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十一章 双生罗莲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双生罗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就是战争吗?”

  残破的城墙下,身着白衣的长发少女对同伴呢喃道。

  “无所谓了,不用在意,我们是来做任务的。”

  一袭黑衣,将头发扎成两条小辫垂在胸前的另一位少女对此倒是并不在意。

  路过的人经过时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们一眼,既艳慕于她们光鲜亮丽的外表,也惊讶于她们与众不同的气质。无论如何,这两位漂亮的女子来到他们这些为生计奔波的人群中,尤其显得格格不入。

  若是观察的再仔细一些,便会发现她们容貌相似,俨然是一对超脱尘世的姐妹。

  “小白,呐,白?该走了哟。”

  黑衣女子上前拉住白衣女子。

  “你确定目标对吗?”白有些嫌弃道,“之前听了你的话,跟踪半天,好不容易追上了,结果却不是目标。我们还险些卷入了秦军与参合进来的墨家的战斗。”

  “啊!”黑羞怯地摆摆手,“一开始不是没弄清嘛。现在我已经打听好了,最后离开寿春的就是他们。”

  “唔,真拿你没办法。”

  “嘿嘿嘿~”

  两人走出城,辨认好方向,施展轻功,追逐起目标。

  “不得不说,他们跑得好快哦,明明那么多人的,都不用休息吗?”

  “哼哼,总会停下的,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话说我们的目标可真会惹事。之前那支楚军,追击他们的是蒙恬军团吧?虽然被墨家摆了一道,可他们还可以继续追击的,但他们却放弃了,转而跑来参与了对这一支楚军的围剿。”

  白点点头。

  “的确,现在有超过十万之众对目标围追堵截,我们总能跟上的。”

  “到时候你先施展法术,我则持剑攻上去,一定能拿到盒子。”

  “嗯嗯,知道,你都说好几遍了。”白故作傲娇道。

  ……

  “怎么会?取虑城竟然被攻占了!”

  望着城墙上竖起的秦人的旗帜,熊翊心中一凉。

  此刻,战斗的痕迹还没被抹除,大概就是在南方的秦国大军进驻夏丘时,羌瘣所率的北方军也攻占了取虑。

  秦军之前已有探哨发现了熊翊一行,现在大军徐徐出城,准备展开攻击。

  “可恶。”

  熊翊打马向东,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季布能提前赶到。

  他回望着西北方向,心下推算着:

  “既然取虑被攻占,那么相县、沛县、彭城怕是都被秦军占领。别说兰陵,泗上之地都去不了。”

  继续北上已经不可取。

  熊翊更加坚信秦人如此动静摆明了是在针对自己,而且如此攻势必然是将淮南的大军回调了。

  不过既然如此,其他楚人面对的压力就小了些,希望他们能抓住机会逃出生天。

  现在熊翊需要考虑的只剩下如何离开淮北这一件事了。

  熊翊心中既没有庆幸,也没有焦虑。他平静地带队遁入一片野泽,暂时甩掉了追兵。

  不过睢水与泗水封堵了东、北两面,后方又有秦军源源不断地从西边和南面扑来,熊翊所在的这一片狭小的地域四周多是平原,很难展开周转。

  经过与英布、阳陵君的一番商讨,熊翊定下了避实就虚、向东靠拢的方针。

  最坏的情况,如果无法与季布汇合,就只能强渡泗水,经钟吾、琅琊逃到齐国去。这一路并不占时间上的优势,可能中途便全军覆没,只是作为最后的选择。

  如此周转三日,熊翊清点人数,已经损失了一百余人。

  在打掉了差不多相同数量的秦军斥候后,熊翊估计,虽然暂时令秦军摸不清己方的底细,但秦人也已经能凭损失推测出熊翊一行的具体位置。

  这从与秦兵越来越频繁的遭遇便可看出端倪。前路也已经被秦军堵住,他们犹如张开的巨网,继续向东只会一头扎进去。

  如此局势下,熊翊一行夜晚加急商讨布局,众人觉得还应再次改变计划。

  “现在只有北渡睢水这一条路了,好在附近多是树木。”阳陵君提议道。

  熊翊点了点头,令兵士们伐木造桥。

  有士卒借助木头,牵着绳子浮马而渡,尔后两边固定好绳索,并由此搭建浮桥。

  其间轮换休息,保持体力,终于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全军渡过了睢水。

  众人松了口气,借着晨曦吃着干粮,并向周围探查。

  斥候带回的消息却让众人极为不安,因为四周全是秦军。

  “这是陷阱!秦人在睢水南边只是徐徐压迫,在北岸却布好了包围等我们钻进来。”阳陵君懊悔道。

  “不怨你,我们没得选。”熊翊一边安慰他,一边低声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么……”

