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二十三章 新的开始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新的开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能在这里坚持到现在,本就说明我与众不同。”

  熊翊抬起手,迎向对方的攻击。

  漆黑的巨树射出触手一样的枝杈,向两人袭来。

  叮!

  它撞到熊翊的前上方,被透明的防护弹到一边。

  环绕着湘夫人和熊翊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一个边长十米的金字塔,它由普通物质中最坚硬的材料铸成。

  近一米厚的,金刚石铸就的方尖金字塔!

  乘着巨树的攻击被打断的间隙,熊翊展开了反击。

  在方尖塔外边,出现了十几门火炮,它们齐声怒吼,将炮弹轰向巨树。

  在这个幻境世界,熊翊能凭空造物,前提是要知道大致的原理并曾经见过。

  在火炮的轰击下,巨树的躯干受到了损毁,露出里面被黑气包裹的一颗颗红色光点。这些光电不断闪动着,浮现出沉睡的人脸。

  “这是……”熊翊看的一怔,“原来它只是披着树皮的怪物。扶桑的神性凝成外皮,其核心是被恶意化成的黑气裹挟着的一个个被吞噬的灵魂,这大概有几百个了吧!”

  虚空中刮起一道龙卷风,迅速暴长成声势惊人的风暴,巨树并未受影响,但一门门火炮被卷入其中,纷纷解体。

  巨树仿佛暴怒了,再次长高长大,并改动规则,拉开了自己与熊翊、湘夫人的距离。

  熊翊目测,它后退了有十里远。虽然如此,却因为巨大,以至于熊翊望不到顶。

  黑云遮蔽天空,闪电交织成银白的巨网,噼里啪啦席卷着方尖塔;飓风混杂腐蚀性的暴雨,覆盖熊翊所在的方圆数里;堕落的黑紫色污秽浸染着大地,迅速蔓延。

  巨树引动自然之威,展开强大了的攻击。见此,熊翊并不慌张,一一应对。

  脚下同样覆盖上了一层金刚石,抵御来自地底的侵蚀。

  纯铜材料构成了上百根手指粗的金属丝,交织成一个半球形的牢笼,套在方尖塔外围,闪电全都被它导向了大地。

  法拉第笼!

  至于巨树勾动的暴风雨,熊翊不屑去管,碳与铜的单质可没那么容易被腐蚀。

  “呵,真是浪费呀。”如果熊翊能改动幻境中的自然之力,不会只做到这种程度。

  可惜,这大概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

  闪电与暴风雨持续了数分钟才减弱,在此期间,熊翊增添了新的大胆想法。

  于是在攻击减弱的那一瞬间,熊翊抬起了手。

  天空出现了一道头尖涂白,身体为绿,形似飞机的身影。

  这是东风-17中近程常规弹道导弹。

  “呜——”巨树被命中后,发出尖锐的悲鸣。

  这鸣叫直刺灵魂,引起熊翊的眩晕,他感到头皮仿佛被无数根针扎着一般。

  熊翊咬咬牙,克制着痛苦,又拉出了一道硕大的身影。

  这得得益于巨树自己退后了那么远,再加上相信钻石方尖塔的坚固,熊翊才敢使用这种武器。

  东风-41洲际弹道核导弹!

  它近乎垂直地面,击中了巨树的身躯。

  核裂变引发了核聚变,点亮了一个耀眼的太阳。

  熊翊握紧拳头,把方尖塔变为半球形,抵御着核爆荡起的冲击波。

  湘夫人则蹲坐在地上,看着熊翊被这轮太阳所映出的背影,久久无言。

  良久,光芒散去,蘑菇云高挂长空。熊翊轻呼一口气:

  “成功了吗?”

  突然,一米厚的金刚石护罩崩溃碎裂,从空中坠下。

  “这?”熊翊挥手,荡开碎片。他看着天空,发现了不对劲。

  在巨树濒死时,它将自己与天空的乌云相连嫁接,避开了致命的核爆。

  它的实力已严重受削,索性放开了自己,肆意扭曲着规则。此刻,它即是天。

  狂放的、密集的触手从黑色的天空垂下,似长鞭、似巨锤,目标直指失去防护的两人。

  熊翊发现自己不能再随心所欲的拉取物品了。它牺牲了自己召唤自然之力的手段篡改规则,压制了熊翊的能力。

  熊翊表情变得决绝,他燃烧着精神力,和对方争夺规则的控制权。

  “还差一点……”熊翊扬起的手有些无力。明明已经重创了对方,却还是不敌么?

  “不过也不是没有胜算。”他打算只专注一个方面,争取改动一个物理规律,然后,凭借知识打败它。

  就在这时,熊翊听到了内心的呼唤。

  “这些便交给我吧!”

