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二十一章 黑雾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黑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懂……”

  王孙翊愣在原地,目送湘君走远。

  “呵呵,这位舜君,只怕和我们一样,是禁锢在幻境中的魂灵。或者说,他已经被完全侵蚀了。”

  听着另一个自己说的话,王孙翊回过神来,惊讶道:

  “什么?”

  “娥皇、女英、舜,三个人只有一个是幻境的主导者,就像我们现实中我为主意识一样。舜可以排除了,只剩下两个湘夫人,只要我们指认出她究竟是谁,促使她自我意识觉醒,应该便能打破第一层幻境。”

  “才第一层?”

  “当然,你看看脚下。”

  天色不知何时变黑了,竹林萧森,乌鸦悲啼。

  王孙翊低下身,看到一片落在地上的竹叶。

  “这?”他拿起竹叶,原本在意过的泪雨斑驳的湘妃竹,此刻注意起来,才发现其上的似乎并不是斑点,而是……血?

  “别怕,这里是幻境,血液只是在象征一种不好的东西。”

  “我知道。”王孙翊点点头,抚摸起眼前土地隆起来的一块。

  他轻轻拂去泥土,却发现眼前的竟是一具白骨。

  见此,王孙翊瞳孔急缩。

  “不用挖了,知道就行。”

  王孙翊的喉结动了动,点点头不安地问道:

  “所以这代表什么?”

  “恶意,纯粹的恶意,这才是幻境的本质。和你一起探索幻境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能在此分辨出善恶。比如与湘夫人交谈时,她透露出的是善意,但当她讲起了故事,恶意便开始侵蚀我的灵魂。”熊翊的语气渐渐加重,“而这片竹林,就是恶意的聚合体!”

  听罢,王孙翊久久无言,他能够想象到,大量的人被一个个拖进这个幻境中,不知不觉地受到恶意侵蚀失去了自我,最终被完全吞噬。

  他叹了口气,在脑海中形成话语,对另一个自己说:

  “换你来吧,我感觉接下来不是我能面对的。”

  “好。”熊翊短暂思索后便接过了身体的控制权。

  灵魂交换中,王孙翊说起了自己的疑问:

  “既然你看出了幻境的本质,为什么不直接破坏呢?在现实世界,湘夫人应该也是追杀我们的一员,我们不能相信她。”

  “不,我能感到她的善意,这也许是她的挣扎。她现在处在奇怪的状态,如果说我们是一体两魂,那么她便是一体多魂,还被纯粹的恶意给搅在了一起。”

  熊翊活动了一下手脚,在内心呵了一声,继续道:

  “万一这个幻境的基础很薄弱,一碰就碎,那倒是好办了。可如果不是,我没多少胜算直接与满幻境的恶意对抗。所以,只能去尽量争取所有的变数。”

  “你才是最大的变数!”王孙翊在脑海中低估道。

  熊翊低笑着摇摇头,迈开步伐,朝屋舍走去。

  的确,之前隐藏的不错,并未被幻境察觉自己有能力与它抗衡,只是随着侵蚀,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削弱了。

  如此,现在要与它对抗,倒也没必要掩藏了。

  竹林沙沙作响,黑暗中似乎有多只眼睛在窥测,黑气游荡,似乎要留下自己。

  熊翊回想起了在姑苏城里召见的越使,他似乎会尸蛊之术。因为收下了玄翦双剑,后来自己又亲自为他送别,盛情难却下,自己表示出对他术法的好奇,他便传授了一些技巧。

  黄泉碧落,百鬼夜游。虽然熊翊没学会太高级的法术,但至少知道了原理。而在这个幻境中,熊翊是可以把想象变为具象的。

  “肉归于地,气归于天,血归于水,筋归于山,呼吸化为亡灵,尽归幽冥之间。起!”

  随着熊翊的颂念,他草草画出的咒文扩散开来。众多掩藏在幻境中的尸骸爬起来,无所畏惧地与黑气化成的杀手纠缠。

  借着他们拖延,熊翊成功逃出竹林,来到屋舍前。

  熊翊脚步不停,越过曼殊沙华的花海,跑进了屋舍中,状似慌张地说:

  “追杀我的人赶到了……”

  灯在刹那间点燃,湘夫人转过身,认真地看了他一眼。

  “公子放心,所有来到潇湘谷的人,进得来,都出不去。”

  她款款朝门外走去。

  透亮的房门缓缓合上,华丽的杀戮开启。

  舜君不知何时赶到,与杀手们交手,他的身躯似乎化为传说中的神兽,拖出残影,击杀了多人。再化成碎片,重新组合成了人形。

  藤蔓飞长,其尖盛开了一大株曼殊沙华,湘夫人的身影出现在花蕊上,收割了余下的性命。

  一切安静下来,只剩湘夫人悲伤的声音在回荡:

  “夫君,你又要离开?一如往昔,就像从未来过一般。”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旖旎迷梦而已,只是梦中人不愿醒。”湘君悠悠地回应道。

  “是梦么?可那份温暖,却仍在心中涌动。”

  听到此处,熊翊不再旁观,前走几步,拉开房门。

  只见湘夫人正看向舜君朦胧的背影。

  “爱,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它可以剥夺你感知快乐的能力,混淆真实与梦幻的界限。”舜君无情地说,身影渐渐消逝。

  “但无论它多残忍,多悲伤,我也会,紧紧抓住它。”

  “我眼中,只有迷雾重重,只有竹上的斑斑泪痕,也许是恨,也许是爱,如果是因爱生恨,我就不怕你的恨再多一些。”

  舜君又离开了。

  “多谢夫人了——舜君他还是在意你的,不是吗?”

  湘夫人幽怨侧身,直勾勾地盯着熊翊。

  熊翊扫视了一眼周围,每一位杀手的尸体上都盛开着曼珠沙华,他们的身体也因此快速淡化,消失不见。

  看到湘夫人想说什么,熊翊连忙道:

  “别说,什么都别说,我能体会到你心中的悲伤。”

  他抬头,保持淡淡的微笑,轻声道:

  “两个女子,同时爱上了一个男人。而最后,一个女子死了,另一个活成了她的样子,渐渐分不清自己是谁。男子深陷愧疚,与幸存者疏远,而他离去的背影,被女子永远的铭记……”

  “你,在说什么?”

  “唉!”熊翊幽幽叹息,“这是一个背叛、猜疑、利用、妒忌和血腥并存的故事。一直徘徊在这里,很累吧……女英夫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