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九章 计划大成

我的书架

第九章 计划大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军大营。

  最新的战报传入统帅王翦的手中。

  “一千人的部队几乎被全歼?”

  这条消息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

  再综合了一些其他消息,诸如有楚人在淮北宣传要迁都兰陵云云,王翦的目光愈加犀利起来。

  他敏锐地意识到,散布迁都消息的和在淮北反击的楚军是同一群人。

  “昌平君、项燕?”

  具逃回来的秦兵汇报,敌方皆是精锐,且战斗经验丰富、人数众多。但最为特别的,还是他们打出的旗号。

  王翦确定项燕已死。而那位昌平君,接替了被俘的楚王负刍之位后,也在秦军攻取寿春的过程中自焚而死。

  让他惊讶的是,对方打出的不是王的旗号,而只是他在秦国的封号,昌平君。这是想干嘛?

  王翦闭目沉思,渐渐有了头绪。

  “老夫还以为,楚人已经没有战斗力了,没想到还剩了一支。”

  不过即便回来的秦兵说谎,这支楚军的人数也不可能超过千人。涓埃之兵,不足为虑。

  他进而推测出,他们打着死人的旗号无非是有两点原因:

  一是自以为能暂时诈唬秦军。从战况上看,好像真有点用,有些秦兵受到了惊吓,不敢战斗。

  二是本身实力不强,想借此来凝聚楚人的力量,持续顽抗。

  “北上兰陵,迁都么……”

  王翦在帅帐里踱了两步,盘算了一下楚国还没被剿灭的力量。

  “追击项氏一族的,是蒙恬?”他问道。

  一个名叫黑夫的随军秦吏回道:

  “正是。”

  “那应该不是项氏……会是谁呢,楚国王室的漏网之鱼?”

  只是楚国王都刚打下来,还未完成对人员的甄别,暂时弄不清逃走的是谁。但若真是王室的重要人物……王翦转身看着地图,表情逐渐严肃。

  “将这些战报下发各军。”王翦心下有了决断,便毫不耽误地朗声号令:“传令羌瘣、蒙武!北方军展开搜索,并分兵沿泗水加速攻击,直至打到齐地为止。中军回渡淮水,逐城攻击,彻底扫荡淮北的楚国残军!”

  他身边的幕僚疑惑道:

  “只为了这一小支楚军,便将中军回调,不妥吧?”

  “楚国灭亡已成定局,淮南、江东随时可以攻取,现在不必操之过急。”

  “是因为……粮草吗?”幕僚展开联想,“依托淮北水系休整,进而消化整个淮北,的确能有效缓解后勤压力。”

  虽然决战很快速,但之前秦楚大军可是相持了十月有余。不仅秦军后勤困难,楚地更是已无余粮。现在几十万军队深入楚国腹地大战,后勤极为紧张。

  “不,老夫考虑的是另一方面。”

  王翦指了指北方,沉声道:

  “齐国!”

  他进而分析:

  “战争,取决于庙堂谋算。灭齐之计,朝堂决断,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

  “中原新占的郡县已经受损严重。灭赵,河北大旱。灭魏,水淹大梁。伐楚,百万之军相持十月,以至大量土地无人耕种。

  “大秦兼并列国,不仅要扫灭诸王,更要安定其民。可仅以秦地的粮食救济列国之饥民,并不容易。

  “唯有齐国,数十年无战事,府库充盈,人民富庶。若能不战而下,便能以齐地之粮秣财物解天下燃眉之急。如此,四海之内,将快速恢复生产,进而实现真正的大一统。”

  一旁的黑夫夫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他仍然迟疑道:

  “三晋已亡,燕国残破,齐国已然警惕。现在楚军兵败,物伤其类之下齐国必然是要拼死抵抗,如何才能不战而下呢?”

  “齐国长期中立,在我大秦长期经营下,朝堂之上亲秦者甚众。不过恶秦者亦有之,更有一些三晋叛逆逃亡齐国,上下鼓噪抗秦。”幕僚帮他解惑道,“此时双方势力均衡,但齐王深感亡国之危,已经隐隐偏向后者了。”

  王翦轻咳一声,坐了下来,沉声道:

  “正是如此。若是有楚国王族带领淮北重要城邑投靠齐国,势必会打破齐国朝堂的平衡,引动齐国积极抗秦,因此,务必要将其剿灭。”

  当年五国伐齐,历经数年,齐国仍有二城坚守。若是灭齐之战真的再打数年,怕是整个齐地都要被打烂,这是秦国诸位朝臣所不能接受的。

  事实上,现在正有大批的间谍、刺客赶往齐都临淄。在那里,秩序覆盖不到的阴影中,幕后的博弈即将展开。

  不过这些都和熊翊没什么关系,他貌似只是站在第一层,目的是吸引秦军,而王翦已经站在第五层,考虑统一大业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秦军张开了天罗地网准备拿他这个小角色,但他心中已经升起了一种危机感。一路上除了在经过几个里闾时短暂停留,其他时间都在马不停蹄地赶路。

  在第一天晚上休整了一下后,他带队开始连续狂奔。只有在马力下降后才稍做休息,尔后继续行军,无论昼夜。

  其间遭遇了一支秦军的大部人马,但他们成功被熊翊甩开。这也更加坚实了熊翊的判断:秦军已经开始调动了。

  于是他赶路更加急切。

  每当陷入困倦,内心松懈时,他脑海中总会闪过那一个个为了他而死的战士的面孔,这时他便喃喃道:

  “他们是为我而死,不能让他们的牺牲变成徒劳,不能让大家的努力白费……”

  越是这么想着,越是心有不甘。

  按计划,秦人大军围拢过来,已经可以尝试着离开了,但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总之,先在夏丘城立足休整,稍作恢复后便可酌情规划接下来的逃跑方向。

  一天一夜,在黎明破晓后,熊翊一行终于接近了夏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