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三十九章 造纸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造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震惊的小灵并没有想到,熊翊很快就会丢失刚撑起来的逼格。

  “师父师父,你教我‘上善若水’好不好?”

  回到水部后,熊翊当即找到湘夫人,撒泼着求教阴阳术。

  “你的确很令人意外,这三门法术都掌握的不错。”湘夫人摇摇头,“不过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巩固,而不是再学新的。”

  “我知道。”熊翊边玩着瞬移,边随意道,“我只是挺喜欢‘上善若水’的。因为它似乎可以疗伤,还有很多其它特别的用处,我就是想稍微了解一下。”

  同样的内力用‘上善若水’激发出的水流比起‘九水风起’少了些暴戾,然而却更加凝实、更能抗伤害,还能深入疗伤。当初与湘夫人初遇时熊翊身受重伤,然而在她的疗养下,熊翊快速康复,连伤痕都没有留下。现在看到小灵在使用,自然有些眼红。

  湘夫人抬手按住了不断闪现的熊翊,令他无法乱动,并掩嘴轻笑道:

  “这个阴阳术原来这么好玩,渍渍,当初真是可惜了,不过现在的我倒是可以再试试。”

  “师父也不会吗?”熊翊仰头问道。

  “嗯,我知道精通此法的人只有月神大人。”

  “看得出来,这功法的确比其他的难一些,但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熊翊稍稍自满了一下,随后又道,“不过既然它这么难学,为什么还要摆出来呢?”

  “因为强度与害处都不高。”湘夫人沉吟道,“先说强度,除了一些小幻术,‘幻影移形’最大的用途就是闪现。但这距离很短,而且转移的地点与原地点之间必须没有间隔,比如隔着墙就无法从外面直接进去。”

  “然后嘛,每一门阴阳术都有各自的特点,有些能交相融汇,有些却彼此排斥。五行阴阳术,深入修习都可以得到强大的力量,但修行者也因此确定了方向,像我掌握的至柔的‘上善若水’,就无法与至寒的‘白露欺霜’相结合,就连层次低一点的‘九水风起’也无法与它兼修。不仅如此,若是同时修炼多种阴阳术,哪怕它们并不排斥,也会导致阴阳逆行,脉络受阻。普通弟子一般最多只能兼修两门,因此他们会选择更实用的功法。”

  “此外,修习强大的阴阳术也伴随着极大的风险。比如易魂法,它会蚀人心魄,非必要不得擅用,更别论精修此道了,那可是会随时走火入魔的。”

  “相比之下,‘幻影移形’作为一门辅助功法,就没有太多的风险。只是对精神力与幻境诀的要求比较高,一般人难以掌握,因此无法修炼此法。”

  熊翊听了此话眨了眨眼睛,惊喜道:

  “这么说,我现在算是突破了幻境诀?”

  “嗯。”湘夫人笑了笑,“所以你还是很厉害的。凭你的内力修为以及强大的精神力,应该也会很快踏入控心咒的门槛。”

  她收拢双手合了起来,想了想,补充道:

  “控心咒么,要记着:身处幻境可移心智,攻破心防则无坚不摧,此所谓境由心生。这一阶段颇为危险,我当年吃过很大的亏。等你把现在的阴阳术巩固好了,我再亲自指导你真正的幻术。”

  “我很期待。”

  想到还要去外面实验新掌握的法术,熊翊便行礼告退。

  ……

  第二天,金部。

  熊翊、小灵、素荣、薜荔四人汇合了韩终,来到了一处装满废弃器材的仓库。

  穆穆带着他们进入里面,一一介绍起来,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

  前世只是从历史书上学得古法造纸的流程,熊翊知道挫、捣、炒、烘这些工艺,却并无真正实践过。好在大家都对于他所描述的事物颇为感兴趣,集思广益后,确定了具体方法。

  这倒是让熊翊大开眼界了,在他原本的思考中,是没有想到用超凡之力的。但对于韩终、穆穆这种金部的修炼者,玄学造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们找到了一处偏僻的空地,直接用水流冲刷出一个小池子,并灌满水。

  随即在金系法术的催化下,石灰快速地将竹子泡得脱胶。这期间,小灵、熊翊频繁地施展法术,将竹子搅得稀烂。

  不到两个时辰,他们就制得了第一批纸浆。

  再用蔑席捞起浆水,以水系法术吸干水分,这世上第一张白纸就诞生了!

  “好像,都没用到什么器材。”看着成品,韩终喃喃道。

  “是啊,师弟说要花几天时间,没想到一个上午就完成了。”素荣也在一旁说道。

  “不是这样的。”熊翊摆着手,“在原料用碱液沤浸时,最好拿个容器加热一下;而且打浆也应该用专门的器械,而不是施展法术来切割,毕竟‘纸’这种东西是要普及开来的。我们接下来可以探究一下用‘朴实’的方法来制造它。”

  穆穆走上前将纸张揭下,平摊到一块木板上,拿出准备好的笔墨道:

  “总要看看成果才好。”

  看到那张纸被揭下来的第一刻,熊翊便暗道“糟糕”。

  果不其然,这张纸渗透性极强,墨滴在纸上直接晕染开了。

  “还可以哎!”穆穆倒是颇为满意,“而且那么大片范围,可以随意地作图了。”

  熊翊轻咳一声道:

  “这个还不算好,嗯,不适合用来写字。”

  “那就这么作废了?”

  “也不是。”

  熊翊盯着纸张,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他们继续专研造纸术,产生了大量不便书写的纸张。

  第一天的行动算是失败了。

  但废物也是可以利用的。第二天,整个阴阳家都知道了有弟子在制造一种叫做“纸”的东西。

  因为在每一间厕所里面,供擦拭pp的厕筹旁边都多了一卷白色的、形似绢帛的东西。

  人们用过之后,皆纷纷表示:厕筹是什么垃圾!只有纸才能满足我的如厕体验。

  “我们还是区分一下吧,干净整洁的当做餐巾纸,粗糙劣质的再当做厕纸如何?”

  小伙伴们又聚集起来造纸时,熊翊提醒道。

  “餐巾纸……”小灵想到大家对于‘纸’的第一印象,不禁汗颜。

  穆穆靠在她和韩终指挥傀儡侍卫抬来的大瓮上,沉思道:

  “是不是水放太多了,使得纸浆不够浓稠。”

  “也有碱水与温度的原因。”韩终说道。

  你一句、我一句的总结中,大家又充满干劲地操作起来。

  突然,一股强烈的气流波动传导开,席卷这片范围。

  熊翊抬眼望去,发现是云中君正在背靠太阳,踏云而来。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可惜……太丑了,大煞风景。”

  熊翊内心颇为不敬地评价道。
sitemap