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十四章 南讯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南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钟鼓齐鸣,仪仗摆开,朱轮华舆,黄屋左纛(dào)。

  郎中令军整齐划一,顺序而列,绵延之长,竟有千乘万骑。

  “王!”一人的高呼。

  “王!”千万人的呐喊!

  秦王政二十四年,王至陈郢,临照新土。

  “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póu )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

  剑盾相击,钟缶鸣荡,浑厚的《商颂·殷武》奏响。这场浩大的受降阅兵仪式,是秦人的狂欢。

  秦国的将士山呼震天,秦国的朝臣谈笑喝彩。

  秦王政身穿绘有日月星辰纹章的王服,头戴象征天子的十二旒(liú)冠冕,立于高台之上。楚国的先王负刍及一干被俘的大小贵族则在下方向其俯首乞降。

  见此情景,被晾在一旁的齐、燕、代三国的使者如丧考妣,惶惶不可终日。

  齐使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和另外两个使者对视一番,默默叹息。

  楚国亡了,燕王逃奔辽东,赵国只余代地,秦国的下一个目标势必就是齐国啊!可齐兵久不经战事,能挡得住如狼似虎的秦军吗?

  他不安地左右张望,越看越是心凉。

  有一人从他附近走过,他留心地看了眼,注意到了对方脖子上的纹身。

  “罗网……”他深吸了一口气。

  原来自己一直被监视着啊,自己窘迫的样子只怕被对方看了去,如此秦人必然更加轻视齐国……这可如何是好?

  想着想着,齐使越发焦急,突然心中绞痛,晕了过去。

  那位罗网之人惊讶地回头看了看,低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了一处马车前,躬身汇报。

  这是大王的御座,而掌管者正是中车府令赵高。

  他很满意各国使节慌张的表现,点了点头,令其退下。

  赵高转而毕恭毕敬地对身边的另一人行礼道:

  “廷尉大人竟然屈尊寻我闲聊。高,倍感荣幸!”

  “李斯毕竟是楚人,这受降仪式,不看也罢。”他仰天道,“我更希望楚地能尽快平定,还民众一个太平。”

  “罗网是秦国的凶器,必为大军前驱,扫荡障碍。目前已有天字级高手带队深入江淮之地,大人尽可放心。”

  “如此甚好!”李斯颔首。

  ……

  姑苏城。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一支队伍的出现打破了此地的平静。

  他们的军容虽然看似凋敝,但步里行间所散发的气质却给人一种肃杀之感——正是熊翊一行。

  罗网的刺客混在人群中,看着入城的一众楚军,听见同伴低声道:

  “竟然有落单的王族跑到南方来,真是意外之喜!”

  听了此话,刺客舔舔嘴唇,兴奋地说:

  “待我取了他的人头,我们就能凭这份功劳,升到绝字级了。”

  但同伴却拦住了他,比了比拱卫那位王室少年的两位将军。

  “莫要轻举妄动,我们去报告玄翦大人,一样有功劳拿。”

  “嗯?”熊翊有所意动,抬眼看去,并未发现目标。

  但刚刚,那一股明显的杀意是怎么回事?

  “看来即便是姑苏城也不太平。”

  姑苏,也即后世的苏州,在吴王阖闾时期由伍子胥在原来的王城基础上监督扩建而成,之后长期作为吴国的都城,直到吴国灭亡。

  它是当今长江以南数一数二的大城,楚国东征越国后,便以此城为中心,控制楚国的东南疆域。

  尔后春申君被封在此地,在他的经营下,当地的经济与生产力得到经一步发展。

  春申君死后,楚国又将姑苏改为县治,直接由楚王掌控,是目前熊翊避难的最佳选择之地。

  故而,熊翊没有直接率领船队进入长江,而是继续往南,通过吴淞江进入太湖,由此驶入胥江直至姑苏城下。

  算算时间,他们一共在船上迁延了二十日之久。

  好在秦军需要消化江北之地,暂时未将战火烧向江南。

  熊翊本以为,能暂时过一段安分的日子,但是似乎又有势力盯上了自己。

  这种等待着被人算计的感觉并不好受,当军队都进入城内,英布接管了城防后,熊翊立即命令他带人去巡查城内。

  心中稍安,熊翊看向一脸愁容的姑苏县令,问道:

  “最近有没有外地人进入姑苏?”

  “有啊,当然有。”县令颓然道,“越国使者来到姑苏,扬言要尽收吴地呢。”

  “什么!”熊翊猛地站起,惊问道:“越国,怎么还存在?”

  “当然是有的,只是人家不称王了,只称越君。”季布在一旁提醒道。

  “噢……”熊翊想起来了,这越国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在勾践灭吴后,越国很是风光了一阵,但其后便是长期的挂机状态,基本不参合列国的征伐战争。

  威王、怀王时期,楚越交恶,最终楚国大胜,杀越王无疆,全据旧吴之地。越国残余势力四分五裂,一部分盘踞在琅琊、会稽等地,另一部分南下建立瓯越、闽越诸国,既所谓的百越。

  慑于楚国的兵势,百越长期称臣。但他们始终念念不忘要恢复越王勾践的荣耀。

  二十年前,百越的一个众望所归的太子公然反对楚国。那时楚国国力空虚,难以派兵,只得任其发展。时间久了,楚国朝堂上的诸臣感觉很不是滋味。

  恰好当时的韩国太子正好急需一记战功来巩固地位,环视一圈,韩国谁都打不过,倒是百越……这不就是软柿子了嘛。于是楚韩两国一拍即合,韩军为主,楚军为辅,杀进了百越之地。

  最终结果,百越割地赔款,废掉太子。韩楚两军满载而归,楚国拿了实质的好处,韩国则带走了百越太子及一些俘虏,作为功绩炫耀。

  那位百越太子,就是《秦时明月》的姊妹篇《天行九歌》里的天泽吧……熊翊有了联想,心道命运真是奇妙,也不知百越天团结局如何……后来没有再听说他们,大概是失败了吧,无双鬼最后加入了流沙也佐证了这一点。

  “所以,我感觉到的潜在危险是越人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