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十九章 帝子降兮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帝子降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竹林。

  熊翊孤单一人,怀抱宝盒,深一脚浅一脚地奔跑着。

  他视野模糊,血液往下低着,最终力竭倒地,陷入昏迷。

  最后所见的,是一道姗姗的身影。

  ……

  “醒醒!”

  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瞳孔剧烈一缩。

  “你!”

  “对,我是你,也不是你,你已经死了。”

  一模一样的两人四目相对,熊翊把这段时间的记忆共享过去。

  “我是来自未来现代化社会的熊翊。啊,严格来说并不是一个世界呢!

  “至于你,你是芈姓熊氏的王孙翊。你自杀而亡,现在全靠我的灵魂吊着,才让你还有部分灵魂残留在潜意识中,没有彻底死透,懂了吗?”

  王孙翊低下头,瞳孔无神,满脸震惊,实在是因为在他饮下那瓶毒药后的遭遇太过神奇。

  神秘的灵魂附身在他的身上,救下了姐姐,拿到鱼肠剑。

  与秦人格斗、收回苍龙七宿;击毁机关兽,夺路出城;收编二将,巧渡淮水;临机设伏,灭杀千人。

  之后造神奇之霹雳、牵数万之秦军、战阴阳之高手,再渡船而下,轻松跳出包围。

  到了姑苏,大造雷霆之物,随机应变,消灭绝顶高手玄翦。巧施外交,引越秦相争,保住吴地之民众。之后向西疾行,过赣地,遥控长沙,欲兴江南抗秦之军。

  但也就在此时,遭到了罗网不计代价的追杀,最终深受重伤,形单影只,倒在了一片竹林里。

  “你真是,太厉害了!”

  王孙翊抬头,敬佩地看着熊翊。

  “呵呵。”面对原主的恭维,熊翊颇为满意。

  “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能窥见灵魂的幻境中。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这里交谈。不过,不要以为这是好事。”

  看着原主愣愣的,似乎没有在听,熊翊皱眉道:

  “喂,你怎么回事?”

  王孙翊看了看对方凝实的身体,又看着自己虚化的身体,老实回答:

  “我感觉,好虚弱,提不起精神。”

  “这样啊,正常,谁让你自杀的。即使你的残魂受了我灵魂的滋养,暂时苟存着,但却依然在逐渐消逝。也许再过不久,你就彻底死了。”

  王孙翊苦笑道:

  “我知道,我一直就是一个没用的人。有你代替我活下去,这样很好。”

  他向熊翊鞠了一躬,诚声道:

  “姐姐,楚国,还有我的一切,就托付给你了。若你活得精彩,我就死而无憾了。”

  熊翊伸出双手托起他,传递过去一些灵魂力,让原主打起精神。同时厉声道:

  “想死的话什么时候都行,但死前总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这样的死才有价值。”

  “我,我知错了。”王孙翊小声道。

  真是不让人省心……熊翊努力让表情尽量和颜悦色,语气自然地说:

  “你看看周围,有没有觉得熟悉的地方?”

  王孙翊环视一周,竹窗、纱帘,环境透亮,他摇摇头道:

  “从没见过这个房间。”

  “也是,我也没从你的记忆中翻到过。”

  熊翊摊出手,在手心上方凝出一个黑色的、金属质感的、扁扁的规则长方体。

  这是熊翊前世用的手机。

  挺怀念的……熊翊拿起手机,对原主说:

  “我研究过了,在这个幻境中,只要消耗精神力,就能凭空制造出自己熟悉的物体。”

  “哇,这是什么!”

  “用心听!”熊翊不悦道,“但是这个房间,我们都不熟悉,这不是我们创造的,可它就这么存在着。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创造这个房间的,正是编织整个幻境的人。”

  “这……我们并没有受到威胁,也许人家是好人呢?”

  熊翊白了原主一眼:

  “别忘了,我们的身体布满伤势,若不及时处理,可能会流血过多死掉的!”

  “而且,”熊翊继续道,“你以为我们现在得以自由聊天是人家的功劳?明明是因为我的特殊,是我一直耗费精神力在抵抗,才得以提前醒来,摸清一些状况。”

  “哦!”王孙翊若有所思,“你能看见八玲珑的本体,在致命攻击打来时会提前预知,这就是你的能力?”

  “哼,你的话太多了。”

  穿越者总要有点特殊的,作为一位魂穿者,灵魂力强大不是很正常嘛。

  实际也的确如此,熊翊前世的记忆都很清晰,比如中学课本上的化学反应方程式,或者考英语六级前死记硬背的那些单词,熊翊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记得更清楚的是六级到了毕业也没考过……唉。

  咦,不对,这都穿越了,这辈子不用学英语了,开心。

  “抱歉抱歉。”

  熊翊的意识被原主的道歉声拉了回来。他双手交叉,抱于胸前,直言道:

  “总之,我们要团结起来,共度患难!”

  “嗯!”

  王孙翊伸出手,与熊翊握在一起。

  “其实,对于我的现在的敌人,我已经有些猜想了。”

  王孙翊想了想,问道:

  “是我们倒地前看到的那个身影?好像是个女人。”

  “应该是的——你挺聪明的嘛。”熊翊悠悠吟道,“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这是,湘夫人?阴阳家?”

  “呵,仔细想一下,把幻术玩的出神入化的,这世界也只有阴阳家那群人了。”

  “可恶!”王孙翊咬牙道,“之前已经打退了两个少司命,他们怎么还来……”

  熊翊叹了一声:

  “没办法,谁让人家比我们强呢?强者随时可以拿捏我们。我算是看明白了,在这个世界,弱小就是原罪!”

  “君之言,我深以为然。”王孙翊点头道。

  “只能,水来土掩了,我们得先做些准备。”

  “什么准备,啊——这是?”

  熊翊突然探身往前,与王孙翊融为一体。

  “呵呵,这又是我研究出来的一点,我们可以随意的合体或分体。呐,合体后一人占主导,另一人与他共享感官,可以在他的脑海里说话,就像我现在这样。”

  “所以我是占了主导,为什么?”王孙翊在心中问道。

  于此同时,他活动了一下血肉充实的四肢,感觉不错。

  “你打头阵,而我则潜伏下来,伺机窥测出幻境的漏洞,一举打破它,这样不好吗?”

  “好厉害,这真是完美的计划!”

  “那么,我要减弱对幻境主人的抵抗了哦。”

  “等等,我还没准备好!”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和她僵持下去对我没好处,而且,我就需要你这幅有些慌张的样子。现在,躺下去,装作受伤。”

  王孙翊乖乖照做。

  “她来了——放轻松,你好好应付她,我暂时不说话。”

  王孙翊登时忐忑起来。

  一位女子推门走进,步履款款,眼含忧思。

  她望向床上的少年,轻声问道:

  “公子,你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