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二十七章 新生的日常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新生的日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熊翊和小灵攀上附近的山岩,朝森林中望去,只见木叶飞腾,振荡树海。

  “好强,太强了!”

  一袭蓝装,头顶WiFi体印纹的小灵双眼放光。

  “怎么说。”熊翊没看出具体的精妙。

  “这种覆盖范围,这么大量的以气化形的叶子,这不是普通弟子能掌握的。她大概是五灵玄同。”

  五灵玄同,是资质高于普通弟子、最有天赋的阴阳家弟子。未来的五大长老就从其中产生。

  说到这,小灵嘴角一扬,得意地说:

  “我也是哦!”

  熊翊翻了翻白眼。

  “以你的资质,应该很快也能成为五灵玄同的。”

  “无所谓。”熊翊眼睛半阖道。

  他注意到林木中的气息在远离,忙提醒道:

  “她好像发现我们了,她要走了。”

  “跟上去?”小灵看了他一眼,说道。

  “好呀!”

  熊翊纵身一跃,重重落在一根树杈上,激得整个树都在摇晃。

  哗啦!

  小灵落在熊翊旁边的树上,动静不比他小多少。

  两人对视,皆是尴尬一笑。

  “我轻功不好。”

  “我也是。”

  熊翊往前看了看,叹息道:

  “罢了,就这么一瞬间,人家就走得没影了。实力差距太大,没什么好交流的。”

  他边滑边跳,下了树,显得意兴阑珊。

  “回去吧。”

  “嘿。”小灵跳到地上,并起身道,“不继续逛会吗?我可以传授你中阶法术‘九水风起’的技巧哦。”

  “谢了,不过等以后吧。我先回去背书,过两天要考核。”

  “背书……”小灵瞳孔缩了缩,仿佛想起了什么极端可怕的事。

  ……

  “商汤践天子位,代夏朝天下。汤封夏之后,至周封于杞。”

  熊翊趴在床上,双手支着下巴,默读着眼前的竹简,喃喃道:

  “奇怪,真是奇怪。”

  阴阳家为什么要让我们学历史,而且必须要达到熟练掌握的程度……不过听说在湘夫人回归以前,水部的大部分同学是不用上文化课的,只有像小灵这种已经属于五灵玄同的弟子才会学业繁重……这是在把他们当做长老培养?而湘夫人是把我们当做准五灵玄同培养……熊翊思维发散,胡乱地想着。

  师父对自家弟子的教育很重视啊……熊翊想起了当初在泗水边拦截自己的黑白少司命,她们就不怎么管木部。

  即使这样开着小差,熊翊也很快背完了一段,索性把竹简往窗台上一扔,在床上翻了个身,决定先补个觉。

  第二天,不仅熟练背诵历史文和阴阳家理念文,并且还能举一反三理解其中内容的熊翊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湘夫人的表扬。

  不过其他弟子的表现并没有令她满意,很快便有几位女弟子被湘夫人训哭了。

  按照她的说法,有些弟子的修为都堪称不合格,需要从头练起。

  摊上这样“负责人”的长老,真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呢。

  好在湘夫人只管文化课,之后的各种法术修炼大家还是照常来过。

  这也是她给熊翊开小灶的时间。

  一直修炼到太阳落山,夜幕覆盖了天空,湘夫人才叫停。

  “真不知道一直捣鼓水球有什么用……”熊翊嘀咕道。

  “让你熟悉它罢了,这对于以后练学起更深奥的法术,会有好处的。”

  湘夫人斜倚着围栏,看着熊翊操纵水球飘来飘去四处变化,如此说道。

  熊翊手一反,水球哗地一声散掉。他转头看向湘夫人,无奈道:

  “师父,今天算结束了吧?”

  湘夫人用袖子擦去了熊翊额头的汗,柔声道:

  “嗯,明天你不必再练习了。我和云中君提起过你,到时候你去帮他做事,借此突破炼金术这一关。”

  熊翊眨了眨眼,不解道:

  “很急吗?”

  湘夫人的脸上扬起一抹笑靥,她摸摸熊翊的头,啧声道:

  “怎么,想偷懒了?”

  “不是……”熊翊小声说。

  她轻笑两声,思忖道:

  “随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快些突破,那样,我就可以带你去见东皇大人了。”

  “东皇……教主?”

  “是啊。”湘夫人点头道,“我在易魂法阶段走火入魔,后来又发生那样的事……总之现在一切都解决了,我还成功达到易魂法之上的境界,并带回了苍龙七宿。东皇大人早就因此注意到和我一起回来的你了。”

  熊翊闻言低头,面露忧思。

  “怎么了?”

  “我挺怕他的。”

  毕竟,在原著里,东皇太一的逼格从未掉落,一直都显得神秘强大。而且在他的意志下,小灵、黑白少司命惨死,月儿、后来的少司命疑似被洗脑。甚至于熊翊在幻境中见证过的湘君湘夫人的悲剧,也与他所下达的调查扶桑的命令有关。

  如果问面对谁最有可能暴露穿越者的秘密,首当其指的便是东皇太一。见到他时,自己会遭遇什么,熊翊越想越不安。

  这也是他之前有些排斥阴阳家的一个原因,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只是现在看来,是躲不掉了。

  湘夫人亲拍他的肩膀,宽慰道:

  “我知道你有很大的秘密,但你只要不主动暴露,应该不会有事。我想,东皇大人感兴趣的可能只是你的血脉身份。”

  “希望如此吧。”

  湘夫人点点头,带他往一株大树下而去,边走边说:

  “你原本的实力已经超越了炼金术的程度,但是心性却并没有多强。现在的你,就像是有一个金库却只装了一扇木门,这样是不行的。沿着炼金、幻境、控心、占星、易魂一步步修行下去,这既能加强你心性的防御,同时也能真正激发出你特别的潜能。长大后的你,一定是天下间顶峰的存在。

  “东皇大人的等待是有期限的。让你加紧按照阴阳家的境界修为施行突破,一方面是强化诸位长老、护法甚至东皇大人对你的认同,另一方面是让你能更好的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熊翊沙哑着说。

  湘夫人在巨大的裸露而出的树根旁驻足。

  她示意熊翊坐下,自有傀儡侍卫上前摆好食盒。

  带傀儡侍卫退下,湘夫人按着熊翊的双肩,看着他的眼睛,柔声道:

  “翊儿——我就这么叫你吧。如果哪天,你守不住秘密了,可以来告诉我。我会帮你保守,同时,坚定地与你站在一起。”

  熊翊深深地凝望着她,渐渐移开视线。

  “嗯。”

  湘夫人微笑着指着食盒上的食物,语气轻快道:

  “好啦,吃晚饭吧!这么久,你也该饿了。”

  的确是好东西……熊翊心情放松,拿起一个绿色的糕点,微微一嚼,便感到一股清香在口腔中弥漫。

  仙品一样的食物,这就是长老日常吃的么,爱了爱了。

  熊翊感触着凉爽的微风,听着树叶娑婆,回想了一下今天的收获。

  “师父,我有个疑问。”熊翊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说。”

  熊翊斟酌道:

  “我们阴阳家,为什么性别比例……如此不平衡呢?”

  湘夫人白了他一眼。

  “我课上白夸你了,回去把所有要背的内容抄一遍,限期十天!”

  “什么?”熊翊惊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