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三十六章 小灵的试探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小灵的试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生堂,那是本门禁地。”

  熊翊低声说着,心想找死可别带上我。

  “据说能进入罗生堂的人,便能在阴阳术修炼中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但是但是门上的六道甲子锁,就难以解开,更别提违规闯入后该遭受的惩罚了。所以,我们得弄清楚背后的原因,否则会给她带来危险。”小灵说道。

  是给你带来危险……那可是专门针对你的陷阱,而且你这借口真蹩脚……熊翊抬头看了看天,想了想道:

  “你了解的这么清楚,我看真正对罗生堂感兴趣的是你吧!”

  “怎么会?我只是作为师兄在提醒你,最好离它远些。”

  我会阻止你搞事的,这也是为你好……熊翊轻呵一声道:

  “你看这天,日光和煦,白云缭绕,温暖而不显燥热。这么好的天气,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下午没课,出去玩吧!”

  说罢,便灵巧地跑远。

  小灵一愣,只得跟着。

  不久之后,熊翊找到了还属于阴阳家领地的一处傍水小坡。

  轰!

  河中掀起波涛,一条水龙跃起,冲向小坡。大量而集中的水流在小坡上冲刷出了一个凹陷的洞穴。

  “哈哈哈,还是在外面爽。”

  “这才半天,你对‘九水风起’就已经掌握到这种程度了?”

  “呵,我本就内力浑厚,又已经参透了炼金术,上手了合适的功法,自然修炼得快速。”熊翊得意道,“不止如此呢,你看——”

  他抬起手,在掌心凝出一个冰蓝的气旋,它犹如蓝色的火焰一样飘忽不定,并渐渐长出了一个尖尖的棱刺。

  在熊翊的操纵下,棱刺变扁,成为气刃。

  “金系的聚气成刃!”小灵已经震惊了。

  “样子货而已。”

  熊翊抬起另一只手,甩了甩,让袖子滑下,露出手臂。他把气刃凑近,慢慢切下去。

  “哎,你小心。”

  熊翊点了点头,表示心里有数,手上动作并未停下。

  气刃在手臂上磨出了一道红印,但随着进一步下切,气刃直接断掉了,尖头那一段转瞬即逝。

  “就是这样,目前还很脆,只是有了雏形。”

  小灵松了一口气道:

  “这种效果才对嘛,你刚刚吓到我了。”

  “但是——”熊翊嘴角一扬,突然双手同时凝出气刃,叠在一起,猛地向一旁甩了出去。

  气刃脱手后旋转着,在地上划出一道豁口。

  “嘶!”小灵吸了口冷气,“你可以啊。”

  熊翊捻着下巴,看着那条一尺深的罅隙,思忖道:

  “果然,双手合击,能发挥出这套功法一成的实力。嗯,威力比拿一把大刀劈砍的效果要弱些,但胜在便捷。不过想要再进一成功力,目前是做不到的。”

  “你已经很厉害了。”小灵由衷道。

  “可不是嘛。”熊翊轻笑一声,“幻影移形我暂时还没有参透,这毕竟是属于幻境诀这一层的阴阳术了。”

  “幻境诀……”小灵咀嚼着这个词,突然道,“说起来,月神大殿里展示的功法,都是属于炼金、幻境这两层,其中又以五行变化的炼金术居多。而再往上的功法,就变得骤然紧缺,要么被列为禁忌,要么太过深奥,以至那些层次的功法就以那个境界本身的的名字代替。”

  这样啊……熊翊边想边说:

  “控心咒、占星律,貌似的确是分别对应精神与占卜的两种功法。”

  “嗯。”小灵补充道,“我知道一种易魂法层次的阴阳术,名叫九宫移魂术,它被列为禁忌。”

  “九宫移魂术?听起来就很渗人。易魂,一体双魂,甚至多魂?或者,无魂?”熊翊想到了湘夫人曾经的遭遇,她正是在这一阶段走火入魔的,不过她说自己的品性在易魂法之上,想必能平安渡过这一阶段。

  小灵突然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说:

  “而且我发现,那个紫发的女孩,似乎正在修炼九宫移魂术。”

  还想勾引我去调查她……熊翊收回思绪,撇嘴道:

  “你有什么证据?”

  小灵摊摊手,坦然道:

  “修炼九宫移魂术,会带来实力的飞跃。我之前和她交过手,知晓她的实力。而且,她有很多怪异的地方,你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的。”

  “我今天才认识她,连句话都没说过。”

  “可你似乎对她有些兴趣,为什么不尝试着接近她呢?我会帮你哦!”

  “我得罪了木部的少司命长老,唯恐避之不及。现在再去调查木部的弟子,这不是自投罗网吗?”熊翊终于找到了个拒绝的好理由。

  “不是调查,只是接触。”小灵走到他侧身,眼神真诚地说。

  真拿你没办法……熊翊抬手摸了摸额角,吐息道:

  “等我熟练掌握‘九水风起’再说吧。没实力不要随便浪,你也一样。”

  “那我教你。”

  熊翊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

  “明天再说。学归学,玩归玩,现在是玩耍时间。”

  “你不是在正在练习嘛。”

  “这不一样。”熊翊摆摆手,强调道,“我从小就喜欢去外面野,现在掌握了以前没接触过的法术,自然要拿出来耍耍,随心所欲嘛。”

  看着小灵仍然心事重重,他好言劝道:

  “你来阴阳家这么久了,不该差这些时间,是吧?”

  听了这意有所指的话,小灵心中一乱。

  “不,也许他并没有别的意思。”小灵镇定地说:“我更喜欢下棋。”

  “就你那棋艺,渍渍……”熊翊奚落道,“而且围棋太费时间了,我倒是有一种简单的下法,玩吗?”

  “当然!”小灵拿出自己的棋盒摆开。

  “好,像这样子,横竖斜,一条线上率先达到五颗子就算赢。”

  “有点意思。”

  ……

  翌日。

  黑着眼圈,眼中布满血丝的小灵终于打败了并不精通的熊翊。他意犹未尽,激昂地再去找其他人宣传黑白棋新的玩法——五子棋。

  无聊的弟子们很快便喜欢上了这种简单的游戏。一时间,五子棋风靡整个阴阳家。

  “无心插柳啊……”这样的结果令熊翊很是意外。

  早知如此,他就多拿出几种游戏,来丰富大家的精神文化了。

  不过仔细一想,好玩的东西大多与卡牌有关。

  卡牌?

  纸?

  唉!

  “现在也该发挥穿越者的优势,想办法搞出纸来了。”想到这里,熊翊下定了决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