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十七章 熊翊VS玄翦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熊翊VS玄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银与黑的碰撞!

  鼓三尺之莹莹,云间闪电;横七星之凉凉,掌上生风。

  熊翊先发制人,招式华丽,步步杀机,玄翦以守为攻,挥剑格挡,一一化解。

  水墨般的剑气随着玄翦的挥动恍若游丝,爆发开来,压制住银白的光辉。

  破绽太多,玄翦瞬间找出熊翊出招的空隙,将黑剑迅猛劈下。

  火花飞溅!

  熊翊双手握紧鱼肠,挡住这沉重的一击,手臂被震得发麻,身体险些支撑不住,几乎要被压倒。

  毫不留手地,玄翦抽出第二把剑。

  白剑。

  见此情形,熊翊身体下倾,抽回鱼肠剑,立即往旁边闪躲。

  “嘶~”即便如此,熊翊的左臂仍被白剑的锋芒划了一道口子。

  看了眼伤口,又感觉力气已几乎枯竭,熊翊将剑竖持,挡住一道横劈,并仗着身轻的优势,借力弹开,意图拉出距离。

  只是对方的力量太强,熊翊被震得难以协调身体,撞到了一面墙上,跌倒在地。

  “你太弱了,配不上那把剑的杀意。”玄翦冷冷道。

  “呵呵,可我偏偏能驾驭它呢。”熊翊扶墙站起。

  明明疼得面部有些抽搐,他却仍强笑道:

  “倒是你,被剑完全同化……你的过去,你的自我,只怕都忘了吧?”

  “剑客是杀戮的代行者。”玄翦目光凌厉,“当你加入八玲珑后,就该明白这一点。”

  被他杀死的人就会加入八玲珑,灵魂如同傀儡般被玩弄……熊翊不为所动,挺眉道:

  “你究竟杀了多少人?”

  “够了!”玄翦不耐烦再与他废话。

  澎湃的杀气激荡开,血色沾染夜空,为银月覆上了一层绯红。

  黑剑激发出的剑气如墨,白剑的剑气如烟,二者如游丝般狂乱地舞动。这剑气比刚才强大了数倍!

  玄翦抬起双剑,又猛地挥下,气势愈发凌人。伴随着他向前走动,双刃划地,爆出火花。

  “黑白玄翦,正刃索命,逆刃镇魂,杀招,现在才开始!”

  熊翊用眼神制止了想上前帮助的季布,深吸一口气,轻声道:

  “你知道,此地是哪里么?”

  玄翦没有回答,加快了速度,即将展开攻击。

  熊翊眼睛轻眯,右手除大拇指外依次抬起,再顺次落下,握紧了鱼肠剑。

  此地,姑苏,行宫。

  三百年前,在阖闾还没有对城池扩建,在还只是由诸樊筑造的姑苏城内,这里便已经是吴国王宫了。

  就是在此,一把剑,改变了吴国乃至天下的命运。

  鱼肠剑,勇绝之剑,用它的人只要身怀那有来无回的勇绝之势,就可以发挥出极致的威力。

  十数名高手坐镇,一个人,一把剑,破三层甲,诛杀王侯。

  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

  熊翊抬剑指住玄翦,放空思绪,他的身影仿佛与三百年前的那位剑客重叠,寥落、决绝。

  已无退路,只有一往无前。这一剑,不动则已,动则震撼天地!

  玄翦瞳孔一缩,感受到了威胁。

  他收回就要挥出的双剑,交错格挡。

  熊翊行进如风,拖出残影,荡起烟尘,冲天的剑势刺破了覆盖着皓月的绯红,犹如彗星般从上划过。

  漫天的杀机和游丝状的剑气全部收敛,玄翦全力防御,被逆推了几步,才勉强挡住熊翊的突进。

  鱼肠剑抵住了他的心口,却被双剑绞住,再难以前进。

  玄翦眼中一寒,刚刚如果没有及时收剑,虽然能击杀眼前的少年,但也必然被他的攻击所重创。

  不过……这一剑有威无技,其势已衰、其力已竭。可见这少年只是参悟出了宝剑的玄机,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剑意。玄翦沉声道:

  “你,不配使剑!”

  还是不行吗……看着玄翦改截为斩——白剑刚猛地斜上抡出,黑剑阴柔地刺向要害,熊翊回剑格挡,被这破坏力极强一击的直接打飞。

  虽然险而又险地避开了绝杀一击,但身上又多了道伤口,鱼肠剑也被崩的脱手。熊翊四肢乏力,已无防御的手段。

  玄翦闪到熊翊的上方,熊翊抬眼望去,看见他背靠月亮,分出了八道残影。

  这些残影的随着他劈下的动作一一投入双剑,激荡起血色的漩涡,在这一瞬间,他的剑气又膨胀了近十倍!

  季布跃到熊翊的身侧,抵开了他,并向这道攻击迎去。

  毫无悬念地,季布直直坠入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被推到一旁的熊翊也受余波的影响,被弹到地上,滚了数圈。

  他仰面看着天空,疼得发不出声,只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

  “帮手?我看错你了。”

  玄翦落回地上,将黑剑架在肩上,不屑道。

  “呵呵。”熊翊挣扎着坐起,戏谑地看着玄翦。

  剑客间的决斗?不,自始至终他的目的都只是为了拖时间罢了。

  现在,援军已经赶到。

  整齐的脚步、兵甲的摩挲,阵阵声响由远而近,熊翊安排的接应部队,抵达了战场。

  熊翊回头看了眼,如此……英布应该接管了他们的防区,将带领更多的军队过来。

  他颤巍巍地站起身,兵士们从他两侧奔过,目标指定玄翦。

  “惊喜吗?”

  玄翦眼神不变,朗声道:

  “这样,只会给你的手下带来死亡!”

  “哼。”熊翊踉跄着后退两步,转身朝后走,渐渐改走为跑,没有理会后方的厮杀。

  一道道剑光映照在两侧宫室的墙壁上,熊翊咬咬牙,拼命地奔跑。

  突然,他灵感一动,向左飞扑。

  一把黑剑狂暴旋转着穿过他刚才的位置,钉在前方的梁柱上。

  他回头,只见玄翦踏着房梁飞奔追来,而刚才赶到的兵士们已经全部倒了下去。

  所幸,来援的军队不止一波,熊翊继续奔逃,而他们又与玄翦战斗起来。

  玄翦一剑便砍刀一片,他闪到梁柱前,抽出黑剑,再猛地转身一劈,剑气之强直接摧毁了数栋房屋。他盯住逃跑的熊翊,眼中满是杀意。

  无数的兵士涌来,前仆后继,投入杀戮与死亡。熊翊迎着他们,逆着他们,穿行而过,奔向生机……

  他最终停了下来,看着从身侧经过的楚军,伸手拦住了一队弓兵。

  “王孙?”

  熊翊侧头看向右前方的角楼,眼中闪过一道狠厉。

  他要反杀!

  从看到本体的玄翦的八玲珑第一刻起,熊翊就意识到这座城无人可以挡住对方,除非用特别的方式……消灭掉他,否则大家都会被他杀死。

  也正因如此,他以彗星袭月之势发动的全力一击没有太大的效果。他有后路,有其他的方案,无法做到勇决。

  这是突如其来的状况,尽管代价惨重,但拖延、勾引都已按计划执行。现在,他提前赶到了目的地,只等玄翦入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