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十五章 再起波澜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再起波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居安思危。

  为了加紧取得自保的手段,熊翊没有耽搁,当即叫县令收集硝石、硫磺、木炭、竹筒、清水、石磨等物品。

  这一次时间宽裕,熊翊打算往火药初品里加水搅成糊糊,等它自然阴干,达到充分的混合。

  至于制作地点,得不进不远,还很隐蔽。熊翊选在了府衙的一处角楼。

  这一片原是吴国王宫,后来被拆分成了府衙和行宫。熊翊和和芈涟的居所便在临近府衙的一处宫室中,他带来的士卒也都安置在附近专门的营房里。

  到了傍晚,材料便集齐了部分,熊翊得了消息就兴冲冲地跑到角楼去监督火药的制作。在他的指导下,第一批产品成功成型,接下来只要等阴干就好了。

  “还不够,硝石不够,不仅是姑苏城,附近的大小城邑都可以去收集一下。”熊翊对县令如是说道。

  “好,但这真的有用吗?”

  “会有用的。对了,我拟的文书发出去了吧?”

  “当然。”

  “嗯。”熊翊点点头,和他走出角楼,感叹道:“现在吴地、九江、赣地、鄂地、长沙等等都暴露在秦军的兵锋之下。独木难支,终会被秦人逐个击破,总要有些联系,团结起来才好。”

  “越人此刻觊觎江东——越使,王孙你看该如何处置?”

  熊翊低头思索片刻,便无所谓道:

  “先晾他几天,等在城内搜出预谋作乱的越人,我还要向他讨一个说法呢。”

  到时候,火药也制成了……熊翊这样想着,便少了畏惧,轻哼一声道:

  “越人真是鼠目寸光,秦王妄图兼并全天下的土地,难道会单单放过百越?唇亡齿寒,没有我们在前面挡着,他们自保都成问题。”

  “的确如此。”县令附和道,进而又说,“但大军都折在了蕲县,我们兵力不足,连百越都不如了。你看,是不是要强征……”

  “不行!”熊翊打断道。

  能抵抗则抵抗,实在不能,干脆最后施惠于民众,再分散力量蛰伏。反正,日后还会复兴的机会的。

  这是熊翊现在的想法。

  其实某种程度上看,放越人北上为楚人挡枪也是一步好棋,总比与百越敌对,搞得被两面夹击好。但就这么放弃了吴地,熊翊难以接受。

  他抬手揉了揉脑袋,低声道:

  “再等一等。”

  数日后,傍晚。

  在熊翊的不懈努力下,火药已经堆满了角楼。

  大部分应该都干了,可以爆炸了……熊翊美滋滋地想。

  他在府衙里轻轻踱步,心情愉悦。

  “越国使者一直都没有动?”他随意问道。

  “是的,在察觉到王孙来到姑苏后,他便不再随意鼓噪了。”

  熊翊抬眼看了看县令,察觉到了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直言道:

  “你想说什么?”

  只听他沉声道:

  “如果越使之前所言不虚,那么现在越国军队应该已经开动了。”

  熊翊扬了扬眉。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熊翊踱回案前坐下,抬手轻敲着脑袋,一个个念头跳动着。

  “总不能和他们打起来吧?”

  “要不叫来越使谈谈,求同存异,应该能达成某些共识。现在天色已晚,明天找他。”

  “英布找了好几天,怎么都没有抓住企图捣乱的越人?”

  “我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蓦地,一个兵士猛然闯入。

  熊翊看着他慌张的模样,皱眉道:

  “找到宵小之徒了?”

  “对,但不……不是越人?”

  “嗯?”熊翊伏案向前探起身子,“说清楚!”

  “他们是……罗网!现在英布将军正陷入苦战……”

  熊翊闻言,意大脑嗡的一声陷入一阵空白,他低垂着头,良久,发出一声叹息:

  “真是,什么幺蛾子都来了。”

  原先针对秦军、越人的想法都打乱了,谁能想到自己还能被罗网盯上……现在熊翊想清楚了,他在进城时察觉的那股纯粹的杀意也只可能是罗网这种专业的杀手发出的。

  他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边走边听着传信的兵士汇报具体的情况,渐渐有些心凉。能让英布陷入苦战的人必然不是等闲之辈,而这样的人,罗网究竟派来了多少?

  “去找季布将军,让他集合军队。”熊翊灵光一闪,补充道,“多准备些引火之物。”

  身旁的侍卫应声而走。

  背靠着曾经的吴国大殿前,熊翊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内多处起火,一处处黑烟扶摇直上,在云层间翻滚扭动。

  罗网似乎完成了布置,开始收拢巨网,全城人都成了它的猎物。

  熊翊伫立在原地,静静注视着这一切,许久没有额外动作。

  一切仿佛回到了寿郢,回到了穿越发生之时……

  “王孙?”有人小心提醒道。

  熊翊回过神来,抬了抬手,握紧拳头。

  在不知敌人具体情况的时候,一切都要以最坏的打算来应对。

  熊翊重新振作起来,对县令郑重地说:

  “民事就交给你,好好组织救火、疏散。”

  “臣尽力而为。”县令回礼。

  他接着派卫士传令:

  “封锁城门,若有可疑之人强行闯门,可以直接击杀。”

  “是!”

  此时,季布赶了过来,汇报说部队已经整顿完毕。

  他们既有熊翊带来的人也有当地的守军,但加起来也不足千人。

  熊翊点了点头,命令道:

  “派人去增援英布将军,肃清城内的谋乱之徒。”

  季布迟疑道:

  “王孙是否要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他和熊翊一样,都隐隐有预感,罗网如此行动,是为了打掉楚人的主心骨,而其目标正是楚国王室。

  “谁知道哪里是安全的,罗网杀手,飞檐走壁最擅长了……”熊翊看了眼不远处的角楼,“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这里人多,反而让罗网难有可乘之机。

  等等……熊翊突然想到芈涟,她也是王室成员,也有可能成为罗网的目标。

  他疾声对季布说道:

  “你快去保护我姐姐,再顺便侦查一下周围,确定是否有罗网之人潜入。”

  “好。”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熊翊表情显得凝重。

  “别出事啊!”

  行宫内。

  日落月升,四周诡异地寂静,原本守卫在周围的侍卫似乎都没了气息。

  芈涟的居所处,门自动打开。一个小女孩,戴着帽子,赤着双脚,走了进来。

  咚,咚,咚!

  她手中的球掉落在地面,一下一下地弹起,发出如同心跳一般的声响。

  侍女毛苹护住芈涟,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颤声问道:

  “你是谁?”

  女孩抬起无神的眼,透过侍女,盯住她身后的芈涟的眼睛。

  “我……要你……”

  她突然表情痛苦,双手捂住头,身形骤然变化。

  “呃……啊!”

  一瞬间,小女孩变换了多种形象:

  佝偻的老妇、油滑的窃贼、雄壮的将军、妩媚的女子……

  每一个形象都在用各自不同的声音呓语着,这声音短暂间连成一片,回荡在房间内。

  “加入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