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三十章 初成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初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熬夜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尤其熬夜做的还是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

  第二天,素荣看着顶着黑眼圈,精神恍惚的熊翊,惊讶道:

  “你做噩梦了?”

  “噩……对,是噩梦一样的生活。我抄了三个时辰的课本,可以照这速度,依旧无法在十天内完成。”熊翊小声嘀咕着。

  说着说着,熊翊渐渐有些咬牙切齿。

  “你们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叫‘纸’的东西?”他突然问道。

  一晚上的抄书工作让他对竹简深恶痛绝,它们不仅笨重,书写起来还会过于缓慢,远没有后世的纸张方便。

  “纸,那是什么?”

  “一种用树木或者渔网、麻布制造的可以书写的物品,比绢帛产量高且更廉价。”

  “这世上真的有这种东西?”素荣扬了扬眉,“那我们干嘛还用竹简和绢帛呢?”

  “也许已经有了,只是质量堪忧。”熊翊低头思忖道,“不管如何,接下来我想试着制造‘纸’,倒是还需要二位师姐提供一些协助。”

  薜荔的眼眸闪了闪,柔声道:

  “我们尽力。”

  “嗯嗯,你尽管提要求,我们一定会帮忙的。”素荣也跟着说道。

  熊翊点点头,回应道:

  “这事先不急。”

  三人转而开始今天的炼制过程。

  云中君所补充的几个任务中,像提纯某物这种简单的物理过滤,并不在他们第一个考虑的范围中。

  而通过昨天下午的一段铜铁置换反应的实验,他们得出了新的结论——那就是最后产生的物质稍微杂乱变不具备与‘以气化形’产生共鸣的条件。

  故而挑来挑去,秉持着既能与炼丹这一贴合阴阳家道法相接近,又要有明显的固液分离的原则,他们最后只选泽了一种硝酸的制取实验。所幸,硝石管够。

  只是熊翊一直有种错觉,最后的实验成品可能都会成为云中君炼丹所直接取用的材料。所以他们其实算是帮这位长老炼丹——这从共鸣越来越明显便能感受到。

  毕竟炼丹术也算是炼金术比较深奥的一个种类了。

  两天后……

  在自己的小房间的前厅,熊翊端正地跪坐在地板上刻画出的阴阳鱼的中心。

  他双手结印,默背着阴阳术的要诀。

  突然,他手势变化,最后一只手的掌心向上平摊,冰蓝的真气涌出,化为一个水球。

  熊翊凝视着它,心中一动。

  水球当即变化,拉长成为长长的一条。时而盘成蚊香形态,时而又绞成麻花状。

  “以前的苦练还是有用的嘛。”熊翊感慨着,让召唤来的水球自然散去。

  这真是稀奇,由真气化成的实物,在操纵者维持住时就像真的物品一样,但这需要持续的内力灌输,也就是,给它们赋予灵性。这种状态下,召唤出来的物体可以有些奇特的能力,比如像刀片般锋利的叶子,钢铁一样坚硬的藤蔓……

  而当不再灌输内力时,它们会有两种变化:一种是在联系紧密的情况下,向着操纵者收缩,残留的灵性会被吸收回去;第二种情况则是驶失去超凡,保持着存在的状态——叶子就是叶子,水滴就是水滴。如此一直存在于自然中,直到灵性彻底消散。

  至于如何巧妙地改变它的性质,将之利用来战斗,这就需要加持强大的阴阳术了。

  “比如,‘九水风起’,这就是当下最适合我的。”熊翊伸了伸懒腰,“嗯,可以问问师父。”

  结束了在金部的‘补课’,熊翊又回到了日常中。课程依旧很水,且多为修炼课,造化如何,全看领悟。这种情况下,他能利用的时间也多了起来,索性一边巩固修炼成果,一边加紧抄写课文。

  至于造纸的事情,由于需要利用金部的设施。在听取了两位师姐的意见后,他决定等以后成为了五灵玄同再说。

  经历了一番度日如年般的机械生活,熊翊总算在十天内把任务覆盖的课文抄写完毕,完全按照原版款式,字迹工整,就像是新添了一套课本似的——这大概也是湘夫人的用意?教材不够,找人再抄几遍就是了。

  把这一大堆的竹简堆上小推车,送回守藏室的时候,熊翊发现,被要求干这件事的不止他一个人,这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不过,排除抄录过程中起到的微小的复习作用,这就只是生活中的一件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做完这件事后,熊翊放下了心中的担子,有信心去找师父了。

  几天不见,她愈加好看,比起初见时要光彩很多。

  湘夫人此刻身穿红边蓝纹的宽松白袍,戴着彩色宝石的项链,长发垂下,柔美的脸庞上难得有些血色。

  “你总算是有所领悟了。”

  询问了熊翊几句后,看着的表演,湘夫人随意地说。

  “我算是突破到炼金术了吗?”

  湘夫人微笑着摇了摇头。

  “哎?”

  “这只算是摸到门槛,不过好在你这些天勤加练习,只要再施加些外力就行了。”

  她说着,握起了熊翊的手。

  一股温和的内力从湘夫人的手中传入熊翊的体内,这让他心中猛然一悸。

  早该被炼化的、湘夫人很久之前导入的他体内的内力似乎突然活了过来,引导着新的内力游走于熊翊的四肢百骸,冲击他的一条条经脉。

  这并不是好的体验。熊翊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百丈瀑布之下,浑身都被压迫着,异常难受。若非相信对方,他早就挣开了。

  “冷静,调息。”湘夫人轻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熊翊艰难点头,咬牙稳住。

  阴阳彼此独立,又交相融汇……他默念着这些天学习的理念,将这股内力与自小专修的霸道气息结合起来,并快速运转着,转化成内力化成有形的实体,将向内的压力改为外放。

  一时间,围绕着熊翊,大片的水流炸开。

  有的散成水雾,有的聚成激浪,更多地则是雨点般的在房间中乱舞。

  终于,一切安静下来,肆意乱舞的水流在湘夫人的压制下逐渐消失。

  “这还像点样子!”湘夫人松开手,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评价道。

  熊翊抬起手,手心朝下,凝出了一个蓝色的光球——这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是由真气转为实体的过渡体。

  “想学真正的阴阳术,就得把握好这种状态。”

  “嗯。”

  勿需多言,熊翊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对于以气化形的操纵能力得到了大大强化。而且,现在貌似不只能单一的变成水。

  毕竟,五行相生相克,万物流转始终,才是炼金术的本质。

  “多谢师父。”熊翊行礼道。

  感觉就是……苦苦修行,也终是比不过外挂呀!

  “这是你自己努力寻找到了契机的原因,我只是加以引导罢了。”许是察觉到了熊翊的想法,湘夫人如此说道。

  她转而说起另一件事:

  “东皇大人要见你。”

  “啊,现在?”熊翊惊讶道。

  湘夫人点点头。

  “他两天前便提出了见你的想法,被我找借口搪塞了。

  “现在既然你已经达到了阴阳术的第一层境界,我也就少了些顾虑。你赶紧准备一下吧!”

  熊翊微微低头,眼睛轻眯。

  终于,还是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