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三十五章 巧闻罗生堂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巧闻罗生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神大殿中的典籍,五灵玄同可以直接翻阅,但是不能带出此地。

  不过,看懂是一回事,熟练掌控又是另一回事了。

  熊翊了解到,大多数弟子都只能专修一门,最多两门,其它的只是凭兴趣看看。

  热闹了一阵后,女生们散去,土部的少年和小灵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一旁,熊翊端正地跪坐在地板上,默诵三卷功法。

  《聚气成刃》且不提,熊翊粗略地将其略一遍,便仔细地翻看其它两卷书。

  三卷书描述的都很抽象,这大概就是蹇将说的可以请示的原理上的问题。不过原主毕竟是楚国王孙、将门子弟,阅读起来并不觉得困难。

  再加上自己来自信息爆炸的时代,理解力自然是非同寻常,就连最难的《幻影移形》,熊翊也很快看懂了。

  了解到熊翊有幻境方面的天赋,同学们便推荐了这个。它既能帮助熊翊掌握一些幻境方面的小法术,又有一个令大家非常推崇的能力——瞬移。

  在知晓这个能力后,熊翊毫不犹豫选择了它。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熊翊放下两卷书,若有所思,又拿起了《九水风起》。

  通读一遍后,熊翊才发现,原来“九水风起”大有门道,暗含了上善、齐物、坐忘、养生等等道家之理,可见两家的确颇有渊源。

  联想到特别篇中小灵遭到算计,无法使用阴阳术的情况下,便拿道家的功法来装样子,熊翊倒是对那“万川秋水”也产生了兴趣。

  五行一类的阴阳术,普遍具有攻守兼备的特点,“九水风起”也是如此。水流攻击是最基本的,其它还有诸如阵法防御、水脉净化这样的功能,若是使用得当,对于疗伤也有辅助作用。

  “可惜,‘白露欺霜’与‘九水风起’不能一起修炼,不然凝水为冰,攻击力就大大加强了。这方面只能靠‘聚气成刃’来弥补。”熊翊在内心幽幽感叹,“不过,师父没有修炼‘白露欺霜’,却也能制造冰块,到时候可以问问她。”

  总之,还是不错的……熊翊反复地看着三卷功法,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便将之详熟于心。

  魂穿者精神力强悍,拥有强大的记忆能力,这很合理。

  “唉,这大厅不说座椅,连垫子都没有,真是苦了我了。”

  虽然这具身体早已习惯这种古代的坐姿,但是一个时辰下来,膝盖也不好受。

  熊翊换了个惬意的姿势,稍稍放松一下,抬眼看向四周。

  大家都很……悠闲,小灵和那位金部的少年还下起了棋。嗯,围棋。两位木部和金部的少女则在一旁围观,金部的两人貌似关系颇为暧昧。

  不过法术课一向如此,放养式教育,成果如何全凭悟性。当修为卡住时,干些别的事,心情一好就突破了——这是常有的事。

  以前理论课也是一样,这在湘夫人回来以后才有了变化。

  认真修炼的好像只有那位木部紫发少女。她也是熊翊唯一不知道名字的人。

  未来的少司命嘛……熊翊四下粗略扫了一眼,便饶有兴趣地观察她。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身份以及神秘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所有的女生中,她是最为漂亮的!

  少女眼眸平静,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动作。随着她的操纵,藤苗不断变化生长,绿叶凭空浮现,围拢着她,微微振颤。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

  “真是一幅美景……”盯得太久,就显得没礼貌,熊翊收回视线,拿好三份卷轴,站起身来。

  小灵随着他的动静看过来,并问道:

  “你这就看完了?”

  “嗯。”

  熊翊将卷轴放回,浅笑道:

  “怎么,有没有兴趣来指导我?”

  “这就来!”

  小灵把棋局丢给那位金部少女,起身往熊翊这边走。

  还真来了……熊翊的视线透过他,看到那位接手棋局的少女目光直视对面与她同属金部的少年,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刚刚说我碍手碍脚?”

  “我没有!”

  “你说按照我的提醒,只会死的更快?”

  “怎么会呢……后来证明你是对的了。”他越说越小声。

  “呵呵呵,你还有脸说!”

  少女抓起一枚棋子,砰的一声落于棋盘上。

  绝杀!

  “再来啊?”

  “不……”

  “你必须来。”

  看着这场棋局上的家暴,熊翊轻轻摇了摇头。

  “年轻真好啊……”熊翊有些惆怅地看了看身边的小灵,“话说,我之前看你们打的有来有回的,还以为是棋逢对手,结果竟是半斤八两。”

  小灵也愕然地看着本来僵持的局势成了一边倒,尴尬得无所适从。

  好在熊翊调侃了一番就不再提此事,转而说道:

  “《九水风起》,我看完了。一开始是这样子吗?”

  “不是,手势不对,应该这样子结印。”

  说着他便颇为自信地演示了一番……

  一上午便如此渡过。

  得益于内力充足、经验丰富,熊翊对于水系法术掌握的速度令众人惊叹。

  中午吃饭时,熊翊已经可以隔空让碗里的汤旋转起来。

  “难怪长老那么看重你。”小灵的语气颇为复杂。

  “这没什么。我只是从小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又曾经拼命努力过,所以学习起来很快。但这世上,永远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看来你也有些沉痛的往事。”小灵不知想起了谁,喃喃道,“天外有天,是啊,有些人的天赋,我们永远比不上。”

  直到吃完午饭,两人都不再言语。

  “你看那人。”

  男生食堂外,小灵低声道。

  熊翊循声望去,发现正是同属五灵玄同的那位紫发少女,未来的少司命。

  “怎么?”

  “呵,别以为我没察觉,你很关注她。”

  熊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口道:

  “人家漂亮嘛,不看她看谁?”

  “额……”小灵无语。

  熊翊岔开话题道:

  “你说,女生吃东西时肯定要摘面纱的吧?”

  “应该是的。”

  熊翊双眼放光,拍手道:

  “那我们就可以找机会窥见真容了!”

  “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还想问你嘞。”熊翊眼神故作怪异地看着他,“你特意提起她,不也是对人家的颜值感兴趣?”

  “我,没,有。”小灵强压着声音,又听见熊翊自顾自说“女生应该会随身带手帕吧,毕竟要保证面纱清洁,得于餐后擦嘴”之类的话,心里一烦。

  “我只是觉得,她有秘密。”小灵终于吐露出了真实想法,“有没有兴趣一起去调查一番?”

  “谁都有秘密。”熊翊无所谓道,“调查女孩子,还不是喜欢她,想接触她。如若不是,那你就是变态!”

  这直接把话堵死了,小灵想了半天,才再次开口。

  “其实,我有一次无意间,发现她去了一个地方。那是阴阳家的一处隐秘之地,叫罗生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