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二十九章 炼金术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炼金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其貌不扬的云中君的安排下,熊翊与两位师姐被傀儡侍卫带走。她们正是被湘夫人点名批评并勒令从头学起的可怜人。

  “唉!”其中一人叹息道,“本来我对长老蛮期待的,现在却很,却很……”

  “敬畏?”

  “对对,她比传说中的还要可怕。”少女可怜兮兮地说。

  另一人面无表情,但估计也很不开心。

  “我曾和一个达到幻境诀的火部同学切磋过,她打不过我……我还以为自己很厉害了,没想到连炼金术都没达到。”之前的少女吐槽道。

  “你以前没来过这里?”熊翊问道。

  “对,我和薜荔都没来过。”她靠向一直没发言的那位少女。

  “薜荔、素荣、翊,就是这里,云中君大人令你们在此提纯丹砂。”

  傀儡侍卫把他们带到了炼丹房附近的小丹房门口,操着公鸭般的嗓音说着。

  “多谢。”三人行礼道。

  熊翊目不转睛地望着傀儡离去,他对他们——或者该叫它们一直都抱有好奇心。

  “等以后我地位提升了,一定要搞清楚你们到底是什么。”他暗想着。

  “师弟?”突然有只白皙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熊翊回过神来,“我没事。”

  素荣的脸上扬起坏坏的笑容,隔着面纱,显得朦胧。她不明显地指了指离去的傀儡侍卫,压低声音道:

  “我也对它们很好奇,不如哪天,我们找个机会,拿下一个,仔细地研究一番?怎么样,要不要一起?”

  她的后一句话是转身对另一个少女说的。

  薜荔愣了愣,良久才说:

  “不要,会被赶走的。”

  经她一提醒,素荣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神情变得沮丧。

  “是哦。”

  她不再多说,推门走进了小屋。

  熊翊、薜荔随她而入。

  随意扫视一眼,熊翊发现这小屋中的摆设可以说是琳琅满目。两面墙被木架覆盖,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最显眼的,是房屋正中安置了一个精致的矮桌台,其下似乎可以生火。不远处,则摆放了几个小巧的青铜鼎,只有一个没封口。

  “丹砂?”素荣凑到那尊青铜鼎前,朗声问道,“怎么做,碾碎它们吗?”

  “没这么简单。”熊翊看着里面装着红色的晶体,思忖道。

  薜荔也赞同地点头道:

  “这是个考验。”

  熊翊认真的辨认着两边的物品。它们大都不透明,有甗( yǎn)、瓮、甑、釜,以及各种金属管。

  这……

  熊翊心里有了底,这里某种程度上算是个化学实验室。

  于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提纯丹砂,应该是指炼制水银。云中君的意思是要我们把这些都炼完。”

  薜荔想了想,点点头。

  素荣围着绕着鼎走动,突然嗅到了些不好的味道,皱起了眉。她蹲下身掀开另一个小鼎的盖子,看着其中的淡黄色崔性结晶道:

  “这个是硫磺?我听金部的弟子说,用水银、硫磺和铅砂以鼎炉烧炼就能制得简单的丹药了。”

  那会吃死人的吧……熊翊耸了耸肩,听她还在遗憾着说“如果聚仙丹能这么好炼就好了”这样的话,无奈笑笑。

  薜荔声音不带情绪地在旁边响起:

  “现在开始么?”

  素荣起身拍了拍手,并问道:

  “可以,不过怎么做?”

  薜荔摇了摇头,看向熊翊。

  这种事的确我会,丹砂么,应该加热就行了,高温下汞的硫化合物会发生分解……熊翊从架子上取下了一甑一鬲(lì),摆到中心镂空的桌台上,并对两位师姐简单讲解了一下原理,这两个东西组合起来算是一件蒸馏器了。

  他简单查看了一下其他几个小鼎中的材料。

  硝石。铅。蓝色的……是胆矾么……

  “差不多可以做起来了。”熊翊将思路分享给了素荣和薜荔,得到一致的赞同。

  于是一人取火一人取材。熊翊则继续徘徊在木架前,寻找合适的器皿。

  “这东西好漂亮,可以吃吗?”

  熊翊闻言望去,只见素荣举起一块晶红的丹砂,透着窗户的光观察它。

  “额……可以以适当的方式微量摄入,丹砂毕竟是一种药嘛。”他闻的语气颇为无奈。

  这倒是真的。丹砂又名朱砂,性味甘,微寒无毒,主治身体五脏百病,可以养神安魂,益气明目,还能杀菌。

  可惜,方术士们却喜欢把这药材弄成水银再炼成丹药,简直是找虐。对于这种现象,熊翊人微言轻,暂时改变不了什么,只能看以后了。

  “哈哈,我开玩笑的。”

  素荣双手捧着十几块丹砂小心翼翼地放入青铜鬲中,随后用手猛拍鬲口,用掌心外放的真气击碎丹砂结晶。

  很厉害呀,但是还不如我……熊翊轻咳一声。

  “我说一下注意事项。”

  “嗯。”

  熊翊的目光在两人间游离,和声问道:

  “你们能控制小范围的气流吗?”

