴朝天冠、身披重甲、手持双斧,带领一众铁骑如同锥子般刺入秦军薄弱的后阵。

  猝不及防下,秦军整个军阵被凿穿,登时陷入部队被分割、指挥失灵、伤亡惨重的局面。

  楚军三面部队适时压上,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甫一接阵,秦军即溃!

  楚军随即掩杀,秦军死伤甚重。

  局势一边倒,观战的熊翊松了口气。

  “大局已定,不过真是险啊!”

  熊翊故作一副后怕的模样,但是勾起的嘴角明显表露出那压抑不住的喜悦。

  他定睛看着战场,看到山坡上秦军减损了一半,看到剩下的人被楚军分割包围追杀。

  夕阳西下,从山坡到沼泽,满地的尸体,一茬一茬。

  战斗结束,英布前来报告战果:

  “逃走了一百余人,其余尽皆消灭。”

  “嗯,我们损失多少?”

  “伤亡两百人。”

  熊翊皱眉,对这样的战损比并不满意。

  明明已经最大限度地避免交战,与秦人的战斗也多是发生在他们崩溃后的掩杀,就这,还是损失了三成的人。

  “唉!”熊翊扶额道,“俘虏呢?”

  “抓到几位重伤的。他们要么是跑,要么是战,没有愿意投降的。”

  “不奇怪,秦人军纪严明。更遑论我们主力败得太惨,秦国眼看就要一统天下,他们傻了才会投降。”

  熊翊转而道:

  “不过,我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之前一直没想好怎么吸引秦军主力,现在总算是做出成绩了。”

  他看着一面面齐整威严的旗帜,不由轻笑。

  英布倒是还觉得别扭,他奇怪道:

  “为什么要打出昌平君、项燕将军的旗号?”

  “你想说,斯人已逝,这样不好么?”

  “兵者诡道,无可厚非。但,这样做的真的有用?”

  “呵!”熊翊拍马走了两步,一句一句地分析道:

  “我们这么点人,即便对迁都一事广为宣传,也不可能立刻动摇秦军统帅的布置。”

  “不过好在秦军暂时没有摸清我们的实际情况,我们只要不靠近蕲县至涡水一带,便可纵容驰骋。”

  “然而现在我们打痛了秦军,他们将不得不对我们加以重视。”

  “伯父与项燕将军是去年导致秦军失败的元凶,是他们所挥之不去的梦魇。秦军高层虽以获悉他们身死,但当现在又出现他们的旗号,吃掉了秦军的一股军队,秦人会懵的。”

  他不由得想起了前世课本上的《陈涉世家》,人家大泽乡揭竿而起,打的旗号就是项燕、公子扶苏。可见,利用有威望之人的名号是真的有用。

  “不解……”英布老实道。

  “其实对我们来说,用什么旗号都行。我们根本没时间去整合力量,但从秦人的角度看,就是另一回事了。”

  熊翊解释道。

  “究竟是什么人还在打着他们的旗号?究竟是怎样的谋划才能让楚军在完败之时还能从容反击?楚军究竟还剩多少人?

  “秦人会惊讶,会好奇,会胡思乱想。再加上我们悄悄散播的迁都的消息,更会加重他们的疑虑。他们必然会想尽办法来消灭我们。”

  熊翊看着差不多打扫完的战场,招来一位审讯俘虏的骑士,并悠悠地说:

  “这样既掩饰了我们的真实实力,又能更进一步吸引秦军,何乐而不为呢!”

  “原来如此。”

  那位骑士走上前来,报告审讯情况。

  英布听完,有些惋惜:

  “没抓到什么有价值的人。”

  熊翊倒是无所谓地摆摆手:

  “这些信息也不是全无价值,没想到夏丘竟然还没被攻破。我们马上往此地转移——也不要再折磨俘虏了,直接送他们上路吧。”

  “由夏丘北上取虑?”英布问道。

  熊翊轻嗯一声。此战虽说胜了,但损失还是较为严重。现在目的已经达到,若能避免战斗,他不介意一直逃跑。

  他把部队集中起来,有些轻伤者简单包扎后还可勉强坚持,这样粗略估计,还剩下将近五百人。

  但不幸的是,有几位重伤者已经撑不过去,离世了。

  看着将士们掩埋同袍的尸体,熊翊心中有种愤懑与不甘。

  “如果我能做些事,让人少死一些就好了。”

  现代化的医疗手段他没法照搬,那就只能从减少己方伤亡、加大对敌方杀伤入手。

  仔细想想,这样的东西,还真有!

  而且造起来还蛮简单。

  火药!

  熊翊突然眼前一亮,产生了一个奇妙的念头。

  “王孙?”

  “啊!”熊翊从发呆中被唤醒。

  “已整队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熊翊低头冥想了一会,命令道:

  “寻一处蔽静处准备过夜吧。之后加急赶路,争取尽早赶到夏丘。”

  在城里,应该能搜罗出足够的材料制作火药……熊翊这样想着,带队离开了此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