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十二章 少司命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少司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骏马的奔驰时,马背上的人会感受到惬意的凉风。

  又奔波半日,伴随着微风的抚动,熊翊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他面无悲喜,眼观鼻、鼻观心,感受着心中的悲痛在压抑中逐渐转化为怒火的过程。

  当又一次的袭击来临,这怒火被瞬间点燃。

  熊翊侧头遥望暴长的巨大藤蔓,眼中隐隐闪动着一丝疯狂。

  藤蔓呼啸而来,一路击伤众多骑士,捅出一个缺口,目标直指英布。

  英布侧身避开,一斧斩入藤蔓的尖锋,磅礴的气劲将其劈成两半。

  但是一道黑色的身影却乘机踏着藤蔓跃进到楚军队伍中,手中的长剑朝英布袭去。

  英布反持短斧,将这波攻击格挡住。

  偷袭的女子嘴角勾起,空出的手心中碧绿的光华攒动,作势激发出阴阳术。

  还未等她进一步行动,英布身边的熊翊适时撩起手臂,鱼肠剑舞出银白的残影,直取偷袭者的要害。

  她惊呼一声,猛地闪身躲避,却依旧被划破了衣袖。

  只听一声少年的沉声问道:

  “什么人?”

  “哈哈哈哈……”她发出银铃般的长笑,向后一跃,在空中灵巧地翻转,跳出了楚军队伍。

  “来杀你的人啊!”

  丛林中,白衣女子走出,站到黑衣女子的一旁。

  熊翊目光一凝,辨认出了她们的身份。

  “一黑一白,木系法术,这是……”他语气不善道,“阴阳家的少司命,竟也要参与到楚秦的战争中来吗?”

  白摊摊手,语气缥缈道:

  “阴阳家本就为秦国效力,我们这样做无可厚非。”

  黑饶有兴趣地看着熊翊,挑逗道:

  “很有见识啊,原来你才是领头人。渍渍,年轻又有天赋,阴阳家最喜欢你这样的,可惜……”

  白与她心有灵犀,接话道:

  “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除非你主动交出那东西。”

  熊翊气笑了,他自然猜到了对方所求之物是什么,不过他并不打算遂她们的意。

  “呵,真可笑啊,你以为你们两人能杀光我们?”

  他没有解释,装载着七分之一的苍龙七宿的宝盒现在和芈涟在季布带领的船队上,不在他手里。也没有为此扯个谎的想法。

  从对方的言行中就可窥见,她们都是手染鲜血之辈,并非善类,贸然解释不仅没用还反而会被看轻。倒不如和她们干一架,既发泄了怒火,又能让她们知难而退。

  “当然。”黑将长剑前指,狞笑道,“你这么说,我当做你是拒绝咯?”

  熊翊看了英布一眼,后者抬起手,比出一个手势。

  “散!”

  黑的眉头微皱,向前奔动跳跃,闪现到一位骑士的身后,挥剑斩下。

  一根弩箭射向了她,不得已,她回剑抵挡。

  白则不断地结印,激起法术对抗着奔涌的骑士挥来的刀、剑、殳。

  黑简单扫视一圈,发现楚骑虽然分散了,但却彼此照应,配合完备。

  她形如鬼魅,灵活地躲闪着攻击,并寻隙刺伤了一人,但这也使得她险些被另外一人打中。

  “在专修法术的阴阳家,竟然会有使用武器的,真稀罕。”熊翊大致看出了她们的实力,暗想道。

  他将鱼肠剑垂下,内力不断涌入,一层层蓄力,使得宝剑发出微微的蜂鸣声。

  黑轻哼一声,退回到白的身边,不甘道:

  “你们的确算是精锐之师,但是——”

  她将长剑甩出,插进地里,同时牵起白的手。

  两人掌心相对,十指交合,气势顿时变得强横。

  英布心有所感,向前挥手。

  “冲阵!”

  一黑一白,阴阳相生。虚幻的太极在二位一体的少司命脚下若影若现。

  登时,她们脚下的大地崩裂,无数或黑或绿的藤蔓诡异地破土而出,高高冲向天空。

  藤蔓涌起的范围一圈圈向外扩散。中心处的纠缠起来,形成保护二人的屏障,外围的则变得越来越高大。一时间,有遮天蔽日之效。

  不少战马被掀翻,令众多骑士跌倒在地。

  奔到近前的骑士暂时也难以用刀剑突破坚韧的藤蔓屏障。

  冲天的藤蔓回卷而来,犹如牢笼般将众人框起,无数的尖锋指定了其内的每一个人。

  仰头看着藤蔓覆下的阴影,黑嘴角微扬。

  “结束了呢,可惜耗费的灵气太多了。”

  突然,一道银白的光占满了她的视野。

  银色的光芒散去,日光重新洒下。

  “这……骗人的吧?”

  所有的藤蔓——包括盘成屏障的最坚韧的那部分,竟然都被斩断了。

  两人看向银光的来源。锦衣少年立于马鞍之上,手持短剑,眼神冰冷的与她们对视。

  他的眼中,被漠然掩盖的愤怒、上位者的威严、透彻古今的镇定、危机下的疯狂彼此交织,摄人心魄。被这样的目光盯住,黑白少司命竟莫名地觉得恐惧,只得默默移开了视线。

  楚骑围拢上来。两人柳眉微挺,一人结印,一人拾剑,欲做殊死一搏。

  见此情形,熊翊在马鞍上一蹬,高高跃起,竖剑劈了下去。

  黑急忙抬剑格挡,两剑相触,长剑的剑锋被鱼肠剑砍出一道豁口。

  熊翊借力翻转,转而袭向另外一人。

  “白!”

