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二十四章 湘夫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湘夫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愿不愿意,加入阴阳家?”

  熊翊眨了眨眼,没有太意外。

  不过他并没有察觉到湘夫人的杀意,于是便不想理会。

  因为之前黑白少司命恶意阻拦的原因,熊翊下意识地对阴阳家有些敌视。但他又知道阴阳家的技法特别厉害,对于迫切需要提升实力的自己来说是不错的栖息地,现在对方诚心诚意地邀请了,勉为其难还是可以接受的。

  只是可惜,这一个月的努力全白费了。现在自己形单影只,苍龙七宿也被夺了,继续去长沙并不现实。

  他看向湘夫人的身旁,那儿摆放着两个竹筒、一把鱼肠剑、自己原本带着的几块金子,以及一直保护着的铜盒。

  “到头来,算是失败了呢!”熊翊在内心叹道。

  骤然间,感觉失去了奋斗目标,整个人都懒洋洋,脑海空空的。

  “你怎么不说话?”

  “不想说。”熊翊有气无力地道。

  湘夫人挑了挑眉,用手指勾起熊翊的下巴,和颜悦色地说:

  “你现在还能去哪儿?跟我去阴阳家吧,我可以保护你。”

  熊翊轻哼一声,拨开湘夫人的手,看向岸上的风景。

  长江……熊翊根据自己先前进行的路线,推测现在大概刚出鄂地,即将到达秦国南郡,也曾是楚国的国都,后世的武汉一带。

  湘夫人柳眉微皱,向前探身:

  “如果我问了三次你还不回答……”

  “你会杀了我?”

  “我又不是什么嗜杀之人,你也帮过我,我会放你走。只是,可惜了。”

  熊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衣领,轻声问道:

  “你为什么不换一种问法?”

  “换一种?”湘夫人愣了愣,试探着说:“不想加入阴阳家,你就吱一声。”

  熊翊视线低垂,沉默不语。

  湘夫人勾了勾嘴角,心道原来是个傲娇的小子。

  她伸手捏住熊翊的脸,笑着说:

  “我就当做你默认了,那……你要拜我为师哦!”

  “随意。”熊翊无所谓道。

  他想明白了,现阶段反秦很困难。倒不如先苟着,等到实力大涨后,再去悄悄联系旧部,最后乘着秦末农民大起义,亡秦复楚,一统天下。

  完美的计划!

  不过,这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现在熊翊处在一种懈怠的状态,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他不开心地避开湘夫人的魔手。

  “别碰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对对,小少年。”湘夫人掩嘴笑道,“快,叫声师父我就不玩你了哟。”

  “师父!”熊翊咬牙切齿道。

  “再叫一声。”

  “师……父。”

  “嗯嗯,这次诚恳多了。”

  她轻笑两声,从身旁拿起一个竹筒递上。

  “来,喝点东西。”

  熊翊的脑子还在犹豫要不要接,但身体已经自然地伸手。

  我的确是渴了……这样安慰自己,熊翊捧起竹筒,一饮而尽。

  清甜的水流润过喉咙,很是惬意。饮起来味道有点像是青梅绿茶。

  “这是什么?”

  “路上随手榨取的果汁混合起来的,还可以吧?”

  “嗯。”

  熊翊放下竹筒,看着竹筏后方激荡的水流,心想会玩水的法师真是方便。

  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抱着膝盖,身体蜷缩起来,颤声问道:

  “你,我,那个……你是不是帮我洗了澡,还有衣服……”

  湘夫人玩味地看着他,轻笑道:

  “对呀!”

  熊翊深吸一口气,感觉双颊发烫,把头尽量埋低。

  “呵呵。”她撩了撩从鬓间垂下的长发,“放心吧,没脱你衣服。”

  “啊!”熊翊身体挺起,双手捂脸,“那你怎么做的?”

  “很简单。”

  湘夫人把手悬到江水面,一团水球就从水中缓缓浮出,通体浑圆,晶莹剔透。

  她手势微变,水球内部就像滚筒洗衣机一样卷了起来。

  “这样啊,真是不错的能力。”

  湘夫人散去水球,满怀兴致地问道:

  “想学吗?”

  熊翊看向鱼肠剑,迟疑着点点头。

  “嗯?”湘夫人循着他的视线看去,拿起了宝剑。

  她轻抚剑身,巧言道:

  “似流波、似芙蓉,花纹毕露,曲折婉转,彗星袭月之剑么。”

  湘夫人抬眼看着熊翊,沉声道:

  “你并不适合学剑。”

  熊翊闻言疑惑道: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你没有剑客的气质。”湘夫人摇了摇头。

  “而且,”她补充道,“人皆有其所擅长的天赋,你的天赋不在于剑道。你应该也发现了,自己更擅长精神领域,这倒是很适合学习阴阳术。”

  “哼。”

  湘夫人解释道:

  “从境界修为上,阴阳家的修行大致分为炼金术,幻境诀,控心咒,占星律,易魂法五种。每提升一层,都需要修炼者付出成倍的努力。当然,在易魂法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

  “我历经艰险,甚至一度迷失了自我,才跨过了那条界限。而你,你的品性完全是在易魂法之上的。只要从基础做起,一步步踏实修行,你便能跻身天下间最强者的行列。”

  熊翊听得很是心动,不过他并不想放弃当一名剑客的想法,便问道:

  “那,我能同时修炼剑法吗?”

  湘夫人抿了抿嘴,说道:

  “你现在呀,太弱了。当你成为真正的强者时,用一根树枝都能发挥出名剑的威力。”

  懂了……慢慢修炼,积攒好雄厚的内力。不必强修剑法,但偶尔练练还是可以的,那样子的话,如果以后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还能掏出剑来给他个惊喜。

  熊翊挪到她身边,想收回鱼肠剑。

  宝剑被湘夫人按住。

  “这个先由我保管。”

  “怎么可以这样?”熊翊先把自己的金子装到袖子里,再不满地说,“这本来就是我的!而且师父你也说了,我现在那么弱,万一遇到宵小之徒,没有东西防身,那就可悲了。”

  湘夫人捋起他的袖子,捏着他的小胳膊,嗔怪道:

  “你之前不弄个剑鞘便往里塞,也不怕伤到自己。罢了,等到上岸后,我给你做一个。”

  “那能还给我吗?”熊翊眼巴巴地说。

  “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湘夫人摸了摸他的脑袋。

  看他很不服气的样子,湘夫人悠悠道:

  “与其和我怄气,不如开始修行吧。”

  “咦?”熊翊侧头道,“你要教我什么?”

  “别急。”

  她的手指在熊翊手臂上的伤口划过,那儿已经只剩下一道微红的印子了。

  “不错嘛。”她啧声道,“好的蛮快的。”

  “这……也是你做的?”

  “当然,我修炼的,可不是白露欺霜,这种润泽万物之法,修复伤口,小意思啦。”

  “唔……谢谢。”

  熊翊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这是穿越者自带的福利。

  “你感应一下,”湘夫人拍拍熊翊的肩,“我导入了一部分内力进入你体内,借此疗伤。现在应该还剩下一部分,你试着让它运转起来。”

  说着,她转过头去。

  熊翊也和她一样,望向南方。

  八百里云梦,迷雾浩荡。

  “南郡,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