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三十一章 礼魂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礼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冰蓝色的彩绘雕饰,水晶铺就的地板,皆点缀着奇特的图案,其间有一颗颗星光闪烁。道路两侧镀金的墙饰又让这场景少了份压抑,多了份庄严。这里,是阴阳家的首善之区。

  换了一套整洁衣服的熊翊跟随着湘夫人来到阴阳家内殿的深处,前方是两块巨大的汉白玉雕刻而成的石门。上面有一副醒目的图案:

  人身蛇尾的华冠男子与女子交尾而舞,似乎要擎起天穹。男子与女子皆看不清面容,而在他们中间,也即石门的中心处,有一轮微缩的圆球,不知是象征着月亮还是太阳。

  “这是……伏羲、女娲?”熊翊伫立门前,侧身问道。

  她“嗯”了一声,目光直对着两扇巨大的石门。

  伴随着一道浑厚的震动声,石门缓缓打开,露出了其内的幽黑深邃。

  “进去吧。”湘夫人向前迈步,出声道。

  熊翊紧跟其脚步。

  门内比外头要暗些,随着石门合拢,只剩青蓝色的荧光在照明。

  恍惚间,熊翊感觉自己似乎置身广阔的宇宙中,周围皆是黑暗,唯有繁星闪烁。

  好在有一条布满象形文字的长路绵延向前,头顶也有一片与荧光同色的法阵,勾连繁星,结构复杂——这让熊翊很快摆脱了恍惚的状态,意识到自己应该处于一个充满幻境的室内。

  刚刚我竟然迷茫了……这个地方很诡异呀。熊翊眼眸微微凝,沿着长路看到尽头的一处橘红的光。

  他回头,发现石门就在自己身后不过两丈的距离。

  这……熊翊瞳孔微缩,意识到在石门关闭的那一刹那自己就陷入了幻境中,看似是继续走了几步,其实是停在原地的。

  一共有大概五秒钟。

  湘夫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轻笑道:

  “真不错,明明没有人提醒,你却立刻自己挣脱了出来。当年,我和姐姐两人手牵手一起进来,却双双迷失在星空中。若非有长老帮助,只怕……”

  她顿了顿,继续道:

  “如果一直徘徊在漫漫星空中,是没有资格见到东皇大人的。”

  我可是知道真实宇宙的样子,这片模拟的星空也太假了……熊翊收敛情绪道:

  “这没什么。”

  湘夫人最后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点点头,向前比出手势:

  “去吧,他在等你。”

  熊翊深吸口气,向着道路尽头的橘红光芒迈出脚步。

  路两旁,有盏盏宫灯,同样发出青蓝色的荧光,将这里点缀的瑰丽而梦幻。

  离得近了,熊翊发现那橘红色的光芒来源于九条长而宽广的缎带,它们辐射成半圆形。而缎带汇聚的中央,光芒炽烈,显出一道身影。

  缎带末端变得虚幻,连通到他的背后。黑色的长袍从上到下遮盖了其面容与身形,金色的高冠、肩上的金纹以及镂空的金乌背饰,尽显威严的气息。

  高贵、神秘。这位,便是阴阳家的首领,东皇太一。

  看着少年走到长阶之下,他伸出了手。

  凭空而起的微风抚动了熊翊额前的刘海,他低垂目光,正襟而立。

  “孩子,你叫什么?”

  东皇太一的声音仿佛从四边八方传来一般,深厚、嘹亮,又有磁性。明明不带丝毫感情,却又迷魂夺魄,让人自然地、不带谎言地想要立即回答。

  叫我少年……熊翊在内心强调了一下,同时抵御着潜在的精神压迫,特意顿了顿,再拱手一拜。

  “芈姓熊氏,单名翊,暂无表字。”

  “祝融的子孙?”东皇太一似乎要极力看透他,“果真不凡。”

  你咋不说我是黄帝的后裔呢……祝融只是官名,又不止一位。熊翊内心吐槽着,又转念想到自己祖上这一支的确是颛顼帝后裔、祝融吴回那一脉,所以他也没说错。

  强大的精神力借助威压潜入了熊翊的内心,但似乎只能停留在表层。

  在察觉到东皇太一貌似无法窥探到自己最深的秘密后,熊翊的内心便有些放肆了,不过他的身形却也愈加恭敬。

  “你能通过这条道路,没有迷失在这漫漫星空之中,这很好,无愧于自己的血脉。”

  沉默了很久后,东皇太一抬手上指。

  “你看那里。”