  结印召出的植物被鱼肠剑斩破,熊翊跟进,将宝剑刺向跌倒的白的咽喉。

  见姐妹有性命之危,黑不顾来到近前的英布挥出的战斧,快速结印,召唤出藤蔓缠向熊翊。

  熊翊眼眸轻动,一瞬间在脑海中快速过了一遍此时的局面。

  “如果我刺了下去,那么黑也会毫不留情地攻击我,同样,英布也将攻击她。看似是一换二的划算举动,但那样一来,我非死即伤。这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手下的兵将们不负责。”

  “停!”熊翊平静道。

  鱼肠剑悬停在白的咽喉上,黑召唤的藤蔓也用尖锋抵住了熊翊的心口,英布的战斧滞于黑的身后,这一刻,四人仿佛静止了。

  熊翊眼睛转动,斜乜着黑,轻声道:

  “收手吧。”

  “啊?”

  熊翊将手往挺进,虽然他被藤蔓缠住了手臂,但前进一点还是能做到的。只见原先光洁的脖颈被刺破了皮,顿时冒出了一丝血液。

  “停手!”

  熊翊并没有动。

  黑的眼眸颤了颤,收回了藤蔓。

  见此,熊翊和英布也收了兵器,后退两步,拉开距离。

  黑上前扶起白,见对方并无大碍,方才放心。

  “所以说,你们两个是杀不掉我们这些人。并不是人人都像剑圣盖聂一样可以以一当百。”

  黑白少司命同时抽了抽嘴角。她们看向站在一旁的少年,听见他评价道:

  “少司命,是楚地的神祇。掌管婚姻、庇护孩童。阴阳家,窃取了这个名字,把它炼成凶煞之职,你们对得起早先与屈子的合作吗?”

  当熊翊浏览原主关于阴阳家的记忆时,发现它竟与楚国颇有渊源。这也不奇怪,毕竟阴阳家的高手都是以楚国神祇命名的。

  “楚国与阴阳家,渊源未断。所以,你们站在秦人的角度参与这场国战的做法并不可取。”

  “我们……知道的。这次只是来寻找一样东西。”白小声说。

  现在黑也辨认清楚了,这帮楚人都是轻装简从,并未携带明显的盒子。想来那东西也不在他们手里,应该是自己又找错人了。

  “寻什么东西?”

  “没什么。”

  熊翊神色不变,冷冷道:

  “那么,还不退下!这场战争你们不该参与。”

  白察觉到了他持剑的手在微微颤抖,但却不敢再轻举妄动了。与姐妹对视了一眼后,她苦笑着问道:

  “敢问,你的名字?”

  熊翊沉默片刻,悠悠转身。

  “不告诉你。”

  她的表情有些失落。

  “唉,走吧!”黑用胳膊捅捅同伴,拉着她离开此地。

  熊翊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对英布说:

  “知道我为什么放了她们吗?”

  “弟兄们虽有受伤,但没有阵亡的。”英布环视一圈道。

  熊翊点点头,说道:

  “虽然她们比较弱(还没走远的黑被绊了一下),但好歹也是江湖上闻名的高手,情急之下,还是能击杀掉几位兵士的。既然我们已经占了优势,压制住了她们,就没必要再做无用的牺牲。”

  英布深以为然。

  楚军有条不紊,包扎伤者,调整阵列,很快便重新恢复了秩序。

  “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浩歌……”

  熊翊望着走远的二位少女,莫名想到了她们的下一任,那道紫色的身影。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是不是该找机会见见她呢……”

  他摇摇头,散去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

  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当他望向西北,又观察到了了滚滚烟尘。

  追兵赶来了……熊翊揉了揉脑袋,强鼓精神道:

  “派人去泗水边查看渡口。另外,那两个女人留下的藤蔓失去操纵后其实很轻,把这些藤蔓砍成小段携带上,我们到时候浮马渡河。”

  “秦军目测还有数里。”英布望向追兵的方向,估测道。

  “赶紧……做起来吧!”

  熊翊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头昏昏沉沉,太阳穴仿佛在击鼓一样咚咚鸣响。数天来都没有好好休息,刚刚的战斗又使他的内力几乎干涸,他终于撑不住了,倒了下去。

  英布及时扶住了他。

  “王孙,王孙?”

  熊翊睁开迷离的眼,看见英布那焦急的面孔,听见了他的呼唤。

  他又看见了忙碌着砍动着藤蔓的兵士们,他们不安地望了过来。

  “不行,我还得指挥……”

  他挣扎着要起身,但身体和意识仿佛陷入了泥淖般,反应迟钝且艰难。

  意识朦胧间,他听见了有人由远及近地高喊,进而大家都一起欢呼。

  熊翊勉强分辨出了他们的呼声。

  什么……船啊……季布将军啊……云云。

  “终于,赶上了么?”

  熊翊嘴角微扬,放心睡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