  她们都摇摇头。

  都和我一样,本身的力量还行,但却并没掌握合适的释放技巧,当然,我握持鱼肠剑的时候除外……熊翊捻着下巴道:

  “丹砂加热后会产生有毒的气体。我们轮流来吧,一人看护,两人轮换休养。”

  “这,原来是有毒的吗?”

  二氧化硫罢了……熊翊将特制的青铜甑与鬲以子母口对接,盖好顶盖,并在凹槽处倒了一些冷水,再在四周添上一些辅助器械,最后示意薜荔道:

  “可以点火了。”

  早有准备的她引燃了低矮桌台下方的木材,火舌向上攀延,穿透丝网,舔舐着装着丹砂的青铜鬲的脚架。

  薜荔和素荣相继结印,加重顶上的冰寒,这也是她们为数不多的能力了。

  青铜甑不知道是谁设计的,结构颇为巧妙。不仅外形精致,既有方便搬移的手环,更有一双阴阳鱼的标志,其内部也有独特的构造。

  熊翊轻闭双眼,他能感受到这套蒸馏器内部的变化。

  随着灶火的加热,丹砂开始分解为二氧化硫和汞,两者皆是气体。其中,汞蒸气通过网格形的箅(bì),进入甑内,又遇到甑盖,冷凝后形成液体沿着甑壁上的槽道聚集起来,流出甑外,滴入用于收集的器皿中。

  “哇,出来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呢!”素荣惊喜道,“此物似银非银,实乃月华流珠所萃得之精华……”

  “行了。”熊翊打断道,“它会缓慢地蒸发,得火则飞,不见尘埃。等会我们要把成品密封好。”

  “咳咳咳!”

  这时,薜荔吸入了刺激性气体,剧烈地咳嗽起来。

  熊翊忙说:

  “你们俩先退开,我来看着它。”

  薜荔用衣袖掩住口鼻,点了点头,走到门外。

  素荣跟着她,回头看着熊翊。

  “你怎么没事?”随后又似乎是自问自答地笑着道,“呵,也是,你懂得那么多……”

  “我这背风而已,风从门朝窗户吹的。”

  “那你也很厉害!”素荣右眼轻眨,揽着薜荔朝外奔远,“一会叫我啊。”

  “嗯。”

  熊翊收敛心神,把注意力放在正在反应的蒸馏装置上。

  最近水系阴阳术的学习,倒是加强了我对自然之物的敏感……我现在能隐约感应到内部的情况。

  可自然界中,万物皆是运动变化的状态,这一炼制单质的过程中究竟有何特别之处,会有助于我破境呢?

  是因为装置中大量的、单向的变化吗?

  大道阴阳,既对立又统一。然而世事繁杂,难以窥测。但若只关注一点,剔除冗余,则可加以应用。

  五行相生相克,万物流转始终,是为阴阳术第一层,炼金术。

  变化,以及——单一。

  原来如此。

  熊翊心中一动,内力外放,化为冰蓝色的真气。随着心中体悟着朱砂的分解,加上自己本就对于这一化学公式的熟稔,很自然地与这简易的反应炉共鸣。

  丹砂分解,产生单质汞,蒸气在冷凝,形成液体。

  五德终始,五行相生,以气化形,天一生水!

  咚!

  这是水银滴入器皿的声音。

  滴答!

  熊翊身前的真气团成球,浓缩到一个小点,化作水滴落在地上。

  他睁开眼睛,心中充满喜悦。

  “咳咳……”

  一激动,便吸入了过量的废气,呛得咽喉发疼。熊翊跌坐到地上。

  他挣扎着爬起来,却找不回之前的状态了。

  可恶……熊翊干咳着,走向门外,沙哑道:

  “换人!”

  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他们三人把丹砂完全炼完了,得了半缸水银。

  同时,在熊翊的提点下,薜荔和素荣也都隐隐找到了点感觉。

  “原来这么简单啊,我这几年都白学了……”素荣有些怀疑人生。

  “不该这么说。我们都积攒了足够的内力修为,并熟习了阴阳家典籍,才能轻易突破。不信你随便问一个,比如他。”

  正好来了一个金部弟子,他朝屋里看了看,惊愕道:

  “这里的丹砂呢?”

  “在这,云中君长老让我们炼化它。”

  素荣推开缸上的盖子,让他看清里面的水银。

  “啊,这么快!你们怎么做到的……”

  “秘密。”

  他挠了挠头,没有深究,而是说:

  “长老给了你们三天的时间。他说如果丹砂处理完毕,还可以再挑几个任务。”

  他跟着报了几个实验名。

  “正好。”素荣坦然道,“现在只是找到了感觉,却并没有熟练。倒是可以借此继续巩固修行。”

  “急不来的,我一直帮云中君长老打下手,却至今没有精修炼金术呢。”金部的弟子笑道。

  “你来阴阳家几年了?”

  “两年了,怎么……”

  薜荔和素荣对视了一眼,感觉平衡了。

  “没事。”

  ……

  结束了一天的修行,熊翊又不得不去了一趟阴阳家的守藏室,拿了大量或空白、或有字的竹简。

  在几位问出情况的弟子同情的眼光中,熊翊把它们装到一个小车上,拉回了自己的小屋。

  他还要抄课文……抄在竹简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