  熊翊侧身抬头,面露疑惑。

  在上方,是一个星光荟萃的法阵,其中心是大大小小占据八方与正中的九个圆,外有一层罗纹,光路复杂,向外延展。

  一道光华从法阵中倾泻而下,如银河一般,环绕着熊翊,构成回路。

  熊翊突然有了种要探手伸过去的冲动,但这被他忍住了。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东皇太一不紧不慢地说道。

  在这星光银河中,一点光芒逐渐变得璀璨,发散开来。光芒波动之下,两个文字凸显出来。

  熊翊仔细看着,轻声念道:

  “高,阳?”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星光长河变得黯淡,消逝而去。

  “每一颗星辰都独一无二,象征着个体的人。‘瑶光之星,贯月如虹’,高阳,就是你的字。”

  熊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东皇太一这是给自己取了一个表字。至于什么星光、象征,不过是法术强大诡异,以此骗人罢了。

  但,为什么是高阳?

  熊翊第一个想到的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高阳公主。她侍宠娇纵,放浪形骸,绿了……咳咳,想远了,那是唐朝的。

  他随后又想到了符合这个时代的《离骚》中的一句:

  “帝高阳之苗裔兮。”

  熊翊眉头微皱。

  “莫非……”

  他回头看了一眼湘夫人,内心有些复杂。

  沿着自己的血脉从祝融再往上数,就可以追溯到颛顼帝。他是黄帝之孙,也是黑帝、玄帝,号高阳氏。

  湘君、湘夫人取了舜、娥皇、女英这些上古先辈的名字。现在自己又被赋予了代表颛顼帝的高阳之名……东皇太一到底想干些什么?

  熊翊抬眼望去,衣架般的黑袍将他严实地裹紧,无法窥测其表情。

  即便排除未知的忧虑,‘熊高阳’,或者‘芈高阳’也总让人觉得怪怪的。

  虽然也有叫高阳的男人,但是受了高阳公主这一先入为主之人的影响,熊翊总觉得这应该是女子名。

  脑海里波涛汹涌,现实里唯唯诺诺。熊翊不敢争辩,无奈地拜谢道:

  “多谢东皇……大人。”

  “这本就是属于你的名字。”东皇太一淡淡地说,“就像这为你而奏的乐曲一样。”

  什么乐曲?什么都没有啊……熊翊怔了怔,低声说道:

  “弟子不解。”

  “你脑海中回荡的声音,它很美妙。来,把它释放出来。”

  总所周知,人偶尔会幻听,或是走神时脑海中会忽然闪过自己熟悉的歌曲,或是短暂回忆了某个美妙的音乐后它便长久地存在着。

  这些曲子的某个片段反复循环,甚至短时间内不会随着自己的意志而改变。

  在这里,有些庄严的氛围中,在原本提心吊胆尔后又放下心来的心情下,熊翊的脑海中便开始循环着一首曲子——

  《欢乐颂》!

  东皇太一没法读取熊翊的思想,但这仿佛在熊翊耳边奏响的,不受主观控制的音乐却被他捕捉到了。

  熊翊感觉仿佛有一只手伸入了自己的脑海,正往外拉扯着某件事物,听了东皇太一的话,熊翊没有阻拦。

  突然,由大提琴、管弦乐器演奏的交响曲回荡在室内。

  气势磅礴、意境恢宏。正是贝多芬的《欢乐颂》。

  真实的音效环绕着感官,让熊翊以为自己似乎回到了现代化社会,正在一场音乐会的观众席上闭眼欣赏。

  他满脸错愕,不可置信地看着东皇太一,难以相信他竟然能将自己脑中的音乐具象化——还是完整版的。

  还好只是曲子,没有词。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我们心中充满热情,来到你的圣殿里……”

  要是让他听见席勒的这篇充满对自由、平等生活的渴望以及西方元素的诗篇,怕是会因为价值观的迥异而严格盘问起熊翊了。

  即便如此,熊翊仍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思绪,再也不敢小觑对方。

  正煎熬中,湘夫人来到他身边,轻轻抚摸着他的后颈,并面朝长阶上首说道:

  “东皇大人,这个少年,有些特殊。”

  然而,东皇太一并无回应。

  一曲终了,继续循环——这已经与熊翊无关,而是东皇太一特意又放了一遍。

  大概是因为……他很喜欢?

  伴随着乐曲奏向高潮,东皇太一淡淡吟道:

  “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

  “姱女倡兮容与;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湘夫人眉毛一挑,眼神有了变化。

  这是,《九歌·礼魂》……熊翊一下子就有了联想。

  不过欢乐的颂歌却并没有带来欢乐,这样的场景,真是荒诞啊!

  “高阳,可为五灵玄同。

  “你们退下吧!”

  两人对视一眼,向东皇太一行了一礼,返身走向石门。

  交响乐依旧在回荡,经久不息,欢快、恢宏、高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