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三十三章 演技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演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湘夫人微微皱眉,旋即又舒展开来。

  “少司命?”

  一袭黑衣,少女模样的那人愣了愣,点头承认道:

  “正是。”

  “抱歉,”湘夫人抬手捂额,“之前的记忆有些凌乱,一时竟没认出你。”

  黑衣女子从树梢上纵身一跃,来到湘夫人身旁的木阶上,展露出笑容。

  “没事。我听说你现在已经无碍了,正好远远望见了你,便过来看看。”

  她上下一打量,便由衷赞美道:

  “你现在愈发漂亮了!”

  湘夫人笑了笑,上前拉住她的手,与她攀谈起来。

  “瞧你说的,你也一样哦!话说我们的确是很久未见了,你叫‘黑’是吧?……我记得你还有个姐妹?……目前修为如何?……”

  眼看着两位长老交谈得起劲,熊翊低着头,慢慢往上方挪去,想要偷偷溜走。

  “这位是?”

  少司命黑瞥了他一眼,眉宇间闪过一丝疑惑。

  湘夫人也注意到了熊翊的异样,迟疑地介绍道:

  “他是我徒儿,名叫……”

  “高阳拜见少司命长老。”熊翊躬身行礼,打断了师父的话。

  她看似并未直接认出自己——如此倒是有蒙混过去的机会。但若是暴露姓氏,怕是会直接引起对方的联想,只能稍稍失礼了……熊翊暗想。

  “高阳,好名字。”她状似思索地点点头,“我好想在哪里见过你?嗯,抬起头来。”

  是祸躲不过……师父应该是站在我这边的。熊翊心一横,昂起首,不卑不亢中又故意示弱,透露着一丝对长老的敬畏。

  黑认真地审视这位美少年,一袭镶着阴阳鱼的白底蓝纹衣衫看起来整洁优雅,长发简约飘逸,随风而荡,整体气质有些慵懒。

  这个款式的制服,是蛮贵的那种……不过少年清澈的眼眸中隐隐透露出的那一抹仰慕令少司命很是愉悦,她也就没有多想。

  湘夫人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没有多言。

  黑看了她一眼,上前一步,逼问熊翊道:

  “你见过我吗?”

  “弟子有幸见识过长老施展阴阳术的风姿。”熊翊放低姿态道。

  他没有说谎,但真话不说全也是谎言。

  “哦?”黑笑道,“这几天我经常在附近修炼,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威势?”

  她把熊翊当做最近无意中见过的一位弟子了。

  “长老的风姿令人印象深刻。”

  你那时绝望的表情令人印象深刻……熊翊回想起当初一剑劈断黑白少司命合击的那一幕,内心颇为唏嘘。

  不过看样子,她果然没有认出自己。大概是气质的原因?现在的我的确比逃亡时要显得懒散很多……熊翊暂时放松了警惕,努力表现得自然与透明。

  看着黑满意地点头,湘夫人适时插话道:

  “你们最近的修炼很刻苦嘛。”

  “唉。”黑的眼眸颤了颤,表情有些沮丧,“之前的任务里,我们吃了亏,所以最近才发狠了些——我听说最后那个铜盒是你取回的?”

  她偶尔还会不经意间回想起那位站在马背上手持宝剑的少年,就和眼前这一个差不多大小,但是眼神却冰冷得如同深渊。

  湘夫人点头道:

  “的确。”

  “多谢你了,不然我们怕是要被责罚。”

  “不要紧。”

  黑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向不远处的林木中望去,苦笑道:

  “白在呼唤我,这次就这样,下次再聊吧!”

  她最后朝熊翊看了一眼,纵身跃下,很快消失于林木中。

  湘夫人目送她离开,沉默良久,直到木叶风暴再次扬起,才开口问道:

  “说吧,什么事?”

  “嗯,就是……”熊翊斟酌道,“我逃亡时被她们追杀过。”

  他详细地交代了当时交手的过程。

  “你竟然打败了她们。”湘夫人听完惊讶道,“不对,你既然打败了她们,还怕她干嘛?”

  “她们不像师父这么温柔,我见过她凶残起来的样子,因此很担心担心她认出我后会恼羞成怒。

  “当时我能击败她们是因为还有很多手下,即便如此,那一击之后我也几乎晕厥,若是真与她们单挑,我是不敌的。现在既然身份没暴露,也就没必要起冲突。”

  湘夫人所有所思,想了一会才道:

  “我带你回来这件事虽然没有宣扬,但也不是什么秘密。她们终归会察觉出你的真实身份,你打算瞒多久?”

  “等我学会一门阴阳术吧,那样就不怕她们了——嗯,就‘九水风起’,师父你要教我哈。”熊翊腆着脸道。

  “呵。”湘夫人没有直接回答,转而说道,“你刚刚面对少司命,情绪掩藏的不错嘛。境由心生,你已经颇具控心咒的气质了。”

  “是嘛。可师父你不是认为我才刚刚踏进炼金术?”

  “境界与实力并不是一回事。”她强调道,“你的内力修为达到了阴阳家水准的第三层,但并不会对应的诀与咒术。不过,这和炼金术不同,你的精神力很适合修炼这些,我就不提点你了,自己找对应的阴阳术去修炼吧。”

  湘夫人沿着木制台阶向上走,撂下话道:

  “跟我来,成为五灵玄同需要得到至少一位长老的承认,现在我带你去报备。明天,你就可以去月神大殿学习了,那里有很多适合你的阴阳术,包括‘九水风起’。”

  “如果我学会幻境诀对应的阴阳术,便算有了这一层真正的实力?”熊翊不紧不慢地跟上。

  “对,不过你得先掌握一门五行法术。”她侧头看向林木中泛起的巨大阴阳图,嘴角微翘。

  “这一届的少司命不行呀,好在还会亡羊补牢——你说你,小小年纪,只用剑便把我们的长老给打出了心理阴影,等你以后长大了,不知还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啊这。”熊翊没想到湘夫人的内心还挺损,忙说,“师父,谦虚,谦虚。”

  “哈哈哈!”

  ……

  新的一天,月神大殿,门口。

  “什么,你也是五灵玄同?”

  小灵看着眼前大殿这位学弟,惊愕不已。

  熊翊轻笑一声,越过他朝里走进,并回首道:

  “是啊。以后不仅是文理课,法术课我们也要一起上了。水部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单寂寞,开心不?”

  “我只是觉得意外。”小灵收敛情绪,“也是,如果是你,这便并不是令人惊讶的事。”

  “你高看我了——话说这里可真大。”

  小灵跟上和他并排走,闻言道:

  “第一次来这里吧?我带你逛逛!”

  “可以,多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