  原主?熊翊眉头一皱,在内心道:

  “你好好待着,我能解决。”

  但他却无法阻止原主的行动。王孙翊从他的内心走出,来到外界。没有熊翊精神力的滋养,他的身体显得虚幻。

  “你为什么出来?”

  王孙翊的脸上显露出一个笑容,淡淡地说:

  “你曾说过,若是死,就要死的有价值。受到恶意的侵蚀后,我的这点残魂在加速消逝,也许不久,便彻底不存在了。既然如此,现在你遇到了困局,我何不燃烧这最后的力量,助你一臂之力呢?”

  “别这样!”

  熊翊上前想把他拉回来。

  王孙翊笑着摇摇头,按住熊翊的肩,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我本就是已死之人。而你刚刚制造的太阳,让我看到了你的力量,由你带我走完这剩下的人生,这很好。

  “路漫漫其修远兮,你可不能止步于此。”

  他闭上眼睛,虚幻的身躯化为闪亮的光点,逐渐消逝。

  “你……”

  熊翊的眼睛发红,低下头,吸纳着原主的精神力,冲击这片幻境的规则。

  他获得了两个能力。

  墨黑色的天空投下的邪异触手击打了下来,但他们瞬间静止。

  熊翊低着头,双手交合。

  围绕着他出现了一个个浑圆的似金属一样的小球。它们看起来不大,却重抵千钧。

  它所有的原子都被紧密地压在一起,被钉死,不会颤动,绝对光滑,没有温度。

  这是熊翊取得的第一个能力——制造强相互作用力构成的物体。

  一个个小球向上疾飞,任何阻挡在它身前都如同果冻一样,不堪一击。

  小球瞬间击穿了黑暗的天。

  第二个能力——可以随意控制所创造的之物的速度。

  这个幻境中的斗争归根结底是比拼想象力。

  那么赋予它们接近光速也不会怎么违和。

  熊翊抬头仰望,天空中,无数的小球追随着第一个接踵而至。

  它们穿透云层再翻转回来,如此反复。

  从湘夫人的视角看去,这个少年周身浮现出一些好看的小球,随后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天,一瞬间,天青、云淡。

  恶意的聚合体再也无法与熊翊对抗了。彼退我进,此时,熊翊的意志即使这片幻境的规则。

  他表情疲惫,轻声地说:

  “要有光!”

  照亮一切的光,驱散恶堕的光,净化魂灵的光!

  幻境中,所有的事物都被纯净的光华覆盖,苟存在角落里的恶意聚合体统统消逝。

  终于解决了……灵魂力枯竭下,熊翊感到大脑接近宕机。

  熊翊转过身,拉起湘夫人。

  她神色复杂地看着熊翊,最终勉强扬了扬嘴角:

  “多谢了。”

  一个个被净化后的魂灵飘了过来,他们如同虚影,即将消失。

  湘夫人看过去,这里面有娥皇,有舜君,有许许多多被这个幻境吞噬了的灵魂。

  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解脱后的松惬,化成光点,最终汇入湘夫人体内。

  湘夫人感知了一下,愣神道:

  “我,也许,修为突破易魂法了。”

  熊翊随意地点点头,对湘夫人问道:

  “你要的是苍龙七宿?”

  “是的——还不知你叫什么?”湘夫人读取了精神错乱间在现实世界的记忆。

  “我叫熊翊。”他感觉到思绪已经在精神干涸下变得迟钝,强撑着说,“虽然对结果毫无用处,但我还是要问,你们收集苍龙七宿是为了什么?”

  湘夫人的眼眸转了转,浅笑道:

  “看来你对阴阳家并不了解,我们本就传承自上古巫族,也属于苍龙七宿的守护者。现在天下大变,我们收集它并无不可。”看到熊翊依旧警惕,她补充道,“我们绝对不会拿它做危害苍生的事的。”

  “行吧。”熊翊只能相信她了。他最后道:“我的身体受了严重的伤,等你解除幻境后,记得照顾一下,别死就好。”

  湘夫人轻笑一声,上前抱住熊翊,在他耳边轻声说:

  “安心睡吧,我会报答你的。”

  “嗯。”

  ……

  不知过了多久,熊翊醒了过来。

  伤口的隐隐痛楚,提醒着他,这不是幻境。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枕在湘夫人的膝上。在宽阔的水域,自己与她乘着一张竹筏,激水前进。

  也许是害羞,也许是警惕,他连忙挣扎着坐起,在湘夫人饶有兴趣的目光中,匆匆地审视自身。

  左臂上的伤口几乎完全愈合,全身上下,只剩下被罗网追杀时所打出的重伤还在发疼……衣服上的血迹、身上的汗渍都没了……在这习习微风的吹拂下,还感觉蛮舒适的。

  “你对我……额。”

  湘夫人抬手按住了熊翊的脖颈。

  “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愿不愿意,加入阴阳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