  熊翊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立即组织起楚骑奔逃,妄图争取生机。

  现在四面的秦军正值朝食,熊翊一行的出现与骤然移动的确令他们反应不及。不过秦军很快就做出了正确应对。

  数千人的秦骑扬尘而动,追击熊翊一行而去。

  在下邳以南数十里,秦骑追上了楚骑。

  熊翊闭上眼睛,仰天轻叹。

  “王孙,我来殿后。”英布吼道。

  “不,我来。”阳陵君也说道。

  “什么殿不殿后的……”熊翊苦笑一声,“我们若不抱着必死的决心,是活不了的。”

  他拿起一个竹筒,里面装着阴干的火药,威力应该比粗糙的第一代产品要强一些。

  他对两人说:

  “这东西的威力你们都见识过了,可惜并不多,现在把所有的都集中在一起,倒是可以当做奇招用。

  “我虽然学习过兵家之法,但对其并不热爱,很多学识都停留在字面。论到具体的战阵攻略,我不如英布将军。”

  熊翊进而提高声响。

  “现在,全军交由你指挥,胜了我们可以生还,败了我也不会怨你。你不是一直想与秦军拼杀么——将军,数倍的秦骑就在眼前,与他们厮杀的时候到了!”

  英布与阳陵君对视了一眼,接下了指挥权。

  秦军长途奔袭,为了追求速度,抛弃了重甲,这是他们的劣势。从人数上看,他们又大占优势。就是在这种局面下,两军开始接战。

  战争是艺术。楚骑分为两路,划成优美的弧线,不断变化着,率先展开攻击。

  亟待交锋时,一个黑色的包袱被抛入秦军军阵中。紧跟着,一支火箭飞出,射中了飞到秦军头顶的包袱。

  巨大的爆鸣响彻天地。爆炸覆盖范围内,大量的秦兵头部受创,或死或伤,倒地不起。

  先声夺人后,英布一马当先,掩杀进入秦军阵中,登时撕开一个大口。

  两条楚骑形成的队列,似长蛇,似绣线,在秦阵中曲向前进,犹如无人之境。

  惊炸的雷霆,使秦军震惊,楚骑的游动,使秦军缭乱。在明明是人数占优的情形下,秦人却隐隐有退却之意。

  英布率先凿空秦阵,熊翊和他一道奔出。紧跟着阳陵君也率军冲出,两军即将就此接轨,扬长而去。

  但秦军并不是所有人都受到了撼动。

  压在后阵的秦军率长敏锐的把握到了战机,他领着未受攻击的秦骑猛然插到楚骑两军的结合处。

  “糟糕!”熊翊回望,为被截留的部队担心。

  “乘秦军正在混乱,快走!”英布降低马速,在熊翊身边提醒道。

  “可——”熊翊的瞳孔猛地一缩,没有说下去。

  只听英布嗓音低沉地说:

  “我们所有人的第一目标,就是保障你的安全。”

  “我知道,我知道,可阳陵君,还有大家……”

  熊翊看到懵住的秦军在后阵率长的鼓舞下重燃斗志,看见他们一层层的将阳陵君带领的几百人包围住。

  “不……”熊翊终于抑制不住情绪,悲痛呼喊。

  英布拽住他的战马的缰绳,不让情绪陷入崩溃的王孙乱动。

  秦军则把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包围内的楚人,残酷的剿杀随即开始。

  借着断后之人所拼出的时间,英布带队向着熊翊与季布所约定的地方奔去……

  睢泗交汇之地!

  终于,近了,已经可以听见泗水的波涛声。

  就在此时,一颗诡异的、尖锐的藤蔓从附近的丛林中暴起,直奔这不足两百人的楚骑袭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